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315 者字传承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9-06-19 01:20:43 源网站:顶点小说
  “哎……别扔啊!”

  看到江采菁一脸恶心的模样想要扔掉,慕容纤纤连忙阻止:“这东西好歹也是价值逾万,你不喜欢可以卖掉或者送人嘛,等过了寿诞之日再送给老爷子就不犯忌讳了,这只黑陶碗我就可以省下来了。”

  “切!寿诞之后再送,那还叫寿礼吗?”

  江采菁一把将那只黑陶碗夺去:“这个先让我看着,什么蛋壳陶……如果名不符实,别怪我一把摔了它。”

  “切!五、六百百摔个响,那你绝对是港澳一带最大的几家子!”慕容纤纤撇撇嘴,伸出小指。

  “小姐,买回来了。”土玄匆匆追上她们,将桐油和白纱布递过来。

  桐油是一种优良的带干性植物油,具有干燥快、比重轻、光泽度好、附着力强、耐热、耐酸、耐碱、防腐、防锈、不导电等特性,用途广泛。它是制造油漆、油墨的主要原料,同时在稀释之后,还可以作为陶瓷器的保养所用。

  在回到酒店的路上,慕容纤纤给许佩嘉打了个电话,告诉她们自己已经往回走了。回到酒店之后,江采菁就催着她要看焕然一新的黑陶。

  “等一会儿,土玄,你去向服务员借两只大一点儿的碗来。”慕容纤纤说道。

  “是。”土玄应声出去。

  江采菁疑惑地看着她:“纤纤,你饿了?”

  “我饿了也不会喝桐油的,那玩意儿有毒。”慕容纤纤说道。

  “哎,你怎么会辨认龙山黑陶呢?”江采菁忽然想起这个问题,她知道慕容纤纤对瓷器应该是有所了解,但了解和辨认是两回事……从理论上来说,那些考古学家个个是人精,但要让他们去潘家园淘宝,恐怕打眼的不在少数,知易行难,这四个字就是真正的写照。

  “很简单。闻香坊里就有一件陶罐。”慕容纤纤笑道。

  “小姐。这两只碗够用了吗?”土玄拿着两只碗进来。

  “嗯,放那儿吧。土玄,将用纱布将这个陶碗蘸水洗干净,然后再擦干,放在窗台上晒干水汽。”

  慕容纤纤将那些白纱布裁成一块块的,然后开始滤油……这桐油看似干净。其实里面蕴有很多的杂质,一直过滤了四、五遍,才将那些杂质大部分过滤掉。

  然后她在其中一只碗里倒上约有三分之二的水,然后将一些澄清的桐油倒了进去。轻轻搅匀。

  “现在又没阳光,再说这不是已经干了吗?”江采菁站在窗台,恨不能用电暖器、电吹风什么的将它吹干。

  “那可不行。”

  慕容纤纤摇摇头:“陶器和瓷器不同,材质比较疏松,虽然表面的水分干了,但里面还有水分。”

  “那岂不是还要等?”江采菁很有些失望的感觉。

  “也不需要等太长的时间。”慕容纤纤感到好笑,安慰道。

  “好吧。”江采菁又将自己那块古玉取出来……刚才听慕容纤纤那么一说。觉得有些恶心,但现在看上去还算是不错,这好歹也是自己第一次检漏得来的宝贝,很有收藏价值的。

  门口传来敲门声和说话声,却是许佩嘉等人回来,慕容纤纤先将宁馨儿的钱付了……这是当日即付,不带拖延的,双方约好了第二天见面的时间之后,宁馨儿很知趣的离开。

  “好啦。先什么也别说,先洗个澡,有什么事情吃饭的时候再说。”慕容纤纤先将众人的嘴堵上。

  七月中旬,广州的天气已经是相当炎热了,习惯了北方的气候,现在是全身都不得劲儿,等江采菁她们各回各房,慕容纤纤连忙将自己埋进浴缸里,舒舒爽爽的洗了一个澡。等她来到餐厅的时候。另外几个人都已经等在那儿了。

  “来点儿清淡的吧。”慕容纤纤看了看菜谱说道。

  吃得差不多的时候,许佩嘉自然而然地提起了白天的赌石。

  “董事长。你估计那些毛料能出多少翡翠?”她问道。

  “这哪好说?”

  慕容纤纤摇摇头:“其中有几块料我要拿回去的。”

  “还有我呢?”

  江采菁在旁边提醒自己的存在。

  “采菁,你可别忘了,我们龙凤轩有好几家店面,如果分给你了,那我们怎么够分的。”沈蕙心现在坚决捍卫老板的利益。

  “蕙心,那是你们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江采菁索性蛮不讲理了。

  “喂,喂,当我透明呢,别伤了和气。表姐,你们家不也是来人吗?这一次我就帮你们掌掌眼,保证一视同仁。”慕容纤纤连忙表态……这两个家伙一唱一和的,分明是在挤兑她。

  “吃完饭,咱们去逛一下夜市吧?”江采菁心情好,提议道。

  “免了,我要早点休息。”慕容纤纤立即反对。

  “没错。董事长,那个宁馨儿说明天领咱们去一个地方看毛料,恐怕要早点儿过去呢。”许佩嘉说道。

  “好啊,那咱就聋子点炮仗……散了吧。”慕容纤纤说道。

  “不行,你那个黑陶我还没看呢。”江采菁说道。

  什么黑陶……另外两人又问了起来,说着话,不知不觉的天已经黑了,一行人来到慕容纤纤的房间,要看她的龙山黑陶。

  “这也不起眼啊?就像我们老家土窑烧的陶器。”许佩嘉评价道。

  “那是因为时间久了,表面都被氧化,所以颜色黯淡无光,你们看着。”

  慕容纤纤说着话,将那只陶碗取过来……现在里面的水分已经全干了,她先用稀释后的桐油将它里外全擦了一遍,然后又用一块干纱布将它仔细的擦拭。

  四五分钟之后,整只陶碗已经是焕然一新,擦拭后的陶碗又恢复了本来的面貌,黑中透亮、色泽柔和……不管是什么色彩,只要它纯到了极致,都能显露出其独特的魅力来,虽然陶碗的表面没有一丝纹饰,但是那种质朴到了极点的轻巧、精致却让其散发出一种神秘的魅力,让几个女孩都看得迷醉不已。

  “纤纤。谢谢了!”江采菁毫不迟疑地收归己有。然后抽出一张十元的人民币拍在慕容纤纤手里:“呶,这是买碗的钱,别说我欺负你。”

  “你这还不是欺负我?”慕容纤纤瞪着眼气道。

  “你花十元买的,我还你十元,有什么不对的?”江采菁理直气壮的模样,让慕容纤纤很有一种撕她脸的冲动。

  “那个……打听一下。这只碗如果要再卖出去,价值多少?”许佩嘉问道。

  “几年前是五百万以上。”

  两个人同声回答道,不过一个是笑盈盈的,另一个是咬牙切齿的。

  “五百万?”

  沈蕙心也吓了一跳:“采菁。如果货币单位不是卢布的话,你的确是太欺负人了!”

  “算啦,谁叫她是表姐呢,权当我所遇非人、遇人不淑了。”慕容纤纤做哀怨状。

  几个人嘻嘻哈哈地说笑了一会儿之后,便各自休息。

  夜凉如水,白天的燥热渐渐的消褪,窗外的街道上亮起盏盏路灯。有不少人都在路灯下卖东西、打牌,还不时的可以听到哗啦哗啦的麻将声响。

  慕容纤纤没有被这些声音干扰,她取出了九如玉佩,将神识沉于其中,霎时间进入了九如世界。

  临、兵、斗,三字之秘已经尽得,如今那峭壁之上书写的是一个巨大的‘者’字。

  者,乃成相之意,与此当显真意。龙虎上下而行。于玄关而合阴阳相遇,如春阳融雪,又如泼火遇油,自然而然一点本源现于混沌之中,活泼泼,圆融融,得大药而金丹成……说简单一些,‘者’字秘就是能够利用宇宙中的能量复原自己与他人躯体的能力,只要不是神魂俱散。就算是濒死之伤也能够救回。

  轰!

  峭壁微微颤动。‘者’字在峭壁之上绽放出万道金光垂落在慕容纤纤的身上,她的身体好像是受到一股莫名力量的牵引。在金光中冉冉上升,与‘者’字齐平。

  此刻,慕容纤纤双眼微微闭合,面目祥和,双手在身前结出各种不同的手印,每完成一种手印,石壁上的符文都会闪烁一次。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慕容纤纤依然在半空中盘坐,如同老僧入定一般,只是双手依然在结印,一道道金光溶入她的脑海之中,那是真正的传承,随着每个手印的完成,慕容纤纤的脸上也露出不同的神色……或愤怒、或喜悦、或悲戚、或祥和。

  峭壁上,‘者’字符文渐渐的黯淡了下来……在最后一缕金光消失在慕容纤纤体内的时候,她恰恰好结出最后一个手印。

  轰!

  峭壁剧烈地摇动起来,那个‘者’字正在渐渐的消失,九如世界重组,慕容纤纤的神识所化的身形蓦然消散……在酒店的房间中,慕容纤纤猛然睁开双眼,一抹金光倏地消失,她的神色已经恢复正常,只是稍显几分疲倦,但心中却是充满了喜悦。

  者字秘,只有神魂不失,没有立即失去生命,无论多重的伤势也可以尽快恢复,这种治疗秘法是她所知道的最强秘法,连巫术和慈航真人所传道术中的治疗之术都有所不及……唐朝好媳妇》简介(完本):

  别人穿越不是皇后贵妇,就是富家千金,凭啥俺就成了一个童养媳,而且还是农村户口?!最糟糕的是,还是一个官匪难分的年代,这让小女子咋活?

  好在吾道不孤,家中有四壁,床上有病母,身旁小丈夫,下面还有一群鼻涕娃……咦?老公是指望不上了,老公公哪里去了?

  算了,物比人贵,人比物重,只要有人,一切都有可能,那个……面包会有的,老公也会长大的,就这么着吧!(未完待续)RQ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