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456 恩怨两清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搞没搞错,几个记者都搞不定?”慕容纤纤噘着嘴,瞪着站在门口的江采菁。

  “不是记者。”江采菁摇头。

  “不是记者,那是什么东西?”慕容纤纤奇怪的问……这个问题有些不太礼貌,不过打断了她的**,而且看着江采菁一付吃到苍蝇似的模样,她对那位来访者也没什么好感。

  “不是东西。”

  江采菁听了,脸上更是不加掩饰地露出了怒容:“要不是看在她是个女人,而且是你的客人,我就把她打出去!”

  “我的客人?”

  慕容纤纤更加惊诧了,“到底是谁?如果真的让你不爽,我的客人你也可以打的。”

  “是慕容刚的姐姐。”江采菁无奈地道,“见不见只能由你决定,我们总不好越俎代庖。”

  “有什么不能的,我和她又不熟。”

  慕容纤纤本来不想去见那个女人的,但已经走到了一半,而且也不好让江家去做那个恶人,所以她还是到到一楼大厅。

  在大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漂亮的**,三十多岁的人了,看上去却只有二十四、五,保养的也算不错……这位堂姐,慕容纤纤稍微有点儿印象,不过她那个时候还小,脑海里只留了那么个影子,好一会儿才和这个**重叠起来,江海天已经回了书房,出于礼貌,荀美玲还陪坐在那里,只是双方均无话可说,气氛颇有几分尴尬。

  “咳。”

  慕容纤纤轻咳一声,道:“舅妈,我想和这位慕容小姐单独谈谈。”

  “嗯。”

  荀美玲冷冷地扫了慕容晶晶一眼,起身离开,在走过慕容纤纤身旁的时候,她微微顿了一下脚步,轻声道:“纤纤,不用担心,有什么事情我和你舅为你作主。”说完,向娴姐递了个眼色,后者带了几个仆人也退出了大厅。

  慕容晶晶在慕容纤纤说话的时候,便已经站了起来,虽然慕容纤纤的容貌已经不似童年时的模样,但大致轮廓还是能够看出来的,她的脸上立即露出一丝笑容。

  “慕容小姐,请坐下说话,在目前的情况下,我想我们都不会有什么开心的感觉。”慕容纤纤说完,迳自坐了下来。

  “你的变化可真大,如果是在大街上看到你,我一定认不出来。”慕容晶晶脸上的笑容凝滞了一下,旋即又舒展开来,跟着坐下。

  如果是在往日,没有几个人敢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但现在是特殊时候,慕容家族的辉煌已经黯淡,根基摇摇欲坠,尤其是买凶杀人的事情几乎将家族推进了深渊之中,她已经没有资格在人前摆大小姐的架子了。

  “是的,我们都有变化,但有些底线是不能改变的。”

  慕容纤纤出乎意料地附合了一句,但语气却是**的,“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慕容晶晶道:“纤纤,我知道大伯对不住你和伯母、小小,但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大伯也很……”

  “打断一下。”

  慕容纤纤抬手示意了一下:“如果说对不起,那对不起我们的不仅仅是慕容长青和任双双。这责任恐怕得让整个慕容家族来背负,难道当初从我妈那里所谋的利益,不是由整个家族分享?主意不是由家族决策者决定的?”

  “纤纤,那你说,你想要什么赔偿?要报复到几时?”慕容晶晶深吸一口气,压制住心头的怒意。

  “毁家之恨、丧母之痛,你说用什么东西能够赔偿?至于报复……呵呵,人在做,天在看,从古至今饶过谁?”

  慕容纤纤淡淡一笑:“我不是会计,无法估算出其中的价值,你算是问道于盲了。”

  “慕容纤纤,无论如何,你也该罢手了,我就慕容刚一个亲弟弟,他马上就面临起诉,只有你能够救他,求求你了!”

  慕容晶晶眼圈一红,泫然欲泣,“我父亲心脏病当时就犯了,现在还躺在床了,我母亲也悲痛欲绝,求你伸手救他一把,我们全家感激不尽,毕竟我们还是同一血脉。”

  “同一血脉?”

  慕容纤纤笑了,“好一个‘同一血脉’。慕容晶晶,请问慕容刚是因为什么罪名被抓起来的?”

  “……”

  “不太好回答是不是?”

  慕容纤纤的嘴角微微一撇,“买凶杀人,杀的正是你所说的‘同一血脉’,而你要我去救他,宽恕他,请问是你脑残还是我脑残?”

  “慕容纤纤,小刚只是喝醉了,他不是有意的,给他一个机会……”慕容晶晶喃喃地说道,像是在自语,刚才她是盛气而来的,刚才她是在心中告诉自己应该愤怒的,但此时却是一点儿底气都没有。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慕容纤纤也像是在自语,“我不上去踩一脚,已经说明我雍容大度了,还要我伸手救他,天底下哪有这么滑稽的事情?”

  “那……能不能请你放手?”慕容晶晶鼓足了勇气说道,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在面对慕容纤纤的时候,一点儿也提不起勇气来,但该说的话她还是要说出来,她不想父母还是现在那付模样。

  “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慕容纤纤看着她,心中其实也提不起多少恨意,就算慕容晶晶的父母有错,她当年的岁数也不可能作出什么不利于母亲的决定,而且在说话的这段时间里,童年的记忆倒是愈发的深刻起来,这位堂姐比自己大十来岁,对自己还是蛮好的,“从现在起,我与你们家族之间恩怨两清,至于慕容刚……他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但我不会进一步追究。”

  说完,她站起身:“这件事情就到这里吧,我希望和你们慕容家族再也没有交集。”

  一直看着慕容纤纤的身影离开,慕容晶晶才转身出去,娴姐好心地告诉她最好从后门离开,免得被那些无所不在的记者发现。

  “纤纤,你真的放下了?”江海天来到慕容纤纤的身后问道。

  “真的放下了。”

  慕容纤纤认真的点点头:“我想母亲如果活着,也会这么做的。百年家族不是那么容易垮掉的,这一次能够大伤这两个家族的元气,已经足够了。”

  其实认真的说起来,任家的损失要比慕容家严重得多,毕竟航运和矿山是他们的主要业务,两家的人员她是一个也没有伤害,但如果再有像慕容刚那种不知轻重的人出现,她也不会客气。

  江海天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纤纤,既然过去的事情都已经放下了,为什么还坚持一个人生活呢?你母亲的婚姻是一个悲剧,但并不是所有的婚姻都是以悲剧收场的。”

  “舅舅,这个问题以后再说,好吗?”慕容纤纤有些不好意思,虽然舅舅很亲,但跟一个男性长辈说到自己的终身大事,她还是觉得别扭。

  ……

  “混帐!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

  病房中,慕容博将一个水杯猛地砸向刚刚进门的慕容长风,后者骤出不意,一下子被打中了额角,鲜血立即汩汩地流了出来。

  “爸……长风……”

  随后进门的殷素娥吓了一跳,看着怒气冲冲的公公和满脸鲜血的丈夫,顿时不知所措起来,好在一旁的老夫人虽然也是惊讶,总算知道叫**帮忙止血,然后将主治大夫也找来了――慕容博的脸红得似要沁出血来一般,她是吓坏了。

  在大夫组织人手急救的时候,家属都被请到了外面,慕容长风的伤倒没什么,看着血流满面的吓人,其实就是一道口子,此时也担心的站在走廊上。

  “长风,无论如何,小刚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你爸爸快要被气死了!”

  老夫人显得十分的痛心,虽然她们想方设法的想掩饰这个消息,可对于那些无孔不入的记者和其他八卦人士来说,这种**力度真的不够,所以还是传到了慕容博耳中……就像是照着慕容博的心脏重重来了一拳,让他的所有计划都付诸流水。

  走廊尽对响起清脆的鞋后跟敲击地砖的声音,紧接着便响起慕容晶晶的声音:“爸、妈,你们……爷爷怎么了?”

  “你爷爷正在里面急救。”老夫人叹了口气,“坐吧。”

  “晶晶,那个丫头怎么说?她答不答应放过小刚?”殷素娥急切地问道。

  “天真!你会放过一个想要杀死自己的凶手?”慕容长风愤怒地瞪了老婆一眼,而这个动作抻动了他的伤口,让他又是一阵呲牙咧嘴。

  老夫人却抓住慕容晶晶的手:“她还说了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打开,主治大夫急匆匆的走了出来:“老夫人,慕容先生,我们已经尽力了,慕容老先生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说要见一个叫做慕容纤纤的人。”

  “见她干什么?!”殷素娥已经有些歇斯底里了,目光不善地瞪着大夫,好象他是不共戴天的敌人。

  “闭嘴!”

  慕容长风低声喝斥一句,然后吩咐慕容晶晶立即去联系慕容纤纤。

  走廊尽头响起急匆匆的脚步声,慕容长青一家四口急匆匆地走了过来。

  w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