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475 诅咒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慕容大夫,请坐。风云小说阅.baoliny.”

  众人在相互介绍之后,鲍夫人让座。冲着万秀雯那面而论,这鲍夫人也算是长辈,所以她对鲍夫人也带了几分尊敬。

  “阿姨,我不是大夫,只是对医术略通一二罢了。”慕容纤纤赶忙说明。

  “那个……是不是现在就开始。”鲍夫人问道。

  “先了解一下病情吧,能不能治再说。”慕容纤纤客气地说道。

  她自己炼制的丹药有些,如果是像气血方面有问题的倒还好说,但如果遇到其它病症,就比较棘手了。不过在神农别府中她得到了不少的丹药,就算鲍启明真的得了绝症,她也有把握起死回生。

  询问病情,当然要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她们来到二楼的一个小会客室,不过进来的人除了鲍启明之外,只有钱正清、鲍夫人和万秀雯。

  “说说情况吧。”慕容纤纤观察着鲍启明,觉得他的病情似乎是更严重了一些,整个人都显得无精打采的。

  鲍启明身体一向不错,但不知道为什么,从半年之前,就开始被怪病缠扰。先是耳鸣,耳边不是出现千军万马的厮杀声,就是各种惨叫声。然后就是夜不能寐,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看到各种各样的了死人,不是满脸鲜血,就是缺胳膊少腿,要不就是开膛破腹,每天都是这样。他已经找了不少大夫,用了不少安神的方子,甚至连跳大神的都请过,就是没什么用处。后来他又去精神病医院检查,被怀疑是精神分裂症,但又不能确诊。

  慕容纤纤一边听他讲,一边看了他的病历,然后问道:“鲍启明,你用过安定片吗?”

  “用过,一点儿用没有。”鲍启明脸上露出无奈的神色。安定片他是没少吃。但在进入深度睡眠的时候,依然是噩梦连连,毫无用处。

  “好吧,找张床躺下。”慕容纤纤吩咐道。

  众人来到鲍启明的房间,鲍启明按照慕容纤纤的吩咐躺好,慕容纤纤伸手轻轻一弹,鲍启明就觉得鼻端漾起一股清幽的香气,不得不昏睡过去。但他的脸上随即露出一片痛苦的神色,像是在忍受着什么强烈的折磨似的。

  “慕容,他没事儿吧?”万秀雯担心的问道。

  “只是睡过去而已。”慕容纤纤淡淡地说道。

  她伸出右手食指,点在鲍启明的额头上。将自己的神识直接探入对方的紫府之中。紫府是人体当中至关重要的地方,所谓的‘三魂七魄’就是盘踞在那里滋养。

  听完鲍启明的介绍,慕容纤纤就已经怀疑是他的紫府受创,从而影响到他的三魂七魄。不过,当她将神识探入鲍启明的紫府时,却发现他的紫府没有受创……只是更麻烦,在他的紫府当中,盘旋着一道黑色的能量,慕容纤纤的神识稍一接触。心中便感觉到一阵悸动。

  诅咒术!

  这倒霉孩子是被人诅咒了。慕容纤纤迅速地将神识收了回来。

  任何神通法术,都有不同的施展方法。以诅咒术而言,有直接释放诅咒的,也有通过器物,将诅咒术藏在其中,在人触摸时,法术解禁发作。

  她的脸上露出凝重的神色。伸手又在鲍启明的头问点了几下,鲍启明的神色羏词婊毫诵矶啵3鱿闾鸬镊?

  “慕容,你真的很厉害,他已经好长时间没有睡得这么香甜了,是不是病已经治好了?”万秀雯惊喜地问道。

  “没有。我们出去说。”慕容纤纤说道。

  鲍夫人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忧色,她在察言观色方面的火候可不是万秀雯能够比的,看出慕容纤纤的神色似乎不太好。

  慕容纤纤确实是遇到了难题。现在可以肯定。鲍启明是被下了诅咒术。而现在的难题是,不知道鲍启明到底是无意中动了附带有诅咒术的物品,还是得罪了人,被下了诅咒术。如果是前者,很好解决,将那诅咒术解除就可以。如果是后者,一旦解除诅咒,那下咒人自然知道,无论是鲍启明还是慕容纤纤都会有麻烦。

  慕容纤纤不怕麻烦,但如果是鲍启明的麻烦,难道她还一辈子保护他不成?想到这里有些犹豫不决,到底帮还是不帮,慕容纤纤实在有些头痛,不由的叹了口气。

  回到会客室坐下,鲍夫人看了看慕容纤纤的脸色,又求助似的看向钱正清。

  钱正清干咳一声,问道:“慕容,你诊断出启明的病了吗?”

  “他没病。”

  慕容纤纤的话让众人都吃了一惊,看到鲍夫人和万秀雯都张嘴欲问,她做了个手势,道:“我接下来说的话,你们或许不信,但事实就是如此。鲍启明是被人下了诅咒,你们可以理解为这是一种法术。不过,这并非是一种有多么高深的法术,只是让人在一定条件下产生幻觉,最后崩溃。你们……或许说他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心里有没有数?”

  “慕容,你在开玩笑是吗?”万秀雯小心地问道。

  “我倒希望我是在开玩笑,可惜这不是玩笑。”慕容纤纤说道。

  鲍夫人和钱正清相互看了一眼,她们倒是没有直接表露出怀疑,这一方面是经验和阅历,另一方面就是科学的反推――他们已经运用过各种科学手段对鲍启明的身体进行检查,但依然是毫无结果,在这种情况下,只能是用那些神秘学来解释了。

  鲍夫人开口道:“慕容小姐,请问这个诅咒术,你能够解决吗?”

  “能。”

  慕容纤纤点点头:“但这是治标不抬本。我解除了这个诅咒术之后,施术者会羏从兴杏绻俅握攵员裘魇┓抛缰涫趸蛘卟扇∑渌侄危且彩歉雎榉场!?

  她看向鲍夫人:“选择权在你们手里,如果想布局对付那个下诅咒的家伙,你们可以先不惊动他。否则,主动权就会掌握在对方手里。”

  鲍夫人显然是领会了慕容纤纤的意思:“我明白,可是启明他如果还是睡不好,我担心他会垮掉。”

  “我可以将诅咒术破除,不过接下来你们自己要多加小心了。”慕容纤纤明白她的意思,想想也是,鲍启明已经拖了半年,神经随时有可能崩溃的,自然是先治愈为主了。

  “那慕容小姐,用不用准备黑狗血什么的?都需要什么东西?”鲍夫人问道。

  晕!

  慕容纤纤觉得这位鲍夫人太强大了,她摇摇头:“鲍夫人,没那么麻烦,很快就好。”

  “很快?”

  另外三个都有些惊讶,她们在医院给鲍启明做的检查,一个都要好半天的。

  “真的很快。”

  慕容纤纤招呼三人来到鲍启明的房间里。

  “不用叫醒他吗?”鲍夫人问道。

  “不用,你们看着就好。”慕容纤纤笑了笑。

  “一切都拜托慕容小姐了!”鲍夫人有些紧张,和万秀雯、钱正清站在床对面,目不转睛地看着慕容纤纤。

  真心的不难!

  鲍启明中的诅咒不过是一种很粗浅的诅咒,所对解除它不是很难。当然,对于外行人来说,他们是一辈子也不可能理解,更做不出来的。

  慕容纤纤伸出手指,一丝丝巫力凌空组成一张淡绿色的巫符,在书写完最后一个符号的时候,慕容纤纤喝了一声:“去!”

  她伸手一指,那道巫符蓦地爆发出一片绿色光芒,射入鲍启明的额心……巫符化作绿色的巫力,一点点地荡涤着那道黑色能量,渐渐地那道黑色能量被巫力分解,最后完全消失。

  随着这道黑色能量的消失,在距离鲍家数十里外的一栋别墅里,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色衣服里的人突然发出一声惊咦,身形随即一闪,从房间中消失不见了。

  “这就完事了?”

  看到慕容纤纤停下来,鲍夫人有些难以置信。

  “完事了。”慕容纤纤伸手轻轻一弹,一股香风拂过鲍启明的鼻端,他打了个喷嚏,猛地翻身坐起,看着众人的眼神有些发愣:“我刚才睡着了?”

  “没错,你睡着了。”鲍夫人激动地说道。

  虽然鲍启明身体还是很明显的不健康,但整个人的精神面貌跟刚才完全不一样了,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万秀雯将刚才慕容纤纤所说的话和救治的过程描述了一遍,少不得鲍启明又向慕容纤纤道谢了一番。

  “不用客气。鲍启明,我把你中的诅咒术治好了。不过,也是间接得罪了那个下咒的人。我希望你能回忆一下事情的始末,我也好有个防备。”慕容纤纤说道。

  “这是一定的,真不好意思,倒给你带来了麻烦。”

  鲍启明连连致歉,五个人回到会客室之后,他才将半年前发生的一起案件说了一遍。

  半年之间,鲍启明领导的侦破小组破获了一起倒卖文物的案件,主犯落网,所有被倒卖的古董也都被收缴,只有两、三个小虾米逃掉了。

  后来案件移送到检察院,鲍启明觉得已经完事了。但突然有一天接到了一个陌生的来电,要求他将还封存在公安局的一些文物交出去,这当然被他严辞拒绝了……事实上他也无权将那些文物拿出去产。但打电话的人不这么认为,而第二天夜里,他被人击晕,然后就是频繁地出现幻觉和耳鸣。

  e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