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591 三茅观主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心通长老?

  慕容纤纤脑海里出现一个身材稍显壮硕,面如婴儿的比丘尼形象,这位长老在她初登普陀的时候,曾经介绍过,不过没有说上几句话。这些出家人惜言如金,颇有如来风度,拈花一笑,便胜却千言万语。

  不过,她现在犹豫的倒是去不去的问题。修行界的恩怨很不好说,虽然当年江秀荷和雷阿姨的遭遇让人有些愤怒,但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没必要非得报复过来。而且从雷阿姨的言语间也看不出对师门的怨恨,这也是她当时没有对罗飞琼采取报复行动的原因。

  “好吧,我届时一定会到场。”慕容纤纤收起请柬说道。

  “如果长老没有其他事情,弟子告辞。”林玄可说道。

  “嗯,路上小心一些。”慕容纤纤叮嘱一番之后,目送林玄可的遁光消失在天际,这才转身准备继续赶路。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一声呼唤:“道友,请留步!”

  这话怎么听说那么熟悉?

  慕容纤纤疑疑惑惑的停下来,转身望去,只见一道遁光电射而来,近前才看出原来是一般木船,船头站着一个老道士,鹤发童颜,身上穿着一件杏黄色的道袍,前心后背上还有阴阳鱼图案,身材中等,体形偏瘦,留着整整齐齐明显是经过修剪的山羊胡,很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就是眼睛太活泛了一些,让人有捉摸不定的感觉,很不踏实。

  在他的身后,分左右立着一男一女。女的面如桃花,身形窈窕,男的身材中等,长得倒是一表人才。而且还是熟人――郑自强。

  “难道这老道就是三茅观的观主?”

  慕容纤纤和郑自强之间的认识可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与茅山、三茅观更是有着人命官司,这是偶遇还是啥的……那边郑自强也认出了慕容纤纤,嘴唇微动,看那老道的神色,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介绍。

  那又怎么样?

  连外国的‘神’都见识过了,慕容纤纤还真是不太在意眼前这位一观之主。

  想到此处,慕容纤纤的目光更见清明,澹然地看向那老道。几乎是同时,老道也看向了慕容纤纤。两人目光相遇,一个如巨石横空,另一个如水波浩渺。慕容纤纤只觉得一股汹涌澎湃的神仿向自己袭来,她的脸色顿时一变。

  无论是习武也好、修行也罢,都免不了切磋考较,动手是最直接的方法。但对于修行者来说,修为可以分为不同的部分。本身的真元强弱、神识强弱、境界高低、对于道术、法宝的掌控情况……所谓‘修为’,涵盖的范围很广,而修行者施展大多数的道术、神通,都需要以神识为基础,所以这种检查实力的办法最为直接。

  “哼!”

  慕容纤纤见这老道竟然还试探自己的修为,不禁心里冷笑。除了几大宗门的掌门人之外。其它门派的掌门人多是元丹期的修为,层次不一样。结婴对修行者来说,是难度相当大的。而慕容纤纤连番奇遇。尤其是在众神之城之行后,修为迅速提升,经过三个月的闭关磨砺,已经达到元丹巅峰,而且她的法宝和神通都堪称独步。要打斗起来,就算是面对结婴期的修行者。她也有一战之力,“切!三茅观不过是茅山的一个旁支而已,我连茅山本宗的人都宰了,还怕你这一个修为并不比我强多少的三茅观观主不成?”慕容纤纤毫不犹豫的调动神念反击。

  轰!

  两股无形无声的礼仪在空中碰撞,居然爆起一团强烈的波动,慕容纤纤御云而立,连人带脚下云雾就像被人重重地推了一把似的,后退出数十米之外。站在木船上的老道也并不好受,一声闷哼,身体微微晃动,不过这老道狡猾的很,将所有的力量都传至了脚下,木船飞退出数十米,童颜都快变成彤颜了。

  这个老道正是三茅观主岳阳真人,他此行也不算是偶遇――原本他是刚从外地访友准备回山,但就在刚才,他偶然看到狼狈而逃的三个喇嘛,恰好那三个喇嘛是他在游历西藏的时候有过一面之缘,见三人狼狈,他便问了几句。

  三个喇嘛虽然不是好人,却是经不住岳阳真人的套问,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却也懂得遮羞,只说是受到了暗算,不仅身负重伤,连法宝也遗失了。在得知底细之后,岳阳真人也自然有了一分计较,他不太相信三个喇嘛说的完全是实施,但对于他们的三件法宝却是十分的眼馋,在得知慕容纤纤的相貌之后,他便赶了过来……在他看来,就算慕容纤纤有些许实力,在与三个喇嘛一战之后也必然有所伤损,而且他自身的实力也较那三个喇嘛为强,身边还有两个得力弟子,不见得落下风。

  说穿了,他是想来个黑吃黑,只是见到了慕容纤纤之后,他才从郑自强口中知道慕容纤纤的身份,心中却是另外起了一分计较――如果是上来就强索东西,那打不过的话就是个笑话,倒不如先不说话,如果事情可为,连抢东西带杀人灭口都利落了,否则的话,就来个同道‘切磋’,留有退步。只不过,没想到神念一接触,双方竟然是不分秋色之局,他这张老脸可是有些下不来。

  神念与真元还是不同的,无形无质,虚无缥缈,但对于修行者来说,修炼精神力量,凝炼神魂,是必须的功课。到了慕容纤纤她们这种修为,神识几乎都凝炼成了实质,下一步就是结婴,这种神识念交界处的对撞,丝毫不亚于实质的攻击,危险性尤有过之。虽然两个人的身形都已经被震退,但那股波动的余波却是没有停止,空中气流汹涌,发出刺耳的尖啸,犹如剑气划空一般。

  慕容纤纤虽然后退,但身形不乱,那些气流涌至她的身前,就如万川归海似的,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无比的驯服。但岳阳真人却是没有这么轻松了――这不是岳阳真人的修为如何差劲,而是他根本没有料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为了保住脚下的木船不受震荡,他显得有几分狼狈,连连打出法诀,将那些紊乱的气流打散,脸上神色阴晴不定,直直地打量着慕容纤纤,也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站在他身后的郑自强和那个女子脸上的表情就十分的精彩了,他们虽然修为不够,但并非不懂,有岳阳真人在前面顶着,威力自然是不会波及了们,只是见到这种情形,两个人的大脑都有些短路。

  慕容纤纤神色不变,一付澹然的模样,像是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朝着那岳阳真人微微一礼道:“普陀慕容纤纤见过道友,不知道友可是三茅观主岳阳真人?”

  虽然慕容纤纤年纪轻轻,但二人修为相若,而且慕容纤纤的身份也是普陀派中的长老,自然不需要对他低声下气。

  岳阳真人却不是这样认为,而且他过来也不是结交的,闻言后脸上现出一丝愠怒的神色,道:“慕容道友可真是够威风的,不知道我三茅观门下哪里得罪了道友,竟劳动尊驾出手教训?老道身为三茅观主,虽然不欲生事,但也不能置之不理,相请不如偶遇,道友应该给我一个交待吧?”

  “呵呵……”

  慕容纤纤忍不住一阵轻笑,“岳阳道友,这话却是你说颠倒了,正因为贵观家教不严,才需要别人来教训,现在想起护短了?说吧,你想做什么就直接开口,别装模作样了。”

  “狂妄!”

  郑自强虽然知道对方的修为已经不是自己所能望项背的,但仗着有岳阳真人撑腰,他有选择性的忽略了这一点,闻听慕容纤纤这番话,顿时暴怒起来。如果不是知道自己确实不是慕容纤纤的对手,早就冲上去和她放对了。

  岳阳真人却是非常的冷静,一字一顿地道:“慕容道友是不是过于狂妄了,你修为高,贫道却也不甘于人下。这样,你答应贫道两个条件,贫道便不与你为难,也不追究你和我徒弟之间的事情,怎么样?”

  “哈!”

  慕容纤纤差点儿气乐了,“岳阳真人,还‘追究’呢,你以为你是警察?再说了,红口白牙的,别胡说八道,我和你徒弟之间什么事情也没有!”

  被慕容纤纤斥为‘胡说八道’,饶是岳阳真人脾气再好,也要暴走了了,就在他眼中神光暴射,想要发飙的时候,慕容纤纤微微一笑:“岳阳真人,说说看,是哪两个条件?”

  嗯?

  岳阳真人当即一个愣神,愕然看着慕容纤纤,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但是,在看到她一付笑盈盈的样子之后,心中又迅速地脑补出一个答案――看来她还有所顾忌,到底是年轻人,嘴上说得威风无比,心里早就虚了。当即他干咳一声,说出筹谋了好一会儿的条件。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