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288 风雷仙杏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8 00:07:07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个人先后站起来,两头人猿都显得非常商兴,慕容纤纤轻轻推了金环一下:“问问它,这果子它们吃过吗?”

  “噢。( . .)”

  金环连忙以妖独有的方式和人猿勾通……原来,这株奇怪的杏树是人猿祖上传下来的,它的祖上也是一头大妖,但到了近代之后,血脉稀薄,它们没办法修炼,更不敢吃这棵树上的果子,所以这上面的杏子就被认为是宝物,用来酬谢她们的救命之恩。

  “它倒是好心,差点儿害死我们。”慕容纤纤想一想刚才的情况,心中犹有余悸。

  “不过,这颗杏子的效果也实在是太霸道了。”金环想到刚才的情景,也是一阵后怕。

  刚才慕容纤纤已经察过自己的情形,她的真元和巫力都没有增加,但经脉却似更加强壮,就如同一条条加固拓宽的水渠,而且细胞的活性也大为提升,更适合吸收灵气,慕容纤纤有一种感觉,经过这一翻改变之后,她很有可能会提前突破到元丹期,只是不知道这种果实重复食用有没有效果。

  “这简直是仙果啊,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终南山有这种果实呢?”银环奇怪道。

  这颗树的果实很多,慕容纤纤发现这树上的果实很多,但成熟的果子却不多,刚才她们吃了三个,树还有六个,在碧油油的绿叶中,青红两色格外醒目……青红两色?慕容纤纤忽然心中一动:“你们过《封神演义》?”

  “”

  两个人异口同声道。金环奇怪地问道:“有什么关系吗?”

  “你们想一想,里面关于终南山的情况有哪些?”慕容纤纤提示道。

  在《封神演义》中,终南山是玉虚宫门下云中子的洞府所在地。在玉虚门下,云中子是个很独特的存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是玉虚门下少有的反战分子。在玉虚宫门下,一个个有道之士嘴里说着以和为贵,但个个都在撸胳膊挽袖子准备大干一场,只有这个老道士苦口婆心的送了一把剑想斩除妲己这个祸胎,可做事又有始无终。后来他收养了雷震子,给了他两枚仙杏化成了风雷双翅。

  “那个……小姐,那是小说啊,再说我们也没有翅膀啊。”银环说道。

  “当然,小说起源于生活,但也要经过艺术加工的。这棵杏树就应该是风雷仙杏,至于那个雷震子的双翅……要么就是他天生异禀,要么就是他使用的是一对法宝。别忘了,在封神当中,有两个人都是精于炼器的,一个是多宝道人,另一个就是云中子,那对翅膀可能就是他为弟子炼制的法宝,只不过是传说中借用了风雷仙杏的名头而已。”

  “这倒有可能,那些写小说的也太能编了。”银环撇撇嘴道。

  “说不定那个作者也是另有原因才那么写的……或许是想要透露什么,我不是作者,当然猜不透了。”慕容纤纤笑道。

  人猿很大方,当慕容纤纤表示要将那些风雷仙杏收下的时候,它很快的答应下来,不过慕容纤纤也给它留下了两颗木灵丹。木灵丹可以改善体质,虽然远不如风雷仙杏的效果好,但正适合人猿这种没有修炼体质的,如果它们运气好,说不定还能够恢复先祖的体质。

  三人又将石洞整个检查了一遍,再没有其它发现,慕容纤纤没有立即将那株杏树移植……闻香坊虽然不错,但地方太小,这株杏树还是在这里最好。不过,她也在洞口布下了一座巫阵以做掩饰,避免被其他修行者发现。

  “小姐,不移植回闻香坊的话,会不会太危险?”金环问道。

  “移植回去才危险呢。”

  慕容纤纤站在洞口向上方打量,忽然,她惊咦一声:“咦,你们面有字!”

  说罢,她手掐巫诀,打出一道法诀,那垂在洞口的藤蔓微微发出一层濛濛的绿光,无风自动的在石洞上方来回擦拭,四个形相古拙的大字渐渐显露出来。

  *********************************

  上海,嘉豪酒店。

  王鸿盛坐在一第红木老板椅里,颇为俊气的脸上没有丝毫没有白天里的阳光灿烂,眼眸中闪烁着阴冷的目光:“有没有查清楚那中人的来历,这不是上赶着给她送钱吗?我倒想知道是何方神圣!”

  王洪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腰杆挺得笔直:“我已经查过了,是顾家的顾朝惜。”

  “哼!四大家族各出法宝,都想与那闻香坊先扯上关系,恐怕内宗那些长老也是挖空了心思想要多塞一些人进去。可是,闻香坊的核心传承只是是掌握在我们王家手里!”王鸿盛狠狠地说道。

  “说起来,这几家可真是各出法宝,不过那个慕容纤纤并没有作出应对,沉得住气。”王洪说道。

  “她当然沉得住气,待价而沽,无论传承落在谁手里,她自己都是无恙。”另外一名中年人说道说道。

  此时,站在房间里的一共八个人,是这一次王家派出来的精英弟子,都是修行者,有三名弟子已经达到了凝液期。

  “洪叔,另外那件事情查得怎么样了?”王鸿盛问道。

  “查清楚了,慕容纤纤一行人住在上海嘉年华大酒店934房间,同行的人有她的特别助理沈蕙心和中国地区总经理许佩嘉,没发现有其他人暗中保护。”王洪回答道到。

  “没人有保护?她倒真是大胆。”

  王鸿盛冷笑一声:“今天晚上你就带人去试试她的底,然后我会去救场,你们手肚子一定要利索一些。”

  “放心,少爷,我们会做得天衣无缝的。用不用……”一名王氏子弟做了个‘杀人’的手势。

  “糊涂!”

  王鸿盛瞪了他一眼:“杀了她,你给我传承?而且如果她真有清净琉璃瓶护身,想杀她是那么容易的叼事情吗”

  “是。”那名子弟拍马屁拍错了地方,顿时一脸的晦气。

  咚咚咚……

  外面传来一阵敲门的声音,王鸿盛立即示意一名子弟去开门,不一会儿功夫,那名弟子转身回来,手里捧着一个盒子:“三哥,有给你的包裹。”

  “给我?”王鸿盛一脸的疑惑:“打开”

  “等一下。”王洪在一旁阻止道。

  “洪叔,什么事?”王鸿盛奇怪道。

  “少爷,很奇怪的,谁会在这个时候给你邮寄东西?太奇怪了,还是小心为上。”王洪提醒道。

  “洪叔,你太小心了。”王鸿盛不以为然地说道。

  他随即打开了那个包裹……嘭!一声响,一股青烟袅袌散出来。

  “屏息!”

  王洪大喝一声,猛地一把推开王鸿盛,抢过包裹,摇摇晃晃地冲向窗口,将窗打开后,他刚刚举起那个包裹,一道流光倏地穿过他的胸口……‘砰’的一声响,王洪的身体就如同炸开的烟花似的散了开来。

  “什么人?这是怎么回事?”王鸿盛已经召出了飞剑,想找到那个袭击王洪的人,但他突然发现自己的真元不继,连飞剑也摇摇欲坠的。

  “不好!我好像中毒了,真元无法提聚!”

  “我也是,飞剑都无法操控了!”

  另外七个人都乱糟糟地喊了起来,一脸的惊慌。

  “离开这里,尸体以后再处理!”王鸿盛也不是草包,知道自己已经上当,连忙思索脱身之策。

  就在这时,窗口人影一闪,露出手中的一张弓,没等王鸿盛等人发问,一片密如骤雨的光矢便雨点似的射了进来。

  噗……

  仿佛雨打芭蕉一般,包括王鸿盛在内的七个人都纷纷中矢倒地……晃眼间,屋里多出一个人。

  魃收起弓,来到躺在血泊中的王鸿盛跟前,低头有一口气的王鸿盛。

  “你……你是……慕容纤纤……”王鸿盛伸手想抓住魃的裤脚,竟似认出了她。

  “那又怎么样?”魃淡淡地回道,她冷漠地伸出脚,轻轻地点在王鸿盛的胸口。

  噗!

  一口鲜血喷出王鸿盛全身痉挛了一,头一歪,气绝身亡,魃四外张望了一眼,确认屋里再没有其他活人之后,并没有清丽现场,而是迅速地跃出房间,返回自己住处。

  翌日清晨,一声刺耳的惊叫打破了清晨的安谧,进房里打扫的服务员发现了尸体,立即引来大队的警车和记者,一些刚刚参加拍卖会的人也知道了这件事,于是当日上海的媒体异常活跃,不仅是有传奇翡翠拍卖的新闻,苏州王家的嫡系子弟惨被杀害也是一个重大新闻。

  上海嘉年华大酒店。

  “董事长,你这么快就走,真的很可惜,有许多记者都想对你做个专访,光请柬就收了六七十张呢。”许佩嘉遗憾地说道。

  “我可不擅长应付这个,有什么事情做一做还行。”

  “董事长,揭阳公盘你回去吧?”许佩嘉问道。

  “争取吧,如果没别的事情我会去一趟。”魃没有把话说死,这件事情还需要由慕容纤纤来决定。

  “我明白,届时我会安排。”许佩嘉点点头,目送魃和沈蕙心离开。(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小说阅读网(read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