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766 讲理?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8 00:07:07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这是谁干的?!”

  一个暴怒的声音骤然响起,两名不过是中年人相貌的修士驾着遁光出现在那些天竹宗的修士前方,上的那些尸体,二人目疵欲裂。如果说是普通低级修士,那也就罢了,可家族里这些派出来的修士都是大有发展前途的低级修士,这是硬生生地将一些好苗子拔断根了,而且那两个结婴期修士和几个元丹期修士更是不可忍受之痛!

  随即,两名修士的目光容纤纤,目光不善地道:“是你干的?”

  慕容纤纤点点头,并不打算否认。

  “你……你竟然杀死我杨家这么多子弟!究竟是为什么?!”左边那名杨家的修士怒容满面地问道。

  “他们要杀我,结果打不过我,就死了。”慕容纤纤语气淡然,就像是一个医生向家属宣告病人因抢救无效死亡一般。

  “你杨兴乾也是你杀的?”他又问。

  “是。”慕容纤纤很认真的点头。

  “可恶啊!你该死!你……你你你罪该万死!”右边那名杨家的修士顿时暴跳如雷,抬手祭出一块砚台形状的法宝。

  呼~

  那件法宝飞到空中之后,蓦然暴涨成一方长约十余米,宽约四五米的巨大砚台,轰然向着慕容纤纤砸了下来。

  好大的一块板砖!

  慕容纤纤心里感慨着,手上却是不停,轻叱一声:“林!”

  这是一个木属性的密技,却是经过慕容纤纤的改良,能够困缚对手,同样也可以保护自身。就在她印结完成的瞬间,四根青色巨木蓦然拔地而起,砰然随接下了那方巨砚。

  那名杨家的修士脸色顿时难,向巨砚打出一道法诀,那方巨砚轰然一震,但青色巨木地丝毫未动。

  慕容纤纤脸色一冷,双手结印,施展‘兵字秘’,一柄开山巨斧轰然向着那名杨家的修士劈了下去,刹那间风云变化,那名杨家修士眼中露出惊骇的神色……就在刹那间,他忽然发现自己周围的空气变得粘稠起来。

  “嗯?在我们面前,还敢继续逞凶?”几天天竹宗修士觉得颜面无光,其中一人冷哼一声,随手一抬,一道青光电射而出,挡下了那柄巨斧。

  而与此同时,那名杨家的修士连忙将巨砚收起……他倒不是不想趁机攻击慕容纤纤,只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如果出手,不但是得罪了天竹宗,连带着将杨家的里子面子都丢得干干净净了,毕竟远处还有不少修士在观望。

  “呵呵,我倒是不清楚,什么时候杨家的事情竟然需要天竹宗的道友来出面了?”慕容纤纤也没有追击,而是轻声地笑了起来,嘲讽之意溢于言表。

  杨家的两名修士气极,但没等他们说话,一名天竹宗的修士忽然说道:“道友误会了。杨家的事情自然应该由杨家处理。在下只是被你们之间的打斗吸引而来的。在下程世忠,这两位是我的师弟韦世浩,秦世昌。”

  他的面色忽然一肃:“本岛曾经发布过命令,在人妖两族大战期间,停止一切私人纠纷,否则将严格处置,道友应该不会不知道吧?”

  “我姓慕容,道友所说的我都知道。”

  慕容纤纤很干脆的点头,但她一转头:“不知道杨家的道友们是否知道这一点?”

  程世忠愕然道:“杨家诸位道友当然知道,当初制定这一通告的时候,天波岛也是制定人之一。”

  慕容纤纤微一颔首:“既然如此,为什么杨家带人杀向春秋庄?”

  世忠还有此摸不清状况的样子,慕容纤纤便将世界解释了一道,然后道:“我之所以插手,一方面是我这种恃强凌弱的行为,另一方面我已经许家的灵雀姑娘作为我的弟子。杨家既然是参与了通告的制订,为什么却明知故犯?而且一个连修行者都没有的家族,为什么会引起天波岛杨家如此的‘重视’?”

  程世忠的脸色也冷了下来,他们是接到信符之后便赶过来了,路上也只是匆匆的了解了一下,却没有想到事情会如此复杂。他转过目光家的修士,有几分不悦地问道:“杨道友,为什么要对春秋庄动手?我记得当年曾经有过协定,为什么你们杨家突然会反悔?”

  真不知道吗?恐怕还是装迷糊,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杨家并没有正式的通知其它势力。

  这两名杨家的修士都是凝婴期的大修士,一个叫杨兴盛,另一个叫杨兴业,听了程世忠的问话之后,两个人都有些尴尬……其实程世忠的潜台词他们也很明白,事情你们做了也就做了,可为什么不能做得干净利落一些?这不是让朋友们难为吗?

  时至今日,作为罗布岛掌权的门派之一,天竹宗也不好做得太过,一味的偏袒杨家,恐怕会引起一些散修或者小家族反弹的。

  杨兴盛冷冷地容纤纤一现,待目光转向程世忠的时候,脸上已经堆满了笑容:“程道友,并非我杨家无理取闹……”说着话,他将许秋等人与震海帮的冲突说了一遍,重点就是许秋杀人,挑衅了杨家的尊严,违反了规定。

  慕容纤纤却是不急,等世忠望过来的目光,她悠悠地说道:“杨道友,有没有理,大家一听便知道,事关近百条人命,你可敢与我一起发下心魔誓言,以证明所言无虚?”

  杨兴盛和杨兴业的脸色都是一变,但在众目睽睽之下,他若是不敢发出心魔誓言,恐怕这个官司不打也输了:“发就发,道友不必激将!”

  不必激将?

  我就是摆明了要激将!慕容纤纤得意洋洋地一眼,气得杨兴盛牙齿咬得直响。

  出口成誓,尤其是心魔之誓,就算是仙人也不敢轻发,所以这对修行者来说,简直就是最稳妥的契约,除非是有意自杀。二人发过心魔之誓后,慕容纤纤不作什么辩驳,直接提问:

  “当日是不是震海帮的船只一直追蹑在许家船后?”

  “那是怀疑他们与妖族勾结?”

  “有证据吗?”

  “都说过了,只是怀疑。”

  “那就是没证据。那上岸之后,震海帮的人有过说明自己是震海帮的人,并取出标志吗?”

  “……没有标志。”

  “震海帮的人多还是许家的人多?”

  “……震海帮的人多。”

  “许家有没有作出杀人灭口的事情?”

  “……没有。”

  慕容纤纤淡淡一笑,场的修士一圈,道:“事情很清楚了,如果有一群人跑到诸位跟前,说怀疑你们是妖族奸细,你们会怎么做?”

  她根本没打算过得到什么答案,又转向杨兴盛道:“震海帮的人不亮出身份,便乱加罪名,在我无私也有弊,杀了也不算什么,而你们又凭什么杀上春秋庄?”

  “你……强词夺理!”

  杨兴盛一指地上的那些尸体:“在春秋庄杀人还可解释,在这里呢?”

  慕容纤纤轻描淡写地道:“我是追杀过来的,他们阻止,所以一举杀了。”

  微微停顿了一下,她指了指震海帮的分舵:“为了避免伤及无辜,我还特地以阵法将他们隔开。杨道友,用不用我将阵法撤除。”

  “不必,我们自己能解决。”杨兴盛阴沉着脸说道。

  事到如今,已经很清楚了,杨兴盛和杨兴业都很清楚,休想再以春秋庄的事情为借口了,除非就是要撕破脸,而现在却不是时候,他们二人现在根本没有把握战胜慕容纤纤。

  程世忠也清楚,杨家不会放过这件事情,且不说颜面攸关的问题,就这些修士的死伤,他们也不会吃这个哑巴亏,至于谁对谁错……在实力面前,这些还真不算是什么问题。不过他只希望在战争结束之前,不要在罗布岛惹出太多的麻烦。事实上,十五大势力在一致对外的时候,或许能够合作,但彼此之间的明争暗斗并不少,嘴上喊着‘哥哥妹妹’,手里攥着刀剑,对他们来说都是寻常事。

  “程道友,人妖两族大战,我同样不希望人族内耗。不过我也在此声明,如果有人想针对春秋庄许家,那就得先解决我,否则以我的实力,闹他个天翻地覆不成问题,以木石搏宝石,吃亏!”慕容纤纤当然要卖天竹宗的面子,但她摞下的话却是霸气十足。

  所有人都听明白了,春秋庄那几十口人,不过是武者,如果她们出事,慕容纤纤就会拿杨式子弟开刀,以修行者换武者的命,那得多弱智才算不开这个帐?

  所以,杨兴盛和杨兴业还真的被威胁住了,除非他们能够搞定慕容纤纤。

  “狂妄!”

  容纤纤扬长而去的身影,杨兴盛和杨兴业脸色阴得能够拧出水来,他们恨恨地啐了一口,不约而同地向着震海帮分舵发出飞剑。

  轰!轰!

  两道剑光猛然向分舵外的禁制劈去,听听得震声隆隆,一层淡淡的云雾蓦地从虚空逸出,将整个分舵都笼罩了起来。

  “给我开!”

  杨兴盛和杨兴业的脸色直接向黑铁升级,将所有的法宝法术都使用上了,但那座大阵地是发出更为朦胧的云雾,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

  “这位慕容道友是一位精通阵法的修行者!”程世忠面色凝重地跟两位师弟说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小说阅读网(read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readn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