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117 心结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8 00:07:07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江鹤平坐在书桌后面,脸色喜怒,他的目光没有纤纤,而是很专注地个摆在桌子上的老相框,里面是一张全家福照片,上面的七个人都笑得很开心,如今那上面的人都已经开枝散叶,但他最疼爱的那个女儿却已经永远地离开了他。

  慕容纤纤也在注视着老爷子,老爷子的气色比前些天好多了,大概姥姥已经将木精丹给他服下了,他的身体正向好的方向转变,只是有一点慕容纤纤很不明白,虽然她来到江家以后,全家人都表示了热烈的欢迎,江鹤平也不例外,但奇怪的是,他似乎是竭力避免和慕容纤纤相遇,而且很少说话。

  难道老爷子还在迁怒于母亲?

  不对啊!无论是从老爷子还是老太太对小小的态度上来应该已经是过去式了,怎么在面对自己的时候,会这么古怪呢?

  “你,决定不留下来了?”江鹤平的声音有几分沙哑。

  “是。”慕容纤纤简洁地答道。

  “理由。”

  “那里有妈妈的坟,那里有我对师父的承诺,那里有我的梦想和朋友。”

  慕容纤纤微微顿了一下,才轻轻的接着说道:“那里,还有我和小小的家。”

  “难道你不想治小小的病?美国的医疗康复条件要比国内好太多。”江鹤平的眼皮垂着,也他是什么表情。

  “想。我跟师父学艺的目的就是要治疗小小的病,这些年已经大有起色。这次来美国,主要就是想见您和姥姥一面,这也是妈妈的心愿,其次就是想国的康复机构,请他们为小小做一个全面的检查,如果能够订制一套完善的康复计划那就更好了。”

  “留在美国不是更好吗?”江鹤平花白的眉毛微微蹙起。

  “美国有唐人街,有华人,但它毕竟不是中国,小小很单纯,我不想让他觉得疑惑,也想让他按照一个中国人的模式成长。”慕容纤纤答道。

  江鹤平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张口说道:“我知道了。”

  老爷子的眼睛彻底闭了,似乎是睡着了。

  慕容纤纤待了好一会儿,发现老爷子似乎是真的睡着了,她这才蹑手蹑脚的离开了书房……就在她转身出门之际,江鹤平的眼角沁出两颗混浊的泪滴。

  客厅里的众人还在谈话,在见到书房门打开之后,都不约而同的来。江采菁过来用手肘碰碰她:“纤纤,爷爷没难为你吧?”

  “胡说什么?”

  慕容纤纤笑了笑,有意将声音放大:“姥爷只是问问我回国后的打算和小小的治疗。”

  “你真的不打算留在美国?”江采菁问道。

  “我干嘛要留在美国?”

  慕容纤纤也是一脸的讶然:“我的成长轨迹是在中国,而且我还要上学。”

  “纤纤,过来认识一下,”

  江秀芙忽然招呼道:“这是你表姐的男朋友林嘉良。嘉良,这是你表妹慕容纤纤,秀荷阿姨的女儿。”

  在她和方妩之间站着一名高大英俊的华人青年,听到她的介绍之后,脸上闪过一丝讶色,但随即被微笑取代,走过来向慕容纤纤伸出手:“你好,纤纤。”

  “你好,以后请多关照。”慕容纤纤客气地和她握了下手,旋即松开。

  众人坐下寒暄了一阵之后,慕容纤纤推辞去,起身上楼,江采菁随后跟了上来,待到上了楼,她才低声道:“爷爷留给小姑姑的财产,目前都是在林嘉良的手上打理,这些年不知道从里面搜刮了多少钱,由当初不名一文的穷小子,变成如今进出去是豪华名车,身穿名牌,住别墅,而且还傍上了方大小姐……哼!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那些产业在他的打理之下有没有发展?”慕容纤纤反问道。

  “哼!”

  江采菁冷哼一声,悻悻然道:“这小子有一点儿歪才,经营的倒是不差,否则爷爷早就容不下他了。”

  “那不就结了?有能力赚钱的人自然有权利享受。”慕容纤纤笑道……那份财产倒不是在眼里的问题,但她真的是没有考虑过,如今的她根本不缺钱。

  “你啊……”江采菁觉得是对牛弹琴,气得她狠狠瞪了慕容纤纤一眼,再不说什么了。后者对她很无辜的笑了笑,转手敲响江老太太的房门:“姥姥,我可以进来吗?”

  ……

  呼呼……

  林中的身影恍若一只翩翩的蝴蝶,足不点地般的在树木之间飞舞,蓦然,这条身影安静了下来,悄然在立在林间空地上,近百枚树叶随着她的动作静止而悠然飘落,就在与地面接触的瞬间,这些树叶都诡异地化成了绿色的粉末。

  慕容纤纤的动作虽然停止了,但身体周围却隐隐流动着一股气流。巫技不同于普通的武技,在修炼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技便近于术。由于她修炼《观潮诀》已经进入炼气阶段,巫诀的修炼也大幅提升,业已经快突破巫武瓶颈,晋阶大巫,到那个时候她在施展一些中高阶巫术的时候,就可以轻松自如了,不像现在消耗大回复慢。

  慢慢的散去巫力,慕容纤纤举步向林外走去,她没有回庄园,而是走向了庄园后面的一片花圃。

  花圃里嫣红粉红绛紫的蝴蝶兰烂漫地开了一片,使得整片山坡都充满了喜气,听说这是江鹤平亲手开辟出来的,不许家里的任何人去采摘这些花,极其重视。

  一片飞鸟扑楞着翅膀从花圃尽头的树林中飞出来,向山下飞去……山脚下,是一大片种满了农作物的田野,玉米大豆苜蓿……深深浅浅的绿;白色的农舍,灰色的圆形玉米仓,古旧的风车,绿色草地上徘徊的白色羊群,田垅边或黄或花的牛,一幅田园画卷就这么在她眼前展开。

  远处传来淙淙的流水声,慕容纤纤知道那里有一道溪流,但此时树林遮挡,却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一股力量推动着她沿着花圃中的小径向前走去。

  走过花圃,踏上了一条林间小路,两旁不时可见一些紫色的小花,颇有几分顾影自怜的意思,很让有觉得痛惜,但慕容纤纤没忍心摘下它们,或许那正是这些生命的魅力所在,一旦离开,它们的美丽也会随之枯萎。

  她蹲下身子,轻轻抚摸了一会儿这些可爱的花朵,起身继续前行,一些惊飞的鸟儿又飞回了林中,它们发出激烈的鸣叫,谴责打扰了它们安谧生活的人类,几只小松鼠疑惑地从树丛中探出头张望了一眼,随即又缩回了脑袋,漫不经心地继续经营它们的巢穴。

  扑楞楞一声响,一只野鸡从草丛中窜出来,它戒备地容纤纤一眼,从容地梳理了一下羽毛,昂首挺胸的向小路对面走去,在它的身后草丛中钻出来六只毛茸茸的小鸡崽,它们叽叽喳喳地叫着,脚步趔趄地跟在母亲的身后,小脑袋还不时地向着慕容纤纤这边扬过来,仔细打量这个莫名的巨大生物。

  慕容纤纤耐心地等着这些小家伙们走进草丛,这才继续向树林深处走去……林中飘浮着淡淡的水气,水流声越来越清晰,前面已经露出了光亮,马上就要走出林子。

  忽然,她的脚步停了下来,只见江鹤平站在前方溪流旁的一块有人工打磨过的巨石上,手里掐着一把蝴蝶兰,一朵朵花瓣被掐落水中,顺流而来,不少鱼儿浮在水面,追逐着那些色彩艳丽的花朵。

  慕容纤纤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老爷子,想到这些天他那不冷不淡的态度,脚下便有些犹豫,想返回……她正要转身,江鹤平恰好也转过身来,两个人目光接触,都愣住了。

  “姥爷。”慕容纤纤轻轻叫了一声。

  “你来了。”

  江鹤平似乎有些恍惚:“我们好多年没来这里了。”

  “姥爷,我是纤纤啊,慕容纤纤。”她有些担心地喊了一声。

  “对,你是纤纤,是秀荷的女儿。”

  江鹤平喃喃道,转身溪流,慕容纤纤连忙抢上几分,她担心老爷子一个精神恍惚摔下去就不好了。

  “这里是我钓鱼的地方,秀荷小时候,我经常带她来这里钓鱼,她最喜欢蝴蝶兰,我们在庄园后面就种了一大片,每当花开的时候,她就掐了一大把的蝴蝶兰来喂鱼,她说,鱼眼里的世界太单调了,要给它们增加一些丰富的色彩。”

  “那是她最快乐的时光,也是我和你姥姥最快乐的时光,直到她认识了那个混……小子。可是,为什么她至死也不肯原谅我,为什么?!”

  慕容纤纤中的倒影,两行眼泪从老人的眼中流出,身躯也微微颤抖,她上前搀住老人的胳膊,轻声道:“姥爷,妈妈没有恨你,她只是觉得对不起你们,她也始终想着你们,她只是要强,想用自己的双手抚养我们。”

  “可是,她为什么至死也不告诉你们……如果我和你姥姥知道你们的下落,怎么可能让你和小小受那么多的苦!”江鹤平反手抓着慕容纤纤的手臂,用力之大,简直不像是一个古稀老人。

  “姥爷,您误会了,妈妈刚得病的时候,没想到结果会那么严重,她是突然间心力衰竭猝死的,根本来不及交待。”

  慕容纤纤柔声安慰道……人生的很多误会都是在等待或犹豫中造成,她能够理解母亲的想法。人,总要为自己的错误买单,母亲当年也可能是因为各种顾虑,没有回到亲人的身边。但是,慕容纤纤并不后悔,更不会埋怨母亲。正是艰难困苦玉人于成,如果她过早的在姥姥姥爷的羽翼下成长,或许现在只能成为一条寄人篱下的米虫,何来今日的成就感和一身的技艺?

  “姥爷,我们回家吃早饭了。”她轻声说道。

  “对,我们回家。”

  江鹤平的心情显然好了很多,祖孙二人挽着手臂返回庄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小说阅读网(read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