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摊主对面的是一名四十多岁的男修,他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屑的神色,摇头道:“你骗谁啊?雷泽神砂都是色彩鲜红,绚丽无比,可你的这些,虽然呈暗红色,却是黯淡无光,而且质地透明,谁知道是不是用玻璃加工的,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雷泽神砂,你拿这种玻璃球过来,糊弄谁啊?”

  那个摊主眼了,怒声道:“这是道爷我从海底火山里,费尽千辛万苦,豁出性命采来的,这火山眼里的矿石,怎么就不是雷泽神砂?”

  “谁说火山眼里的矿石就一定是雷泽神砂,它们要是雷泽神砂,我就是倾家荡产也会把它们买下来,可它们分明就不是,你们好好看一看,就跟烧红的玻璃似的。

  “成交!”

  摊主有些喜出望外,他原本是有些漫天要价,但没想到慕容纤纤竟然不懂得还价,他毫不犹豫地将那些矿石交给慕容纤纤,然后收拾摊子闪人生怕迟了慕容纤纤会反悔。

  说实话,这些矿石并非是他在火山眼里找到的以他的修为,纵然能进入火山之中,也不敢呆太长的时间,更不要说是找东西了…这些矿石只不过是他在外缘地区找到的,觉得跟雷泽神砂有些相似便捡了起来。只是在进入会场之后,无论什么人看到了都说这是疑似雷泽神砂的矿石,任他磨碎了嘴皮子,也根本没人愿意高价买下他这模样奇怪的矿石。可是让他把这矿石随意贱价卖了,他又不干。要不是遇到慕容纤纤,他也不知道这块矿石还要多久才能卖出去。

  见那摊主走得慌忙,慕容纤纤微微一笑,不动声色地将雷泽晶砂收了起来,放入储物手镯之中。这件原材料到手,谁也别想让她再吐出来。

  周围的修行者看到这笔交易如此迅速地完成,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慕容纤纤一出手就是四瓶精元丹,只是为了买下一些不知所谓的矿石,这简直就是败家啊!有些老成的修行者微微摇头,但与慕容纤纤素不相识,实在是没办法劝说。

  在距离慕容纤纤等人不远处的那个从七宝如意门跟出来的少年有些疑惑地看着这一幕。他是七宝如意门中年轻一代的翘楚,甄别奇物是七宝如意门的看家本事,但那些矿石的确有些奇怪,以他的阅历,竟是从未见过。

  少年仔细想了一下,突然双眸一亮……如果此物真的是采自火山,那火山之中只要历史够长,除了雷泽神砂之外,还有可能出现传说中的雷泽晶砂,至于其中毫无灵气,那恐怕是随着熔岩喷出了火山口……

  他终于想起了这块矿石的来历。

  少年有些懊悔,这么一件奇物竟然就差那么一步,被慕容纤纤得到了,如果要是将这些雷泽晶砂卖给昆仑等大宗门的修行者,那可是立马能翻上好几倍甚至十几倍的价钱。不过,他眼珠一转,突然又有些希冀或许对方只是误以为那是雷泽神砂,他还有机会。

  想到这里,少年心中一热,连忙叫住正要离开的慕容纤纤:“道友请留步!”

  “嗯,有什么事情吗?”慕容纤纤问道。

  “道友刚才买下的那些矿石并不是雷泽神砂,真正的雷泽神砂色泽如火,摸上去有灼热、酥麻的感觉,而你刚才买下的矿石根本不符合这两个特征。如果你真的需要雷泽神砂,我可以帮你买到。当然了,你手中的这些矿石可以交给我,出色的鉴定师鉴定一下是什么矿石,价值多少。在下愿意用适合的价钱,将它买下,不让道友吃亏,你看如何?”少年来到慕容纤纤面前,一付平淡的模样。

  慕容纤纤哑然失笑,只是看着那少葺也不说话,脸上的神情摆明了打死也不会将那些矿石再拿出来眼中的神色分明是在说你丫的就是一骗子!

  少年郁闷得要吐血,敢情人家恐怕早就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自己还装腔作势地嘻!这分明是将自己当小丑耍了!他跺跺脚,也不跟踪了,返回七宝如意门的那个店铺生闷气去了。

  正当慕容纤纤要离去的时候,一男一女匆匆地向这边走过来,慕容纤纤一看见过,是之前进入会场之前,那个准备买下胡丽的林宁,似乎也是一个颇有名气的世家。因为有过那么一次不愉快的谈话,所以她不想见到那个人。

  “大哥,那真的是雷泽晶砂,我曾经在奶奶那里见到过一小块残片,里面蕴藏的能量差点儿让我重径国,那可是二十多颗,如果我们买下它们,无论是自己用还是转手,都稳赚不赔!”

  女孩的声音很低,但很急促她叫林甜,是林宁的小妹。她在各摊位间转悠的时候,发现了那个出售雷泽晶砂的修行者,虽然她并不很专业,但以前曾经见过一小块雷泽晶砂的残片,所以竟被她认出了那名修行者所出售的是何物。只是她手上当时并没有可以交换的东西,在旁敲侧击地打听了价格之后,跑回去求支援。

  “嘘!小点儿声。”林宁轻轻拉了她一下,如果真的是雷泽晶砂,那恐怕打破头也有人抢的,不能乱说。

  “咦?人呢?刚才还在这儿呢!”林甜抬眼望去,那个摊位已经没人了,一群修行者正在散去。

  “你确定是在这里?”林宁问道。

  “我这么大人了,这个还能有错?,…

  林甜急了,她喊住了一个似乎刚才有些印象的修行者问道:“请问,刚才在这里摆摊的那个修行者哪去了?”“走了。”那名修行者答道。

  “走了?他怎么……”林甜一跺脚:“他的那个雷泽神砂卖出去了吗?”“当然娄出去了。”

  那名修行者指了指前面刚刚离去的慕容纤纤的背影:“就是那个女的,被她买去了。”

  好像在哪里见过林宁看着慕容纤纤的背影琢磨。

  “快追上啊!”

  林甜连忙拉了林宁一把,向慕容纤纤追去,嘴里还叫嚷着:“前面那女的哎,叫你呢,雷泽神砂是不是在你这里?快还给我!”所有人都往这个方向看,慕容纤纤也听见了,没有理她,继续走。

  (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