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466 茶壶与茶叶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吃菜,吃菜,这些可都是特意为你准备的,知道你们小女孩都不大吃油腻的。”

  周老指点着水晶虾仁:“别看大部分饭店都有这道菜,可整个大连要说做得好的,那绝对是我这里的厨子。”

  周老热情,慕容纤纤也不小家子气,而且这一天也没闲着,闻着清香扑鼻的水晶虾仁,胃口立即有所反应,她也不再客气,夹着一块虾仁送入嘴边。轻轻咬了一口,一股鲜美的感觉在味蕾上蔓延,爽滑不腻,入口即化,让慕容纤纤眼前一亮,暗道单凭这菜,今儿这一趟就算没白来。

  大连最有特色的菜是什么?

  当然是海鲜,各种各样的海鲜,各种各样的吃法,虽然慕容纤纤小时候的生活不是很好,可海鲜还是吃了不少……实在买不起的,自己去赶海折腾呗。鲍鱼吃不起可以折腾蚬子嘛。

  一餐饭下来,慕容纤纤虽然只喝了一碗粥,却是吃了不少的菜,周老非常的满意,周正在吃到一半的时候便被公司的人叫走了,有公务要处理。

  两人稍事休息之后,周老又邀请她来到了茶室,摆出亲自为她泡茶的架势。

  “周老,这活儿怎么能让您来呢?还是我来吧。”慕容纤纤却是不惯一名老者为其泡茶,连忙过去接过茶壶。

  “咦!这是紫砂壶吧?”慕容纤纤看到那个茶壶,心中不禁一动。

  “不错,你对这个也有研究?”周老笑呵呵地看着她,目光中颇有考究的意思。

  “我**喜欢摆弄陶瓷,所以我也略有涉猎。”慕容纤纤微微一笑,轻轻拿起那只光可鉴人的紫砂壶。

  紫砂壶的好处之一是能‘裹住香气,散热气’,久用能吸收茶香,能散油润光泽,有人说紫砂壶愈用得久愈值钱,说得就是这个道理。

  翻过壶底,上面有一方钤印,上书:朱可心,三个字。

  看到这个款式,慕容纤纤心中一动,祝国恩曾经介绍过这个人,是一位近代有名的紫砂艺人,在近代紫砂壶的发展过程有不着特殊贡献。

  朱可心出生于宜兴市丁蜀镇。原名开张,学名凯长,后改名‘可心’,寓意‘虚心者,可师也’,‘山中一杯水,可清天地心’之意。宜兴紫砂名艺人,花货巨匠,一代宗师。31年的时候,朱可心受聘于江苏省立宜兴陶瓷职业学校窑业科技工,此间创作紫砂咖啡具,次年,精心制作云龙鼎和竹节鼎参加美国芝加哥博览会,并荣获‘特级优奖’庄睿对其印象深刻,也是源自于此。

  朱可心早年的作品《竹鼎》,甚至被**收藏,在建国之后,是精品倍出口;33年2月,应邀参加文化部举辨的‘全国民间艺人观摹大会’时,其作品《云龙壶》大放异彩。36年被命为紫砂成型技术辅导员设计创作有圆松竹梅壶松鼠葡萄一节竹段仿古竹提等被‘中国工艺美术巡回展’,到斯里兰卡等国家展出并获一等奖这些伤品现藏于南京博物馆院。

  慕容纤纤手中的这把壶,呈紫红色泽,细润可爱。壶身似葡萄珠,嵌盖结构,圆韵合体,丝严合缝,为一捺底。壶上的松鼠葡萄为全手工成型制作,规整光挺,把、流作葡萄干枝,虬曲苍劲自然,以捏塑生成,展现藤本特有的韧劲。一侧攀出一枝新藤,两片藤叶,一串葡萄,枝间附一小松鼠,把下枝藤交叉布置。壶盖置一卷曲的葡枝为钮,一串葡萄,老枝下一松鼠食葡萄,静中有动,贴切合理,构成一幅生动的画面。情与趣,艺与壶,赏心悦目。

  “周老,这套紫砂壶的壶身为松鼠葡萄花纹,静中有动,形象生动,贴切合理,应该就是那把松鼠葡萄壶了,并且这一套十一件保存完好,也是难能可贵的,不知道是否正确?”

  她数了一下,这套紫砂壶连杯垫,茶杯,壶盖等一共十一件,每件底部皆有款识,难得的是这套紫砂茶具,没有丝毫的破损,并且包浆圆润自然,确实是好物件。

  “不错,不错,很不简单啊!看来你那位老师也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有时间倒是要跟他讨教一下关于瓷器方面的问题。”周老看着慕容纤纤如数家珍的将朱可心的生平一一道来,也是颇为讶然。

  “抱歉了,家师已经故去,周老若是对瓷器感兴趣的话,我家里倒有几件还能上眼的瓷器。”慕容纤纤微微笑道。

  “哦,那有时间可要去见识一番了。可惜啊!”

  周老微微摇头,慕容纤纤知道他的意思,是为祝国恩早逝而可惜,便淡淡一笑,并没有接话。

  叹息了一阵,周老突然拍了一下脑门,自嘲道:“瞧这记性,人老了,一些事情搁下来就忘。”

  他取出一小罐茶叶,向着慕容纤纤晃了晃,颇有几分献宝的意思:“慕容小姐,这些茶叶可是很难得的,我还是好不容易从几个老家伙手里打劫出来的,别人来我可是舍不得拿出来。不过,能不能喝得上可要看你本事啰。”

  “哦,那倒要见识一番。”

  慕容纤纤伸手接过了茶叶罐。

  “这是……真正的大红袍?!”

  看清楚里面的茶叶,又深嗅了一口茶香之后,慕容纤纤真的惊讶了。

  ‘大红袍’名枞茶树,生长在武夷山九龙窠高岩峭壁上,岩壁上至今仍保留着1927年天心寺和尚所作的‘大红袍’石刻,这里日照短,多反射光,昼夜温差大,岩顶终年有细泉浸润流滴。这种特殊的自然环境,造就了大红袍的特异品质,大红袍茶树现有6株,都是灌木茶丛,叶质较厚,芽头微微泛红,阳光照射茶树和岩石时,岩光反射,红灿灿十分显目。

  现在市场上流通的大红袍都不是那6株老本上的,属于嫁接而成。那六株老本一年能够得到的茶叶也不过几斤而已,早已经被中央的那些大佬们瓜分了,寻常百姓哪得一见,更不用说品尝了。但这位周老竟然能够虎口夺食,可见其也不是一般的人物,这个揣测倒是颇让慕容纤纤意外。

  她舀了一勺茶叶倒入茶壶,然后提起水壶将沸水缓缓注入,随着开水的充溢而缓缓开始散发的茶香让人颇有几分享受,“好茶!”

  慕容纤纤专注地将水注入茶壶中,然后用壶盖盖好,轻轻地晃了两晃,迅速地再将壶中的水液倒出,完成洗茶的程序之后,再次将水注入壶中。

  盖上茶盖,过得一小会,周老便端起小壶,轻轻稍倾手腕,将两个紫砂小杯倒满,朝着慕容纤纤微笑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呵呵,你也请。”周老微微一笑,端起茶杯。

  慕容纤纤微笑着点了点头,伸出两指,拈起一杯,看了看那深**的茶汤,然后又放到鼻下闻了闻,被那淡淡茶香透鼻直入之后,终于忍不住一口将茶水吸入,感觉着滚烫的茶汤在口中滑动,那种清香醇厚,苦中带甘,缓缓咽下喉咙之后,还一直有股清香甘甜之味在口唇之间不住环绕,让慕容纤纤满足地轻叹了口气。

  闻香坊的茶树就是从大红袍本体上截取的,但它的生长环境和武夷山的生长环境完全不同,味道自然也有所变化,在经过特殊的栽培之后,更是跟大红袍没有什么关系了。

  “好茶!”慕容纤纤轻轻吐了口气,虽然其中的灵气不是那么浓郁,但比起普通的茶叶要强胜百倍,而且味自忽然,又有一种别样的空灵。

  一壶茶其实不多,待反复冲泡了四、五回之后,也就差不多了,而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

  “呵呵,慕容,让你陪我这个老头子喝茶,很无趣吧?”周老笑道。

  “哪里,如果能够天天喝这种茶,那我就天天过来。”慕容纤纤也笑了。

  “呃……那就不必了,就处我不怕儿子破产,也没地方倒腾那么多的茶叶。”

  一老一少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笑声停歇,周老抬头看着慕容纤纤微笑道:“久病成医,我也做过不少的针炙,连中华第一神针的朱鹤亭也多次给我做过针炙,什么八脉走穴针法、拔草寻蛇针法、五行针法,但效果都没有你那么好,所以我好奇,你这针法又是什么名字,可有传承?”

  慕容纤纤笑了笑,她对这个早有准备,当下端起自己的杯子,将最后一杯茶缓缓喝了下去。正待说话,却是又见得周老笑着挥手道:“如果不好说,就不用说,我知道这个有很多忌讳的。”

  “没什么关系。”

  慕容纤纤轻轻摇头:“我用的针法叫做逆水行舟针法,只是我们这一脉传人向来不以行医为业,所以知道的不是很多。而且……”

  她看着周老,很认真地说道:“周老,我可是没有行医资格的,如果你要让我帮你继续治疗,可是有一定风险的。”

  《飘泊在异界的日子里》简介(完本):

  年轻的生物学家林雨晴在随科学考察船进行海洋生物考察的时候,意外地被漩涡卷入一个奇怪的空间。这是一个魔法和斗气的世界,林雨晴一进入这个莫名其妙的空间,便遇上一场兽与兽的较量,如果不是一位空间大魔法师恰巧经过,可怜的晴儿就做了异界之鬼,可接下来该怎么办呢?谁来教教可怜的晴儿如何返回地球……

  w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