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商界大亨 第十三章 请君滚蛋

小说:重生之商界大亨 作者:方片2 更新时间:2018-12-17 00:28:5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阿尔萨斯的哈鲁斯堡是一座非常古老的城堡,古老到我们要翻阅比中世纪还要古老的历史才能找到踪迹,但是古老并不等于是因循守旧,相反我们的哈鲁斯堡是一个非常善于改变的家族,所以当初才能在阿尔萨斯这个战争夹角当中生存下来,最后得到机会被推选成为神圣罗马帝国的国王。中 文√网 ★★ ★”

  周铭和凯特琳跟着露易丝走进哈鲁斯堡,就能听到一个洪亮的声音在大声说着,周铭知道那就是安德烈,这也是因为这座城堡并不大,才能轻易的听见。

  并且这座城堡也就像安德烈说的那样,是非常古老的,尽管每一寸墙壁都已经得到了尽力的修缮,但放眼看去还是一阵沧桑感扑面而来。除此之外,相比百慕大的哈鲁斯堡,这里由于空间和地理位置的原因,并没有那么多的收藏,但却有更多更有历史的壁画。

  来到通往大厅的门口,露易丝突然转身说:“好了,我们就到门口吧,我不希望让安德烈看到我们一起进去,所以我先进去,你们过一会再进来好吗?”

  周铭点头说没问题,露易丝笑着称赞道:“真是乖孩子!”

  随后露易丝就带着她的仆人先进去了,看着她进去的背影,凯特琳好奇的小声问:“我知道露易丝姑姑是为了和我们保持距离,不介入家族内部的纷争,可是刚才在门口的时候,不是她帮助我们进来的吗?现在才想到保持距离,会不会太晚了一些呢?”

  周铭握着凯特琳柔嫩的小手笑着对她说:“这并不是我们所需要关心的,既然她这么说了,我们就这么做吧。”

  露易丝真正的想法周铭自然无从知晓,不过周铭猜测她这么做或许只是为了表达一种姿态,就是她可以暂时向安德烈臣服,并不想公开撕破脸;而在安德烈那边,他暂时也拿这位王妃没办法,所以露易丝这样的做法说到底就是给自己留有一个转圜的余地罢了,这是政治家贵族的标准做派。

  而顺着露易丝看向大厅里,周铭现这次哈鲁斯堡的家族聚会和自己想象当中的有些出入,原本周铭以为像哈鲁斯堡这种上千年的大家族会议,那怎么都该是在一个巨大的大厅里,或者是一个巨大的圆桌会议,又或者是一桌一桌像宴会一样的形式,不过眼下这个会议,着实让周铭有些失望。

  或许是因为这座哈鲁斯堡太有年代的缘故,这个大厅就只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还比不上自己念书时的学校礼堂。

  也由于空间不够的原因,大厅里只放了寥寥几张桌椅,周铭放眼看去,最多就只有十多个人坐着,其他足够上百人都站在那里。这样的场面,让周铭觉得这并不是什么贵族会议,而更像是港城的黑帮聚会,甚至可能梁山好汉们的聚义厅都会比这样要规范的多。

  对于这样的情形,周铭想着或许是由于哈鲁斯堡家族没落的缘故吧,当然也可能是他们家族内部的等级观念。

  在周铭观察情况的时候,露易丝已经走进了大厅:“非常抱歉,看来我好像迟到了!”

  露易丝这话当然是对召开这次会议的安德烈说的,而顺着露易丝的方向,周铭也终于看到了那位安德烈。

  不得不说,这位安德烈的形象也和周铭之前的预想有些相悖,原本周铭想着他和凯特琳是排名前两位的继承人,那么他怎么都应该和凯特琳的年纪相仿,是一位年轻人才对,却没想到居然是一位留着一脸络腮胡的中年人,天知道这个家族的继承顺序是怎么排的。

  安德烈站在大厅内唯一的讲台上,当他听到露易丝的声音就立即停下了演讲,他微笑着说:“当然不,亲爱的露易丝王妃,作为一位绅士最基本的素养,就是能接受女士的迟到,很荣幸的,我就是一位绅士。”

  露易丝向他道了一声谢,随后露易丝看了看四周又说:“不过这里好像并没有位置了,难道一位绅士要让女士站着吗?”

  “这是会遭到上帝唾弃的行为,所以我专门为你预备了一个位置。”

  安德烈说着挥挥手,旁边立即有人搬出了一套桌椅在靠近讲台的位置,然后安德烈指着这里对露易丝说:“亲爱的王妃殿下,这就是您的位置。”

  露易丝这才心满意足的坐下,而他们的这番交流也同时印证了周铭之前的猜测,果然安德烈是不希望和露易丝闹翻,甚至还有可能是想得到她支持的,毕竟她是前族长斐迪南的亲妹妹,又是一位王妃,不管哪个身份,都是安德烈所必须要争取的对象。

  想到这里,周铭转头对凯特琳说:“现在轮到我们出场了。”

  在大厅里,安德烈说:“各位亲爱的同胞们,当我们尊敬的王妃殿下到来,我们的所有来宾就都到齐了,那么我们可以正式开始这次的哈鲁斯堡家族会议……”

  安德烈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周铭打断了:“很抱歉,尊敬的安德烈绅士,还有一位非常重要身份的人并没有到,她就是哈鲁斯堡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特蕾西亚·凯特琳·f·哈鲁斯堡殿下!”

  周铭说完主动让出了一条路,凯特琳就昂挺胸的从周铭身后莲步信移的走了出来。

  而随着凯特琳的出现,现场顿时一片哗然,因为谁都没有想到凯特琳会突然出现,虽说近些年由于安德烈的活动,让凯特琳他们这一系的存在感变得非常薄弱了,甚至于最后在和安德烈的较量中,斐迪南还输掉了他的所有,包括在百慕大的最后一处城堡,以及城堡里几百年的收藏。

  但斐迪南毕竟还是公认的家族族长,而他们要瓜分哈鲁斯堡家族的财产,突然见到凯特琳的出现,总还是会有些心虚的。

  安德烈则是第一反应看向了露易丝,这么巧合的出现,他显然怀疑是这位王妃在背后作梗,不过露易丝也是一位经验老道的贵族,一脸的惊讶拿捏的恰到好处,让安德烈明知道她在演戏也只能作罢。

  想到这里安德烈张开双手:“非常欢迎凯特琳的到来,不过我要提醒一句,今天我们的会议所要讨论的其中一个议题,就是关于家族继承权的,所以你自称是第一顺位继承人是有些为时尚早的。”

  “所以这么说,是安德烈先生你想要公然篡权了吗?”周铭走上前问。

  篡权这个词说出来让安德烈愤怒的皱起了眉头,但在这里他又不好直接作,便问道:“亲爱的凯特琳,这位先生是?”

  “他是我的丈夫周铭。”凯特琳说。

  当凯特琳这句话说出来,顿时让现场再次惊讶起来,所有人不可思议看着凯特琳,更不可思议的看着周铭,怎么也想不到会突然得到一个这样的消息。

  在讲台上,安德烈听到这话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周铭?很抱歉,我并不记得在东方有这样一个家族,并且我也并不记得哈鲁斯堡有和东方联姻的计划,他是华夏人吗?还是只是华裔?”

  “他是华夏人周铭,他并不属于任何贵族豪门,他只是我的丈夫!”凯特琳说。

  如果之前凯特琳的到来和她所说的话,还只是让大家感到意外的话,那么此刻她的这番话,则是让所有人都震惊了。因为谁都想不通为什么哈鲁斯堡家族最漂亮的继承人,居然会选择一位平凡的丈夫,老天,这可不是什么童话故事,怎么会有如此离奇的事情生呢?

  在一片惊讶中,只有预先知道的露易丝要镇定许多,不过即便这样,她也仍然瞪着眼睛,显然凯特琳敢这么直接的说出来也出了她的预料。

  安德烈最先回过了神来,他对凯特琳说:“我不知道这个华夏人对你施了什么巫术,但是你们之间的关系是得不到上帝祝福的。”

  “那就不要上帝祝福好了,我们就过我们自己的关系。”凯特琳很无所谓的说。

  “无知,幼稚!”安德烈怒斥道,“凯特琳你知道你自己刚才说了什么吗?那种亵渎上帝的话会为我们的家族带来灾难的,你不配做哈鲁斯堡家族的继承人!”

  “尊敬的安德烈先生,你好像管的也太宽了,且不说你的继承权还要排在凯特琳后面,就算你的排位在前面,在你没有真正继承家族前,你也没有这样说的资格!”周铭好心的提醒他道。

  安德烈气得咬牙切齿:“这不需要你的提醒,而且说到资格,你这种东西才是最没有资格在这里说话的!”

  周铭笑了:“我有没有资格无所谓,重要的是我的妻子凯特琳她有就足够了,因为今天我就是来帮她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

  “你这个该死的华夏人,你没有资格称呼我们哈鲁斯堡家族的女人为妻子,这里更没有你们的东西!”安德烈突然冲周铭咆哮道,这让周铭有些意外,但随后安德烈又平静说道,“凯特琳她的确有资格参加这次会议,只不过你们来的太晚了,这里已经没有你们的位置了,所以你们得站到门外面去听了。”

  “作为第二继承人,同样作为一位绅士,安德烈先生你不觉得自己该为凯特琳安排一个位置吗?”周铭问。

  安德烈双手摊开耸了耸肩说:“很抱歉,现场的情况你是看到了的。”

  周铭点点头:“那么既然如此,我们就只能自己找位置了对吗?”

  安德烈本能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安,但他仍然摆了摆手:“如果你们觉得可以的话,那么请便。”

  得到了安德烈的准许,周铭先环视了大厅一圈,最后把目光放在了距离讲台最近的一个人身上,周铭向他走过去很有礼貌的问:“尊敬的先生,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那人下意识回头看了安德烈一眼,然后才回答:“我是奥地利勋爵伊法曼。”

  “那么伊法曼勋爵先生您好,我非常荣幸能在这里认识您。”周铭先问了声好,然后说出了那句震惊全场的话,“那么请您现在起身从这个座位上滚蛋吧,因为这个座位是属于我的妻子凯特琳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