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705 回归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洞穴也就三、四百米的深度,也不是直上直下,而是一个巨大的斜坡直通下面,只是这对慕容纤纤也没有什么意义,她直接就来到了洞穴的底部。

  洞底陡然开阔起来,有一条宽约五米的地下河潺潺流过,横贯洞穴,散发着缕缕幽寒,虽然通道之中一片漆黑,洞底倒是有几分小璀璨,在地下河的两岸,有不少石头,而在这些石头中间,有不少宝石,散发着莹莹的光华。

  慕容纤纤的目光迅速地在洞底逡巡了一圈,注意到在洞穴深处,有一个离地七、八米、直径约四米左右的黑色圆形悬浮在那里,如果不仔细看,恐怕到了近前才能够看到,而在这个圆形后面,则有一片蒙蒙的光华。

  “空间通道!”

  “灵玉!”

  慕容纤纤轻呼一声,停止了前进……她不清楚那条空间通道通向哪里,不过那些天然的灵玉对于她的修炼是很有作用的,看这样子至少也有几十块,如果错过未免就太可惜了。

  她心念一动,大悲镜蓦然飞出,悬于头顶,六色光幕垂落,护持周身,她的身形轻飘飘的飞过地下河,再一闪,已经绕开了那条空中通道,衣袖轻拂,数十块灵玉已经到手……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吸力从那条空间通道传来,慕容纤纤毫不抗拒,只是向着头顶的大悲镜打出一道法诀,大悲镜微微一颤,六色光雨如瀑布般的洒落,梵音四起,转肯间这个六彩光幢便消失在空间通道之中……

  * * * * * * * * * * * * * * * * * * * *

  黑夜紧锁着海面,视野狭窄,只有数米左右的地方依稀可辨,海面早已经是波涛汹涌。铅灰色的浪峰间夹杂着一艘渔轮,还在苦苦的挣扎,顽强的从一个又一个的浪头下钻出来,偶尔一道闪电乍然闪光。可以看到船首处那三个色泽鲜艳的大字――辽渔号。

  在这一海域,6月上旬的夜晚并不算很长,5点钟天就放亮了。但黎明可否驱散潜在的危险?海浪是否不再对它苦苦相逼?答案是否定的。唯有待这一切狂风巨浪归于宁静,它方可逃过此番劫难。眼前是一望无际的海洋。百余吨的渔轮在这种天气下行驶,让人无法产生安全的联想。

  在船舱里,站着四个男人,其中一个四十岁左右。另外三个都是三十岁左右,四个人正齐心协力控制舵轮,因为船随时都可能倾斜。但这又谈何容易。这不仅是技术的考验。同样也是意志与勇气的较量。

  “船长,换我来吧。”一名青年说道。

  “不用,我还能坚持。”

  那个四十来岁的男人正是此船的船长,他冷静地抱着舵轮,叮嘱道:“你们都抓紧了,钱明,”他继续说。“别担心,比这大的风浪我都遇到过,这算什么?你们有没有受伤?”

  “没有。船长,”钱明应声道:“不过我们得顺风行船,否则我们会被风刮沉的。”

  这时,驾驶舱的门被打开,两个小脑袋探进来,是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其中一个男孩大声问道:“爸爸,我们还能回到岸上吗?”

  “没事,海宝,没事的,你和海贝下去照看妈妈,放机灵点!”船长说道。

  “可是……爸爸,我们在下面都很害怕。”另外一个小女孩说话了,她看上去年龄更小一些。

  “你们都怕?”船长问道。

  “是的,妈妈也担心爸色。”海宝如实回答。

  “那好,回到下面去。闭上嘴,躲在被子里;别睁开眼睛看就什么事也没有。根本就没有危险!一切都交给爸爸。”船长叮嘱道。

  “小心,又起浪啦!”钱明大声嚷道。

  船尾剧烈震荡了一下,海浪凶猛地打在甲板上,又迅速的流下海面,渔轮被这个浪头打得向下一沉……还好,又浮了上来。

  “回去,听到了吗?”船长尽力将声音变得温柔一些:“下去,不然我赶你们了!”

  轰!轰!轰!

  又是几个大浪砸下来,几乎将整条渔轮拍下海面,耳畔中隐隐传来几声小孩惊恐的叫声,但船长现在无暇它顾,四个人全力控制轮船,渔轮险而又险的从波峰浪谷中钻出来。

  咔!咔!咔!

  天空中蓦然闪过数道闪电,撕裂了黑暗的天幕……蓦然之间,一个直径数米的黑色圆球出现在空中,那些闪电蓦地消失在黑球之中,一团六色霞光猛然从黑球中掉落出来,海空之间那股暴虐的能量却也在这一刻,涌入了黑球之中。

  嗵!

  那团六色霞光猛地掉进了海里,而与此同时,半空中那颗黑色的球体也消失不见,刚才还狂暴汹涌的海面诡异地安静了下来。

  辽渔号驾驶舱里,四个人望着平静的海面,脸上都充满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钱明,这是真的?”船长第一次对自己的判断力表示怀疑。

  “真的。不是做梦。”

  钱明肯定地回答:“我刚才掐过大腿了,很痛!”

  “可这也太诡异了。”旁边另外一个青年说道,“我从来没有见过风暴以这种形式结束的。”

  “你小子又见过几次真正的风暴?”钱明嘲笑道。

  “别说话。”

  船长突然向他们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你们听,好象有人求救。”

  怎么可能?

  另外三个人都面面相觑……在刚才的暴风雨中,怎么可能有人坚持下来?

  但不久之后,所有怀疑都消失了,他们确实听到有人在船头方向呼救,而且听声音还是个女的。

  “救人!”

  船长一挥手,四个人都向船头方向冲过去,钱明还没忘记带上救生圈和绳索。

  “这些家伙怎么这么迟钝?!”

  慕容纤纤有些郁闷地看着前方的渔轮,如果不是看清楚上面‘辽渔号’三个字,她早就冲上去搜魂了。

  还好,总算是有人扔下来一个救生圈,将她拉了上去,也不枉她在水中泡了一会儿,只是脸色怎么看也不像是在风里浪里挣扎半天的模样,慕容纤纤很没诚意地编了一套自己都不太信,但又无法戳穿的谎言。

  “船长,借手机打个电话好吗?”慕容纤纤问道。

  她本来是有手机的,只是几十年过去,且不说缴费的问题,电池早已经消耗完了,当板砖都嫌轻。

  “可以。”船长取出一部手机……还好,虽然和四十年前有了很大的变化,但基本的接听没变,屏幕也没变。

  慕容纤纤看了一下时间……2059年,四十余年,这时间也是过得够快的。她试探着拨出一个号码……果然不通。

  “谢谢!”慕容纤纤将手机还回去,有些意兴阑珊的感觉。

  “没打通?再打几遍吧。”船长好心地说道。

  “不用了。过几天就见到了。”

  慕容纤纤摇摇头,看了看海上,忽然问道:“船长,咱们现在是在什么方位?”

  “是在南海海域。”船长指着海图向慕容纤纤比划了一下方位。

  慕容纤纤微微点头,跟船长又闲聊了一会儿之后,便跟着一名船员进入一个船舱休息。

  等慕容纤纤离开之后,钱明有些狐疑地轻声跟船长道:“船长,这个女的很可疑啊,我看她怎么也不像在海里泡了大半夜的,倒像是刚掉进海里的。”

  “我也觉得奇怪。不过,出门在外,有些事情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为好。”船长也低声说道。

  “船长!船长!”

  就在二人低声说话的时候,那个领慕容纤纤去休息的船员惊慌的跑过来,“活见鬼了!那么一个大活人,转眼间便不见了!”

  “水生,别慌,慢慢说。”船长安慰道。

  “是,是这样……”水生急促地做了几个深呼吸之后,才将事情说明白。

  刚才他送慕容纤纤去休息,可离开船舱之后,他又担心慕容纤纤饿着,想转身问问她吃不吃什么东西,哪里知道敲了好一会儿门,却没有人应声。手一推,舱门应手而开,里面却是没有一个人。

  水上讨生活的人是很迷信的,他立即想到刚才的女子是不是鬼魅之类的,所以吓得脸色苍白的跑了。

  听完水生的话,另外三个男人相互看了一眼,还是船长说道:“别胡说,怎么可能是鬼?那个女人脸色红润,哪有鬼生成那个样子?走,去看看。”

  船长带头向那个船舱走去,等进入船舱之后,船长四处看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正在思忖的时候,钱明忽然叫道:“船长,你看这里有个瓶子。”

  船长接过一只拇指大小的瓶子,小心翼翼地打开瓶塞,一股奇香立即窜了出来,四个人的头脑都是一阵清爽,瓶子里面放着一颗淡黄色的药丸。

  “我知道了!”

  船长突然叫了一声:“早就听说世上真的有那种能够飞遁隐行的修行者,没想到今天竟然让咱们遇到了,这药一定是她留下给宝贝他妈治病的!”

  “船长,她是修行者,怎么还会落海呢?”钱明不解地问道。

  “肯定是有用意的……说不定是迷路了,你没听到她问咱们船现在的方位呢。”已经回过神来的水生说道。

  众人一听,还真是这个道理,那三个年轻人忽然都有些后悔了――怎么就错过了一场大机缘!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