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454黑手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8 00:07:07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香港,慕容家。.

  因为这段时间家里连续出事,慕容博的身体几乎垮掉,正在医院住院治疗,家里的事情几乎全压在慕容长风身上。如果是以往,能够代替大哥慕容长青处理家族事务,他是求之不得的。可现在根本就是两回事,他觉得自己坐的不是老板椅,而是火山口,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来次大喷发,将他烧成灰烬。现在他倒是特别盼望慕容长青早一点儿出现,也好帮他顶顶雷。

  “长风,吃点儿燕窝吧。”殷素娥端着一碗燕窝走进书房。

  “先放那儿吧。”慕容长风眉头紧锁,份文件。

  “很棘手?”殷素娥问道,她来到慕容长风身边,将碗放在桌子,双手搭在丈夫的肩头,轻轻的地帮他捏着肩膀,“不是说这件事跟那个丫头有关吗?为什么不找她谈谈,一笔写不出两个慕容。”

  慕容长风皱了皱眉:“我可不认为她有那个能耐。而且如果真的是她做的,你以为她会放手。”

  “江秀荷又不是我们杀死的,凭什么找我们算帐?天底下离婚的父母多了,难道都要同父族或者母族成为仇敌吗?”殷素娥眉毛一挑说道。

  “你说的是不错,但这要人怎么想。尤其是我听说那丫头好像还颇有本事,否则父亲不会叮嘱这件事情。”

  慕容长风子一眼,道:“这些话以后少说。”

  “我……”

  殷素娥刚要再说,就听到‘砰’的一声响,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或者说撞开。

  夫妻俩一惊,待来人之后,眉毛都皱了起来。但没等他们开口,来人已经神色慌张地喊道:“爸,妈,救救我!”

  “小刚,慌什么?有话慢慢说。”

  来人正是他们的儿子慕容刚,见他一脸惊慌的模样,殷素娥有些不忍,递了个眼色抢先说道。

  “怎么回事?”慕容长风按捺住心头的火气,沉声问道。

  慕容刚有些怯怯的母一眼:“爸,妈,我雇人杀慕容纤纤,失败了。”

  “你……你说什么?”

  慕容长风第一个感觉就是自己出现幻听了,夫妻俩难以置信的相互眼,又齐齐地瞪着慕容刚,希望他给出一个明确的回答。

  “我我雇了两个杀手,想杀死慕容纤纤……是你们说的,这次家族所遭遇到的事情与慕容纤纤脱不开关系,所以我就……”

  “闭嘴!混帐东西!”

  慕容长风大喝一声打断了儿子的话,胸口急剧地起伏起来,脸色胀红,随手拿起桌上装燕窝的碗向慕容刚砸过去。

  啪!

  慕容刚一偏头,那碗挂着风声就砸在了墙上,不过还冒着热气的燕窝倒有不少粘在他的腮帮子上,虽然有些不舒服,此时也顾不上了。

  “长风,消消气,先把事情弄清楚了再说。”殷素娥倒是比较沉着。

  慕容长风呼哧呼哧喘了一会儿粗气,这才一下子全身瘫软靠在椅背上,有气无力地道:“说吧,现在是怎么回事?”

  “他们失手了,现在被警察抓到了。”慕容刚低着头说道。

  “你……你哪里弄的钱?为什么会想到请杀手?”慕容长风问道。

  “钱……是前两天你让我转走的那部分钱。那天我喝多了,无意中和马王标说起这事儿,他就说大丈夫应该快意恩仇,帮我牵线雇了那两个杀手。”

  慕容刚断断续续地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对于慕容纤纤的生死,殷素娥真心不在乎,可那笔钱是她这么多年辛苦攒下的,原以为儿子值得依托,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真是恨不得痛揍这小子一顿,神色顿时也不淡定了。

  慕容长风现在也顾不上说谁对谁错,狠狠地瞪了妻子一眼,目光又容刚:“那两个杀手知道你吗?”

  “应该……知道吧。”慕容刚有些不确定地回答,不过躲躲闪闪的眼神,慕容长风已经知道了答案。

  他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慕容纤纤来到香港的消息早就见报了,不过是在一个跟古董收藏有关的版面上,只是他们现在只是怀疑慕容纤纤与慕容任家遭遇的事情有关,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虽然慕容博通过江海天转达了想和慕容纤纤面谈的要求,但慕容长风是有些不以为然的。但他也绝没有杀死慕容纤纤的想法——如果这一切真是慕容纤纤所为,恐怕全家的人应该防止被对方杀死才对。可无论如何,他都没有想到自己这个一向纨绔的儿子会做出这种近乎脑残的行为。

  但是,不管如何生气,虎毒不食子。慕容长风必须得为儿子想好脱身的办法。

  “你现在能联系上马王标吗?”慕容长风问道。

  “他的电话在半个小时前就打不通了。”慕容刚答道。

  慕容长风心中一凛,毫不犹豫地道:“立即带上所有的证件现金,现在就走,先去澳门躲几天,然后我再帮你想办法出国。”

  “有有这么严重吗?她不是没死吗?”殷素娥不是不知道厉害,可她还是有些舍不得自己的儿子。这一去,一旦罪名落实,恐怕慕容刚再也回不来了。

  “买凶杀人,不管成不成功,那都是犯罪,只不过量刑不同罢了。现在我们家里的麻烦够多了。”慕容长风叹气道。

  “可那个慕容纤纤不也是她出手对付我们的吗?”

  女人一旦执拗起来,感性要大于理性珠,殷素娥实在是不能忍受母子分离。

  “素娥,我们只是猜测,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她跟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有关。”慕容长风摇摇头,催促母子俩快去收拾行李,他也赶忙给几个认识的朋友打电话,希望能够安排船只,让儿子尽快离开香港。

  虽然说警察往往是最后一个赶到犯罪现场的,但在手续齐备的情况下,抓人的效率还是很高的,就在慕容刚正要出门的时候,香港警察敲开了房门:

  “慕容刚先生,我是重案组高级督察梁锦昌,我们怀疑你与今晚发生在大屿山别墅区的一件买凶杀人案有关,请跟我们回去调查……”

  在宣读了犯罪嫌疑人的权利之后,梁锦昌命令同事给慕容刚戴上了手铐。

  “小刚,在律师到达之前,你什么话也不要说!”慕容长风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而旁边的殷素娥已经哭得一塌糊涂,哪有半分女强人的模样。

  砰!

  房门重重地关上,就像是一记重锤敲在慕容长风的心口上,他的脸色霎时间变得雪白,身形摇摇欲坠。

  “长风!长风!你怎么了?别吓唬我!快打电话叫救护车!”殷素娥吓了一跳,连忙一边扶住丈夫,一边招呼佣人挂急救电话。

  ……

  慕容纤纤从警察局出来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了,刚才给舅舅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先不要出门,事实不涉及到修行者,黛绮丝一个人绝对能够保证他们的安全,至于这边……她还要回别墅,总不能在外面遛达,而且,这件事情也不能便宜那个慕容刚,包括整个慕容家族。

  虽然说按照从两个杀手的记忆中抽取的信息来只是慕容刚的个人行为,但这并不妨碍她将怒火燃烧到慕容家族身上,她已经准备好了,等天亮之后,就将慕容刚买凶杀人的消息散发到新闻单位,给已经焦头烂额的慕容家族再浇上一桶油。

  回到别墅,天边刚刚露出一抹鱼肚白,别墅里一片狼藉,所幸的是,那四颗手雷是在外面爆炸,否则说不定这栋别墅都要废了,反正院子里就像遭遇了一场浩劫似的,惨不忍睹。

  “你好,请问是慕容纤纤小姐吗?”

  有人走过来,很客气地问道。

  慕容纤纤转过身,发现是一个跟她年龄相仿的女孩,容貌俏丽中带着几分病态的苍白,身后跟着一名仆佣装束的中年妇女。

  “我是慕容纤纤,请问你是?”

  她确定自己没有见过这个女孩子。

  “我是你的邻居。”

  女孩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栋别墅:“我叫林咏娴,虽然我们没见过面,可你的名字我可是早就听说过了。”

  “哦?不知道是听谁说的?”慕容纤纤有些好奇。

  “先去我那里坐一坐吧,这个地方现在可不适合住人了。”林咏娴说道。

  慕容纤纤本人倒是无所谓的,不过对方既然这么说了,而且她对于这个女孩也不讨厌,便答应下来,一起来到林咏娴那里。

  “林妈,帮我们煮两杯咖啡。”

  林咏娴吩咐完,转对慕容纤纤歉意地说道:“慕容小姐,对不起,我这里只能提供咖啡这一种饮料,不过这是巴西原产的咖啡豆,味道还是不错的。”

  慕容纤纤又仔细地她的脸色,笑了笑道:“叫我的名字就好了。咏娴,恕我直言,你的身体似乎不适合喝这种饮料吧?”

  “你也了?大夫是不让喝来着,只是我喝惯了,再说……喝不喝都是一样的。”说到后一句,林咏娴的脸色有些黯然。(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小说阅读网(read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