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香 1085 血河盗团 一

小说:驭香 作者:曾经的青柳 更新时间:2018-12-16 23:58: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慕容纤纤没有想到百里世家的势力竟然是横跨两个海域,当真不可小觑。不过,这无尽海的势力也实在是够庞杂的了。

  “……别看我们镇海宗只是中级势力,那只是近千年来,新一代弟子中人才凋落的原因,我们是上古碧游宫的分支传承,那几大势力当中,也只有紫竹庵的传承堪与我们相比。”顾天锐脸上露出几分傲色。

  “紫竹庵又是什么传承?”慕容纤纤心中一动。

  “紫竹庵的传承是来自远古代金仙慈航真人的道统。”顾天锐似乎不太愿意提及紫竹庵。

  “慈航真人……怎么会留下来一支佛门的传承呢?”慕容纤纤故作不解。

  “据说慈航真是是想证得大罗金仙的果位,弃道入释,只用百余年的时间,便证得菩萨果位,晋入佛界。紫竹庵虽然是佛门一脉,却是兼得佛道两门修行精髓,人才辈出。只是她们向来只招收女弟子,而且门规森严,等闲人等难以列入门墙。”

  顾天锐看向慕容纤纤,神色中有几分热切,道:“慕容仙子,我们镇海宗广纳良材,只要肯努力修行,门派必倾全力支持,以仙子的资质若是进入镇海宗,必然能够成为内门弟子。”

  “顾师兄,”

  不远处的沈妙言已经听得杏眸冒火,上前怒声道:“这个人来历不明,谁知道她是不是海盗或者其他敌对势力派出来的奸细?你要是贸然将她引入门中,出现问题谁能负责?!”

  她又转向其他修士:“诸位师兄,师弟,我说得对不对?为了安全着想,我建议将她的修为先禁制起来,关在底舱。如果一路平安无事,到了青鳞岛之后。我们再将她放出来。”

  以沈妙言的身份,纵然有人不同意,也不可能为了慕容纤纤这个陌生人得罪她。更有几个人出声附和,隐隐地将慕容纤纤围了起来。

  “你们想干什么?!”

  顾天锐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倒不是因为这些人针对慕容纤纤,而是因为他的威信遭到了挑战。

  喝斥了其他修士之后,他的目光转向沈妙言:“师妹,人才难得,紫竹庵、雪岛圣地和灵宝宗他们为什么能够压我们镇海宗一头?不是我们的底蕴不够,也无关我们的传承,最重要的是我们这一代的优秀弟子太少了。慕容仙子虽然是散修。但只要宗门中能够提供给她优裕的修炼资源,她一定会忠诚于我镇海宗的,你怎么就不理解我这一片苦心呢!”

  被嫉妒冲昏头脑的女人是没有心情来理解别人的,沈妙言显然是这方面的典型:“顾师兄。我看是美貌难得才是。你不必辩解,这船上真正有决定权的不是你也不是我,咱们听听长老们的决断。”

  “师妹!你……”顾天锐气急,有两名长老隐藏在船舱里随船而行,是一个不能公开的秘密。却被沈妙言如此肆无忌惮地喊了出来。

  果然,那些普通水手倒是没露出什么表情,但十几名镇海宗的修士脸上都露出讶异的神色,显然他们也不清楚这件事情。

  顾天锐的神情忽然一变,似乎是在侧耳倾听什么事情。脸上的表情也是忽明忽暗,半晌之后,他的脸上露出无奈的苦笑,看向慕容纤纤道:“慕容仙子,非常抱歉,恐怕要委屈你一段时间了。”

  “嗯?”

  慕容纤纤脸色一沉:“如果是给贵船带来了什么麻烦,我可以离开。”

  “你在船上已经待了数日,该打探的消息也都打探了,岂能容你说走便走!”沈妙言大声喝道。

  “那你们想怎么样?”慕容纤纤眼中闪过一抹怒色。

  “咳!”

  顾天锐干咳一声,看了沈妙言一眼,又看向慕容纤纤:“慕容仙子,真的非常抱歉,为了彼此相安无事,仙子尽管在原来的舱房居住,修为也不用受到禁制。不过房间是需要禁制的,抵达青鳞岛之后,顾某自然会向仙子请罪!”

  “你……好吧。”慕容纤纤的眉毛挑起,正要发怒,忽然神色平伏下来,竟然同意了。

  “好,伏师弟,你送慕容仙子回房间。”顾天锐见慕容纤纤并没有反抗,松了口气,对旁边的一名修士吩咐道。

  “是。”

  那个伏师弟显然与顾天锐的关系不错,并没有恶声恶气的难为慕容纤纤,向她做了个‘请’的手势,带着慕容纤纤来到她居住的船舱。待慕容纤纤进入船舱之后,伏师弟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张符箓贴在了舱门上,他打出一道法诀,喝一声“禁!”,那张符箓蓦地化作一道青光没入舱门之中。

  这种禁制符箓多用于临时封禁,威力不是很强,但如果想以蛮力破除的话,就会闹出很大的动静,所以顾天锐他们很放心。

  慕容纤纤被禁制到房间里之后,并没有感觉到愤怒或者沮丧,而是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一抹怪异的笑容,她口诵咒语,伸指画出一个符文,眼前立即出现了一圈椭圆形的光芒……须臾之间,光芒消敛,面前就如同竖了一面镜子似的,海面上的景象纤毫毕现,就跟看小电影似的。

  甲板上,心愿得遂赶走了碍眼的慕容纤纤后,沈妙言的心态顿时平和了许多,跟在顾天锐身后一付嘘寒问暖的模样,贤惠极了。

  “嘿嘿,让我躺着中枪,那你们就集体挨刀吧!”慕容纤纤冷笑,原本她是打算提醒那些人的,但现在看起来用不着了,反正她只是临时搭乘,根本无须顾忌。

  镇海宗的修士经过刚才那一幕后,甲板上的气氛都有些沉闷……突然,,一阵如同惊雷般的响声爆开,震动天空,远方天空云雾翻涌,一道红光隐约闪烁,刹那间那道红光便已经到了近前,化为一条百余丈长短的血色战船,蓦然出现在镇海宗商船的前方。

  “是、是血河盗团!”那些水手被吓得胆战心惊,面无人色,就算是那些修士的脸色也顿时难看了起来。

  “杀!”

  一片整齐划一的咆哮声响澈天宇,二十余道血色身影从血色战船上飞遁而出,在半空中显露身形,每名修士都是身穿血色战甲,杀气冲天,周身血煞弥漫,不用想也知道曾杀人盈野,聚集了无法想象的杀意,有血光缭绕在他们身上。几名低级修士和普通的水手,当场就瘫软在了地上,完全是被那股杀意所激,森寒到骨子里,让他们战栗,根本无法立身在地上。

  无尽海的海盗是相当有名的,有的是比较职业化的,一些散修纠集到一起,成为强盗团伙,专门打劫商旅和在海上探险的修士;也有一些是客串的,见财起意……譬如在天鲸岛上,众多的修士觊觎胡疯子的黑玉鼎。不过,如果大多数人都是贼的话,那也就天下无贼了,慕容纤纤也是其中之一。

  而眼前这个血河盗团,就是一个相当厉害的强盗组合,为首的那名身材修长的中年修士是,就是这个强盗团的首领傅天威,慕容纤纤这两天频频听顾天锐提起这个人的名字,没有想到今天竟然能够亲眼看到。

  飕!飕!飕!

  血影闪耀,十二杆长幡蓦然出现在四周,将巨大的海船围在中间,每一杆长幡都殷红如血,煞气冲天,像是饮了无尽生灵的血液般,在海风中微微晃动,一股莫可言喻的力量孕育其中,似可震碎天地,原本正正破浪前行的海船就象是被一般无形的力量禁锢了一般,纹丝不动,长幡范围内,波浪不兴,鱼虾潜踪,海水如同血染一般。

  “傅天威,这是我镇海宗货船,你意欲何为?!”顾天锐冲天而起,怒声喝问。

  “血河盗团来此,难道是来赈济施舍的吗?”

  傅天威微微一哂,身后的群盗顿时轰然大笑,一股如同汪洋般的恐怖波动汹涌而来,顾天锐还勉强能够抵挡,但海船上已经有些修士脸色发白。

  血河盗团纵横无尽海近千年,所过之处,无可抵挡。其中固然是因为他们行踪飘忽,不可捉摸,首领傅天威的强大修为也是原因之下,他们向来是谋定而后动,虽然有势力曾经布下埋伏,但屡屡被他们破伏而出,而后就受到了惨烈的报复。久而久之,过往商旅固然谈‘血’色变,那些探险的修士也是尽可能远避血河盗团的活动范围。

  “傅天威,我镇海宗与贵团向来无冤无仇,你就不怕惹来灭团之祸吗?!”一声娇叱从下方传来,却是沈妙言说话。

  “师妹……”顾天锐差点儿没从空中掉下来,掐死她的心思都有了……这血河大盗是你能够威胁得了的吗?他原本是找算破财消灾的,但被沈妙言横插这一杠,他知道事情已经无法善了了。

  果然,傅天威闻言哈哈大笑:“我傅天威纵横无尽海,也不知道解决了多少次的灭团之祸,倒是看看你镇海宗能否成功!”

  话音为落,他打出一道法诀,一杆长幡微微拂动,数道匹练似的血光咻然射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