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908 大举来袭(二)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家主也来了。”路飞看清楚那些人,脸色立即难看了起来。

  “可能是凑巧一起来了吧?”他身后的一名修士低声说道,但显然是底气有些不足。

  慕容纤纤淡淡一笑,这两个家族不约而同的前来,如果说他们之间没有通声透气,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现在只不过他们各自是怎么打算的。何家是不用说了,他们死了一个炼神期大修士和三个凝婴期修士,就算他们原本不想干戈相见也不可能了,倒是路氏家族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如果他们打算攻何家一样采取强硬态度的话,慕容纤纤也不介意给他们一个教训。

  “路飞,你们先不要出去。”

  慕容纤纤沉吟了一下说道:“毕竟你出身路家,要是立即翻脸开打,对你来说也是一件比较难为的事情。”

  “山主大人,你放心,既然我已经脱离路家加入落云山,他们如果向你出手,那就是我们所有人的敌人,这一点我分得清!”路飞说道。

  “我相信你,不过你现在必须服从我!”慕容纤纤的声音陡然转厉,她伸手拍了拍路飞的肩头,举步走出大阵,路飞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留了下来。

  落云山前,何、路两家的修士见慕容纤纤走出来,也纷纷停下了遁光。不过他们并没有立即上前,而是凑在了一起窃窃私语,慕容纤纤不屑偷听,静静地看着他们彼此交涉。似乎是为了什么事情没有取得统一的意见,

  没过一会儿工夫,双方似乎不欢而散,那何家的家主何太谋一脸怒容,带着何家的众修士继续向落云山而来,而那路天豪却带着路家的修士呆在原地没有动弹。一付作壁上观的意思。

  “还好,”

  大阵中,刘军长舒了一口气,“家主总算没糊涂,就算是袖手旁观,也总好过为虎作伥。”

  “胡说八道!”

  路飞瞪了他一眼,旋即叹了口气道:“如果真是袖手旁观也是不错。怕就怕……家主想的是渔翁得利。”

  虽然他的声音放得极低。但左右的修士都听得清清楚楚,一个个面面相觑……这可能性还真的是存在,真到了那个时候,恐怕他们也讨不了好。

  “飞少爷。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一名修士轻声问道。

  路飞眉头微微一皱,道:“你们听着,现在你们和我一样,已经加入落云山,不再从属于路家,也不再是我路飞的追随者,一切都要以落云山的利益为重,服从山主大人的命令。现在慕容山主知道我们的处境有些尴尬,所以她并没有要求我们出手。因此我们要自己掌握时间。一旦需要我们出手,无论面前是什么人,我们都要勇往直前!”

  “是!飞……副山主大人!”追随者们改口还真的是很困难,不过被他这么一说,倒是镇定了许多。

  “梦扬。彩菱,你们都跟了个慕容纤纤交过手,觉得今天的情况会怎么样?”

  在何太谋等人前行之后,路天豪转头问站在那儿的苏梦扬和路彩菱。数日之前,路彩菱带伤而归,诸位长老和供奉们全都大吃一惊,他们估计了慕容纤纤的实力,却没有估计到她的脾气,竟然想到‘联姻’这个天才主意,尤其是最后的动手,完全打破了他们的算盘……慕容纤纤根本没有想过后路或者是联系一个靠山,这是路家高层们始料不及的。

  这根本不科学啊!

  如果说慕容纤纤有靠山,那到现在也没有显现出来,她到底是凭什么底气敢面对何、路两家?这一次何家联合他们,欲要找慕容纤纤的麻烦,路天豪也没有给个明确的回复,虽然来到这里,但没有继续向前,只是站在这里等待事态的发展,看起来是一副袖手旁观的样子,说穿了就是坐山观虎斗。

  见家主的目光看向自己,路彩菱和苏梦扬的脸色都有几分尴尬,尤其是前者,被慕容纤纤教训之后,心里已经将她恨到了极处,闻言眼神愈发的阴沉下来,却不肯说话。

  苏梦扬叹了口气,道:“虽然她用秘法掩盖了自己的真实修为,但其实力确实能够灭杀普通的炼神期大修士。不过,这一次何家几乎是倾全力前来报复,除非她有纯阳老祖的实力,否则必死无疑!”

  “嗯。”路天豪微微点头,同意苏梦扬的分析。

  路彩菱的眼中闪过一抹杀气:“家主,灵山宝地,本来就是我们的,一旦何家灭杀了慕容纤纤,余下的路飞等人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落云山被他们占了,就算是事后交涉,也未必能够还给我们,既然慕容纤纤不可拉拢,我们何不与何家联手,一举灭了慕容纤纤,这样即便在事后,我们也可以据理力争,保留落云山。”

  “不然。”

  苏梦扬摇摇头表示不同意,“慕容纤纤的战略非同一般,我们没有何家的底气,万一慕容纤纤想同归于尽,我们可就吃大亏了。倒不如……”

  他有些犹豫。

  “梦扬,不如怎么样?”路天豪用鼓励的眼神让他继续说下去。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苏梦扬低声说道。

  “不错!”路天豪脸上露出了得色,微微颔首。

  路彩菱打了个机灵,脸上有几分忧色,低声道:“家主,何家在掩月宗还有一位长老。”

  “呵呵,彩菱长老,你多虑了。”

  路天豪脸上现在一股笃定的神色,“何家之所以强大,是因为掩月宗的那位长老;而掩月宗的那位长老,也是因为何家的支持才得到重用。如果何家的众多强者在此战中殒落,那位长老就成了无本之木,根本掀不起多大的风浪,所以何家此次倾巢出动,本身就是在冒险,这也是我们唯一的一次机会。”

  “家主明见!”路彩菱这一次无话可话,其他的长老供奉也都是一脸佩服的表情。

  另一边,何太谋已经带着二十余名何家的炼神、凝婴期修士来到了距离大约二百余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所有人都面色阴沉,就象是借高利贷的债主上门讨债一般。

  “家主,她就是慕容纤纤,就是她杀死了太冲长老和何总管。”一名何家的修士轻声在何太谋的耳边说道。

  “哼!”

  何太谋冷哼一声,双眸闪过一片杀气,看向慕容纤纤:“就是你杀死了何太冲和何绍仪等人?”

  “是我。”

  慕容纤纤微微点头:“不知进退,不知好歹,不知死活,死有余辜!”

  “好一个死有余辜!”

  何太谋怒喝:“好胆!从来没有人敢在伤害了我何家的人后,还能够消遥一方的!”

  “什么事情总是有开始的。你们何家人走夜路走得太多,从猎人变成猎物也很寻常。”慕容纤纤淡然地看着何太谋,“你就是何家的家主?”

  “正是老夫!”

  “我没去找你们,你们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也好,既然来了,那就别走了。”慕容纤纤脸色不变,语气就好象是殷勤挽留客人的主妇。

  “猖狂!”

  何太谋的脸色就跟刷了锅底灰似的,沉声道:“慕容纤纤,如果你肯交出百川奔流旗,然后在自废修为,老夫可绕你不死,要不然就别怪老夫以大欺小了!”

  “你们何家别的本事不好说,嘴上功夫绝对是一等一的厉害!”

  慕容纤纤戏谑地看着何太谋:“要不我先回去等着,给你半天的表演时间?”

  “岂有此理!”

  何太谋勃然大怒:“杀了他!”

  话音未落,一道剑光从他的衣袖中电射而出,旋即化作一道剑虹向慕容纤纤斩下来……几乎与此同时,其余的何家修士也纷纷祭出法宝飞剑,如同狂风骤雨般的向慕容纤纤袭来,竟似要一举击杀她,根本不留给她还手的余地,在这种情况下,恐怕就算实力略为高于他们的大修士,也有殒落之余,慕容纤纤已经看到何太谋眼中得意的神色。

  “无耻!”在大阵内的路飞等人心胆俱丧,连忙施展出法宝飞剑准备帮慕容纤纤挡上一挡。

  “无耻!”

  发出同样骂声的自然是路天豪等人,如果对方一举击杀慕容纤纤,哪里还有他们做渔翁的机会?但这种情况下,他们也不可能悍然向何家出手,否则打蛇不死被蛇咬,路家可是无法承受其后果。

  “北斗.云屯星聚!”

  慕容纤纤一声清叱,七柄颜色各异的飞剑同时从她的衣袖中飞出,化作七道剑虹迎上前。

  “别说七柄剑,就算是再多七柄,你还能够改变灭亡的结果吗?!”

  在何太谋等人看来,慕容纤纤的举动无疑是垂死挣扎,所以他们毫不担心,现在只需要等着慕容纤纤在他们的剑下授首。

  但几乎就是七道剑虹飞起的瞬间,所有人的脸色一变……一片气势恢宏的星云刹那间出现在慕容纤纤的身前,将那些何家的修士完全淹没了,在璀璨的星云中,闪烁着点点星光,愈发显得这片星云瑰丽无方。

  “这……这是什么?”一名路家的修士满面震惊地看着那片充满无穷奥妙的星云。

  “这是……剑阵!”苏梦扬在长老当中的实力不算太强,但见识却是一等一的,立即判断出慕容纤纤施展的正是传说中的剑阵。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