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409 车祸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不好意思!儿子这两天高烧不退,忙活得晚了!

  ***********************************

  火车咣当、咣当的驶出兰州,慕容纤纤从卧铺上下来。

  目前,她还没有作好与五行宗正面冲突的准备……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谁也不知道与火家的冲突会不会引起其他五行家族的敌视。至于火家会不会顺藤摸瓜地找到她,她根本不怕,只要他们手里没有切实的证据,就不敢对她公然采取行动。而慕容纤纤已经将雷阿姨母子、杜飞儿和任双双母女送进了终南仙境。

  终南仙境空气好,灵气足,风景优美,唯一欠缺的就是人烟稀少,慕容纤纤倒也不担心这里的秘密被泄露,因为她们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至于家里的生意……雷家开的连锁超市已经有专业人士打理,只是杜飞儿的歌唱事业不得不暂时停下来了,而且家里也需要慕容纤纤去帮忙解释一下。

  “这生活就像是一片海,一波未平一波起啊!”

  慕容纤纤看着窗外掠过的群山和掩映在山林后面的小村庄,心中不由感慨起来……自从接受师父的遗产和得到传承以来,这才多长的时间,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慕容,真的是你!”

  一个清脆的声音在不远处传来,慕容纤纤转头望去,只见一身便装的方燕站在那里。在她的身旁还有一名浓眉大眼,颇有几分英武之气的青年男子。

  “方燕,你不是在开发区吗?这是探亲还是换职业了?”慕容纤纤讶然问道。

  “我前两个月调回市局,任刑警大队的副大队长。”

  方燕有几分小得意,介绍旁边的青年:“这是我的同事,魏强,我们来兰州处理一桩公事。”

  “慕容小姐你好。我听方队长提起过你。”魏强微笑着伸出手。

  “幸会。”

  慕容纤纤伸手和他轻握了一下,目光看向方燕:“同事?”

  “当然是同事。慕容,你怎么到兰州了?”方燕脸微微红了一下。连忙转换话题。

  “我要说是来吃正宗的兰州拉面,你肯定不信。”

  慕容纤纤笑了笑:“有些事情需要处理,只好自己过来了。你们来兰州公干。为什么不乘飞机啊?”

  方燕道:“我们是经费不足,你这位董事长又是为什么?”

  “为了躲避仇家追踪。”慕容纤纤这回说的是实话。

  “慕容,这笑话可一点儿也不好笑。”方燕只当她是说笑。

  它乡遇故知,三个人凑成一桌聊了起来,不知不觉中,已经是中午时分,三个人都是自己带了食物,列车上的食物实在是不敢恭维。

  突然,列车紧急煞车,整个车厢的人都被狠狠地晃了一下。有几个竟然被晃得跌倒在地上,都不禁大声叫骂起来,有那性急的就要找乘务员算帐。正在这时,列车的广播响了起来:“各位乘客请注意,前方出现重大交通事故。大家请放心,事情很快就会处理完毕……”

  不管是因为紧张还是出于看热闹的心理,对于一列出了事故的火车,大多数乘客都不想在里面呆下去,在乘务员和乘警的维持下,乘客们陆续离开列车。而一些身体强壮的乘客也在工作人员的组织下,开始对事故车辆中的遇难者进行抢救。

  作为警察,方燕和魏强毫不犹豫地冲上前帮忙,慕容纤纤没有过去,因为现场的人已经不少,过去再多的人也只是添乱。

  一辆客车很凄惨地翻在距离火车有几十米外的地方,满地的碎玻璃和血迹让人看了都心惊,已经从车里抬出来的人大约有三十多个,其中至少有十人已经是死亡,其他的人或多或少都是带着伤,有一个男青年大腿骨折,但求生的意志十分强烈,硬是自己从车上爬了出来。

  列车上有自己的医务人员,再加上乘客当中也有几位医护工作者,但尽管有这些人帮忙,可还是有些捉襟见肘,因为有些人的伤势实在是太重了。

  “妈妈,呜~,叔叔求求你,救救我妈妈,她还没死!”一个女孩撕心裂肺般的哭叫着。

  那个年轻的医生脸上露出无奈的神色,想推开那个女人和孩子去抢救别的伤员,但又心中不忍。

  “慕容,救救她吧。”方燕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慕容纤纤的面前,一脸求恳的望着她。

  慕容纤纤看了她一眼,摇摇头,来到那个躺在地上的女人跟前。

  女人的伤势的确很严重,在她的脖颈上有一道很长,很深的伤口,幸运的是没有割开动脉,否则早就气绝了,只是她的伤口太长、太深,失血依然太多,那个医生临时的处置没错,但错在这个出事故的路口没有什么车辆经过,如果在处置之后立即送到医院输血,那还有得救,现在确实是有些晚了,就算现在送到医院也来不及了。

  “慕容,如果她一死,这孩子就成孤儿了……她的父亲刚才已经死了。”方燕在旁边说道。

  “你用不着加这一句,要是能救的话,我肯定会救。”

  慕容纤纤叹了口气,眼前这个母亲意识已经有些涣散了,可她的眼睛依然看着女儿的方向,她手紧紧地拉着女儿的小手,不肯放松丝毫……母亲当时……如果自己在身旁的话,是不是也是这样?

  “慕容!”方燕在旁边看她发呆,连忙提醒。

  “哦。”

  慕容纤纤伸出手指在伤者的伤口周围的穴道点了几下,先将血止住,然后将一颗血红色的丹丸放入那女人的口中,待丹丸化为丹液流入腹中之后,她开始在那的周身拍打起来,然后将一缕缕真元输入她的体内……那个女人在丹液入腹之后,脸色便开始好转,随着慕容纤纤的双手在她的身上拍打,她涣散的眼神开始恢复,脸上也有了渐渐的血色。

  “你的伤口还很严重,不要开口说话,以后有的是机会。”慕容纤纤轻声说道。

  “姐姐,妈妈活过来了,谢谢你!”那个女孩一直在旁边看着,见到母亲的眼神又恢复了神采,又哭又笑地向慕容纤纤致谢。

  “行了,方燕,你去帮他们正骨吧,若是等急救车来了,恐怕对他们的伤势恢复不利。”慕容纤纤注意地看了一别人的伤势,虽然其他人的伤势也有严重的,但那些医务人员的处置都很及时、正确,完全可以支撑到急救车赶来。

  “神医、神医,快过来帮我老公看一看吧。”

  “我老婆出了好多血,快将刚才的药给她服一粒吧。”

  “小姐,请……”

  慕容纤纤揉了揉头,一概拒绝……这手真是不能够随便伸的,她转身返回车厢,也不管那些人哀求还是谩骂,迳自回到了车上。

  “对不起,慕容,给你添麻烦了。”方燕回到车上,见她望着窗外,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歉。

  “人心不足蛇吞象,你当警察的,也该知道这个道理。”慕容纤纤笑道。

  “可不是,破不了案,嫌我们警察做事不力,破完案之后,又埋怨我们未能防患于未然。”见慕容纤纤并未责怪,方燕也松了一口气。

  “慕容小姐,你给她喂的是什么药,那么快就见效了?”魏强在一旁好奇地问道。

  “哪来那么多的问题,你以为你是蓝猫啊?”方燕瞪了他一眼,魏强闹了个大红脸,小声嘟囔了一句。

  “别那么凶。”

  看到方燕的模样,慕容纤纤有些好笑,道:“那药是我自制的。不过,造价有些高。”

  “多少钱?”见慕容纤纤并没有拒绝回答,魏强将好奇发挥到底。

  “怎么说呢,把这列火车卖了,也买不到。”

  慕容纤纤故意夸张了一下……其实也不算是夸张。现在药的价值是和它的投入与效果,再加上市场运作得到的。血灵丹只是她偶然炼制的一种丹药,但其中的一些材料一般还真的找不到。

  “真有那么贵?”魏强惊讶了。

  “假的。”

  慕容纤纤道:“说起来我跟火车的关系还真够古怪的,上一次是遇到劫杀,这一次又遇到车祸,看来以后火车是不能坐了。”

  外面传来急救车的声音,听起来就象是有人在喊:“晚了!晚了!”

  三人向窗外看去,只见一连串十余辆急救车和其它车辆向这边开过来,现场的乘客们立即让开通道。

  “你们先谈,我去帮把手。”魏强打了个招呼,下车帮忙。

  “挺热心的。你男朋友?”慕容纤纤问道。

  “算是吧。”方燕似乎有些怏怏不乐。

  “有什么问题吗?”慕容纤纤问道。

  “魏强只是一个普通的刑警。”方燕说道。

  “你姐夫不也是一名警察吗?”慕容纤纤奇怪地问道。

  “不一样。我姐夫家里是有背景的,将来升迁起来很快的。”方燕说道。

  “天下的父母有几个能拗过儿女的?回去跟家里人好好说说,只要魏强知道上进,家里不会坚决反对的。”慕容纤纤安慰道。

  “希望如此吧。”方燕脸上露出几分愁容。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s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