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121 礼物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8 00:07:07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强尼,快跟着大哥去外面迎接客人啊!纤纤,你进来,小小也进来,外公外婆,哎哟,美玲啊,后面厨房你帮忙儿。嘉欣,你可是贵客,这些活有佣人干就行了,你和方妩带着那几个孩子去旁边房间歇着去吗……”

  全家最忙活的不是别人,而是江秀芙,连她的未来女婿林嘉良都被派出去迎宾了,如果不是怕做得太难恨不得将江家的第三代男人都赶进屋子里锁好。只是江海岚带着几个小字辈在外面迎客,她也只能在屋里摇旗纳喊,将儿子和准女婿往前推。

  慕容纤纤却是求之不得的,原本她就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现在乐得和小小陪着姥姥姥爷说话……自从那天在溪边谈话之后,祖孙二人似乎可谈的东西挺多,慕容纤纤将了自己师从祝国恩学艺的经过以及和母亲生活时的趣事,但她隐瞒了大巫传承这件事情。

  有人说‘往事不堪回首’,这只是针对那些所谓‘不幸’的人而言。或许对别人来说,慕容纤纤姐弟和江秀荷那些年的生活是贫困的痛苦的,但对她们一家三口来说,贫困是真实的,但并不痛苦,每当回忆起那断日子,慕容纤纤的嘴角眼中,总是流露出笑意。

  “你真的觉得很幸福吗?”江采菁忍不住问道。

  “每一个人对幸福的定义是不一样的,甚至在不同的生命阶段,对于幸福的标准也是不一样的。在我的回忆当中,只有母亲去世的那段时间才是痛苦的。”慕容纤纤没有正面回答。

  “这算是什么回答?”江采菁显然不满意这种有些玄妙的回答。

  “中国有句老话,”

  江老太太抚摸着江采菁柔顺的头发:“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有家的地方就是是幸福的地方。”

  老太太说话的时候鹤平,老爷子发出一声鼻音:“我又不是老封建,用不着那么”

  “你当然不是老封建,”

  老太太笑眯眯地道,爷子脸色不错,又补上了一句:“你只是个不开窍的老榆木疙瘩而已。”

  老爷子脸顿时拉长:“今天是我的生日,你存心呕我是不是?”

  “好啦,不说了。”

  老太太摆摆手:“纤纤,你真的要回去?”

  “嗯,等带小小去,我们就回去。”慕容纤纤认真的点点头。

  老太太点点头,目光中却是无法掩饰的不舍:“孩子大了,有自己的主意,姥姥不拦,但中国有句古话,长者赐,不敢辞,你知道吗?”

  慕容纤纤点点头。

  老太太从床头一个柜子里取出一个紫檀木的盒子:“这个原本是给你妈妈准备的,”

  她的手在盒盖上轻轻摩挲,眼中闪过一丝黯然:“可惜她没用上,现在送给你,不许说不要,姥姥会伤心的。”

  “姥姥。”

  话已经说到这程度了,慕容纤纤不得不接过来……她手手微微一沉,这箱子还真是不轻,不知道里面都装着什么,单是这个箱子本身已经是不菲了。

  “好好收着吧,这是你姥姥的心意。”

  老爷子叹了口气,从衣兜里摸出了一只锦盒递给慕容纤纤:“这是姥爷的心意。你不会礼吧?”

  是啊,收了老太太的东西,却不收老爷子的东西,这似乎不些不对。她只好接过来,嘴里嘟囔道:“今天是姥爷大寿,怎么却是我收礼?”

  “傻孩子,你来了,是姥爷和姥姥最好的礼物!”老太太拉着慕容纤纤的手笑道。

  “姥姥和姥爷好偏心,怎么没有小小的礼物?”江采菁在一旁打抱不平。

  “当然有。”

  江鹤平将一串手链戴到小小的手腕上:“这是我去西藏求的天珠手链,是一名活佛加持了三十年的法器。”(这个法器与法宝无关)

  被一名活佛加持了三十年……慕容纤纤虽然不太了解天珠是什么东西,但被一名活佛加持了三十年的东西该有多么珍贵她还是知道的。

  “小小,谢谢姥爷。”

  拒绝是不合适的,而且从佛门流传出来的器物,对于小小是有益处的。

  “谢谢姥爷。”

  小小低着头拿着台小电视,继续动画片。

  “纤纤,送你什么礼物?”江采菁怂恿着。

  慕容纤纤抬头鹤平,见他微微点头,便扯开盒子上的丝带,找开了盒子……一只漂亮的女士钻石表。

  “哇!好漂亮,这是百达翡丽的最新款!”江采菁的眼睛跟表盘上的钻石一样精光闪闪。

  “你手上的那只不也是?”慕容纤纤隐约听到过这个牌子,好像是瑞士的名表。

  “那哪有得比?一个是大妈级的古董,另一个新鲜出炉的小妞,羡慕嫉妒恨啊!”江采菁双手捂眼,众人都笑了。

  “纤纤,戴上吧。”老太太向慕容纤纤眨眨眼。

  “是。”慕容纤纤心领神会,将那块手表戴在了手腕上……果然,江鹤平的老眼中露出欣慰的笑意。

  “哇!这块手表和你的皮肤真是太配了!”

  江采菁拦起她的手左右打量,神色有些夸张:“纤纤,你的皮肤为神马这么好?我从来没用什么护肤品……该不是悄悄的用吧?”

  “吃好睡好心情好,皮肤自然就好。”慕容纤纤不动声色的将手抽回。

  “吃好睡好心情好……我怎么觉得你说的是猪,可也没见它们的皮肤好到哪儿去,一个个傻大黑粗的。”

  江采菁撇撇嘴,众人都笑了起来。

  从上午九点多钟的时候,客人就陆续到来了,先是镇上的一些老人,江家在这里住了几代人,镇上有不少老人都是当年和江鹤平一起长大的玩伴。还有一些是以前社团的,现在都已经分流出去,虽然再没有什么事业上的交集,却还有一定的香火情,不过他们大多是送上贴子和礼物之后就走了。

  虽然说是老爷子的身体不错,但连续接待客人也会感到疲倦,所以大多数客人都是江海峰负责相陪……他现在是江家的准掌舵人,这些事务由他出头露面理所应当。

  江鹤平也出来陪几个老朋友,他的精神头非常好,穿着中国传统的那种对襟的衣服,上面是一个个寿字,分的喜庆,慕容纤纤觉得再加上一顶瓜皮帽就更合适了。

  因为客人较多,大部分客人在进来向老爷子问好祝福之后,都被江家那些小兄弟们引到了庭院里,今天在院子里也摆着三十来张桌子,留在屋里的都是一些老字辈的人。

  江采菁出去溜达一圈,回来咬着慕容纤纤的耳朵说,如果现在有劫匪过来绑架人质,赎金将亚洲的某个岛国买下来都没问题。

  慕容纤纤翻了个白眼,买岛国没问题,但上面的生物太贱格,清除起来可是个麻烦活,如果再考虑什么‘实际控制’之类的问题,买那么一个岛国还不够闹心的。

  不过,正如江采菁所说,来的人大多都是有身份的,江氏兄弟几个拉着小一辈的人跟他们一起聊着天,只等着寿宴开始……这其实也是一种接力活动,江鹤平就是要用这种方式将江家历年积累的人脉过渡到江家的二三代子弟手中。

  慕容纤纤可不管这些,她的任务就是陪老太太和老寿星,连江采菁都要不时的出去招呼人,她和小小安静的坐在老太太的身边,在没人过来招呼的时候,就轻声说着话,有人的时候便很自觉的保持安静,而每当这个时候,两位老人家总是要将慕容纤纤介绍一遍,结果就是无数探究的眼睛们姐弟俩,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到了中午的时候,寿宴正式开始,客厅里也摆了十几桌,在正中间的位置上,有个大大的寿字,老寿星坐在正中的椅子上,像是帝王般的准备接受群臣的祝贺,只是……旁边的椅子为啥是空的?

  按照正常的程序,当然是家中的晚辈向老寿星祝寿献礼,不过旁边的老太太不在,作为江家第二代领头羊的江海峰便有些着急,正要打发人去找老太太,却见慕容纤纤和特护推着老太太过来了。

  “妈,您这是上哪儿去了?”江海峰轻声问道,就要送老太太入座。

  老太太笑眯眯地摆摆手:“不用你,今天是你爸爸的七十大寿,我也给你爸爸送份大礼。”

  老太太送老伴大礼……这也说得过去,众人都好奇地太太准备送什么礼物。

  “阿平,我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老太太柔声说道,脸上充满了笑容,双手拄着轮椅的扶手似要起来。

  “阿琳!”

  江鹤平的眼睛有些湿润,见老伴儿似要站起,他再也坐不住,连忙起身就要过去搀扶,但他的身体来没有完全直起,就如同中了定身术一般停了下来,一付目瞪口呆的模样。

  “啊~”

  那些熟悉江家的宾客……尤其是江家的那些后辈,一个个眼珠子都要瞪出来的,有几个素来以贵妇形象出现在人前的媳妇,此时也很不淑女的大张着嘴,满脸的难以置信。(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小说阅读网(read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