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2430 战(一)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青雷道友……”一名仙人突然骇然而呼。

  “???”

  刚吐完一口淤血,神魂还有些散乱的青雷仙帝愕然转头,突觉眉心一痛,他心中大惊:“有人暗算我!”

  晚了!

  由于本命法宝被毁,青雷仙帝心神恍惚之下,根本没有注意到一缕细若游丝般的碧光破空而来!

  没错,就是破空!

  发出攻击的人自然是女魃,而她祭出的法宝正是巫神器地刺,这件宝物准确地说,是半神器,本尊慕容纤纤早已经不再使用这件宝物,转而送给女魃防身。在融合了空间法则之后,这件半神器变成了暗杀之器,无往而不利!

  而青雷仙帝也只能感受到那一痛,随即便殒落,尸体坠落。

  虽然有人惋惜青雷仙帝身上的储物法宝,但由于青雷仙帝殒落得有些诡异,没有人会为了一些浮财将自己置于出头鸟的境地——青雷不就是这么殒落的吗?

  云帆岛上。

  女魃收起地刺和青蜃瓶之后,注意力重新转到了空中,刚才得到宝物的喜悦心情迅速消失。

  天空中,那些仙人并没有丝毫散去的意思,而在更远的地方,还有好几分人马,正伺机而动。

  你们以为云帆岛是只肥羊吗?

  女魃心头冷笑。

  ……

  青雷仙帝之死,在众仙之间只是引起一阵小骚动,众仙很快便平静下来……仙,固有一死。他们这些人踏上仙途成就今天的功业,经历过的生死多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无论是对人对己,都不觉得意外。更何况大家本来就没有太多的交情,谈不上什么物死其类的悲慽。

  攻打任何一个有护岛大阵的大岛,怎么可能不死人?

  但现在的问题是,那层薄薄的青色光壳,没有一丝变化。

  “有没有变弱的迹象?”阳顶天问灵长素。

  “没有。”灵长素回答很简洁。刚才大阵曾经出现过一阵细微的波动,但是他也摸不准这种变化到底是什么作用。

  这座大阵神妙异常,他闻所未闻。

  灵长素有些怀疑云帆岛上这伙人的来历,这座大阵绝非普通势力能够拥有的。只有那些有着悠久历史的古老势力,才有可能拥有能够布下这等大阵的阵道宗师……很难想象会有那么一位阵道师憋屈在这种小地方。

  “云帆岛的来历只怕不简单,这座阵法,很厉害!布置这座大阵的阵道师,更是非同凡响”灵长素还是决定把自己的判断说出来,因为这会关系接下来的行动,也同样关系到他自己的生死。

  灵长素从不妄言,阳顶天露出慎重的神情,他问道:“能推算得到他们的来历吗?”

  灵长素露出苦笑:“属下力有未逮。”

  对于推算占卜,许多人只知道它能够预测未来,洞察万物,但不知道这其中有许多的禁忌。稍有不慎,便有可能形神俱灭。而且也不是什么都能算出来,越是具体的事情,推算越是困难,要付出的代价也越大。

  阳顶天不说话,他决定看看事态的发展再说,反正他现在什么也没做,收放自如。

  在距离阳顶天等人不远的地方,也有一群人在观望,赫然便是白泽在明虚城遭遇到的凌道虚那群人。

  凌道虚瞥了一眼阳顶天,低声道:“大伙小心点,那是阳顶天。”

  “天煞阳顶天!”

  一些人失声惊呼,这个名字对他们来说,代表着死亡。

  那位赤发男子脸上露出桀骜的神情,哼了一声:“阳顶天又怎么样?他敢来,照杀不误!师叔,这云帆岛到底打得下来吗?拖拖拉拉,这些人真是无用!”

  凌道虚摇头:“没那么容易,这座大阵厉害!”

  “那怎么办?我们就这样干看着?”赤发男子急道:“那云帆岛富得流油,若是能捞一票,大伙就发了!”

  凌道虚皱起眉头,他的侄儿凌霄天赋过人,年纪轻轻就晋阶仙帝,只是脾气急躁,让他有些担忧。

  正说话间,又有几名仙帝上前,开始轰击大阵。

  就在此时,忽然岛上突然飞出几道人影,这突然的异变,让所有人都停止交谈。

  “哈哈!今天缩头乌龟怎么不缩了!终于忍不住,想出来投降了?”一名仙人得意洋洋道:“只要你们投降,马上离开,饶你们一条性命!要不然,这么多道友在此,一旦攻破大阵,那到时,嘿嘿,鸡犬不留!”

  女魃冷冷地环顾四周,只当那人是空气。

  在她身边,白泽忽然神色一动,一声冷哼:“鬼鬼崇崇!”

  话音未落,一道剑气应手而出,向空中斩落。

  噗!

  血花四溅,一条断臂从虚空中抛飞出来。一个人影,惨叫一声,身形踉跄地显露出来。

  白泽是神兽成道,感知尤为敏锐,他第一时间察觉到有人在悄然靠近老板,意图行刺,所以出手毫不留情。

  不远处凌道虚等人却是脸色一变:“是他!”

  他们的目光,全都汇集在女魃身旁的白泽身上,那天在明虚城的偶遇,令他们对白泽的印象深刻无比,所以看到他位于女魃身旁,不禁大吃一惊。

  女魃右手是文天莱,白泽位于她的左手。

  无论是谁,都没有想到云帆岛的正主,竟然是一位看上去骨龄不是很大的女仙,众人只觉得匪夷所思。

  女魃没说话,她表现得很平静。刚刚那一瞥,已经足够她判断清楚局势。总共有五拔人,让他觉得威胁最大,是那一拔有四五十人的一伙。女魃对战场的气息十分敏感,这四五十人,一看便不是善良之辈。

  至于其他几拔人,给她的威胁并没有那么大。

  尤其是离他最近的这拔,只有五人!

  “一群被女人带领的狮子,还能有多锋利的爪牙?!”凌霄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一脸不以为然:“我还以为是哪个厉害人物!”

  凌道虚没有说话,刚才那断臂一剑,这个女仙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她太镇定!是一种与年龄不相符的镇定!

  此时,女魃面前那些人当中有人怒喝:“好大胆!死到临头还敢出手伤人!活得不耐烦了!诸位道友,此女性情暴虐,必须当机立断地镇压!”

  无耻!

  凌道虚虽然和他们同一目的,可在听了这种颠倒黑白的指责之后,也不禁脸红。

  女魃的目光落在那人身上,刹那间杀气毕露:“杀!”

  话音未落,下方大阵中蓦地射出数十道银光。

  太白神矛!

  下方早已经运动到大阵里面的队员应声出手。

  其实从一开始,对方就小心地保持与女魃等人的距离,但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女魃等人明明上来了,攻击却是自他们下方发出。

  而且这些队员都是久经战阵,短距离波段式攻击早已经深入他们的骨髓,犹如本能一般。

  两点之间,直线最短!

  没有任何花巧的攻击!

  那些太白神矛在空中汇聚成五根巨大的银色长矛一闪而至。

  五人大惊失色,慌忙祭出防御仙器,试图挡下这一击!

  啪!

  血花飞溅,惨呼声惊天动地!

  叠加后的太白神矛威力大增,在这样的攻击之中,展现得淋漓尽致,对方的防御法宝就如同纸糊的一般,没能坚持分毫。

  五道元神惊慌地飞出……没等他们有下一步的动作,一道白玉般的剑光蓦然闪过,将他们圈入其中。

  “道友饶……”

  声音戛然而止,剑光闪烁中,四条元神刹那间灰飞烟灭。

  仿佛最熟练的屠夫,面对砧板上的羔羊,手起、刀落!

  一场战斗,就在眨眼间,以一方完败而结束。

  许多人脸上露出惊惧之色,如此犀利决绝的攻击,出乎每个人的意料!

  而阳顶天、凌道虚面色都开始变得凝重起来,他们看懂的东西远比普通仙人要多,而受到的震撼,也远比普通仙人要大!

  虽然攻击者隐于大阵之中,但他们干脆利落、没有花巧的攻击,都透着他们熟悉的味道……战队的味道!

  云帆岛上空,鸦雀无声!

  就在此时,女魃嘴角浮起一抹冷笑,缓缓开口:“没想到,云帆岛今天居然迎来如此诸多道友。”

  女魃的声音不大,语调也没有起伏,她就像在述说一件非常普通的事,带着些许嘲讽。然而在这片寂静中,她的声音是如此清晰,在云帆岛上空回荡。到此刻,再也没有人小看这位女仙!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只可惜,诸位似乎更喜欢本岛以这种方式迎宾!”

  女魃目光一闪,声音中多出了几分冷冽:“我知道你们是为了什么神墓之事而齐聚东离岛。可你们想争什么尽管去急,这和我们云帆岛没有关系。可如此有人敢打云帆岛的主意,那就做好殒落在此的觉悟!我希望你们不要作出本末倒置的举动。但如果有人冥顽到底,我云帆岛也不介意教他分分钟做人!”

  女魃似乎丝毫没有在意,在她周围,有着超过他们数倍的帝境强者。

  “好大的口气!”忽然不远处传来一声暴喝。

  女魃身旁的白泽眉头一动,向前迈出一步,肩头一摇,一道剑光嗤然破空而出,剑鸣声震动四野!

  白泽出剑的动作充满了轻松写意的味道,没有一丝烟火气。

  然而,所有人的脸色都倏地剧变,就连阳顶天和凌道虚,此时都露出惊恐之色!

  他们的目光,紧紧盯着那道银色的剑光。

  剑光笔直,所过之处犹如给天空镀上了一层银色!

  虚无寂廖的气息,无边无际,浩瀚如海,而这片虚无之海中,满天的繁星,如同钻石般璨灿闪耀!

  不知是谁失声惊呼,在鸦雀无声的天空,异常响亮!

  刚才暴喝的那人,嘎然而止,他呆呆地看着漫天的星光,充满不能置信!

  怎么可能!

  这是怎样的剑术?对方虽然也是仙帝,但怎么可能有如此逆天的剑术神通?

  剑仙?!

  忽然间,他心中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云帆岛的实力,比他想象得还要强悍!这样的剑术强者,简直只存在于梦幻传说之中的啊!

  他没有注意到,他身旁的空间,在悄然无声扭曲着。

  他心头忽然升起一丝警兆!

  来不及作出任何动作,他的瞳孔骤然扩散,身体僵硬在原地!

  一道鲜红的纤细血线,在他的额头上无声地浮现。

  血沫像喷泉般从血线处喷涌而出,散入夜色中,消失不见!

  我中剑了?

  带着最后一个疑惑,他失去意识。

  白泽神色不动,后撤一步,顺势收回飞剑。

  那股充斥于天地间的恐怖气息随着飞剑的消失而蓦然消散。但此时的众仙,却没有一个感觉到轻松,刚才那淡若虚无的剑意,让他们到现然还无为之心悸!

  没有凛冽的杀机,没有刺骨的冰寒,只有那片虚无和璀璨的星辰!

  白泽这一剑,让许多人都心生退意!

  没有人知道那名仙人是怎么死的,他额头上的那道血线,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这是鬼神莫测、带着无以言喻的妖异的一剑!

  每个人心头都转过个念头,这样的强者,绝对能够进入强者榜!为什么从来没有听人说起过?

  而一些脑子灵活消息又灵通的人,猛然间想起来,洛一神、陆定山、朱婆龙等人的失踪,原本只是一些传闻,这些以前被他们忽略的细节,此时却不经意间浮上心头,他们才有几分恍然。

  女魃此时心中也充满了惊讶,白泽挥出这一剑时,她浑身的汗毛都不由自主地竖起来……在大阵之中,林海涛等人也瞪大了眼睛,显然他们也没有想到白泽会发出如此惊艳的一剑!

  这一剑,有鸿蒙三剑的几分神韵,也有北斗剑诀的风采,其中还有一些其它剑诀的影子……白泽这一剑,是他汲取了诸多剑术的精华而创造出来的,虽然还有一些斧凿的痕迹,但已经具备了上乘剑术的雏形。

  女魃原本对自己这段时间实力的进步还有些许得意,但是在白泽这天地变色的一剑面前,她的这些许得意,立即烟消云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