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周铭的话说出来,让会议室里的所有人都震惊了,他们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周铭,包括利慕斯自己都觉得听错了,否则任何一个神志正常的人都不应该说出那番话来吧?

  利慕斯很想问周铭一句:老大你是不是听错了,还是你根本没明白自己在说什么呢?我所谓的垄断问题,无非就是一个借口,是要把国家电信公司的盈利部分和支出部分给分离开,再把支出部分抛给你的,这就是一个为了日后把你从董事长位置上赶下来的陷阱,难道你看不出来吗?你居然还答应了?

  好吧,周铭你提出了使用所需的租金,这看起来很合情合理,但关键是国家电信这些年为了在全国建设基站和服务器,所欠下的债务都是以亿为单位计算的,相比这些债务,使用租金根本不成比例好不。那么就算你掌握着那些基站,可以提高一些价格,但总还是得控制在一定比例内的,否则就又是另一种形式的垄断了。

  利慕斯瞪大了一双眼睛看着周铭,他想破了脑袋也不明白周铭怎么就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要是说出这话的是另一个人,利慕斯还会认为对方是对企业权力政治一无所知的白痴,但眼前这位可是周铭呀,是让自己吃了无数亏的人,如果他是这样的白痴,那么自己岂不就连白痴都不如了吗?

  周铭仿佛并不知道自己一番话给利慕斯和其他人带来了多大的震惊,自顾自的接着说道:“不过虽然我们是为了应对政府的反垄断调查,但作为公司的董事长,我是绝对不会同意公司出现任何形式分裂的,所以即便是把建设和电信业务分成两部分,那也应该是在国家电信集团旗下的两个子公司,而不能是两个毫无关联的新公司。”

  “当然,为了保证两个子公司能和集团的决策一致,不至于出现对集团绝对执行不到位的情况,这两个子公司都必须是由集团全资控股的。”

  周铭接着解释:“也就是说,利慕斯副董事长你要想成为电信业务那个子公司的董事长,这没问题,你想要控制一部分那个子公司的股份,这也没问题,但这些的前提都是建立在你拥有国家电信集团股份的基础上才可以的,简单说来,集团和子公司实际还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周铭最后说:“我想这样的安排就既能保证不会被反垄断调查,又能最大限度的保证公司的统一了。”

  听着周铭的话,会议室里的所有人都替周铭感到了着急,的确,就周铭这样的安排是能在不被反垄断调查的基础上保证集团的统一,可现在根本不是这个问题好吗?或者说这个所谓的反垄断调查根本就不存在,就是利慕斯抛出来的彻头彻尾的阴谋!

  对利慕斯来说,不管你怎么安排,只要他还在这个集团里,只要他拥有的是电信业务这边的主导权,他就可以凭着他高额盈利的业绩说动其他股东。

  当然电信的建设和业务是两个相辅相成的东西,建设支出业务盈利,毕竟没有基站和服务器的建设就不可能会有任何业务的开展。

  可问题在于没有人会认真分析这个呀,包括总统在内的所有人都只会把目光盯在亏损和盈利上,那么这样一来,自然就是分管业务的利慕斯要占便宜了,最后他就能靠着自己手上的盈利业绩把周铭你踢出集团,达到他窃取董事长位置的目的,你到底懂不懂啊?

  周铭为此还询问利慕斯道:“副董事长你觉得怎么样?”

  在其他人看来,利慕斯肯定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毕竟这是他提出来的阴谋,周铭又毫无察觉,简直就是千载难逢呀!

  可利慕斯却并没有急着答应,反而皱起了眉头。

  能成为墨西哥城内绕不开的大商人,利慕斯可不会像其他人那样单纯的认为周铭说什么就是什么了,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正是这样的想法,让利慕斯反而谨慎了起来:“我认为董事长的提议是很好的,只是现在国家电信公司仍然还处在一个负债累累的状态,这并不是一个拆分业务的好时机,况且一个集团业务的分拆也是需要协调方方面面的,不能简单的一刀切,所以还是先让总务部和其他部分经过更多的讨论做出详细方案来再说吧。”

  对于利慕斯谨慎的回答,让会议室内所有人都感到无比的意外,然而这个意外还只是个开始。

  随后周铭却摇头说:“我并不同意,我认为不管任何事情都应该尽快的做出决定,当然我也同意这样的公司大事不能简单的一刀切,需要制定更加详细的方案,考虑多方面的因素,但这都是为了完善决定,或者说这和做出决定本身并不存在任何冲突。”

  周铭最后强调:“那么今天,我们就是要把这个决定先做出来,而不是讨论详细的方案。”

  利慕斯仍然反对道:“我还是认为这样太过急躁了,将一个大公司进行拆分,不管从哪方面来看都将是一个事关公司未来发展的大事,怎么能如此草率随意的做决定呢?”

  “没想到果断和草率在利慕斯副董事长这里居然是可以随意切换的词语。”周铭冷笑着说,“我想利慕斯副董事长过去应该听说过之前其他人对国家电信公司这类国企的评价吧?就是效率低下,推诿责任,那么现在,既然我接手了国家电信公司,我就一定要把这样的风气给剔除掉!”

  利慕斯也针锋相对道:“那么我也提醒周铭董事长,整肃风气我是赞成的,但是整肃风气是在对内部执行效率的革新上,而不是说任何事情一拍脑袋想起来了就去做,完全不去考虑前因后果……”

  面对周铭和利慕斯谁也不退让的争吵,让会议室里所有人顿时都感觉凌乱了,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大大的‘懵逼’二字。

  或许对于周铭和利慕斯的争权夺利,或者周铭通过打压利慕斯来树立自己的绝对权威,这都已经让他们习以为常了,但今天却不一样,周铭和利慕斯居然真的在为公司的决策进行争吵,更重要且奇葩的是,他们两个人争吵的立场,似乎完全搞反了。

  要知道原本他们争吵的关于将公司的建设和业务分割开提议的人可是利慕斯呀,并且但凡有些智商的人都能看出来利慕斯提这个东西的目的就是一个阴谋,准备谋夺董事长位置的。

  可就是这样,周铭居然一口就答应了,一点不带犹豫,就好像完全没听出来利慕斯背后的阴谋一样。

  而在周铭答应了以后,他们的画风就都不对了,原本应该要拼命促成这个决定的利慕斯却突然抽风一样的反对起来。

  面对这样的局面,让所有人都忍不住的想问他们一句:大哥,你们究竟是站哪边的?

  周铭董事长,难道你真的看不出来你坚持要通过的决议是在给自己挖坑吗?

  利慕斯副董事长,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的这个态度是在反对自己,等于是在帮助周铭,也是在打自己的脸吗?

  说到最后,周铭突然露出了笑容:“利慕斯副董事长,你是不是在害怕什么?”

  “我会有什么害怕?”利慕斯很警惕的反问。

  “既然利慕斯副董事长没有任何的担心和害怕,那为什么你会要反对自己的提议呢?”

  对于周铭的这个问题,利慕斯想解释他并不是在反对,但却被周铭给直接打断了,周铭接着说道:“我想利慕斯副董事长这么做肯定是在害怕我有什么阴谋对吗?就像你是在利用分管部分的机会,把能盈利的业务那一部分都划归到自己手里,好为将来用业绩把我赶出国家电信公司做准备。”

  周铭这话让利慕斯心头一紧:果然是这样,我的第六感没错,他果然知道,这里面果然是有问题的!

  不过利慕斯心里这么想着,他嘴上却仍然硬着否认道:“周铭董事长,你作为国家电信的最高领导人,你可不能说这种不负责任的话,我的提议只是单纯的为了国家电信公司的未来考虑,是为了不引起反垄断调查,我并没有想过故意要把能盈利的部门划归到自己手上……”

  周铭这时突然打断利慕斯的话问:“那么这样的话,利慕斯副董事长把业务部分给我,然后你收着建设部门怎么样?”

  “这绝对不行!”利慕斯毫不犹豫的回答道,虽然他不知道周铭在想什么,但这是绝对不行的,自己挖的坑怎么能自己往下跳呢?那不是傻b吗?

  当然利慕斯自己是不会这么说的,他对此解释道:“董事长,我们现在所讨论的是要对分拆业务进行更全面的分析,而不是简单的开始划地盘了……”

  “划地盘?利慕斯副董事长这个形容非常贴切,看来这才是你的目的,否则怎么能那么顺口的说出来呢?”周铭问。

  利慕斯马上否认:“我没有!董事长你不能这么诬陷我……”

  周铭懒得听他的解释:“那么既然利慕斯副董事长并没有在这个提议里准备任何的阴谋,又为什么会不敢接受呢?还是你认为我会准备什么阴谋呢?”

  周铭说到这里重重的叹了口气,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接着说:“看看,原本这个提议就是利慕斯副董事长你提出来的,现在我已经接受了,你却又怀疑我的动机,这真是太让人感到悲哀了,我明明是为了国家电信公司考虑的,到头来却不被信任。”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是利慕斯副董事长刚才你说过的话,现在我才真正感受到了那种感觉,我明明是那么正直的人,却被你幻想成了恶魔……”

  周铭说着话,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的悲凉,仿佛一个被小人用最恶劣的想法揣测却无法争辩的英雄,让会议室里的其他人都忍不住的对此感到了心酸,同时也让利慕斯的形象变得更加猥琐了。

  “董事长,我没有这样怀疑你,我可以对天发誓!”利慕斯着急的辩解着。

  这时周铭突然说道:“那么就是说利慕斯副董事长你同意了对吗?”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利慕斯看着周铭,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利慕斯突然觉得周铭已经变成了头上长角拿着三叉戟的恶魔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