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2431 战(二)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白泽这一剑,震慑全场!

  原本还有些人在叫嚣,这一会儿全都噤若寒蝉!

  女魃嘴角微微挑起,露出带着几分邪异的笑容,声音中带着森森的杀气:“半个时辰之内,若是没有退出云帆岛五千里者,便是云帆岛的敌人!将会受到无预警的无差别攻击!”

  说罢,她一挥手,一个沙漏从下方飞出,悬于半空之中,开始计时。

  目空一切!

  霸气!

  嚣张!

  ……

  女魃这态度,很多词汇可以形容,但没有一条是带有褒义的。

  在场的诸多仙人都是勃然变色,但随后的反应却是连他们自己都难以置信。

  这些人都是有名有号的人物,还从来没有人敢以如此霸道的语气,对他们下达最后通碟!

  可现在就有了,而且还是一名女仙!

  但不管有多不忿,还是有不少仙人选择了离开——云帆岛所表现出来的武力,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料。大家只知道云帆岛战队颇有水平,却没有人知道云帆岛上同样有个人战力赴日超卓的强者。

  青雷仙帝等人的殒落,让他们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悲慽,而白泽那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剑,则彻底斩灭了他们心中的贪婪之火,他们恢复冷静!

  他们这次的目标是冲着神墓而来,连神墓都没进去,就折损在云帆岛上,那就太不值!

  “我们走!”阳顶天面无表情地下达命令后,旋即驾遁光向远处飞去。

  他麾下的其他仙人无不露出意外的神情,他们知道自家老大的脾气是多么凶残,对方如此霸道嚣张的话,按理说老大断然没有认怂的道理啊!那个施展银色飞剑的家伙再厉害,也只有一个人,需要怕他吗?

  只有灵长素神色不变,似乎对这个结果毫不意外。

  就在阳顶天下令撤离的同时,凌道虚也毫不犹豫地下令:“走!”

  凌霄有些不相信地问道:“走?咱们就这么走了?”

  “废话!难道你还期望人家敲锣打鼓地欢送不成?”

  凌霄一蹦三尺高,梗着脖子道:“师叔,这也太怂了吧,人家一吓,就把咱们吓走了!这以后咱们还怎么混啊!”

  “你打得赢那个银剑仙帝吗?”凌道虚反问。

  凌霄一窒,但他兀自强辩道:“打不过也能撑一段时间。”

  凌道虚看着他,淡淡道:“我也打不过他,也可以撑一段时间,难道你以为岛上的其他会看着我们决出胜负?”

  “注意那个岛主,你打不过她。再注意云帆岛的护岛大阵,在场的仙人当中不乏阵道师,你觉得他们有把握破除吗?”凌道虚的语气毫不客气:“他们的战队都还没出来。”

  “你不想进神墓?”凌道虚看凌霄还有所不甘,便直截了当地告诉他:“想进神墓,就别招惹他们!”

  他转过身,丢下一句:“那些不走的,绝对进不了神墓。”

  转眼间,云帆岛上空只剩下二十多名仙帝,他们自恃实力雄厚,不愿意灰溜溜地离开。不过当他们发现只剩下他们二十多人时,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尤其是当他们看到阳顶天和凌道虚两伙实力最强的队伍也选择离开,他们的脸色就变得更加难看。

  “时间……到了。”女魃嘴角微微扬起,但这原本应该娴静清雅的笑容,却让众人心中泛起一阵狰狞之感。

  “岂有此理!我倒要看看你们是否真的敢冒天下之大不讳!”

  “白痴!”女魃吐出两个字,身形就消失不见。

  几乎与此同时,与女魃一同现身的白泽、文天莱二人的身形也随即消失。

  说好的动手呢?

  已经在心中暗自做好准备的众仙都为之一怔!

  就在此时,一片刺耳的破空声呼啸而至,仿佛急风骤雨一般,众仙的眼中立即闪烁起一片银光,脸色俱都大变。

  “该死!她真的动手了!”

  “疯了!她这是想要向所有人开战吗?”

  “她怎么敢……”

  “云帆岛主,有本事你亲自一战……”

  突如其来煌雷霆重击,让他们有些猝不及防,一层层防御宝光从身上亮起,然后被那激射的太白神矛再一层层地破除。

  五段波形攻击!

  这就是战队的恐怖!

  这些人无一不是一跺脚,天地为之震颤的强者,但在连绵不断的打击面前,他们能做的只是防御、防御、再防御,根本来不及做其它的事情。

  “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让那小贱人求生……”

  一名仙帝咬牙切齿地咒骂着,对方的攻击阴损而强大,已经让他损失了两件防御仙器,却来不及发出任何攻击……事实上,云帆战队的队员们置身于护岛大阵之中,他们就算是攻击,也毫无用处。而此时此刻,他们势必不能转身走人。

  然而,没等他说完这句话,一道人影突兀地出现在他的面前……正是刚刚他咒骂的女魃。

  女魃手中持着一柄朱红色的长枪,从虚空中一步踏出,没等那名仙帝反应过来,长枪已经重重地刺了过来。

  轰!

  防御仙器当声支离破碎,那名仙帝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呼,便命丧当场。

  女魃任凭尸体由空中坠落,身形蓦闪,出现在另外一名仙人的身侧。

  最近疯狂修炼的女魃,实力暴涨,尤其是在施展出行字秘之后,速度快逾闪电,力量更是霸道无双,左冲右突,俨然是如入无人之境,所过之处,必定是仙血迸溅。

  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她本来就够隐忍的,除了探听消息的人之外,所有云帆岛人员都收缩回岛,不想参与外面的争斗,可最终还是躺枪。

  她早就憋了一肚子气,此番动手,没有半点留情!

  杀得兴起,她只觉得说不出的酣畅淋漓,念头通达,忍不住仰天长啸!

  隐隐之中,她似乎拨动了一根无形之弦,许多平时模糊不清的地方,此时突然变得清晰,仿佛触手可及。

  几乎与此同时,手中刚猛无俦的枪法突然一变……人还是那个人,枪还是那杆枪,但整个枪势变得圆滑轻柔。

  顿悟!

  女魃居然在生死搏杀之际顿悟了!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炫目的剑光毫无征兆地出现,就像是一朵璀璨的死亡之花在她面前绽放。

  在女魃的视野之中,炫光刺目,什么也看不清楚,一缕森寒的剑气,锁定了她的眉心。

  偷袭!

  有人偷袭!

  女魃心中惊悚,几乎下意识地,身形暴退!

  她竟然没有察觉到对方的存在!

  女魃心中惊骇之极,她身经百战,却是第一次被对方摸到近前刺杀而无所察觉!

  行字秘被她施展到了极到,但时间仿佛在此刻陡然被拉得扁平,一切都如此缓慢。那一丝森寒的剑气,如附骨之蛆,无论女魃如何闪避,它始终紧紧锁定不放!

  凛冽刺骨的杀意,紧逼眉心带来强烈的压迫感,让女魃的神经几乎绷紧到极点,她全力施展行字秘,空气在耳边发出呼啸声,她甚至还能够听到白泽等人的喝斥声。但这些……女魃此时恍若未闻,她所有的精神,全都汇集在那一点坚凝如实质的剑气上!

  朱红色的长枪挥舞出一对垂天之翼,仿佛大鹏扶摇而上!

  鹏翼重空!

  天鹏战技!

  在生命攸关之际,女魃施展出天鹏战技!

  铮铮铮!

  一片密如连珠般的撞击声随后响起,但那一丝凛然杀机,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天鹏战技在它面前,犹如纸糊一般,漫天碎芒之中,一点青色剑影,没有丝毫变化。

  阴森寒冷的杀意,令她如堕冰窖,浑身血液几乎冻住。

  难道要死了吗……再一次死亡?!

  无法遏制地,这个念头就遽然出现在她的脑海之中。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下来。

  紊乱的神识,恢复正常。

  杀意依然刺骨如故,但是心中的恐惧却消失,女魃陷入一种非常奇异的状态。这一瞬间,她心神空灵如清澈的湖水,之前因为顿悟而积累的力量,忽然像喷涌的火山,轰然爆发!

  她手中的长枪仿佛不受控制般的划动,陌生的轨迹,陌生的仙元波动,陌生的感觉,但一切又是那么水到渠成,那么自然。

  一道道枪影,就像一道道绽射的星光,组成一颗光芒四射的星辰!

  猛然间,女魃身前爆发无数耀眼如剑的光芒。

  “杀!”

  随着一声怒吼,一股仿佛来自荒古般的气息突然爆发,朱红色的枪影呼啸而出!

  鹏战天下!

  天鹏战技的完美升华与融汇!

  “咦!”

  偷袭者发出一声轻咦,虚空中现出一道泥鳅般的身影,诡异一扭,漫天光华陡然收敛,化作一道幽亮的剑光,速度猛增,化作一抹耀眼的流光,朝女魃激射而去!

  此时,白泽也已经注意到了这边的变化,他的心倏然下沉,刚才他震慑群仙的的一剑,看似轻松,但却是他的颠峰之作,不仅包含了他这些天的领悟,还消耗了他几乎大半的神识与仙元。而偷袭者的实力之强劲,远远超乎他的想象!

  哪怕就算他实力未损,正面与对方作战,也未必是对方的对手,更何况还是偷袭。这名偷袭者的剑光华丽,但剑意却阴损歹毒,不同于他所见过的任何一种剑意,丝毫不弱与他,恐怕只有老板的本尊,在剑术造诣上能够稳胜于此人。

  但这么厉害的敌人,从哪冒出来的?

  此时的白泽再也顾不得其他敌人,他祭出飞剑,遥指那道身影,全身仙元涌入飞剑之中,要实施最强的一击!

  那名偷袭者忽然诡异地一扭一弹,一道银色的剑芒,倏地出现在他刚才的位置,仿佛天空被划出一道口子!

  那名偷袭者似乎早有察觉,甚至还从容地回头看了一眼白泽。

  白泽看清对方的面孔,顿时一怔……不是对方相貌特异,而是……根本没有相貌。那人的脸上平板一块,除了两个代表黑洞的眼睛之外,竟然再没有任何关于‘脸’的标志,就像是带了一张白板面具。

  黑洞洞的眼中闪过一抹嘲笑般的眼神,白泽只觉得眼前一花,那道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但是,那道恐怖的剑光却是狠狠地扎进了女魃的枪芒之中。

  咔嚓!

  那道幽亮的剑光与长枪的枪尖奇异地碰撞到了一起,刹那间崩碎,但飞剑的主人却早已经鸿飞杳杳,不见踪影。

  见女魃没事,所有人不由松了口气,随即众人个个警惕地看着四周,以防止那名诡异剑仙的偷袭。

  过了一会,再没有其它动静,女魃这才松了一口气。

  从被偷袭到现在,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但是这其中的凶险,只有被那缕剑意牢牢锁定的女魃,才有着最深刻的体会。

  生死一线!

  真正的生死一线!

  现在想起来,她心中依然一阵后怕。下面突然飞上来一群队员,呼啦一下把女魃她们围在中间,却是林海涛目睹女魃被偷袭的那一幕,立即命令文天莱带近卫营的人保护女魃。

  “好厉害!”

  女魃业已经恢复正常,她的脸上出现一抹莫名的神色:“人外有人,仙外有仙,这才是真正的剑仙,一击不中,便即远飏!”

  其他人脸色无一例外糟糕至极,如果刚才老板真的出了什么意外,那他们就万死莫赎了!不过想到刚才那个无面剑仙,每个人心里都不寒而栗!

  他是怎么潜伏摸到女魃跟前,怎么释放那道剑芒,怎么离开的,都没有人知道!就连白泽,也只见眼前一花,就失去了对方的踪影。

  自始至终,对方都显得游刃有余。

  “走吧,回岛。”

  女魃一行人,立即返回云帆岛,一回岛上,便立即把大阵打开……幸好护岛大阵如果没有惦血融炼的能行符牌是无法进出的,否则她可真的要坐卧不安了!

  在距离云帆岛数十里外的海中,一道人影突然破浪飞出,一对黑洞般的眼睛望了一眼远处的云帆鸟,随即化做一道幽亮的剑光,消失于虚空之中。

  刚才还惨烈搏杀的战场,在沉寂了一会儿之后,又变得喧腾起来,不少海洋生物开始追逐飘浮在水中的仙血,那对它们都是大补之物!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