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317 图谋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8 00:07:07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香港某酒店的豪华房间里,一名高大英俊的青年正来回的踱步,脸上的表情也是十分的古怪……忽尔咬牙切齿,忽尔惊惧愧疚,嘴里还念念有词,却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 . .)

  咚咚咚。

  房门有节奏地响了三声,青年猛地停下脚步,口,目光中既有几分挣扎,又有几分兴奋和解脱。

  他深吸一口气,似乎已经作出了决断,神情略为松驰,快步走向房门。他整理了一下已经很整齐的领带,打开房门时脸上已经露出了笑容。

  门外站着三个人,一个是中国人,另外两个却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

  “请进!”

  青年侧身将三人请入房间之中,然后迅速地向两边走廊眼,确认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之后,才缩回头关上房门。

  回到客厅之中,见到那两个外国人已经大大咧咧地坐在那里,青年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悦,却又似有所顾忌的没有表露出来,而是个和外国人一起进来的中国人:“唐兄,这两位先生是?”

  “嘉良兄,这位是沙罗先生,那位是摩利先生,你也真是运气,这两位先生前段时间来中国公干,还没有离开,否则也不会这么早就联系上了,希望不会耽搁你的事情。”

  答话的中国人年龄也不算大,二十七八岁的模样,神色间显得十分的精干,他叫唐祖礼……人嘛,虽然也有些小产业,也算不上什么大富大贵,以前混过黑道,倒是国内外跑了不少的地方,认识不少的人。而那个青年男子却是龙凤集团海外公司的总经理林嘉良。

  “我是林嘉良,这一次有劳二位先生帮忙,林某万分感谢!”林嘉良一边说着客气话,一边伸出手。

  “我不喜欢东方式的虚伪。”

  两个外国人都没有伸手,沙罗眼睛一翻道:“你们中国人有一句话说得好,得人钱财,与人消灾,我们之间不存在什么帮忙问题。”

  虽然他的音调显得生硬,但表达的十分清楚,林嘉良尴尬地一笑,讪讪地收回手:“沙罗先生不仅快人快语,汉语竟然也说得如此好,真是难得。”

  唐祖礼道:“嘉良兄,他们与我们习俗不同,说话喜欢直来直去,你可以先将酬劳取出来,如果他们意了,再谈下一步的合作。”

  “当然。”

  林嘉良答应一声,起身去了里面的房间……不一会儿的工夫,他从房间里出来,一只手捧着一尊木雕佛像,另外一只手拿着一只锦盒。

  他来到近前,将二件东西放在了茶几上,微笑道:“沙罗先生,摩利先生,请件物品如何?”

  沙罗和摩利,正是曾经在君山出现过的雅典十二宫中的双鱼狮子两位宫主。即便是在国外,修行界的修行也离不开世俗的经营,他们也同样有自己的世俗界的代言人,在必要的时候,那些修行者也会出手为自己的代理人摆平一些麻烦。

  唐祖礼早年在全世界游荡,恰好认识几个与雅典有关的人,在得到林嘉良的请求后,他帮忙联系了那几个朋友,而那些人正好属于雅典神殿的外围组织。因为林嘉良提供的据说是一些与传说中的修行界有关的神秘物品。虽然近百年来,中国境外的修行者对于进入中国有些忌惮,但他们对这个神秘的东方古国的兴趣却丝毫不减,原本打算派其他人过来一趟的,因为沙罗和摩利正好在中国办事,就让他们顺路处理一下了。

  二人相互眼,并没有伸手,沙罗嘉良道:“林先生,我这具佛像很古老,是一件古董,很值钱,想必那只盒子里的东西也价值极高,但这些世俗的东西对我们来说并没有多少吸引力。”

  他说得不错,纵然这两件古董价值连城,对修行者的吸引力也不算什么,毕竟他们有的是渠道获得物质上的享受。

  “二位先生误会了。”

  林嘉良脸上露出一丝近似谄媚的笑容,他俯身在那具佛像上面敲敲打打了一会儿之后,猛地将佛像分成了两半,露出一颗湛蓝色的球子,散发着阵阵强大的灵力波动。

  “再请。”林嘉良偷偷眼二人的表情,心中微喜,又打开了第二个锦盒,露出一块同样散发着神秘波动的玉佩。

  沙罗和摩利在一颗宝珠的时候,眼睛中就露出惊喜的光芒,虽然他们并不清楚这是什么样的宝物,却能够感觉到它的不凡,而那块玉佩同样展现出了不凡的一面,让二人觉得此行有失之东隅,收之桑梓的感觉。

  这一次中国之行虽然没有遭受什么损失,但同样也没有达成目标,这让心高气傲的两位宫主颇感不忿,但以中国修行者的实力来说,他们不服气也没用。跑到香港来玩了几天之后,便接到了从雅典传来的命令。一开始二人并没有当回事,但现在……他们已经在琢磨回去后怎么将这两件宝物留给自己了。

  “沙罗先生,摩利先生,事情完毕之后,这两件物品就是你们的了。”林嘉良心中不免有几分肉疼,这两件东西都是他祖传的,即便是家业破败的时候也不曾变卖,但现在……恐怕再难相见了。

  “林先生,说说希望我们做什么?”摩利问道。

  “是这样,明天我会启程去揭阳,你们……”林嘉良低声说了起来,沙罗和摩利的眼神都有几分怪异,唐祖礼则起身来到了窗前向外面张望,这件事情他早已经知道,根本用不着听。

  “再见!”

  不一会儿,双方计议已定,沙罗和摩利起身告辞,不过二人走的时候却是抱起了那尊佛像……这是作为订金的。

  送走沙罗和摩利之后,林嘉良脸上的喜色顿时全失,显得有几分颓然,重重在坐在了沙发上。

  “嘉良兄,不以发挥其价值的宝物就是废物,只要江方两家能够付出足够的代价,那就值了。”唐祖礼劝慰道。

  “我知道。”林嘉良闷闷地道。

  唐祖礼他,摇摇头在旁边坐下:“嘉良兄,我记得方家那丫头对你很是迷恋,就算双方分手也应该留有余地吧?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

  林嘉良苦笑……怎么走到了这一步?

  方妩虽然是近乎盲目的爱他,可恋爱中的人也最为敏感,近段时间以来,林嘉良越来越冷淡,方妩只是不说,也不鼐暴露给母亲知道,但在一次审核当中,江秀芙还是发现了一些可疑的线索,当即在暗中展开了更为细致的审计,从面将林嘉良亏空公款等问题揪了出来,这才迫得他不得不铤而走险。

  “不管怎么说,一夜夫妻百日恩,你和方妩虽然没有夫妻之名,恐怕也有了夫妻之实吧?丈母娘真的舍得拿准姑爷开刀?”

  见林嘉良没有回答,唐祖礼继续问道:“听说你那丈母娘因为龙凤集团易主的事情,非常的不满意,在这个时候将你交出去,对她岂不是全无好处?”

  “你哪里知道。”

  林嘉良摇了摇头:“用方妩的话说,手心拍大腿,不管有多痛,那都是肉打肉,自己的事,我毕竟是外人。”

  还有一点他没有说,即便这次江秀芙会妩的份上放他一马,但从此之后,龙凤集团在海外的业务恐怕要远离自己了,这才真正是自己所不能容忍的。

  ……

  就在同一酒店的另外一间豪华房间里,江秀芙母女二人也坐在那里谈话,方妩的眼睛略为红肿,是刚刚哭过。

  “小妩啊,事情已经是这样了,别哭了,妈会妥善处理好的。”儿的模样,江秀芙很是痛惜。

  “纤纤会原谅这件事情吧?”方妩小心地问道。

  “你表姐已经来电话了,她跟纤纤提了这件事情,纤纤让我全权处理。不过,这次回去之后,他不能再担任总经理了。”江秀芙说道。

  “啊?”

  方妩顿时一惊,抬头道:“可是……”

  “没有可是。”

  江秀芙打断了他的话:“这件事情我可以按下来不移交司法部门,但他所吞没的公款必须偿还,总经理的位置必须让出来,他可以在集团中担任中层职务以观后效。小妩,你实话告诉我,你们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方妩心中一惊,连忙道:“我们之间能够发生什么事情啊?妈,你太多心了一些。”

  “哼!但愿是我多心。”

  江秀芙深深地眼:“小妩,不要将感情一下子投入,一旦受伤,那也是最重的,对于我们女人来说道,每一次的感情失败,都像是在我们心中留下一道永不磨灭的伤疤。林嘉良皮囊好,也有些才干,但他太心浮气躁了,而且急功近利,你要考虑好了,现在还不晚!”

  “妈,我已经长大了,这些事情我会考虑的。”

  方妩垂下眼皮,起身道:“我有些累,先睡一会儿。”

  “诶——”

  儿离去瓣身影,江秀芙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小说阅读网(read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