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银行总部大厦的股东会议室里,当唐安被气走以后,这里的气氛就非常微妙了,刚才气势汹汹的嫉妒者们现在突然变得茫然了,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完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不过这个情况也并不意外,毕竟唐安是他们的核心,不管是反对唐然、要求彻查银行这些提议,也都是唐安煽动的,他们也习惯了跟着唐安的习惯走,唐安说什么他们就附和什么,而现在唐安突然被赶出去了,失去了这个核心,他们顿时就像是失去了头羊的羊群一般,茫然成了一盘散沙。

  当然除了唐安是所有嫉妒者们的核心是领头人外,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的做法,都是在自己利益不受损的基础上,能捞一点好处是一点好处,万一自己的目的实现了呢?就算不成功也无所谓不是?

  这简单来说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跟着唐安一起反对早看不爽的唐然,凭什么她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丫头能成为唐人银行董事长呢?再说闹就闹了,反正法不责众,就算追究下来也会先找唐安的麻烦,你看唐安都是握有唐人银行百分之十股份的大股东,是唐氏家族的重要人物,跟着他总不会有问题的。

  可现在唐安被气走了,让他们直接面对周铭和唐氏家族,他们就不干了,这就像那些那热闹不怕事大的那些围观群众,你让他们跟着起哄可以,可一旦让他们直面警察,就一个个跑的比兔子还快了。

  对于现在的现场氛围,周铭就很好把握了,只见他轻轻敲了敲桌子说:“闲杂人等离开了,就是说我们的股东会议可以正式开始了,不过在开会前有个事情我还是需要告诉你们的,就是关于录像的事,那的确就是我找人录,也是我让旧金山电视台播放的。”

  周铭这话说出口,顿时让现场一片哗然,所有人都交头接耳感到很不可思议。

  这倒不是说这个事情本身有多么出人意料,其实很多人早就想到了,而是他们想不通周铭怎么就会直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了。

  包括唐景胜和唐徽茵也都很惊讶的看着周铭,小声问他干嘛要说这个,显然这是和他们最初的剧本并不相符的。

  不过周铭却没有回应他们,而是接着往下说道:“我知道你们会惊讶会想不通,这没关系,因为接下来我还会告诉你们,我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针对刚才离开的那位闲杂人等,正如我自己说的那样,我要他手里那百分之十的唐人银行的股份。”

  如果说之前周铭的话还只是让大家感到惊讶的话,那么周铭这番话则是让他们彻底傻眼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为什么要在这里说这些呢?这和今天的会议好像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吧?

  这些问题不约而同的出现在所有人的脑中,周铭则继续他的惊人言论道:“我知道唐然成为唐人银行的董事长,你们都很不服气,你们觉得只有你们才有这个资格,所以你们就不断的在给她捣乱,不惜利用任何荒诞不羁的事情当借口,只要能恶心到人就好。”

  “我能理解你们,毕竟你们都是唐人银行的股东,你们在这里的时间比唐然要长多了,我也愿意相信你们这么做更多的是为了唐人银行的未来考虑。”

  周铭说到这里突然话锋一转:“不过这些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了,因为这样的事情让人很反感!”

  随着这句话说出口,现场再一次爆炸了,所有人都交互讨论了起来,中心都在周铭身上,无论谁都想不通周铭怎么就敢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这个呢?而且什么反感,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我知道你们都很不服气,你们会觉得我算哪根葱,凭什么这么说对吧?”

  周铭的话让所有人不由自主的点头,周铭接着说:“我不知道你们和唐安的关系怎么样,也不知道你们是否知道最近他所有投资的企业都遭到狙击的事,我想告诉你们的是,那都是我做的,就因为他所做的事情让我极其反感。”

  说到这里周铭笑了:“其实我今天在这里对你们说这些也并没有别的什么意思,我就是在威胁你们,不要觉得你们是唐人银行的股东,不要仗着你们人多,就可以在唐然面前为所欲为了,如果你们真的有想法,我不介意和你们真刀真枪的战个痛快!”

  嚣张!太特么嚣张了!

  这是此刻所有人心里唯一的想法,他们看向周铭的眼神也都充满了愤怒,就连那些原本还站在唐景胜这边的人,也都对周铭的话充满了不满,觉得这年轻人也太过分了。

  而面对全场的愤怒,周铭却不为所动,他反问道:“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很霸道专横?我觉得你们应该首先反思一下自己,因为唐然成为唐人银行的董事长才不过一个月的时间,从真正意义上来讲她还什么都没做呢,你们凭什么都反对她呢?就因为她年轻吗?还是因为她是从大陆来的呢?”

  “不过在我看来,评判一个新的领导人是否真的能够胜任,不应该是给她一定的时间证明自己吗?而不是凭着某个人的主观判断。”

  周铭说到这里伸手指向全场:“你看看你们做的那些事,明明唐钰的事情就是个意外,唐氏家族乃至全美的各大豪门财团,大家走私军火都不是一天两天了,凭什么一个唐钰的被抓就要彻查唐人银行的账目呢?你们的借题发挥还能再无耻一点吗?”

  面对周铭的质问,下面很多人都羞愧的低下了头,的确走私军火这个东西谁没做过?对于商人而言,哪有什么正义性可言,就连美国总统都能挑起战争再卖武器给交战双方,他们还有什么不能做的呢?

  唐钰被抓,只不过是个阴谋,可他们却借题发挥,不管是彻查账目还是什么,矛头都是直指唐然的,他们这样针对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也的确太无耻了。

  “不过我可以原谅你们,毕竟你们都是被唐安所挑拨的嘛!”周铭说。

  很多人心里这才松了口气,不过也有人随后就反应过来了,你周铭凭什么原谅我们?我们要你原谅什么东西?你这个逼装的真有点过分啦!

  不过周铭随后一句话顿时又吸引了他们的全部注意力:“我们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唐人银行,我们都很希望唐人银行的财富能与日俱增,谁也不希望自己的财富每天缩水,我相信最近因为那段录像所导致的风波已经让你们郁闷到向杀人了对吧?”

  台下很多人下意识的点头,周铭接着说:“所以今天我在这里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们,现在唐人银行的颓势只是暂时的,等我们把眼前的问题给处理了,唐人银行一定会有一个更大的飞跃!而你们就是最幸运的,因为你们都是唐人银行的股东,你们的财富也会跟着疯狂增长,你们现在所要做的,就是稳住心态支持唐然!”

  这一番话让下面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甚至有的人都不由自主的挥舞起了自己的拳头。当然也有些人产生了怀疑:“你凭什么做这个保证呢?”

  周铭对于这个疑问微笑着回答:“就凭我真能拿出七百亿来买唐安手上的股份,你们是相信我会拿着这七百亿的资金来随意挥霍,还是会相信我会努力把这七百亿扩展成为一千亿呢?”

  周铭的答案让所有人这才都放下了心,甚至都有人开始期待唐安为什么不快点把股份卖给周铭算了,他拿在手上只会更倒霉,真是站着茅坑不拉屎!

  看着下面所有人的表情,周铭知道自己过了今天这关了,毕竟他们作为唐人银行的股东,手里握着那么一大笔资金的人,肯定不会是白痴的,他们哪能不了解唐氏家族的族规,不了解唐然是如何上位的呢?

  好吧,就算这些都不了解,就单一点,唐钰是作为叛国者的形象出现,贩卖武器到敌对交战国的,这样都还能从掌握确凿证据的fbi里被放出来,可见背后运作的实力了。

  之前他们跟着唐安,无非是想把唐人银行控制在手上,现在周铭既然不动他们,也说要把唐人银行的财富累积更高,唐安也显然一副斗不过周铭的样子。那么大家都是求财来的,为什么非要在唐安那一棵树上吊死呢?他又不是自己儿子孙子什么的。

  说完了这些,周铭才把话筒还给了唐然,唐然也以董事长的身份主持召开了这一次的股东会议。

  当然,由于有了周铭之前的铺垫,后面唐然的会议就很好开了,完全没有一点阻力,一切都很配合。

  只是在会议结束以后,当他们回到了休息室里,唐景胜才很纠结的质问周铭:“如果你有什么想法,为什么不提前和我们商量呢?”

  周铭明白唐景胜这么问是指在会议开始,自己主动说出录像是自己做的事情,和后来对他们说的那番颇具挑衅意味的话。

  说实在的,周铭自己也很清楚那是非常冒险的,不过也正是因为冒险才不能事先商量,因为他们未必会冒着家族真正分裂的风险去尝试这种做法,不是每个人都会像唐然和林慕晴苏涵她们一样对自己百分百信任的。

  不过周铭也只能在心里这么想想,表面上还是要装傻充愣的:“啊?当时情况那么紧急,我也没想到唐安会直接离开,我只是想着有那么好的机会一定要把握好,所以根本没时间和你们商量了,很抱歉啊。”

  对于周铭的答案,唐景胜和唐徽茵满脑门的黑线,他们只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你说你是临时想到的,那怎么可能,你是在骗三岁小孩吗?而且如果真是临时想的,那你的胆子也太大,不拿别人的家当回事了是吧?万一真的闹到分裂了怎么办?你一个外人是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了,那我们怎么办?我们可还要守着这个家的啊!

  他们很想指着周铭的鼻子大骂一番,但最后他们都还是没有这样做,一来周铭已经给足了他们面子,二来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目前的局势也只有靠着周铭才能更好的继续下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唐景胜只好叹口气说:“那么以后如果再有这样的情况,你一定要事先和我们商量了,毕竟股东大会中间是允许休息的。”

  周铭对此微笑着说一定,不过双方都很明白这一说就真的只是这么一说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