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2426 乱起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饭要一口一口地吃,吃急了或者一口多了,那是要噎着的。

  在吞并了狄家的产业之后,云帆战队开始整合这些产业,让其迅速焕发出生机,只要不是狄家子弟,基本上来去自由,一场不流血的整肃恍然完成。而其他商家和东离岛上大大小小的势力,看到明虚宗都没有动静,他们也只能继续观望。而女魃在确认一切正常之后,跟正在半次元位面闭关的慕容纤纤交流一番之后,也回到了云帆岛修炼。在这一次狄家来袭的时候,紫鳞天龙和星兽没能出击,两个家伙都有些不满,直到答应它们今后环岛地区的安全,就由它们负责了,这才消停下来。

  云帆岛一时之间似乎是安静下来了,但玉衡星系的震荡才刚刚开始。

  ……

  明虚宗。

  “什么?”齐玄一脸色剧变,他的声音嘶哑无比:“消息到底是怎么泄露出去的?”

  郑信脸色煞白,两眼中尽是惊恐,带着一丝颤音道:“不知道!我们一直保密得很好!下面的弟子根本没有机会和外面接触……”

  “那是怎么泄露的?”齐玄一暴怒打断他的话,额头竟然不知不觉布满豆大的汗珠,脖子青筋暴绽。

  “不知道……不知道……”郑信脸色苍白如纸,他丢了魂般梦呓。

  恰在此时,一名弟子跌跌撞撞地跑过来。

  “不好了!不好了!掌教!李汉龙长老遇袭,不幸殒落……”

  扑通。

  郑信两腿一软,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满脸绝望。

  此时齐玄一反而恢复了一丝冷静,他知道此时最重要的不是去做其它补救措施,而是马上向上面报告!

  ……

  白泽一身白色长袍走在明虚城的街道上,就像是一位再普通不过的仙人,如果不是刻意感知,恐怕都无法感应到他身上恐怖的气息。沿途认识他的人无不露出尊敬之色,纷纷无声向他行礼。

  短短的时间,云帆岛已经成为明虚城最受底层仙人尊敬的势力。

  比起明虚宗的不问世事,其他势力的剥削压迫,云帆岛对底层仙人的友善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

  在云帆岛兴办的诸多培训班之中,白泽担任讲授的培训班是攻击性最强的,而他的一身修为也得到了大多数仙人的认可。

  白泽,神兽。

  它的天赋就是庚金法则,论起对庚金剑气的应用,也就是慕容纤纤能够与其比肩。

  结束培训班的授课之后,白泽喜欢漫步街头……不知为何,每次当他行走于这熙熙攘攘的人潮之间,他能感受到一股莫名的悸动。这股悸动撞击着他的心灵,似乎想告诉他什么。

  于是,散步就成了他每天必行的功课之一。

  但是今天……

  白泽忽然停下脚步。

  在对面的街角,一群明显从外地而来的仙人,正肆无忌惮地说笑。

  “没想到,这明虚城倒是挺繁华的,比想象中好多了。”说话的是一名赤发中火般的仙人,他一脸的轻狂,目光肆无忌惮地在四周逡巡着……忽地目光一闪:“好炉鼎!”

  “在哪?”

  “在哪?”

  他身边的几名仙人顿时来劲,连忙凑了过来。

  “喏,那个,看到没,就是穿湖绿色衫子的那个!这一身仙骨,真是钟天地之灵……”赤发男子流着口水,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其他几人也是目光大炽,就跟灰太狼见到了喜羊羊一般。

  “行了!都给我老实点!”

  随着一声呵斥,刚才还流着口水的几人顿时蔫了,犹如霜打的茄子。

  说话的是一位中年人,他的语气森冷,目光缓缓扫过周围。

  诡异的是,他的目光就仿佛地底玄冰,带着惊人的寒气,所过之处,温度骤降,冰冷彻骨,一滩水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成冰。

  周围行人无不大惊,慌忙四散。

  中年人的目光落在白泽的身上。

  白泽的身上无声声息地多了一层冰晶,尤其是眉头上,就跟挂了层霜似的。

  体表仿佛有无数剑丝殷掠似的,冰晶顿时化为粉末,扑簌簌地落下,他微微地眯起了眼睛。

  两人目光对峙……刹那间,就像一道冰冷的闪电,与森寒的剑意之间交锋,虚空中似乎有火花闪烁。

  中年人脸上露出凝重之色,忽然冷声道:“明虚城弹丸之地,竟有阁下这般人物,在下凌道虚,还未请教道友大名!”

  “白泽。”白泽平静地回应。

  凌道虚微微点头:“我等还有事,先告辞了。”说完便带着一群人,转身离去。

  白泽看着一行人的背影,若有所思。

  “师叔,那个人很厉害?”赤发男子试探地问道。

  凌道虚冷哼了一声:“不要去招惹他。”

  其他人闻言,无不骇然!

  他们这位凌师叔傲气得很,能够入他法眼的人着实不多,这次口气如此凝重,显然是将对方当作势均力敌的对手了。

  赤发男子下意识地回过头,只见那个看上去再普通不过的男子,依然是静静地站在那里。

  看不出哪厉害啊!

  他摇摇头,把疑惑放在心底,他有时虽然嚣张,但却不是没眼力的人,能让凌道虚如此忌惮的人,绝不可能是普通人。想起这次来的目的,他忽然问:“师叔,他会不会也是……”

  凌道虚脸色神情没有变化,语气一如既往的冰冷:“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那我们?”

  “先找地方住下来。”

  ……

  女魃的修炼被打断,因为明虚城来了很多外来仙人……确切地说,来了很多强者。

  强者?

  对女魃来说,能够算得上高手,那起码也是帝境的强者。明虚城突然涌入许多仙帝,这个异常的情况立即引起所有人的警觉。

  据说明虚城已经发生好几起争斗,动手的都是仙帝,动手的人未必有事,可被殃及的中、低阶仙人死伤不少。就连云帆岛的培训班也受到影响,许多实力低下的人不敢来上课。

  对任何一个势力来说,势力范围的平静,都是他们需要竭力维持的,任何经营都需要平静的环境。

  外来强者的涌入,也就成为最让他们感到头痛的难题。这些人或独来独往,或三五成群,他们脾气大多不好,一怒杀人那是家常便饭,是治安的极大不稳定因素。

  不过女魃可没想过去维持明虚城的治安,那是明虚派要去考虑的,但从这不同寻常的情况里,她察觉到山雨欲来风满的气息,果断命令暂停各种训练班的举办,并且禁止队员入城……当然,必要的细作还是要派出去的,否则如何知道东离岛的最新情况

  到底生了什么事?

  竟然会让这么多的帝境强者跑到明虚城这种相当偏僻的地方?明虚城可不是什么大城,也没有什么令人垂涎的宝物,而那些强者也绝对不是跑来观光的。

  女魃决定先把这件事搞清楚,毕竟云帆岛现在也算是东离岛的势力,任何一点风吹草动,她们都难以避免卷入其中。

  云帆岛上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护岛大阵再次开启,而林海涛就跟更年期到了一样,训练量大幅提升,将那些队员操练得哭爹喊娘。

  消息不断地从明虚城传回来。

  短短的两天时间,进入明虚城的帝境强者数目已经过一百人。这是一个让所有人都感到寒意上涌的数字,一百名仙帝,足以把明虚城夷为平地!

  涌入的仙帝还在不断地增加。

  一个星期的时间里,明虚城内的仙帝数目已经达到惊人的五百名!

  明虚城内的争斗越来越多,经常有人在大街上拼斗。帝境强者间的战斗,破坏力极其惊人,明虚城内到处破损不堪,根本没有人敢阻止他们,低阶仙人在这样的争斗面前,就像灰尘般渺小,没有人在意他们。

  大量的中、低阶仙人和普通修士开始逃离明虚城。

  许多低阶仙人,尤其那些云帆岛培训班的学员,则跑到云帆岛,希望寻求庇护。对于免费送上门来的劳动力,女魃自然不会客气,全部都收了。没想到他的这个举动,在低阶仙人中引起轰动。

  在别人眼中,像这类的低阶仙人,随处可见,根本没有什么价值。就算是勉强加入一些仙道势力也不过是当作炮灰使用,但云帆岛不同,所有前来投奔的低阶仙人,只要是服从云帆岛的指派,都可以过来,而且有时候还会加以适当的培训和指导,甚至还会在修炼方面予以指导。

  云帆岛在低阶仙人之间的名声本来就非常好,听到云帆岛愿意接受低阶仙人,那些拖家带口不愿意离开的低阶仙人,无不纷纷跑来云帆岛。

  女魃也都一概收下,反正云帆岛大得很,可以容纳他们。

  可当女魃看到牧云深时,不由一愣,连忙打招呼:“这不是牧道友吗?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牧云深老脸一红:“老头子是来投奔岛主的!”

  女魃又是一愣,片刻后失笑道:“牧道友莫要开玩笑了。”

  低阶仙人来投靠云帆岛很正常,但牧云深可是帝境强者,自保应该没问题啊。

  “不是开玩笑。”牧云深喟然长叹:“哎,岛主不知道现在明虚城被他们糟蹋成什么样了!那帮人天天打打杀杀,也不知道留手,老夫有次都差点命丧当场。”

  见牧云深一脸心有余悸的模样,女魃这才知道,情况比她想象得要更严重,她连忙道:“来来来,我们进岛再说。”

  说完便引牧云深进岛。

  前天城内战斗得太厉害,尚惟明被波及到,受了点轻伤,女魃便让他回岛。她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为何而来。牧云深究竟是仙帝,又供职于移星阁,肯定知道一点。

  果然,当女魃细细盘问,事情始末这才一点点露出水面。

  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的人无不嗤之以鼻。

  这年头,什么遗址、宝藏、仙人洞府,一年不冒出个几件,就好像不正常一般。许多被传得神乎其神、煞有其事的,最后丢了许多性命,才现原来不过是个骗局。

  然而随着消息越传越广,越来越多的细节被披露,才渐渐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而当一件残缺的神器,突然出现一家大型拍卖场,立即让所有人都开始相信。许多精通炼器的仙人被邀请去鉴定这件残缺的神器,每个人回来时,无不啧啧称奇。

  它上面的气息,令每位接触到的仙人,都觉得心悸……幸好那件神器已经严重破损,里面的灵也恐怕消失了。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可后来又传出来一个更详细的版本——明虚城最大的势力明虚宗,这些年来,一直在暗中寻找这座神墓,而这件仙器,也是他们的战利品,但不知道怎么流传出来。

  据说明虚宗背后还有更庞大的势力,而明虚宗之所以成立,就是冲着这处遗址而来!

  各种各样的消息,迅传遍整个玉衡星系。

  不知为何,女魃在听牧云深说完,她几乎当场便感觉,这些传言是真的!因为明虚宗的表现实在太奇怪了,她和狄家之间的争斗如此厉害,明虚宗始终没有任何动静,这对于任何一个当地处统治地位的势力,都绝对不会如此漠视,除非他们的注意力根本不在这上面!

  知道事情起因,女魃这才明白,为何会有如此众多的仙帝汇聚在明虚城。

  “明虚宗没什么反应吗?”女魃忽然想起一个问题。

  “没有。”牧云郁闷地摇头:“他们能有什么反应?这么多的仙帝!现在就有不少人在吵着杀上明虚宗,逼问齐玄一神墓到底在什么地方。”

  女魃一想也是,这么多的仙帝,明虚宗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只怕他们现在正在向他们背后的势力求救。

  “到底来了多少帝境强者?”女魃问道。

  “估计整个玉衡星系的仙帝,差不多来了一半。”牧云深道:“稍有点野心,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哪怕是最弱小的仙人。”

  女魃没说话,自古以来,人为财死,岛为食亡,亘古不变。

  大海之中,危机四伏,各种强大的妖兽出没,帝境的仙人又怎么样,也未能够全身而退。那些地方的危险,没有人比女魃知道得更清楚,他们在这里呆了好长一段时间,也不是白待的。

  转念间,女魃便打定主意,不去趟这混水。偌大的云帆岛,出产丰富,衣食无忧,特别是本尊慕容纤纤正在闭关,她也借这个机会修炼一些神通,等着这阵儿风头过去。

  宝藏虽好,犯不着拿命去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