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2300 强悍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什么?

  你说她们不仅仅是两名仙帝?

  那又怎么样?

  仅凭几名仙帝,就想和移星阁硬撼,那无疑是痴人说梦。

  而一些已经在本地打下根基的势力,也在暗中蠢蠢欲动,沐家的那座岛屿,可是富得流油啊!

  一时间,暗流涌动。

  ……

  此时,女魃没有在意外部的暗流涌动,而是在研究岛上的护岛大阵。

  之前沐家的护岛大阵就彬为出色,叫做《幕天席地射雷阵》。

  这座护岛大阵的防御力还是极其出色的,而且尤其适合像云帆岛这样的大岛。当初沐家布设这个大阵,花费颇巨,才请高人布下这么一套《幕天度地射雷阵》。

  可落在喜欢剑走偏锋的女魃眼中,这座护岛大阵就不是那么安全了。

  喜欢剑走偏锋的人,在考虑问题的时候,自然考虑的问题也是遵循这个道理。所以女魃仔细耐心地推敲起整个云帆岛的防阵。警戒驻扎、巡逻之类,那都有林海涛费脑子,但是布阵,只有女魃自己来。

  在女魃眼中这套《幕天度地射雷阵》,华而不实,外强中干,看似威力惊人,可若是遭遇强攻,很有可能会崩溃。而且当年布阵之人,显然没安好心,阵内特意留下几处暗门,糊里糊涂的沐家没有察觉,但怎么逃得过火眼金睛的女魃的法眼?

  女魃没有把暗门抹掉,而是以暗门为饵,暗门附近的符纹全都被她悄悄改了一遍。看上去暗门和以前没有区别,可若是对方真的从暗门来,嘿嘿……她对图谋自己的人,是绝对不会手软的。

  每当想到这里,女魃就是一脸的坏笑和得意。

  当然,仅仅这样还不够,《幕天度地射雷阵》在她眼中,充其量只能算作一层薄薄的鸡蛋壳,离龟壳差得远。

  不能名不副实啊!

  抱着这样的念头,女魃开始大动土木。本着杜绝一切不浪费的原则,她是准备在原有阵基的基础上进行改造。

  为了增强《幕天度地射雷阵》的威力,女魃加强了大阵的核心。种上了一株雷音木要,四品的雷音木现在并不像以前那般珍贵,而且它是天生的雷属性材料,放在阵心,能够大幅度提高大阵的威力。除此之外,那些闲得发慌忙的队员,统统被女魃抓来作苦工。

  一时间,岛上灯火辉煌,甚至映亮了半边天。导致附近的其他岛屿,无不紧张万分,岛上阵法全开,唯恐遭这群凶人毒手。

  而岛上留下的那些修者们,目睹如此壮观的一幕,个个呆若木鸡。原本有些躁动,心生去意的几位仙植夫,顿时打消去意。

  识货的人哪里都有,随着改造工程的改造,大量的资金投入,消息传开,所有人都充满了干劲!

  ——乖乖,这该要多少仙晶啊!

  这些仙晶,足够把整个明虚城都买下来吧。岛上的生产仙人大多都是本地人,明虚城的那些猫腻怎么不清楚?他们之前还担心这群人未必能站住脚,未必能敌得过那些虎视眈眈的势力,但现在他们全然没有半点担心。

  好多的仙晶,噢,老天!

  豪门!

  世家!

  巨头!

  贫乏的想象力让他们只能想出这么几个词,但是这无法阻止他们内心深处迸发的火热激情。

  老板,从了俺们……不,是让俺们从了吧!

  所有人眼睛红得像兔子一般。

  就在东离岛各方势力的注意力都放在这个不知从何而来的神秘力量身上时,谁知道这伙人却竟然缩在莫离岛上,半步不出,噢,现在这个岛据说已经改名叫云帆岛。

  而那些埋伏在岛外,暗中窥伺的探哨,憋屈地发现,整个云帆岛雷光缭绕,里面什么模样他们什么也看不到。只有那闪耀的雷光,似乎在提醒他们岛内正在发生变化。

  云帆岛的确是在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

  对于自己安身立命之所,女魃是绝不吝啬花费仙晶,俨然一副不把其打造成名符其实的云帆岛就不罢休的姿态。岛外探哨看到的异像,就是女魃正在打造护岛大阵时产生的光芒,倒并非是故意将护岛大阵打开。

  慕容纤纤在蜃龙界可不仅仅是提升自身的实力,她对蜃龙界故老遗留的符术、丹道、阵道等传承都颇感兴趣,并且与自己的所学融会贯通,已经隐隐有自成一体的传承之像。

  她所得到的传承,女魃自然也会得到,这一次奠基云帆岛,是云帆战队的根基,女魃绝对不想再像云帆谷基地那样狼狈逃窜……更不想半夜里睡觉时被人摸上门,所以在进行改造的时候,将所有的知识储备都拿了出来。

  她真正布置的护岛大阵,叫做《乾极坤绝天罡阵》。

  这座《乾极坤绝天罡阵》是一部八品阵法,是她在离恨天宗得到的一座远古阵法。

  当初记下这套阵法的时候,她并没有仔细研究,但此时仔细研读,愈发觉得此阵深奥莫测,以她的阵道造诣,竟然能看懂的也不过十之七八,用了七、八天的时间参悟透彻之后,她又遇到了麻烦,布下这么一个八品阵法,可不是随手扔几杆阵旗那么简单。如果是她自己布置,没有个年、半载是不成的。

  但时间不等人,外面不不知道有多少眼睛在盯着她们。说不准什么时候,那些家伙就会像饿狼一样扑向她们。

  如此……女魃一发狠,索性召集云帆战队,召集所有在阵道上有所研究的队员,将那阵法分割成若干部分,平均分配下去……她想得很简单,既然自己一个人的力量不够,那不如大家一起来,人多力量大嘛!

  别说,这一招果然生效。

  且不说其他队员,云帆战队现在已经成了规模,炼器制符都有一批专业人员。尤其是一些基础传承,女魃是绝对不吝啬,所以大多数队员对于阵道都有研究,让他们单独制符或者布置一座完整的大阵可能有问题,但照猫画虎却是一点儿难度都没有。

  他们自身亦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天资平平,不是什么拔尖的人物,因此更重视相互交流和帮助。包括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不知不觉中,他们走上一条于迥异于其他仙人新路。也许他们个人的力量并不强,可他们精通团体协作,这一点是其他势力难以想象的。

  集众人之力共同布置一座大阵,对于云帆战队的人们来说,算是一个新的挑战,但也不算是什么比较独特的。所以在女魃将事情安排下来之后,在林海涛和白泽等人的主持下,开始研究、布阵。

  一天、两天、三天……仅仅用了五天时间,《乾极坤绝天罡阵》的基础部分已经布置完毕,这让女魃大为吃惊。

  在队员们的作业当中,女魃几乎都没有去过,只要在一些必须要她亲自处理的问题时,她才会给出建议,她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能够完成到这个程度!

  匪夷所思!

  被震撼的女魃,想了半天也没有想明白。

  就是在这种被震撼的恍惚中,女魃开始布置阵法的核心。《乾极坤绝天罡阵》十分复杂,有着繁复的符纹,对于阵道方面的知识要求相当高,那些队员还做不到这一步,所以只能由女魃亲自完成。

  女魃遇到的最大障碍是乾极坤绝光线!

  韩元乾极光线是《韩元坤绝天罡阵》中至关重要的杀器,其释放出来的融合光线,自带天地本源法则,威力无俦。

  材料对女魃完全不是问题,她手上多得很。大阵主体已经布完,只剩下三百六十枚乾极坤绝光线,只需要炼制完成,将其打入阵中,整个大阵就算完成。

  完成的韩元坤绝光线不仅能够抵御帝境强者的攻击,而且能够对其造成伤害。

  当然,没看到实际结果,女魃对《乾极坤绝天罡阵》的效果同样持有保留态度。

  刚刚炼制完乾极坤绝光线,就有人进来禀报:“老板,上次在移星阁看到的那个仙帝求见,还带了一个人。”

  移星阁……哦,女魃想起那天的情景,牧云深倒是一直都挺客气,到最后也没出手。想了想,她身形一闪,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大阵之外。

  果然,牧云深正在大阵之外,他身边立着一位十分年轻的男子,一身青衫,倒是有几分玉树临风的味道。

  “牧道友光临敝地,欢迎!欢迎!”女魃脸上堆笑,拱拱手,亲和无比。

  牧云深正担心对方摆架子,顿时心中石头落地,脸上也不由自主地挂上笑容:“那天老朽一见道友,就知道道友不凡,果然是英年才俊啊!向道友介绍一下,这位是移星阁的少东家。”

  只见那位年轻男子拱手行礼,语气充满歉意:“在下在这要向仙子赔个不是,上次本店店员冲撞之处,还请仙子大人有大量,多多包涵。”说罢手一翻,手上多了件仙兵:“这件仙兵,是在下的一点心意,还请仙子笑纳。”

  女魃动作自然地接过仙兵,嘴上嘿然道:“廖道友真是客气,来来来,进来坐进来坐!”

  说罢便引两人进岛。

  洛世常和牧云深见岛上一副热火朝天模样,脸上虽然保持镇定,但是心中暗自凛然。岛上剑光穿梭来往,只怕不下数千之众,而岛外各大势力,竟然丝毫不知。

  两人惊诧于女魃手段鬼神莫测……洛世常倒还好,牧云深心中的惊骇可就如同暴风中掀起的海浪!他以前曾经来过沐家,当年岛上的情形,他有个大致的印象。可眼前这个面目全非的岛屿,让他找不到半点当年沐家的痕迹。

  如果说,这里给他最大最直观的印象就是两个字,森严!

  天空中到处是穿梭的仙人,当然,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可若是这些仙人,总是以整齐的队形,如同一把刀子般从头顶上掠过的时候,那种心惊胆战的感觉,绝对不是什么享受。

  短短的五里路,牧云深脸上神色变幻不定,而洛世常要表现得镇定许多,不过只有眼睛深处的凝重才能看得出来,他心中的震撼。

  他比牧云深看出来的东西更多,他是移星阁的少东家,见过的宝贝无数,眼力之毒,少有能出其右者。他第一眼便被那株株雷音木,给深深吸引,雷音木不过四品,但是十分珍稀。

  这群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

  洛世常心中暗自思忖着,又惊又疑。

  和洛世常之间的谈话,是在颇为愉快的氛围之下进行的。女魃还专门拜托洛世常帮助他寻找一些材料,表示愿意高价求购,洛世常自然满口答应。

  聊了约一个时辰,宾主尽欢,洛世常和牧云深也起身告辞离开。

  女魃专门把两人送出岛外,以示郑重。

  两人飞出很远,牧云深才开口问:“觉得怎样?”

  洛世常神情凝重:“不简单。”稍稍一顿,接着道:“你看我们聊了这么久,这个人可曾透露半点来历?此人滴水不漏,手下实力雄厚,不是善茬。”

  “是啊!”牧云深满脸感慨:“那天我见他们把沐家灭掉,那个心狠手辣啊,绝对不是太平地出来的。”

  “哪出来的还不清楚。”洛世常沉吟道:“但是人手多,又不乏高手,行事狠辣,却又不嚣张跋扈,狡猾如狐,这样的人,不可为敌。”

  “听说有不少势力在打她们的主意。”牧云深低声道,他在本地经营颇久,消息自然灵通得很。

  “咱们不掺和。”洛世常摇头:“这伙人的实力,能够和他们叫板的,也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家。估计是有人暗中推波助澜,驱狼吞虎!”

  牧云深连连点头:“这种事的确是沾染不得,一不小心可就丢了性命。”

  “狄夜回来了?”洛世常忽然问道。

  “嗯,前些天刚回来,据说赚了不少战功,好处可分了不少。”牧云深充满羡慕。

  “呵呵,表面光鲜而已。没什么可羡慕的。”洛世常不以为然道,牧云深讪笑不已。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