驭香 2352 赌斗开始(续)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这个时候,从曹、劳两家的阵营之中,各自飞出一个……却正是双方的家主。

  二人飞到广场正中间的上方,各自取出一只储物手镯,然后轻轻一扬手,一件件符材便从手镯中飞出、落下……一时之间,整片天空都被覆盖了,犹如下雨一般。

  下方的太玄翁轻轻一抬手,仿佛是由一股无形的力量突然托住了那些符材,它们纷纷地定在了空中,随即那股力量犹如一个大型漩涡一般迅速旋转了起来,将那些符材也吸入了漩涡之中,随着旋转,完全打乱了原本的次序,紧接着太玄翁下下面的玉池一指,喝一声:“疾!”

  一股仿佛灵芝般的云雾蓦地从玉池中升起,旋即化作一张巨口,将空中那些符材一股脑儿的‘吞’下,旋即这股云雾缩回了玉池之,,空中曹、劳两家的家主旋即飞回各自的阵营。

  “第一关赌斗的规则很清楚了,参加这次赌斗的全部仙符师,每个人都会得到一枚空白的玉简。当所有符材从玉池中飞出的时候,仙符师就要用神识将符材的名字、别名、所有的功效全部书写在玉简中。并且,每一种符材,都要提出最少一种,上不封顶的仙符出来。”

  “辨识符材速度越快,辨识的准确率越高,提出的仙符越多、越完善者,排名就越高。”

  太玄翁大声的说出了第一局赌斗的规则,同时有一名美貌的侍女端上来一个玉盘,上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四十八枚巴掌大小,通体晶莹剔透的空白玉简。在场的无数仙人同时用神识扫过这些玉简,这些玉简的确是空白的,里面一点儿信息都没有。

  慕容纤纤随手抓起了一颗玉简,然后她上前几步,凑到了玉池旁站定了。王昭觉等四十七位代表劳家参赛的仙符师也纷纷上前,团团将玉池围了起来。

  太玄翁用力的拍了拍手,提醒了所有人的注意。在他身后,那名身穿霓裳的侍女已经在一尊香炉内点燃了一支的檀香,冉冉香烟轻盈的飘起,太玄翁已经向玉池打出了一记印决。

  就听得‘嗡’的一声响,一道碧色的烟气从玉池中喷出,眨眼间就有一百种符材飞了起来……这口玉池内的禁制,每一秒钟会鱼贯喷出一百种符材,然后这些符材就会悬浮在碧色的烟气上。慕容纤纤她们就要用最快的速度,将这些符材的名字、别名、功效,以及他们能够炼制的各种仙符一一刻入玉简,用时最少、准确度最高、书写出的仙符最多的人,自然就是第一。

  王昭觉等劳家的仙符师眯着眼睛,一道道神识迅速笼罩了这些符材。

  他们事先已经知道了这些符材的所有资料,他们只是要认真一点儿,按照符材飞出玉池的顺序,将这些符材的资料刻入玉简就能完美的获胜。而慕容纤纤呢?十万八千种符材虽然她未必不认识,可一切资料都要从头汇总,从时间上就出现了一个差异的断层,哪怕是她全部认识,在速度上也有可能输掉这次的比赛。

  “只不过,你们作弊,难道我就不能吗?”

  慕容纤纤冷笑了一声,直接沟通了其他分身。

  慕容纤纤的分身虽然比不得眼前那些仙符师的数量,但却胜在质量,而且有两具分身分别守在雨家和离恨天宗藏书阁当中,查阅相关典籍。

  一个是几乎是与世同休的古老世家,另一个是十大仙道势力中位列前茅的宗门,他们的门人子弟在漫长岁月中,见过的各种材料和仙符可谓是不计其数,而慕容纤纤与这些分身能够实现完全的信息共享,

  慕容纤纤的神识原本就比得上高出她一个大境界的道尊,在那些符材喷出来的一瞬间便将它们笼罩了起来,随即便是各大分身以强大的神识将相关资料反馈回来,再由本尊刻入玉简当中。

  玉池每一秒钟喷出一百种符材,十万八千种符材需要耗费一千多秒。

  一刻多钟后,最后一百种符材从玉池中喷出,慕容纤纤手指一弹,一枚闪耀着淡淡霞光的玉简已经飞到了太玄翁的面前。

  慕容纤纤淡然道:“我已经辨识完全了。十万八千种符材,别名有一百七十九万八千四百六十五个,可炼制九十四万七千八百八十八种仙符。还请太玄翁前辈现场验证。”

  王昭觉和劳家的一众仙符师面色一变,气息顿时不稳。

  六、七个劳家的仙符师神识一下子用力过猛,他们手上的玉简当场裂开了几条缝隙,所有成绩一下子作废。

  十万八千种符材,别名有一百七十九万八千四百六十五个,可炼制九十四万七千八百八十八种仙符。

  六大世家和离恨天宗的底蕴之丰,岂是王家这种爆发户修仙世家所能够比拟的,慕容纤纤分身辨识出曹家和劳家分别给出的十万八千种灵草仙药中,别名有一百七十九万余,可炼制的仙符有九十四万余种。其实这些符材,他们可以炼制的各种仙符何止九十四万?但是还有大量的仙符,那都属于珍宝一级的秘传,慕容纤纤怎舍得让拿出来?

  所以在将这些符材辨识清楚后,慕容纤纤第一时间将玉简丢给了太玄翁。

  王昭觉呆呆的站在原地,浑身汗如雨下,一张俊面青白不定。站在他身边的劳家四十六位仙符师更是面孔惨白犹如死人,他们的痴心几乎被摧毁,这还是慕容纤纤心存厚道,没有雪上加霜。

  集中了王家和劳家所有制符典籍,加上曹家的奸细从曹家弄到的一部分典籍中的记载,这十万八千种符材,王昭觉他们掌握的各种别名只有五十四万多种,比慕容纤纤给出的别名相差一百二十多万个。

  而他们掌握的,愿意拿出来的仙符,总数只有三十四万多种,就连慕容纤纤拿出来的仙符的三分之一都不到!

  蜃龙界地域辽阔,一种符材在东方可以叫一个名字,在西方可能会叫做另外一个名字,而一种符材也势必不可能仅仅用来炼制一种仙符。一种符材往往能够在十几种或者更多的仙符制作过程中出现。比如说最简单的,仙界有一种天心草。它就能通用于三万多种丹方,是最常见的辅助药材。

  能够说出更多的符材别名,证明了一个仙符师他游历过多少地方,拥有多广博的见识。而同样数量的符材,能够在多少种仙符的炼制过程中使用到,就证明了一个仙符师的底蕴有多雄厚……因为任何一种仙符都是经过千锤百炼,经过无数次的炼制后才算是成熟的可靠仙符。一个仙符师掌握的仙符越多,他在符术一道上的造诣自然是更强。

  让人恐怖的就在这里……慕容纤纤一个人的底蕴,一个人的造诣,就胜过了王家、曹家、劳家数万年来无数仙符师整体的集合。这样的仙符师,只能用妖孽来形容。

  王昭觉和一众仙符师惊得面无人色,而劳家的家主劳燕飞更是浑身的肌肉都哆嗦起来。他惊恐的看着王景龙,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眼前的局面。

  王景龙茫然的瞪着眼睛,半晌反应不过来。他知道王昭觉他们的答案……和慕容纤纤给出的答案相比,他们准备的答案简直就是一个笑话。这就好像一群乞丐想要和国王比拼个人身家一样,如果王昭觉他们将他们提前准备的答案交出去,王家的脸面都要丢光了。

  沉默良久,最终还是慕容纤纤打破了龙牙峰的死寂。

  “太玄翁前辈,是否可以宣布成绩了?”慕容纤纤背着双手,傲气十足的昂起了头:“这玉简中记载的,是本座的全部心得。如果这样都会输掉了第一局,本座也就认命了。”

  而四周的仙人们相互望了一眼,都有几分感慨……十万八千种符材,她居然能给出九十多万种仙符,这底蕴实在是太吓人了。

  “道友果然是一心一意钻研制符之道的同道中人。”太玄翁目光狂热的看着慕容纤纤,他高高的举起了慕容纤纤丢过来的玉简,大声喝道:“此番落伽道友,不,落伽道友胜出第一局,可有哪位不服?”

  龙牙峰四周围观的仙人同时喧哗起来,一些修为高深的仙人更是侧过头去,偷偷的向自己的族人、弟子吩咐着什么。他们都知道慕容纤纤给出的那份答案意味着什么,他们碰到了一个根基无比扎实,底蕴无比雄厚的宗师级仙符师!

  虽然他已经答允了曹家,成为曹家的首席客卿,但是这并不妨碍很多很多的势力想要和慕容纤纤套近乎。一名真正的宗师级仙符师,她的价值到底有多大,那是无论怎么夸张的形容都不为过的。

  甚至可以这样说,如果慕容纤纤在接下来的赌斗中,能够表现出和她在符材辨识上的底蕴相当的制符技巧的话,她一个人的份量就能够压制过整个王家!

  就算王家在明面上有千多个仙尊坐镇,但是只要慕容纤纤能够丢出几张足够品级的厉害符材,会有无数势力愿意出手帮她将整个王家杀得鸡犬不留。

  曹士及和曹家的一伙族人兴奋得手舞足蹈,曹士及更是泪流满面……这些日子来,劳家带给曹士及的全部压力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在这一刻,曹士及突然有一种飘飘欲仙的畅快感觉,他只觉心头一块巨石突然消失,他的心境突飞猛进,周身气息都变得雄浑强大了许多。

  “落伽前辈,曹家,全靠您了。”曹士及握紧双拳,向着站在广场中的慕容纤纤传音。

  “家主放心,本座答应过的事情,自然是一定要做到的。”慕容纤纤淡然道:“只要家主将龙蚕岛划给本座充当清修的洞府,本座就是曹家的首席客卿,这一点绝不会变。”

  龙牙峰四周无数的仙人都为之哗然,那些掌握了大片领地,手上起码也有三五百座极品岛屿的金仙大能们眼珠都快跳了出来幸运的曹士及,该死的曹士及,这样的一位制符宗师。他居然只用了一座狗屁破烂的龙蚕岛就给笼络上手了?

  看了一眼面如死灰的王昭觉等人,慕容纤纤淡然道:“既然太玄翁前辈已经宣布,那我获取第一关赌斗的第一,没人反对了吧?王景龙道友的这枚储物戒指,按照赌约,就是我的了。”

  一把抓起地上的储物戒指和储物手镯,慕容纤纤很是满足的将那些仙髓收入囊中。

  太玄翁看了一眼王昭觉一行人,沉声问道:“王道友,你们也该交出你们的答案了。”

  王昭觉沉吟了片刻,他掌心一合,将手中的玉简捏成了粉碎,然后微笑着向太玄翁行了一礼,朗声笑道:“胜负分明,我等心服口服。这一场嘛,自然是我们这边的十位仙符师被淘汰。”

  王昭觉的目光向身边的那些劳家仙符师看了一眼,十位修为最低的的仙符师一言不发的捏碎手中的玉简,然后转身返回了劳家的阵营。

  王昭觉拍了拍手,笑着向慕容纤纤说道:“落伽前辈果然厉害,只不过这辨识符材只是成为仙符师的基础。想要真正成为一位厉害的仙符师,免不得还要看真正制符的本领,我们开始第二场吧?”

  慕容纤纤笑着向王昭觉点了点头,她手指一勾,刚刚从王景龙那里赢来的仙髓又被她拿了出来:“那么,第二场,我们继续赌一把?依旧是老赔率,老赌约?”

  这一次,这一笔赌约不仅仅是吓得王昭觉浑身汗出如浆,就连坐在远处的王景龙都不敢吭声了。这些仙髓已经是他身上几乎全部的财物了。如果再按照刚才慕容纤纤提出的一比一百的赔率赌一把,赢了也就算了,如果输了的话,王景龙把自己卖掉都不够赔的。

  看到王景龙低着头不吭声,王昭觉也只能干笑着摇了摇头:“落伽前辈开玩笑了,这制符赌斗本是一件雅事,何必伤了和气呢?再说,前辈已经赢了不少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