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415 斗剑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你又是什么东西?!向一个普通人出手,难道修行界的规矩对五行门就没有丝毫作用吗?”

  慕容纤纤也是默诵法诀,挥手间,一片寒气倏地裹住了那条火蛇,‘嗤嗤’的一片响声之后,那片寒气化成了水汽,而那条火蛇也完全消失了。

  看见慕容纤纤不费吹灰之力就抵消了自己释放的法术,火怒天的脸色愈发的阴沉起来,他有些拿不准慕容纤纤的修为,可若是让他就这么承认眼前这个年轻女孩与他有一搏之力,那也是难以接受的。

  火剑的脸色阴晴不定,他们已经收集了慕容纤纤的一些资料,要知道,慕容纤纤并不是那些大门派刻意低调培养出来的弟子,她的成长经历可以轻松查到,正因为如此,这个年轻的修行者才令人瞩目,没有人愿意惹上这么一个有潜力的敌人,就连昆仑派觊觎闻香坊的传承,目前也只是拉拢示好,没有动手。但是,火剑已经知道自家与慕容纤纤的恩怨,而这份恩怨是没有化解可能的,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个仇家竟然是火家一手‘泡制’出来的,当年如果不是火家觊觎那份秘图,就根本不可能有慕容纤纤这个人。

  “既然无法化解,那就必须毁灭!”

  他其实才是这次行动的指挥者,想到这里,他向旁边一名凝液后期的修行者呶了呶嘴,示意他上前探探对方的根底,至于火怒天……那是最强的一张牌。不急于打出。

  那名修行者心领神会,上前厉声道:“慕容道友,为了你和贵友的安全,我建议你还是自封修为跟我们走上一趟,我们会给你一个公平!”

  “公平?呵呵……”

  慕容纤纤轻声地笑了起来:“土玄,你去领教一下他们的公平好了,不要出现人命就行了。”

  “是。小姐!”土玄应声上前。

  “纤纤。”杜飞儿有些不安地轻声唤道。

  “放心,飞儿。不过是一群土鸡瓦狗而已。”慕容纤纤轻蔑地道。

  她的声音可是一点儿也没做遮掩,对面听得清清楚楚。火怒天鼻子都要气歪了,若不是临行前火怒石有吩咐,命令众人一致以火剑的马首是瞻。他早就直接出手将这几个小辈镇压了。

  站在土玄对面的修行者也是心中恼怒,如果是一名结婴期的修行者站在那里说这番话也就罢了,可被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如此挖苦评价,就算是泥人也会爆发土性的,何况脾气火爆的火家修行者?

  “看剑!”

  眼见土玄站在那里一派冷漠的模样,修行者大喝一声,猛一张口,从口中飞出一柄红色飞剑。

  剑上迸发出一片火焰燃烧似的光华,化为一道红色飞虹向着土玄电射而来,强烈的剑气几乎将方圆十余米的地面削下来一层。那些野草虽然没有燃烧,却在高温炙烤下变得一片焦糊,确实是威猛无比。

  土玄跟随慕容纤纤的时间不是很长,却是非常了解慕容纤纤的个性: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手下不留情!

  她既然说了不要伤了对方的性命,那就是可以任意重创,给对方留口气就成。所以当对方一剑飞来的时候。她丝毫没有避让,而是迅捷无伦地取出一柄土黄色的重剑,双手举起,向着那道火红色的剑虹就是狠狠地一剑。

  白痴!

  火家的一些修行者见到。都纷纷骂了一声‘不知死活’,只有火怒天和火剑两个人神色凝重……前者是因为修为高深,看出有异,而后者却纯属眼力高人一等。但无论如何,他们想提示已经来不及了。

  铮!

  一声清鸣,剑虹突然消失,一柄红色的短剑被劈落尘埃,像条蛇似的扭动着,似乎是受了重创一般……就在飞剑被劈落的同时,那名修行者也‘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飞剑的操纵不是像飞镖一样扔出去就不用管了,它的威力需要真元来增幅,而它的控制则是要依靠精神力,越精微的控制对于精神力的要求就越高――所以,在修行者的剑术对决中,比拼的不仅仅是剑术,同时也是真元和精神力的对抗。

  土玄在攻击的时候,虽然不能使用飞剑,但她的土黄色重剑也是一件非常不错的巫器,品质绝对不低于对方的飞剑,再加上她已经将巫力灌输在剑上,这一剑没有斩断那柄飞剑,是因为那柄飞剑的品质还是相当不错的,但对方的修为却经不住这般重击。

  便是火怒天和火剑也没有想到那名修行者会在一招之式收式,惊讶极了,其他火家的修行者也同样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然而,土玄的攻击并没有结束,慕容纤纤给她的指令是不要伤及人命,仅是这种程度的伤害是不能令人满意的,所以在一剑得手之后,她凌空一掌向前按去――

  呼~

  一股无形的潜力向前汹涌而去,地面上的野草和石子纷纷碎成了粉末,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那股力量已经撞上了那名修行者的胸口。

  哇~

  那名修行者刚刚吐出一口血,气血尚未调匀,便被这一击正中胸口,鲜血如同不要钱似的喷了出来,身形被撞击得腾空而起,骨骼断裂的声音清晰地传入众人的耳朵之中,随后噗通一声摔落地上,整个人蜷缩在一起,生死不知。

  “快去看看!”火剑向两名火家子弟吩咐道,他的城府虽然一向很深,但此时怒意已经形之于色了。

  “慕容道友,你为何下如此杀手?”他怒声说道。

  “火道友,无耻也要有个限度吧?一直先出手的好像不是我们吧?如果你们那柄飞剑斩在她身上,难道会毫发无损?”慕容纤纤冷冷地道。

  火剑顿时一窒……没错,一直咄咄逼人的正是他们,唯一的区别是他们受伤了,而慕容纤纤一方夷然无损。

  “哼!打赢了才是硬道理!”

  火怒天怒视着着土玄,“我来领教一下,道友不会避战吧?”

  “火道友,你的对手应该是我!”

  慕容纤纤这一次没有再掩藏自己的修为,元丹修行者的气息一下了散发出来,一柄银然飞剑从她的袖口飞出。

  这些古老门派的传人,对于上古名剑都有所见识,昆吾剑一出,很有可能被他们辨认出来,所以她重新祭炼了七口飞剑,以应北斗七星之数――这柄剑,被他命名为‘天枢’,是出自终南藏珍,品质虽然比不得昆吾,也非普通凡品可及。

  火怒天虽然脾气火爆,但一进入状态,神色顿时凝重起来,尤其是慕容纤纤不再隐藏自身修为,让他心中更为警醒……一个年纪轻轻便晋入元丹境界的修行者,绝对不能认为单纯是用丹药堆积出来的,实力绝对不可小觑。一道红色剑光从他的袖中飞出,悬浮在半空中,看上去就像是一蓬燃烧的火焰,而剑身却是晶莹剔透,宛若一块火红色的水晶。

  这绝对不是普通的金属飞剑!

  慕容纤纤判断的不错,火怒天这柄飞剑用的是一种玉精,这种玉精是在一种火山中蕴育的宝玉,经过地火的千锤百炼,不但蕴藏的地火的精华,而且坚逾精钢,是火家请精擅炼器的高手炼制而成的,只有长老级的家族子弟才可能拥有这么一柄飞剑,威力绝伦。

  “火道友,请!”慕容纤纤没有立即出手,而请对方先行出手。

  “老夫就不客气了!”

  火怒天绝对没有身为前辈的觉悟,剑诀引动飞剑,那柄火红色的飞剑蓦地化作一蓬火焰向慕容纤纤涌来,空气刹那间变得炽热起来,比夏日酷暑犹胜几分。

  “啊!”

  慕容纤纤冷哼一声,天枢剑蓦地一颤,银色光华乍起,剑光形成一条巨大的银狼,咆哮一声疾冲而上,抬起巨大的爪子向火焰拍了下去。

  “咦?龙翔于野!”

  火怒天大喝一声,那蓬火焰砰然炸开,化成一条火龙蜿蜒向上,向着银狼盘绕而上。

  嗷!

  剑啸声化成一声狼嚎,巨大的银狼前爪几乎同时拍在了火龙身上,火龙的龙头回首咬了过来,龙尾也反卷过来。

  银狼夷然不惧,在双爪拍在火龙身上的同时,张开大口咬在了火龙身上,长大的龙身立即扭动着想要挣脱,火光银芒刹那间在半空中腾起。

  “合!”

  慕容纤纤剑诀催运,真元汹涌,银狼嗓子里发出一声低沉的呜咽,上下颌用力咬合……‘咔、咔’,一阵碎裂的声音蓦然响起,所有人都愕然看向半空。

  半空当中,火龙和银狼的身形已经消失,银色飞剑依然光华灿然,而红色飞剑已经光华黯淡,摇摇欲坠,剑身上更是出现了细碎的裂纹,虽然距离众人尚远,但以他们的眼力,自然看得清清楚楚――这柄飞剑,已经接近报废,如果想再次温养起来,不知要话多少的时间和心血,而剑主人火怒天此时身形如同一根将要枯竭的木桩似的站在那里,脸色苍白,嘴角血迹殷殷,显然神识和内腑都受到创伤。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d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