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314 黑陶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许总,你们继续看玉雕,我和表姐去看看古董。”慕容纤纤道。

  人家是有正事的,不像她这个甩手掌柜,所以她提议分头行动。

  “那我该怎么办?”宁馨儿为难了,她可是只有一个人,没办法同时兼顾。

  “你跟许总她们走吧,回头去酒店结账。”慕容纤纤说道。

  “那你们小心一些。”沈蕙心和许佩嘉也没有坚持,嘱咐了一声之后,跟着宁馨儿继续逛玉器街,而慕容纤纤、江采菁和土玄却拐入了那条卖古董的老街。

  老街的店铺大多还是卖玉器的居多,还有两家真正的玉器加工作坊,里面的机器声非常刺耳,但卖毛料的却是不多,外面摆摊的多是兜售古旧物品,至于其中是不是真的古董,那就看各位看官的眼力了。

  走过了几个实在没有什么品相的摊子之后,眼前出现了一个铺得挺大的摊位,上面陶瓷、古钱币、古玉……倒是挺齐全,甚至还有两串清朝官员带的朝珠。

  “哎,三位小姐,既然路过那可千万不要错过,我这里可有几位在别的地方看不到的珍品……”

  摊主的口水**显然湍什么说服力,江采菁打起了瞌睡,慕容纤纤直接当他是野驴放屁,只有土玄一个人很有几分敬仰的看着那个摊主……这丫的太能说了,喷了这么多的口水,一点儿干渴的表情都没有。”

  “纤纤,你地这先看着,我去转一转。”

  江采菁实在是呆得气闷,她看着那些瓷器之类的‘古董’有些眼晕,在她看来,按照摊主所言,这个摊上的货全都是古董,而且价格不菲。虽然她不是很在行,可也知道绝对没有这个道理。反正有慕容纤纤在这里盯着,她索性溜了。

  “你去吧。”

  慕容纤纤顺口应道,她正蹲在那里捧着一个大花瓶看呢,江采菁说什么她根本没有听清楚。

  “您眼力可真不错。这个可是乾隆爷年间的青花瓷,保管你物有所值……”摊贩得不得的说了一大篇。

  “多少钱?”慕容纤纤打断了他的话,要是任他发挥的话,说不得晚饭都要在这里准备了。

  “一口价,四万。”摊贩一份大出血的表情。

  “你不怕崩牙啊?”

  慕容纤纤翻了个白眼,翻过瓶底,指了指瓶底那几个字:“这是简化字。认不认识?”

  “认识啊。”摊主很无辜地点点头。

  “那我给你普及个知识啊。”

  慕容纤纤:“简化字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就开始有人呼吁推行,但最终大规模的推行还是在五十年代以后。难到给乾隆烧瓷的那位师傅也是一个穿越历史的人物?”

  “呃……哈哈,这个也有弄错的时候,看来我也上当了,回头我找那个坑我的家伙算帐,这还幸亏是被你发现,不然我这个哑巴亏吃定了。”摊主的脸色有些讪讪的,不过像他这种人的心态调节能力还是很强的。马上脸上便露出了笑容,“您在看看别的东西,我介绍你……”

  “免了。”

  慕容纤纤摇摇头。这要再让他介绍,还不把她给介绍到沟里去?

  “我家里养的波斯猫把食碗打碎了,找一个旧碗罢了……哎,这个挺合适,黑不溜秋的,个头也是不大不小,就它了。”慕容纤纤随手从摊上拿出一个黑瓷大碗说道。

  “这个啊,是黑瓷……您给二千元,这碗拿走。”摊主有些没精打采地说道。

  “老板,你是寻我开心吧?”

  慕容纤纤不乐意了:“我花二千元钱买个猫食碗。是我有病还是你有病,最多五元钱。”

  “小姐,你开什么玩笑,哪有这样还价的?我这里可都是古董。一千八百,不能再少了。”摊主摆出一付决不通融的模样。

  “都是古董?”

  慕容纤纤斜睨着他:“就那个简化字古攻?”

  “咳……”摊主被呛得咳嗽了,半天才胀红着脸。有几分愤怒地道:“你准备威胁我吗?”

  “错!”

  慕容纤纤笑眯眯地纠正:“我就是在威胁你!”

  “你……”

  摊主被气得眼直,‘你’了半天,最后一咬牙:“十元钱拿走吧。”

  “十元钱?”

  慕容纤纤皱了皱眉:“就这么一只碗?算啦,十元就十元好了。”

  她满心不情愿的掏出十元钱,递给摊主。

  “唉!”

  摊主长叹一声……这十元钱呐,连打个车都不够,好在一只粗瓷碗也不值什么钱,摆了三、四个月都无人问津,算啦,权当是舍财消灾了。其实大家都知道,不可能每个摊位上的商品都是古董,但这个‘简化字古董’的问题太过笑话,如果传出去的话,连同行间都会留下笑柄的。

  今天是个好日子……慕容纤纤很想放歌一曲,不过想到这东西也不是自己的,考虑一下还是算了。不过,有这个东西在手,倒是可以免得江采菁啰嗦了。

  有人说了,一个粗瓷大碗有什么了不起的?

  是的,黑瓷、白瓷、青花瓷都没什么了不起的,关键是这件瓷器非比寻常,它是龙山黑陶。

  我国的瓷器出现在新石器时代,最早出现的是红陶 。红陶在中国出现最早,红陶烧成温度在900度左右,根据考古发掘资料,黄河流域距今8000千年的裴李岗文化和距今5000年的仰韶文化、大汶口文化时期,都以泥质红陶和夹砂红褚陶为主。

  而黑陶出现于龙山文化时期。黑陶的烧成温度达1000度左右,黑陶有细泥、泥质和夹砂三种,其中以细泥薄壁黑陶制作水平最高,有‘黑如漆、薄如纸’的美称。这种黑陶的陶土经过淘洗 ,轮制,胎壁厚仅0.5-1毫米,再经打磨,烧成漆黑光亮,有“蛋壳陶”之称,表现出惊人的技巧,饮誉中外。这时期的黑陶以素面磨光的最多,带纹饰的较少,有弦纹、划纹、镂孔等几种。

  慕容纤纤对考古算不得精,但在陶瓷方面懂得的知识却不少,这主要是在祝国恩的耳濡目染之下练出来的,如果是考较其它的古文物知识,那就差得多了。

  而且她还知道一件事情……当今世界上的博物馆数以千计,但能够藏有黑陶的博物馆不足七家。听说前两年,著名的嘉德士拍卖行拍卖一件黑陶罐,拍出了五百四十万港币的价格,这只陶碗的价格绝对不会低于那件。

  近代的藏家们是千方百计地寻觅,将收藏一件龙山黑陶,视为荣誉,所以,江采菁用它来做礼物,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交易完比,慕容纤纤正准备去找江采菁的时候,江采菁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来,手里似乎还拿着件古玉。

  “表姐,今天跑这一趟还真是值得,给你看看。”慕容纤纤独自窃笑了好一会儿,见到正主儿过来,当然想要显摆一番,一把拉住她,将那只陶碗擎给她看。

  江采菁看慕容纤纤说得神神秘秘的,便仔细打量……这一看之下,却是大失所望,一脸不屑地道:“切!一个黑不拉矶的粗陶碗有什么好看的,我还以为你拿的是个聚宝盆。”

  “双字切!”

  慕容纤纤对某人表示出更大的不屑:“表姐,这只陶碗还就是一个聚宝盆……”

  诲人要不倦,慕容纤纤不跟江采菁一般见识,得意洋洋的将龙山黑陶的来历和价值说了一遍,看着她两眼放光的模样,心中极为满足……这种地摊检漏所带来的满足感,是一般人无法体会的,其中美妙不足以与外人言道。

  “有你说的那么玄吗?”江采菁有些不大相信,她可看不出这只陶碗有什么出奇之处。

  “你懂什么?”

  慕容纤纤白了她一眼,摇头晃脑地道:“我有宝碗一只,久被尘劳羁锁,一朝尘尽光生,价值港币巨万!”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该不会是被打眼了吧?”江采菁问道。

  “我还砸脑门呢!”

  慕容纤纤她们现在已经离开那个‘简化字古董’摊子很远了,可为了避免麻烦,她还是拉着江采菁快走了几步,然后说道:“你不信回去看看就知道了。土玄,你去旁边的店铺里找一下,看有没有卖桐油和白纱布的……嗯,你没什么问题吧?”

  “可以的。”土玄答应一声,转身离去。

  “哎,纤纤,你看我买的这块古玉怎么样?”慕容纤纤问道。

  古玉?

  慕容纤纤看了一下她手中像块石头似的玉石……这块玉石别的地方她看的是不太明白,可上面却是缠绕着一丝残余的阴气,还真是一块古玉。

  “表姐,这块古玉你花了多少钱买的?”慕容纤纤问道。

  “也不多,两万。”江采菁说道。

  “不贵,这要拿出去卖,至少也值个十几、二十万。不过,”

  她微微顿了一下:“你建议你别用这个当做生日礼物。”

  “为什么?”江采菁不能明白。

  “你知道这种古玉一般是放在哪里的吗?”慕容纤纤问道。

  “不知道,是身体佩戴的吧?”江采菁不太确定。

  “是身上,不过不是佩戴的,而是塞进体内的。”慕容纤纤说道。

  “呃……”

  江采菁顿时有一种要呕吐的感觉,她当然清楚这无意是往哪儿塞了。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