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602 往事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8 00:07:07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慕容纤纤向来率性……嗯,直接说就是任性,不过中途离开,该交待的还是要交待的,向心莲传音之后,便和罗飞琼一起驭剑向东南方向飞去。

  大殿之中,心莲正和道行真人说话,听到慕容纤纤的声音微微一顿,却是是无奈。道行真人虽然听不到慕容纤纤的传音,但那种奇异的波动还是能够感觉到的,遂含笑问道:“心莲道友,可是有什么事情?”

  心莲微微摇头:“慕容师妹遇到旧友,不过来了。”

  “哦。”

  道行真人恍然:“敝派弟子罗飞琼与慕容道友颇有交谊,想必是被她请去了。”

  侍立在心通长老身后的秦梦安闻言,脸上立即露出几分焦急的神色,形如果不是场合不对,就要拔腿走人了,秦梦瑶见他失态,不动声色的拉了他的衣袖一下,秦梦安这才警觉,按捺下了躁动的心情。

  心通长老心里微微一叹,开口吩咐道:“青衣,你们几个小辈出去走走,多结识一下各派的青年才俊,不用陪我们了。”

  听到这个吩咐,不仅是秦氏兄妹,便是骆青衣等人也是如蒙大赦一般……这大殿里的都是前辈尊长,她们这些小辈中规中矩的站在这里,滋味可真是不好受。

  些晚辈弟子如同放飞的鸟儿一般离开大殿,掌教和长老们都是会心的一笑,随即大殿的隔音禁制启动,里面再无一丝声音传出来。

  峨嵋仙境当中,供来宾参观游玩的地方都是有规定的,而且布有大阵监测,如果有人以为诺大的仙境总有周的地方,想要趁机干点儿什么,那绝对会后悔的……慕容纤纤跟着罗飞琼飞了短短的八十里,就遇到了六七道巡逻盘问的,而且还有数道禁制,如果不是罗飞琼带路,她是绝对不可能通过。

  不多时,远远的传来一阵咆哮的声音,前方出现一条极大的山谷,两边危崖削立,上齐云天,壁间繁花盛开,碧苔绣合。前面一片平地,疏落落列着一片花林,这些树木的高度比寻常所见的花树要矮得多,虬枝交惜,婉蜒如龙,上头开满色若黄玉,其大如碗,似菊非菊的奇花。别有一丛花树,形似杨柳,有花无叶,花似剑兰,丝丝下垂,无风自动,时送异香,闻之心神为畅。在山谷中心处,有一池碧波,广约四五十亩,湖水平匀,晶明若镜。在山谷尽头处有一大洞,望之幽深莫测。池中水光与上空浮云相映,远远望过去,宛如银霞一般。池旁各种花树奇石罗列,在池水中心,有一奇石突出水面,广约一亩,上面种着近百竿玉色方竹,竹林中设有玉几玉墩,几上横琴,前供炉香。水石清华,景更空灵,料是主人抚琴游赏之地。

  因为是拜见前辈,二人早在谷口的时候便已经落下遁光,举步向谷中走去,慕容纤纤近前那湖水竟然是深不可测,少说也有数百米深。刚才那声咆哮已经消失,也不知道是什么动物。遥望湖中竹林,只见烟袅袅,炉香尚未熄灭,只是不知道主人哪里去了。

  慕容纤纤正要向罗飞琼发问,只间她上前向着竹林行礼道:“师叔,飞琼已经遵命请慕容道友过来,还望师叔赐见。”

  话音未落,忽然听得身后蹄声如雷,慕容纤纤回头只见一头高约五米的巨虎,头大如缸,獠牙似剑,怒睛外凸,精芒四射,正从身后危崖上如履平地般的冲了下来,在来到二人身旁不远处,略一停顿,朝二人,猛然一声长啸,四爪如飞一般纵向池面……奇妙的是,这头猛虎仿佛会轻功一般,在水面上飞快的奔跑,水花四射中,转眼间已经渡过了池水,冲入尽头处的山洞不见了。

  慕容纤纤心中有几分不悦,虽然是前辈,也不该故弄玄虚……是对方要见她,而不是自己要见对方。

  “诶!”

  竹林中蓦地响起一声轻叹,“果然跟你母亲长得一样,喜怒形于色,不藏心机。”

  话声中,一个人影出现在林中瑶琴后面……这是一个女人,一个美丽妩媚至极致的女人,高高挽起的云鬓,古时候的那种宫装,面容如花,肌肤胜雪,宛若画中人物。

  “师叔,这位就是慕容道友。”罗飞琼连忙上前说道。

  “普陀慕容纤纤拜见白云前辈。”慕容纤纤上前行了一礼。

  她如此客气,有两个因素,一是白云真人年龄比她大,另一个……她有可能是母亲的师长,那也就是她的尊长,所以她要保持最起码的礼貌。

  “飞琼,你先退下吧。”

  白云真人的目光转向慕容纤纤:“你过来。”

  “师叔很和气的,你放心。”罗飞琼迅速传音,然后驾起遁光向谷外飞去。

  慕容纤纤远去的剑光,纵身入池,脚踩碧波,须臾间已经到了竹林之中,在那白云真人对面停下。

  “坐。”白云真人衣袖轻拂,卷起身旁一只玉墩向前甩去,玉墩不偏不倚地落在慕容纤纤身旁,就像是有人提起来,轻轻放下一般。

  慕容纤纤坐下来,静静地云真人,两个人就像斗气似的,谁也不肯先出声,就这么彼此望着……过了好一会儿,白云真人微微一笑:“你不仅长得像你妈妈,连性格也像,和,却倔强得要命。”

  “白云前辈,您能告诉我些什么呢?”慕容纤纤问道。

  “秀荷归去时可有怨恨?”白云真人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道。

  “没有怨恨。”

  慕容纤纤轻轻摇头:“妈妈去世的时候只有遗憾,深深的遗憾……她没等亲眼和弟弟长大上学结婚……还有下一代。”

  “秀荷倔强,但却善良。她一直遵守着她的诺言,而我却没能照顾好你们姐弟。”白云真人语气黯然。

  “白云前辈,为什么要将我母亲和雷妈妈逐出师门?”

  慕容纤纤直视着白云真人的眼睛问道:“母亲不让我们有恨,因为她希望我们没有包袱,轻快健康的成长,但我心中有疑惑,请前辈为我解疑。”

  白云真人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你母亲性情柔和,偏偏和性格刚烈的殷秀兰交情莫逆,她们经常结伴出游,有时候也管管不平事。

  也是冤孽,有一次她们遇到了龙虎山的万复生,那个万复生对你母亲一见钟情,就尾随她们不肯离开,在此后不久,她们就发现了一张秘图,为了这张秘图,万复生竟然存了不良之念,结果被你母亲和殷秀兰重伤。随后,你母亲和殷秀兰按图索骥,不幸中毒失去全部修为。

  麻烦的是,当时本门与龙虎山正合作开辟一处灵矿,而万复生又是龙虎山一位长老的唯一俗家血脉,他们向本门索要凶手。”

  “你们就交出了我母亲和雷妈妈?”慕容纤纤冷冷地问道。

  白云真人脸色微愠:“蜀山再不济,也不至于出卖弟子以求荣。”

  “晚辈失言了。”慕容纤纤很没有诚意地道歉。

  白云真人面色稍霁,接着说道:“当时长老会的争执还是有一些的,虽然没有人要处置你母亲和殷秀兰,但却有人主张将你母亲嫁与那万复生。作为她们的师父,我当然是一力反对。不过,后来你母亲和殷秀兰找上我,愿意自领处分。”

  “自领处分?”慕容纤纤讶然。

  “是的。她们自知已经无法修炼,愿意再回俗世,享受平凡的红尘生活。”

  白云真人幽幽地叹了口气:“他们这么做也是为了不给宗门添麻烦,再三求垦之下,我请门中长老封印了她们脑中关于修炼这段时间的记忆,然后将她们暗中送回家,而且与龙虎山也约好,不准再向她们采取报复行动。”

  “可为什么这些事情我从来没听母亲说过?”慕容纤纤问道。

  “这些记忆都被封印住了,你母亲不是濒死或者受到重大刺激,是不会激发这段记忆的,而且作母亲的总想保护自己的孩子,她们又怎么可能告诉你。恐怕殷秀兰记起来的那些也不是很全,应该是受到某种刺激才会恢复一星半点儿的。”白云真人说道。

  没错。

  每次慕容纤纤追问殷秀兰当年的事情,她也是语焉不详的,慕容纤纤还以为她是不想说,却不想是这个缘故。

  告辞白云真人之后,慕容纤纤随意找了一处地方静静的思考,命运就是喜欢开这样的玩笑……万复生图谋不轨,被母亲和雷阿姨所伤,而二人又因此被逐出师门,二十余年后,万复生再次出手暗算雷阿姨,结果被慕容纤纤第二元神所杀……这算不算是报应不爽?

  接下来的蜀山试剑大会对她来说,味同嚼蜡一般,好不容易等到大会结束,慕容纤纤不顾那个秦梦安失望的眼神,告辞心莲和心通之后,驾起驭云遁向西北方向飞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小说阅读网(read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readn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