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796 航行(一)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水晶世界中,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二十余天,慕容纤纤依然盘坐在密室当中炼化那块神木……禁制这中的那块令牌已经看得颇为清晰,那也是一件以扶桑神木炼制的法宝,不过其中明显是渗有其它宝物,散发着一股朦胧的色彩。

  令牌的表面的红光已经变成了薄薄的一层,似乎随时都能够破裂,慕容纤纤的神色也更为凝重……这一日,正在炼化当中,突然‘波’的一声,那层已经极为稀薄的红光终于破碎,慕容纤纤口中喷出的青光终于将那块令牌完全包裹了起来。

  片刻之后,慕容纤纤收回口中的青光,那块令牌蓦地化做一道红光就要冲天飞起,慕容纤纤倏然出手,一把攫住那道红光,红光在她的掌心扭动了一番,实在挣脱不得,终于露出了本体,安静了下来。

  噗!

  慕容纤纤迅速地咬破舌尖鲜血喷了上去,鲜血蓦地没入令牌之中,她与这块令牌之间顿时有了隐隐约约的联系,一股信息霎时传入她的脑海之中。

  “什么?!”待消化了这股信息之后,慕容纤纤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爱不释手的端详起眼前这块令牌。

  这是一块上丰下窄,顶部呈三角形的令牌。在令牌正面的中间,有一个镌刻古字‘禹’;而在令牌的背面,有四个不同颜色的按键似的圆圈,上面分别写着地水风火四个字。

  慕容纤纤没有立即测试这件法宝的威能,而是伸手在令牌上一拂,一颗拳头大的红宝石出现在她的手掌上,仔细一看,这颗宝石却是颇为怪异。上面有着淡淡的碧色纹路,像是一颗不精纯的宝石,但在宝石的中心,却有一棵火焰般形状的树苗。

  “扶桑神树!竟然真的有这种树的种子流传下来!”慕容纤纤的眼睛几乎都沉入那颗宝石般的树种之中。

  这块令牌状的法宝,是以扶桑神树的主干精华,由诸大祖巫联手打造的一件巫宝,是赐给大禹治水时,奔走天下而用。当时。神州大地洪水泛滥,大禹受命治水,铸山河鼎以镇山川,炼禹令号令百族,而在这禹令中便有一储物空间……因为炼制禹令,不得不伐倒唯一的扶桑神木。所以祖巫们在禹令之中保存了这颗扶桑神树的种子。同时保存的还有一颗三足金乌的卵,因为三足金乌只有在扶桑神树上,才能够孵化。所以这颗卵也被保存了下来,而正因为这两件事,当时执掌天庭的大妖东帝,对此非常不满,以至于后来才有了巫、妖大战,炼气士入主神州,而后来的封神大战,也是与此有关。

  将扶桑神树的种子重新纳入禹令空间,慕容纤纤心念一动,一颗金色的、足球大小的鸟卵出现在她的手中……“啊~”她一抖手。差点儿将这颗鸟卵扔掉,连忙放到了地上。手上已经是一片火红,像是被烫过一般。

  这就是金乌卵,真正的太古十凶禽之首!

  相传天庭的第一代主人东帝,其本体就是一只金乌,他有十个儿子,当年十金乌为祸人间。大巫后羿巫命诛除,只余下一只金乌逃走,这也是巫、妖大战的缘由之一。

  这颗金乌卵散发着强大的气息,如果不是慕容纤纤的体质强悍,此时手掌可能已经变成焦炭了,而此刻这颗金乌卵上隐隐闪烁着上古符文,金光璀璨,在它面前,慕容纤纤竟然感觉着有一股莫名的压力。

  咚、咚、咚……

  一种隐隐的脉动声传来,慕容纤纤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跟随它的节奏开始跳动,难受得几乎要吐血。

  果然诡异,她连忙将那颗金乌卵收入禹令空间之中,这才隔绝了那种脉动的声音……果然是太古凶禽,仅仅是这种尚未出壳的脉动声,都险些撼动她的心神,若是真的孵化出来,该是什么样子?

  金乌卵,必须倚仗扶桑神树才能够孵化出来,否则必死,这也是为什么要用禹令保存它的原因,就是怕它失去了生命精华。所以,要想孵化金乌,首先就要栽种扶桑神树。

  “这次有事情可做了。”慕容纤纤嘟囔一声,将扶桑神树的树种也收了起来。

  她得好好想想如何栽种这棵神树,它可不同于普通的植物,必须慎重,否则当初以句芒的实力,岂不是可以大批量的栽种?

  忽然,她的眉毛微微一耸,“岂有此理!怎么连她们也过来了?!”

  她站起身,走出密室,身形一闪,人已经离开了水晶世界,化做一道水雾迳自从北京堂的窗口离开。

  ……

  天空蔚蓝一片,几片白云缓缓飘动着。一望无际的蓝色海洋上。一艘蓝色的游艇正缓缓随着波浪一起一伏,划出一条淡淡的白线,往前航行。

  一个身穿淡绿色衣裙的女人正慢走在甲板上,皱着眉随意的闲逛着。一头黑色长发不时被风吹得往侧面扬起,越发凌乱。

  小青每天都要例行检查一遍,进入这个世界已经两天了,虽然她们没有遭遇实力比较强大的妖兽,但也跟不少妖兽战斗过,有些人还负了伤。来自梵蒂冈教会的人已经离开了,而来自欧洲其它国家的人也都已经离开,目前船上除了中国的修行者之外,就只剩下日本和印度的修行者,不过看他们的模样,呆的时间也不会很久,最迟他们也会在靠岸的时候离开。如果他们手上有船只的话,恐怕早就走了。

  甲板上空空荡荡,很是冷清。所有人都下去船舱了,几个女人正在负责准备午板,大多数修士都是在趁机修炼。这里还真是修炼的好地方,如果不是考虑到安全问题,她恐怕早就进行突破了。

  她来到船舷处,潮湿的海风一阵阵的打在身上,连衣服也有些湿润了。站在甲板上,她就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久不闻音讯的白素贞。她们俩有独特的传讯秘法,但自从进入这个世界之后,她已经发出数次传讯,都没有得到回应,而白素贞的灵魂玉简却并没有破碎,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一个人扶着船舷思索了一会儿。船舱口附近终于传来细微的说话声和脚步声。很快,十多个人便从船舱处走出来。

  是日本人。

  小青微微蹙起了眉头,她是妖,不是人,虽然日本人做起某些事情来,实在不像是人,但她并没有太多的排斥,毕竟对一个妖来说,人,就是人,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如果实在要区分的话,只有强大或者弱小之分,而那些日本人,毫无疑问是一些弱小者。

  前面的几个日本人忽然看到了船舷边的小青,连忙走过来。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走在最前边,他和身后的另外三名日本人,看上去应该是一个地方的团体。据说那些修炼日本忍术的修行者也分许多流派……说来好笑,不过是一些基础的五行法术而已,被他们安个噱头就成为了忍术。

  不过必须承认,这些日本人还是很有创意的,虽然他们得到的不是完全的五行法术,但后来又衍变出了富有东瀛特色的忍术,这也是难能可贵的。唯一讨厌的就是这个民族的劣根性,总是不肯正本溯源。

  这个青年长得高大英俊,倒不像是那个岛国的特有人种,身上穿着一套做工考究的西装,身后的三个人当中,有两个人是脸蛋不错的女孩,一脸媚意的跟在青年的身后,唯恐别人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

  “这位小姐,能够请问一下,我们要去什么地方吗?”青年彬彬有礼地问道,声音很有磁性。

  小青皱着眉头打量了他一眼:“你怎么称呼?”

  “我是甲贺一派的服部太郎,请问小姐怎么称呼?”青年连忙做了自我介绍。

  “甲贺?”

  小青仔细想了一下,似乎印象中没有听说过,“我叫小青。不过,这艘船虽然是我们的,可去什么地方却不知道,现在只能是尽可能先找一个有人类居住的小岛安顿下来。”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下船?”小青问道。

  “呃……不急。”

  服部太郎顿了一下,微笑道:“我们都是刚进入这个世界,应该团结一致的行动,任何鲁莽的行为都会造成难以想象的后果。”

  “说得不错。”

  小青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转身要离开甲板。

  “小青小姐,我还有些问题要问。”服部太郎显然不知道小青的实力,看她围着殷秀兰、杜思媛跑前跑后的,还以为她就是个女仆或者追随者之类的人员,想从她这里打听消息。

  “是吗?”小青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你为什么不去找其他人?”

  服部太郎脸色一滞,微微露出几分尴尬:“其他人都不太喜欢别人打扰。”

  “那么我也一样。”小青转过身,不再理会他。

  服部太郎咬了咬牙齿,朝身边的几人交换了下眼神,终究还是转身离开了。

  小青知道,这个日本人也就是想要看看能不能拉拢一下自己,不过可惜他还没有明白修行界的规则,实力才是平等对话的唯一标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