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你们是真的知道自己错了?

  随着周铭这句话,让爱德华和路易都愣住了,正如周铭对他们的贵族印象一样,周铭在他们的印象里也一向都是胆大心细的,或许一些做事的方式方法会让人大开眼界,但那只是在逆境中的不得已而为之,但总的来说他处理问题的手法还是很老练的,如同四五十岁的老贵族一样。

  也正是由于这些想法,让他们总会忘记周铭只有不到三十岁的事实,因此现在周铭非常嚣张的靠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让他们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要知道,他们一位是麻州的州长,一位是有骄傲法兰西血统的贵族,都是掌控美国十大财团之一布莱顿财团的重要人物;如果其他人敢在他们面前如此放肆,只怕他们就要拍桌子走人了,但是现在眼前的人是周铭,他们就没辙了,这一方面是由于他们有求于周铭,另一方面也是周铭的确有这个资格。

  毕竟当初在布莱顿的时候,周铭就是一直牵着他们走的,现在到了旧金山自然更是如此;反正已经向周铭低头了,再多低一些也就无所谓了。

  在这样的想法下,爱德华对周铭说:“没错,当初我们的很多做法是非常的不尽人意,我们也为没有及时补救而感到后悔,但是现在当危机降临到头上,我们相信周铭先生并不会视而不见的对吗?”

  周铭很想摇头告诉他们“我就喜欢看你们被虐的样子”,但这并没有必要,一来自己的重点的确还在布莱顿;二来打脸要在对方装b的前提下才会显得爽,比方如果今天爱德华和路易还在自己面前摆架子,那周铭很不介意狠狠抽打他们的脸,但现在他们已经认怂了,再不依不饶下去反而显得自己就真的很没品位了。

  于是周铭点头说:“没错,我当然不会视而不见的,毕竟咱们现在还是联盟的不是吗?”

  这个答案让爱德华和路易松了口气:这才是他们所认识的周铭嘛,是大局顾大体,不会轻易使小性子,他们想着如果周铭真继续嚣张下去,他们都准备要开口求人了。

  于是爱德华和路易都点头说:“我们当然是一个联盟,而且是最牢靠的联盟,尤其我们还有最厉害的周铭先生,而您才是我们联盟的核心,如果少了你,我们的联盟就会像失去了灵魂的躯壳一样,很容易被对手找到破绽,继而把我们给逼上绝境。”

  周铭无谓的摆摆手说:“这些吹捧的话就不要再说了吧,相比之下,我现在更愿意知道在布莱顿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们可以给我讲讲吗?”

  爱德华点头回答当然没问题,于是他随后就给周铭讲了布莱顿的事情,大体和林慕晴告诉自己的差不多,就是洛克菲勒财团的突然介入,大笔资金和各种舆论造势,不仅稳住了布鲁克状告加勒比、路易斯、圣马丁和新曙光等四十五家投资公司的案子,也稳住了整个cds市场的信誉。

  也是由于这个手笔,爱

  (本章未完,请翻页)德华他们失去了针对亚当斯家族的最大手段,他们害怕亚当斯家族的报复,因此才很急于找回周铭的。

  听完爱德华的话,周铭想了一下问:“那么你们知道洛克菲勒这样帮助亚当斯家族的原因吗?”

  对于这个问题,爱德华非常慎重的考虑了一下才回答:“是因为他们在某个关于中东石油的问题上有合作,而在现在这个阶段,洛克菲勒还需要有亚当斯这样的盟友存在。”

  如果爱德华的回答要放在媒体上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的,毕竟现在中东那边就是一个火药桶,是全世界所关注的焦点,谁不想了解一些爆炸的内幕消息呢?但对周铭而言,他对爱德华的答案显然并不满意。

  “州长先生似乎并不诚实,如果我们真是盟友的话,你应该把你知道的全告诉我才对,而不是说一半留一半,比如中东的石油问题,都快发展成为战争了吧?”周铭故意这么问道。

  “没想到周铭先生连这样的消息都知道,看来你和唐氏家族的关系果然匪浅!”爱德华感慨的点头说,“周铭先生你说的没错,他们在中东的合作就是资助伊拉克以毁灭石油输出国组织的统一性,以此保卫洛克菲勒在全世界的石油垄断地位。”

  由于周铭的原因,林慕晴对中东那边的局势也有很大的了解,尤其现在中东局势直接影响着国际油价以及很多金融市场的走向,早已习惯了去收集各项资料的林慕晴自然不可能错过,她很惊讶的问:“州长先生你是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的战争是由洛克菲勒和亚当斯家族共同教唆的吗?”

  “说教唆或许并不合适,但伊拉克敢如此肆无忌惮的践踏国际法,背后要说没有某个势力的支持是根本没可能的。”爱德华说。

  “那么爱德华先生,作为布莱顿财团的一员,难道你事先不知道这个消息吗?”周铭突然问。

  周铭这话让爱德华心里一惊,他马上说道:“很抱歉周铭先生,作为同为布莱顿财团的一员,我当然知道这个事情,只是由于这个事情之前一直是亚当斯家族和洛克菲勒家族私底下接触谈的,因此我们也并不知道一些太详细的细节,所以才没法告诉你……”

  周铭摆摆手,打断爱德华急急忙忙的解释说:“州长先生我想您用不着这么急着向我解释,因为我并不在意,我只是单纯的觉得既然你们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却一点也没去防备,现在事情都发生了也还想不到办法,你们的智商我真是觉得需要充值了。”

  这句调侃让爱德华和路易的脸色感到非常尴尬:“这的确是我们疏忽了,我们没想到他们的合作居然紧密到了这个程度。”

  随后爱德华又想到了刚才周铭话语当中的重点,他又问道:“那么周铭先生你说这可以想到办法,是阻止美国继续向中东地区增兵,还是阻止这场战争的爆发呢?”

  周铭笑了:“我想现在即便是美国总统,恐怕也

  (本章未完,请翻页)无法避免这场战争了吧?”

  爱德华沉默了,因为作为一位财团家族出身的政治家,他比其他人要更了解这个国家。如果决定了一场战争,那绝不可能是某位总统一拍脑门所决定的,那更像是政治家和财团所共同导演的一出戏,毕竟战争可不只是你来我往的拳脚相加,中间所牵扯到的经济财富绝对是让任何财团都不能不为之动心的。

  就像这次海湾战争,现在还没有开打,仅仅准备阶段,军方就已经向布莱顿财团所控制的贝尔飞机公司和菲尼克斯导演公司抛出了大量的订单,那么当正式开打了呢?就美军那种火力覆盖,凭武器优势平推的无脑打法,对军火的需求肯定更加惊人。

  正如那句非常文艺的话所说的那样:战争的号角已经吹响,战争的车轮正在滚滚向前,所有的工厂已经开足了马力,一切都已准备就绪,所有人都在摩拳擦掌等着这一场疯狂的派对。

  那么,如果总统先生这会说不干了,那么这些财团一定会杀了他的,就像当年想动美联储金融蛋糕的肯迪尼一样。

  可是从最开始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开始,到后来联合国干预,全世界的谴责以及美国对中东的军力部署,甚至到即将发生的海湾战争,可以说都是他们所计划好的,目的就是要通过这一场战争,捍卫他们在石油上的利益。

  这样一来,如果不能阻止这场战争,那还有什么能挽回败局呢?

  爱德华对此完全没有头绪,只能最后把目光聚焦回到了周铭身上,周铭并没有直接给出答案,而是先问道:“我在说出我的想法前,我需要先确认一点事情,就是我在唐氏家族听到的一个有趣的说法,每一次美国所发动的战争,背后总有财团在推波助澜,而这些从中获益的财团,通常也会为了利益负担一部分军费对吗?”

  爱德华点头说:“没错,这也是一种政治和经济交互妥协的手段,毕竟如果只是单纯的为了战争而战争,所有的军费都要依靠财政收入,国会那关是很难通过的,因为每个财团手里都有各自的军火公司,没人希望钱都被对方赚走了,一旦眼红就很不好办了。”

  “而且民意这个东西也很有意思的,所有纳税人都很在意自己的交税用途,如果这时候媒体造势说总统发动战争耗费多少军费,那么这位总统的支持率瞬间就能降到冰点,哪怕这是一场正义的海湾战争。”爱德华接着说,“相反要是某个财团愿意担负一部分军费,那么国会和纳税人在很多时候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听了爱德华的话,周铭心中一片了然,这完全就是电影让子弹飞里汤师爷出的捞钱主意嘛!先号召百姓一起捐款打土匪,让乡里的豪绅带头,因为只有豪绅带了头,百姓才会跟着捐款,然后等捐款到位了,豪绅的钱如数归还,百姓的钱三七分账。

  没想到美国政治也是肮脏的要命嘛!

  周铭在心里笑道。

  (本章完)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