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台下的那些人怎样反对,不管利慕斯究竟被周铭气成了什么样子,这次的竞标仍然还得继续进行下去。

  “大家都请稍安勿躁,我知道大家对这次的竞标都非常关心,所以接下来我会为大家解释利慕斯先生为什么会没有足够的资质。”

  托亚雷在台上拼命的安抚着所有人的情绪:“利慕斯是我们墨西哥最成功的商人之一,他掌握着相当庞大的资本,这一点我相信大家都知道,甚至那句绕不开的利慕斯传言我也听说过,但是有一点你们是不是都知道呢?就是关于利慕斯先生的擅长。”

  “术业有专攻,每个人都会有自己擅长和不擅长的,这就像你无法让贝多芬去制造核弹,你也同样无法让爱因斯坦去谱写一首命运交响曲出来,那么利慕斯先生也是如此!”

  托亚雷随后问:“那么利慕斯先生他的擅长又在哪里呢?”

  这个突然被抛出来的问题让人一时之间并反应不过来,当然托亚雷也并没打算让人反应,他接着说道:“我们都知道利慕斯先生的产业基本都集中在地产和超市这一块,而地产是利慕斯他接手的家族产业,因此利慕斯先生真正擅长的应该是超市和食品供应这一块!”

  托亚雷很着重强调道:“但这一块和电信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除非你能在售楼处买到电话,又或者能去超市开通网络。”

  托亚雷自己想了一下又耸了耸肩说:“或许这些事情以后是能实现的,但是在现在,这还是很违背常理的,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在对利慕斯先生的过往商业行为进行了慎重的分析过后,才得出了他并不具备接手墨西哥国家电信公司资质的结论。”

  虽然托亚雷已经尽可能在解释了,但这样的说法显然也并不能让所有人满意。

  也正因为这样,当托亚雷的话音才落,下面立即有人问道:“就算你说利慕斯先生的资质不够,那么那个周铭呢?他又有什么资格?”

  随着第一个人问出了声,其他人也跟着附和道:“对呀,那个周铭他不过就是个该死的印第安人,难道一个印第安人还能比利慕斯阁下更有资格吗?要我看,他根本就是个住在深山里的野人,他只怕连电信是什么,国家电信公司包括有什么业务都说不上来吧?”

  面对台下这一波又一波的质疑,托亚雷尽力的解释道:“我想大家对这位周铭先生或许有一些误解,首先他并不是印第安人,而是远道而来的华夏人,他之前是在美国从事商业投资的,他在旧金山入股了很多的互联网科技公司,并且他本人也是在布莱顿的哈佛商学院进修的。”

  托亚雷的解释让所有人一片哗然,显然他们都没想到这突如其来的人居然还有这样的身份。

  利慕斯也皱起了眉头,虽然他早就知道了周铭的身份背景,但在这个时候说出来,还是很让他相当不爽的,毕竟他才是墨西哥最成功的商人之一,他怎么能忍受周铭踩在他的头上这样炫耀呢?

  于是利慕斯随后接过托亚雷的话头说道:“原来周铭先生还有这么厉害的身份吗?难怪会比我更有接手的资格,况且你也在旧金山的硅谷从事过互联网科技公司的投资,我想你对互联网科技和先进的电信科技,肯定是要比我们更了解吧?那么你不妨说给我们听听,也好让我们开开眼界。”

  当利慕斯说完,其他人也都纷纷附和他道:“就是呀,给我们解释一下电信科技嘛,也好让我们都明白你的确是懂这方面的!”

  听着身后人们这一句句的问话,利慕斯露出了得逞的笑容:墨西哥国家电信公司现在和我是没有关系了,但是周铭你也别想那么简单的拿到!

  利慕斯高兴了,但是台上的托亚雷却要骂娘了:特么的我知道你对于周铭那横刀夺爱的行为很不满意,但你再不满意你想在竞标结束以后怎么报复他都可以,为什么一定要在这里呢?你可知道他是评定小组选出来的人,他要是丢脸丢的可是我们的脸呀!

  于是托亚雷马上说道:“利慕斯先生,我想这应该是通信工程师的问题……”

  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周铭就打断他道:“没有关系,既然他们都那么希望了解,我就勉为其难的给他们解释一下吧。”

  托亚雷很想一刀捅死这些杂碎,他不明白周铭这家伙是傻的吗?他难道不知道自己刚才是在帮他说话吗?他难道不知道利慕斯是故意问出这些问题,里面肯定是有其他陷阱的吗?自己明明就可以想办法帮他圆过去,你干嘛还非要出这个风头呢?

  这时周铭抬头笑着对托亚雷说:“毕竟只有我说了,才能真正的让他们心服口服嘛,而且有人把脸伸过来了,我也不介意伸手打这一巴掌。”

  周铭随后转身过去对着所有人说:“你们让我说墨西哥国家电信,那么我就告诉你们,目前墨西哥国家电信公司主营两方面的产业,一方面是电话通讯,另一方面是互联网,电话通讯我想这方面我们大家都了解的太多,所以我就不多说了,那么我着重就给你们讲讲互联网吧。”

  “所谓的互联网就是我们平常说的英特网,是由一个个单个网络串联起来的更加庞大的网络模式。”

  周铭的话才说了一个开头,就被利慕斯给打断了:“周铭先生,我想你说的这个我们都已经了解了,所以这些都是很没有意思的,我想你是从美国来的,你一定对互联网有更加深入的了解,那样肯定会更有意思吧?”

  在利慕斯之后,现场的其他人也都跟着起哄起来:“对呀,周铭先生你既然了解的话,那么就不妨说出来让我们见识一下嘛,还是你根本就不了解,只是通过某些不正当的手段才得到的资格呢?”

  “这些家伙真是太可恶了!就算是现在国家电信的高级官员,他们也说不上来吧?还有利慕斯和其他人,他们又能有几个人能说上来的?为什么一定要周铭先生说呢?”卡洛斯很为周铭鸣不平。

  周铭却拍拍他的肩膀表示无所谓,随后周铭才又说:“既然你们那么想知道,那么我就告诉你们吧,所有互联网都是建立在数据的打包传输的基础上的,我举个例子吧,当你们在你们的电脑上敲下一个字母a的时候,实际上就等于是在存储器里打出了01000001这样的数字包。”

  “那么为什么会这样呢?这是因为在互联网的世界里只有1和0两个数字,不管任何的字母还是运算,都离不开这两个数字,这就是二进制,也是互联网的专门语言。”周铭说,“所以当你在计算机上打出了sb的时候,实际就会生成0010这两个数据包。”

  听着周铭的话,现场所有人都是一脸的懵逼和茫然,显然他们都并听不懂周铭在说什么,或者是这一连串的1和0已经让他们头昏脑涨了。

  为此利慕斯再次打断周铭说:“周铭先生这些我们都是知道的,也是最基础的知识,那么互联网的传输呢?比如一条信息是如何从我的电脑上发送到你的电脑上的呢?”

  “看来利慕斯先生是个急性子,连听我把话说完的耐心都没有。”

  周铭随意的调侃了一句,随后说道:“其实我刚才就已经说过了,所有互联网的数据传输都是在打包传输的基础上,将数据全部转化成二进制编码,然后通过tcp协议和ip协议进入电话线,最后传输到ip地址所在的电脑上。”

  周铭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下,他见所有人都是很茫然的,于是接着说道:“看来大家都还有更大的兴趣,其实tcp就是一个传输协议,首先我们把我们的文件发送到服务器,然后就会进入到一个状态,再然后服务器会发回一个文件,让我们进入到另一个状态。”

  “最后,我们的电脑会再响应一个状态,就到了established,这样就完成了一次数据传输,这就是所谓的三次握手传输,我想我这样说你们一定明白了吧?”周铭问。

  随着周铭说完了,现场顿时一片死寂,所有人都仿佛石化了一般的看着周铭,满满的都是惊讶和茫然。

  不过这种寂静也就是片刻的,随后也不知是谁带头,所有人一起向周铭鼓掌起来。

  “我们当然明白了,这就是互联网的知识,和我们知道的一样!周铭先生果然厉害!”

  所有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鼓掌说着,但实际上他们心里都在想着:我擦嘞!不愧是从美国来的大学生,原来他真的懂互联网呀!

  知识他们并不知道,其实周铭这个时候心里也很发虚的,毕竟周铭可不是计算机专业毕业的,哪里会真的懂什么编程和网络传输是怎么回事呢?不过好歹周铭也是重生回来的人,怎么都会懂一点计算机知识,不说对错,就这一堆1和0的理论,还有那一堆单词什么的,唬住这些白痴总是够了的。

  想到这里,周铭转身看向也满脸懵逼的利慕斯问他:“这下利慕斯先生可满意了?或者说利慕斯先生能指出我话里面的错误呢?”

  周铭的语气很平淡,不过这句话停在利慕斯的耳朵里却无疑是一巴掌狠狠扇在了他的脸上,让他感觉一阵火辣辣的疼。

  但尽管如此,利慕斯还是只能赔着笑脸说:“周铭先生那么厉害,我怎么可能和你相提并论呢?我只是个普通的商人而已。”

  废话!我刚才已经把自己知道所知道的单词都说出来了,如果这还不厉害,那就只能说明你是程序员转世了!

  周铭在心里无不庆幸着。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