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1065明知不是伴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8 00:07:07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手感不错。”她身形向前激射,发出一阵轻笑:“记住我的警告,离开我远一点。今天如果碰上的是男人,一定不会放过你这块美肉的!”

  郭瑞雪回过一口气,咬牙切齿指挥飞剑向慕容纤纤斩来,她却回头挥挥手,化作一道碧光蓦地从剑前消失,转眼间已经只剩下一个光点,然后连这光点也消失了。

  “我决不放过你!”身后的郭瑞雪切齿尖叫,气得粉脸泛青。

  这个镇子不能呆了,似乎所有的牛鬼蛇神部住进来啦!慕容纤纤发现自己想低调行事的打算落空了。现在吕梁和胡疯子都是下落不明,这些人在没有查出确切消息之前,是不会离开的,这里已成了风暴中心。

  慕容纤纤并没有离开,绕了一圈又回到青石镇,换了一家客店投宿……虽然她在吕梁身上留下了追踪的法子,但现在并不准备收网,这里还有她要找的人。她已经有了应付情势的打算,有应付变化的准备。

  早上落店,店伙颇感诧异。这家客栈位于街尾,设施简陋,一块灵石能住两三天,有要穷得底儿掉的散修才会到这种地方歇息。安顿好了之后,慕容纤纤自己沏了一壶灵茶,在房间中品茗,房门不加闩。

  她像守候在蛛网中间,管制住整面蛛网,等候飞虫落网的蛛蜘,好整以暇,张网等候食物送上口。

  小镇不大,之前发生的事情很快就传开了,每个人都有幸灾乐祸心理,那些强者也不例外,乐于将西门春风等人受入戏弄的消息传出,毫无疑问她已经一鸣惊人了,因而上门的人,比预计的时刻要快些。房门被人悄悄推开,门外站着一个老太婆,盯了她一眼,眼神怪怪地。

  老太婆是百里家的人,不知道百里家这一次来了多少人,反正这个老太太是独行的……想想也是,一位纯阳境界的大修士,能够战胜她的实在是不多,用不着带着一大群爪牙摆威风。

  百里枭是出了名的孤僻凶狠冷酷性情难测,居然不曾破门闯入,而且先在门外察,可知在老太婆的心目中,对慕容纤纤怀有强烈的戒心。

  一个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将一群炼神期的修士,戏弄于股掌之间的人,谁敢漠视她的存在?百里枭怀有戒心,是正常的现象,也表示精明老练,不像西门春风那些人一样暴躁,气一来就不顾一切,鲁莽妄动。

  “前辈请进。”慕容纤纤大方地离座请客人入室。

  这里没有静室客厅之分。里间是卧房,外间可作会客室,设备简单,一桌四凳而已,茶是刚沏的,茶香袅袅,整个房间都显得空灵起来。

  百里枭迈步入室,年届古稀脚下依然灵活。

  “你存心激怒那些人?”百里枭落座,接过奉上的茶,狠盯着她;“想走捷径扬名立万?”

  “冤枉。”她笑容可掬,神态轻松:“老前辈,我哪敢?只是火已烧身,容不得晚辈逃避,也避不了,被他们逼得不得不作最坏打算呀!我只是一个弱女子,一旦落到他们手里,生死两难,不容晚辈不破釜沉舟一搏。”

  “老身调查过了,你与一位同伴,的确曾经落在金无害的手中,曾经在昨天的打斗现场进出。”百了枭婆可能已从某些人口中,获得正确的口供了。

  “对。”慕容纤纤没有否认。

  “凌君豪已证实,你们和他那些人,是同一天抵达天鲸岛的。”

  “也没错。”

  “那么,你既然已经脱身,为何逗留不走?”

  “晚辈不能一走了之,必须澄清一些事。”慕容纤纤一付愤愤不平的样子:“晚辈一个过路的人,无端卷入漩涡,被这些人横加迫害,受到污蔑诬赖,如不澄清洗脱,日后还能在罗天海域谋生吗?”

  “晤!有道理。”百里枭点头:“你打算……”

  “把昨天迫害晚辈的人找出来,和他们讲道理,真是金乌岛计算晚辈了。”

  “你有找他们的能耐吗?”

  “总该试试呀,不试怎知?”

  “另有不少人要找你。”

  “让他们来吧!出了事就不要怕事,晚辈会尽全力与他们同旋到底。呵呵!老前辈也要找我?”

  “老身相当佩服你这机警的女娃。你记住,如需老身出面相助,老身会站在你的一边。这年头,能碰上一个象你这种精灵的后生女娃,确是相当愉快的事。”

  女娃?

  听了这个称呼,慕容纤纤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以百里枭的年龄,这么称呼她也使得。只是百里枭这种相助的理由,似是而非,毫无令人信服的理由,动机可疑。

  “恕晚辈好奇。”慕容纤纤坦然提出疑问:“据晚辈所知,所有的人,似乎并没开罪老前辈,老前辈也没有慨然助人的习惯,为何?”

  “老身也好奇,所以留下来冷眼旁观;他们如果不得罪我,我便不多计较。不然,老身管定了闲事。帮助你,也没有什么特别理由,眼而已。”百里枭放下茶杯,阴笑着出房走了。

  这种解释,缺乏可信的理由,慕容纤纤自然不会当真。

  当然,每一个相当自负的人,都有好奇的天性,也喜欢凑热闹,碰上了任何事故,都相插上一脚。尤其是涉及到某些重要的利益,一有机会,就会凭好恶而参与对己有利的一方。

  像许远紫衣仙子都是无意中被卷入的人,他们或者脱身而走,或者留下来横插一手。而慕容纤纤当然是有为而来,只不过她现在所了解的恐怕还远远不如那些世家名门,所以才隐忍不发。

  “这老太婆阴险毒辣,我得好好提防她弄鬼。”她对远去的老太婆背影喃喃自语,冷冷一笑:“黄鼠狼给鸡拜年,她没安好心。”

  傍晚的时候,她退了房间,准备进入山区找线索,各方势力都不会滞留在镇上等待消息,这不是他们的风格,似乎所有的人,皆有志一同,都打算进入山区找线索,知道在镇上等候必定白费劲。

  步行到小镇南端的出口,一眼便弟会的六名修士走在前面,慕容纤纤脚步微缓,不想距离太近。

  程永嘉无意中扭头回顾,慕容纤纤,眼中露出意外的神色,停下脚步转身打招呼:“喂,你也进山。”

  慕容纤纤表现的修为境界不高,之前在天鲸城外相遇的时候,他们根本没将她里,但经过饭厅的风波,她在这些炼神期修士的眼中,总算有了令人刮目相量。

  “被人冤枉的滋味不好受,伺机找金乌岛那些人的麻烦。”慕容纤纤信口编出理由。

  “你对付得了他们?”

  “总得试试呀!不试怎知?”

  如果没有经过饭厅的冲突事故,她这番话一定会被这些人耻笑,笑她自不量力,自寻死路。

  “值得一试。”程永嘉一面走,一面和她谈话:“凭你的修为,那些人在山中未必能够奈何得了你,你贵姓大名?”

  “姓木,木颜,一介散修。恕我多问,你们和我一样,刚到天鲸岛,那个姓吕的怎么就招惹了你们,中途掀起这场风暴的?”

  “你真不知道?”

  程永嘉见慕容纤纤的神色不似做伪,信口说道:“我们是在追查一个神藏的消息,这个消息现在在天鲸岛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开启这个神藏必须有神藏主人遗留的信物,而那个吕梁恰好知道其中一件信物的下落。”

  虽然说消息不可能再保密,但他也不准备平白的便宜慕容纤纤,掐头去尾的说了一番,最重要的却是没说。

  “一件信物?难道还不止一件信物?”慕容纤纤反问,她似乎一下子便抓住了重点。

  “也许是一件,也许是数件,只有得到手才知道。”程永嘉老奸巨猾。

  “那个吕梁也没有想到行踪会落入人眼。”

  凌君豪加以补充,“这个人很有可能落在金无害的手里,他们可能将俘虏藏在山里某个地方。木仙子,咱们有合作联手的必要,你意下如何?”

  两个兄弟会有名的强者,居然对她一个默默无闻的修士如此客气,原来是有意笼络她,也可以说有意利用她合作联手。

  “现场混乱,吕梁未必就会束手就擒。”她回避正题。

  一行人来到镇外,纷纷驾起遁光飞到空中。慕容纤纤没有施展招牌似的驭云术,而是施展了巫术神通,飞身半空……修炼至天巫境界,便可以肉身御空飞行,无须任何遁术。而此刻慕容纤纤要掩饰自己的身份,所以就施展出巫门的神通,以给对方造成错觉。

  容纤纤飞行方式,凌君豪和程永嘉也是暗自心惊。他们没有想到慕容纤纤修炼的是巫术,而误以为是单纯的体术……不倚仗法宝和神通,像这样肉身飞行的修士,绝对不是普通人。

  他们已经将慕容纤纤再次提升了一位,开始怀疑她大有来头,言语间不住的试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小说阅读网(read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readn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