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铭**和鬣狗他们骑着马,跟着弗莱格酋长朝苏梅尔奔驰着,根据弗莱格的介绍,苏梅尔是印第安人传说的躲避一切灾难的神庙,后来他们在潘萨斯的山林里现了一个废弃的玛雅祭坛,就称呼这里为苏梅尔了,这里后来也就成为各印第安部落召开集体会议的地方了。8 『1『中文『网

  至于周铭他们骑马这也是没办法的,毕竟在这种没有一条好路的地方,骑马总是要比开车方便很多的。

  他们就这样在山林里奔驰了半天的时间,终于在中午的时候来到了苏梅尔。

  这个传说中的玛雅祭坛建在一座高山顶上,并且也只有一条路可以上去,很有点华山的味道。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还请周铭先生不要透露自己的身份,我们印第安人虽不排外,但由于历史原因也是很提防一切外人的。”弗莱格这样告诫着周铭。

  周铭对此表示理解,随后他们跟着弗莱格上山,路上遇到了有其他印第安人的盘查,根据弗莱格的说法,苏梅尔这里是属于一个叫肯哈德的印第安部落,肯哈德也是潘萨斯州最强大的印第安部落,整个部落拥有近四十万人口,领名叫福克斯。

  由于有弗莱格在,面对肯哈德部落的盘查自然很轻易的过了关,周铭他们被误认为是图坎特的印第安人了,毕竟印第安人和东亚人的脸型是很像的,而鬣狗的脸上涂了油彩也看不出模样来。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攀登才终于到了顶峰的祭坛上,此时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印第安人了,他们有的穿着印第安人自己的服装,戴着鹰羽冠,但有的却穿着普通的衬衣牛仔裤,甚至还有人传了一身西服过来。

  根据之前弗莱格的介绍,周铭知道这些服装的不同就反应了这些部落的强大与否,越强大的部落他们的服装就越贴近现代服饰,而越落后的部落则还完全保留着古老的装扮。而那唯一一个穿着西服出席会议的不用说,只能是肯哈德部落的福克斯酋长了。

  这些各个部落的酋长们此时都围坐在一个圆形祭台的旁边,很有一种圆桌会议的架势,只不过圆桌用圆台代替了就是,而当哪位酋长要言的时候,就可以走上祭台来说,甚至当如果有两位酋长的意见不合,他们还可以直接在祭台上面打一架,谁赢了谁说话,这就有些让人啼笑皆非了。

  见到弗莱格到来,福克斯酋长笑嘻嘻的说:“我的弗莱格朋友,这可是你起的会议,怎么反而你还迟到了呢?”

  随着福克斯酋长的话,其他酋长也都把注意力转到了这边,纷纷指责其弗莱格的迟到。

  这让周铭皱起了眉头:看来这些印第安部落之间也并不是铁板一块呀!这就会让今天的会议变得不那么简单了。

  周铭于是让鬣狗在背后点了弗莱格一下,弗莱格才说:“我的迟到是因为我为这次的会议做了很多的准备,毕竟这是我图坎特部落起召开的部落会议,我必须要重视的,所以也算情有可原吧。”

  弗莱格的话语说的很轻松,但却让其他人的脸色都变得尴尬起来,因为弗莱格这么说了不显得其他部落都不重视,是来玩的吗?

  最后福克斯不得不站出来说:“原来图坎特部落的确是有原因的,我就是弗莱格老朋友一向遵守时间,不可能会做出迟到这种事情来的。”

  福克斯自己把自己的话给圆回去了,随后才请弗莱格坐下,他才又说:“那么现在图坎特部落的酋长已经到了,我们这次部落会议就可以开始了,弗莱格酋长,你可以说说你召开这次会议的原因了。”

  随着福克斯的话,弗莱格又站了起来,他走上前面的祭台:“我希望我们所有的印第安部落能联合起来形成一个联盟,共同对抗潘萨斯城的贸易公司!”

  一句话让现场顿时一片哗然,所有人对弗莱格的提议都感到了非常惊讶,他们都在各自的讨论,似乎谁也没想到弗莱格居然会抛出这么一个议题出来。

  在哗然中,福克斯说:“或许我并没有听明白,我们所有的印第安部落不从来都是一体的吗?至于对抗,弗莱格酋长的意思是要我们都不卖玉米给他们吗?又或者是不找他们贷款还是不在他们那里买种子?又或者是因为什么事情,我们要不跟他们进行合作呢?”

  “是用武力将贸易公司从潘萨斯州驱逐出去,在这里建立一个属于我们印第安人自己的秩序!”弗莱格说,“只要没有贸易公司,我们就可以在我们的土地上播种任何我们想要播种的农作物,我们也可以把我们的农作物卖给任何人,只要他们能出足够高的价钱。”

  “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印第安部落就不会像现在这么贫穷,我们就也可以住在城市的房子里,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弗莱格的话语说的激昂有力,但其他部落的酋长却不仅没能达成共识,反而一个个讥笑起来:“嘿!图坎特的酋长哟,你是不是还没有睡醒呢?否则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呢?我们不是一直都在贸易公司买种子办贷款,我们不和贸易公司合作我们还能找谁呢?难道你能来买我们的玉米吗?只怕你自己连图坎特的玉米都买不了吧?”

  福克斯则说:“弗莱格酋长,我知道最近你的图坎特部落很不好过,由于今年的雨水太少,再加上虫灾,你们部落的玉米减产很多吧?听说你们最近还和贸易公司干了一架?”

  福克斯说着遗憾的摇了摇头叹息道:“我该说你们太冲动了!现在这样吧,我的肯哈德部落还有一些余粮,可以支援给你们图坎特部落一些钱或者粮食,你们就不要再闹了,但今年的收成你们要双倍还给我,怎么样?”

  “我并不是来当乞丐的!”弗莱格强调。

  不过弗莱格的这句强调反而让其他的印第安酋长们调笑的更欢了:“原来不是乞丐吗?你不说我都还没想到,原来图坎特的玉米减产很严重,你们都开始要吃土了吧?弗莱格酋长是很有骨气的,但骨气可养不活你们部落那一万多人,只会让他们都饿死,现在福克斯酋长都愿意帮助你们了,你们居然还不要,那就是找死咯!”

  面对这些酋长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嘲笑,弗莱格忍不住的大声道:“都够了!你们以为我是为了图坎特部落吗?我是为了我们所有的印第安部落呀!”

  弗莱格环视所有人说:“难道你们都没有现,我们永远都只是借贸易公司一点钱,然后我们要拿我们几乎一整年的收成去还吗?并且如果一旦我们的收成出现了意外,我们甚至是都还还不上的!”

  弗莱格的话让下面嘘声一片,大家的嘲笑的更起劲了:“还不上那是你们部落的问题,是你们种不出更多的玉米,怎么还能怪到贸易公司头上呢?我原来怎么没有现弗莱格酋长真是非常差劲的人呀!”

  福克斯抬手示意所有人安静,最后他才对弗莱格说:“我的朋友,好像这一次的确是你错了,一直以来我们不都是在向贸易公司借钱买种子种地,种出来的玉米最后再卖回给贸易公司的吗?这样的交易已经持续了有上百年的时间了,你怎么能说这种交易是错误的呢?”

  “就是呀!如果这种交易是错误的话,那么难道我们这一百多年来都是吃土过来的吗?”有人接着福克斯的话跳出来说。

  福克斯又说:“我的朋友,我知道今年图坎特部落的情况并不好,但你不能因为你的玉米收成不好,就去责怪贸易公司,这是没有道理的。”

  弗莱格摇着头感到很不可置信的说:“我真的不明白,你们究竟还是不是印第安人了,为什么你们在为贸易公司说话呢?你们难道都忘记了,那些该死的贸易公司是怎样剥削我们,屠杀我们印第安人了的吗?”

  “我看忘记了那些事情的人是弗莱格你才对!”福克斯突然提高了语调说道,他的脸上也再没了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从未有过的认真和严肃。

  “我们安心种地,顶多只是过的苦一点,但至少我们还能活着,但如果听你的去对抗贸易公司,那等待我们的结果就会是像一百年前一样的遭到屠杀!”福克斯伸手指着弗莱格说,“你难道忘记了吗?每一代酋长都会告诉我们的话,就是不要反抗,只要不反抗,我们就能活下去!”

  “并且更重要的,贸易公司的存在也是对我们有好处的。”福克斯又说,“过去如果我们的田地里生了灾害,那么等待我们的将会是一整年的饥饿,无数人会因此而死,但是现在至少我们还可以去找贸易公司贷款再去买种子,去为我们祈祷明年不再有灾害,至少我们不用年年去饿肚子不是吗?”

  福克斯最后说:“但是弗莱格你呢?你只是为了你们图坎特部落的一己私利,居然要成千上万的印第安人去送死,你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在福克斯的带动下,其他酋长也纷纷向弗莱格起了质问:“没错,弗莱格你安的是什么心?你为什么要我们去送死?”

  弗莱格面对所有人的质疑,他只能不断的辩解自己并没有这样做,但他的辩解是非常无力的。

  最后没办法,周铭只好站了起来大吼一声:“都给我住嘴吧,你们这些懦夫奴隶!”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