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873 逃遁(四)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砰!

  天木神爪,以巫力催动,青碧色的大巴掌犹如一片青碧色的云朵,排空而上,重重地拍在了古铜色巨竹上。

  古铜色的巨竹如同一座弥天山岳,光华万道,被打得剧烈震动,竹节上烙出一个清晰的巴掌印。

  “去!”

  慕容纤纤一声清叱,天木神爪再次拍出,一片碧光如同浪涛般汹涌,竟然将那株古铜色巨竹打得飞了出去,光芒爆闪。

  “果然是万载铜竹,这一次倒是有件好东西给听涛了!”

  慕容纤纤心中大为喜悦,慕容听涛修炼的也是《长生诀》,虽然也有几件巫宝,但绝顶的宝物却没有几件,而这株万年铜竹虽然比不得万年降龙木,如同重新以长生诀祭炼之后,倒也是一件威力非凡的宝物。

  铮!铮!铮!

  突然之间,那株被击飞的万载铜竹重新稳定下来,枝柯摇动,每一片枝叶都射出一道剑芒,而每一道剑芒都有数米长,光芒四射,向慕容纤纤射过来。

  嗤!嗤!嗤!

  这也算是一个相当恐怖的场面了,上千道剑芒漫天洒落,地面都被打穿了,还好这些剑芒并不足以击穿慕容纤纤的防御,光幢上光华闪烁,却显得愈发的迷朦了。不过,虽然那些剑芒不足以对她造成伤害,但强烈的击打还是震得大悲镜连连晃动,似乎随即都有可能支付不住。

  慕容纤纤站在原地未动,北斗七剑化成一片星河向空中涌去,湮灭了很多的剑芒,所过之处,纵然剑芒如海,也都被溃灭,无法阻挡滔滔星河。

  轰~

  虚空抖动,万载铜竹的光芒更加绚烂,气息慑人。像是有古铜色的火焰在燃烧,让天际都一片灿烂夺目。

  数以千计的剑芒从万载铜竹的枝柯间射出,比刚才还要密集与猛烈,犹如一股飓风般地冲了出来,向粼粼星河压落。

  锐利的古铜色剑芒。将大地打得支离破碎。方圆百米再无完整土地,就连苏菲脚下的大地也都破碎了。深不见底的剑洞无比密集,像是巨大的筛子。放眼望去,满目疮痍。

  慕容纤纤以大悲镜护身,北斗七剑组成剑阵,迎向数以千计、源源不断的剑芒。

  “咝~”

  康叔倒吸了一口冷气,不仅大悲镜的威力让他吃惊,北斗七剑所组成的剑阵竟然能够防御住这么密集的剑气,更让他感到意外。

  咻!咻!咻!

  ……

  数以千计的剑芒化成了无边的剑雨,天地是一片炽烈的光是幕,剑阵承受了莫大的压力。康叔嘴角噙着冷笑,指挥万载铜竹发出源源不断的攻击。

  “北斗.斗转星移!”

  慕容纤纤突然清叱一声,剑阵中星光流动,那无尽剑芒陡然折射,向着康叔等人攒射。

  “该死!”

  “这时怎么回事?”

  康叔三人猝不及防,除了他及时祭出一件盾形法宝。化作一个光幢将自身笼罩起来之外,另外二人却是慢了一步,受伤非轻,其中一人小半边身体几乎都被剑芒射烂了。

  “北斗.云屯星聚!”

  随着慕容纤纤的轻喝,星河反转。化作无边的雾气,瞬间将康叔三人淹没,一道道星光在雾气中激射,三人怒喝声也淹没在剑阵之中。

  几乎在第二式北斗剑诀施展的同时,慕容纤纤已经祭出了山河鼎,悬于面前,口中默诵真言,随后一拍鼎腹,山河鼎中传来一阵隆隆的声响,就像是无数巨兽在发出低沉的咆哮,一张大口陡然出现在鼎口,喷出无数金红色的丝线,向着万载铜竹缠绕而去。

  似乎是本能的感觉到危机的到来,万载铜竹所发射的剑芒向着那些金红色的丝线斩去,但这些无坚不摧的剑芒没等接触到目标,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弹开,转眼间便被这些丝线缠绕了起来,向鼎口拉了过来,而在那些金红色丝线缠上之后,那些剑芒也逐渐消失,铜竹的体形也迅速地缩小。

  铮!铮!铮!

  剑阵中,无数道剑气所聚的星光在雾气中向康叔三人发起攻击,那名重伤的凝婴期修士只抵挡了一波剑气,便被一道星光轰碎,另外一名修士在康叔的掩护下,侥幸脱难,但那些星光虽然一时打不透他们的防御,却也拥有恐怖的冲击力,打得他们都无法行动自如,每一击都犹如一颗星辰冲击下来,他们的护身光罩被撞得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破碎。

  突然,康叔大喝一声:“小辈敢尔!”

  随即打出一道道法诀,旁边那名修士见他怒发冲冠,也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只得竭力抵御……万载铜竹是康叔大半生祭炼的本命法宝,一被山河鼎所制,立即有了感应。如果是普通的压制手段,他多半是冷笑置之,但现在康叔却感到一阵恐慌,因为那件法宝与他的联系越来越微弱。而最可怕的是,无论他使用什么办法,那件法宝都与他似断似离,无法召至身旁。

  剑阵之外,慕容纤纤正在全力收取那株万载铜竹。为了收取这件法宝,她先是以剑阵撼动那件法宝的本源,然后以剑阵突袭并困住康叔三人,阻隔康叔与万载铜竹的联系……这也是康叔大意了,如果他知道慕容纤纤曾经以剑阵灭杀一名炼神期大修士,绝对不会轻易的人宝分隔,如果有万载铜竹在他身边,慕容纤纤即便要杀他,也得大费周章。

  此时,万载铜竹距离鼎口越来越近,形体逐渐缩小,光落如雨,剧烈地挣扎。慕容纤纤面色凝重,再次一掌拍向鼎腹……‘隆~’,鼎腹中响起一阵如同雷鸣般的响声,随即那些金红色的丝线蓦然变粗,万载铜竹再也抗拒不得,一下子被拉入了鼎中,慕容纤纤随即盖上鼎盖,山河鼎蓦然收入体内。

  噗!

  剑阵中,康叔只觉得与万载铜竹的联系猛然中断,一口血忍不住喷了出来。他咆哮一声:“小辈,欺我太甚!”

  一拳向半空中撞落的一道星光击去……

  轰~

  一只巨大的金色拳影破空击去,虚空扭曲,云雾崩散,与那道星光重重地撞到了一起。巨响中。旁边的星光也受到阵动,摇摇欲坠。

  “星落!”

  慕容纤纤已经收了万载铜竹,在她看来。康叔现在也就是外强中干了,一声清叱,手上打出一道道剑诀。

  剑阵中,云雾激荡,一道道星光如同流星般坠落,所过之处,震破虚空,划开一道道黑色的空间裂缝。

  “开!”

  康叔怒吼一声,一拳拳向上轰出。

  轰!轰!轰!

  阵中灵力激荡。光华爆闪,犹如天崩地裂一般。

  剑阵外,慕容纤纤已经收起了大悲镜,脸色微微发白,一道道剑诀打出……剑阵中,康叔像是一下子老了几十岁。周围的地面都被剑气荡下去了数尺,身旁一堆碎肉,是刚才的那个凝婴期修士,在他的脚下,是一大堆法宝的碎片。他最后的一下防御法宝也已经被摧毁。

  康叔仰天长叹:“想不到我康某人英雄一世,竟然丧命于此……”

  轰~

  一道星光蓦然下落,剑光迸射,瞬间将他湮没……

  “死了吗?”

  慕容纤纤收起剑阵,看着地上的三具已经不成模样的尸体,神色淡然。大修士又能怎么样?死的时候和普通人一样,也不见得有多好看。

  她伸手一招,三枚储物戒指飞到了掌中……就在她准备查看这次的收获时,脸色蓦地一变,翻腕收起那些戒指,毫不迟疑地化虹飞起。

  “禁!”

  远处传来一声苍老的沉喝,四周的空间突然一紧,竟然被禁锢了,一股恐怖的威压从身后汹涌而来。

  “你禁不住!”

  慕容纤纤施展出行字秘,周围那种生涩挤压的感觉刹那间消失,身影迅速远遁。

  “咦?果然有点儿门道!”

  就在她刚才所站的地方,出现一名身穿蓝袍的老年修士……身上散发着一股只有纯阳修士才有的灵压,身形一闪,疾若闪电般的向慕容纤纤追去。

  纯阳老祖!

  慕容纤纤在刚刚感觉到那股威压的时候,便已经知道了,虽然行字秘天下无双,连禁法都可以一冲而破,可那名纯阳老祖的神识已经牢牢锁定于她,只要她一休息,那个人便追了上来。

  她是愈逃愈惊,那个纯阳老祖却是愈追愈喜……且不说慕容纤纤的制符之术,就是这飞遁神通,也是让他眼馋莫名,说什么也不肯放过。

  一追一逃,转眼间便是一月有余,慕容纤纤也曾想过遁入水晶世界。但是,她不怕那名纯阳老祖追入水晶世界,一旦暴露,恐怕麻烦就大了,最好的结果就是她永远地呆在水晶世界里,直到修炼大成之后,才有机会出来,可真到了那时,小小和杜飞儿他们怎么办?

  “罢了,只能冒险一试!”

  这一日,慕容纤纤再次施展行字秘摆脱那名纯阳老祖,随即取出一块传送符,她准备直接传送回大天星岛海域,虽然再去灵元大陆能麻烦一些,也好过被人追杀。

  ‘波’的一声轻响,传送符碎裂,一道传送光芒蓦地将慕容纤纤笼罩了起来,就在她心中一喜的时候,一声怒喝蓦地从光幢外传来,慕容纤纤只感到一阵剧烈的震荡,周围空间刹那间扭曲,骨肉、神魂似乎都要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撕扯、分离。

  传送被干扰了!

  慕容纤纤知道自己是被陷入空间乱流了,脑海里刚刚涌出这个念头,眼前一黑,便陷入到一片昏迷之中……在她昏迷之后,一棵大树的虚影蓦然出现,一蓬蓬绿光将她笼罩了起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