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这边也是周铭先生赢了?

  随着这番话的说出让现场再一次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感觉有一柄大锤狠狠的砸在了自己的心上,让他们感到无比的气闷。

  在人群中,有人似乎想起了什么问道:“那个……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应该去的是七号摄影棚对吗?今天在那里的应该是佩罗兹导演和他的剧组吧?他不是古斯曼导演最得意的学生吗?甚至古斯曼导演还带他去过好莱坞的,难道他也没有选择古斯曼的作品吗?”

  这个问题让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显然他们也都非常好奇,毕竟之前的一号摄影棚里,考斯特导演的选择还可以用关系不好来解释,可现在这个佩罗兹导演又是怎么回事?难不成作为古斯曼导演的学生,受到老师苦心栽培的他也要对老师恩将仇报吗?

  通过最邪恶的揣测这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但问题在于如果是一次关键像奥斯卡那样能影响终身的事情也可以理解了,但问题现在只是一次不知所谓的选择,怎么想他也没必要针对自己的老师吧?

  这一个一个冒出来的问题简直就要把这些人全给逼疯了。

  那人对此回答:“佩罗兹导演还有他的副导演们的确都是选择古斯曼导演台本的,但其他的工作人员和群众演员们,由于佩罗兹导演并没有透露古斯曼导演的事情,所以他们都基本一致的选择了那位周铭先生。”

  这个答案无异于是一颗重磅炸弹,直接炸的所有人凌乱了,就连古斯曼的助手想再找些借口也顿时不知道从哪说起了。

  “真是白痴!这佩罗兹导演难道对他的工作人员都不挑剔的吗?这些人简直一点艺术鉴赏能力都没有!”古斯曼的助手愤怒道,也不知道是在为那些人不懂艺术而愤怒,还是在为自己丢了面子的恼羞成怒。

  不过这边助手的话音才落,那边摄影棚的门被打开,又一个人进来也带来了他的消息:“大家好,我刚从二号摄影棚过来,那边也是周铭先生赢了。”

  所有人再一次哗然了,他们喃喃道:“我的上帝,谁能告诉我我不是在做梦,为什么会这样,难道那些人都瞎了眼吗?连大名鼎鼎的古斯曼导演的作品都看不出来,反而要去选择一个根本就不懂影视艺术的商人的作品,这简直是影视圈的奇耻大辱呀!”

  这一次就连古斯曼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不过还没等他表态,就又有人走进来道:“我刚从四号摄影棚过来,那边的情况是周铭先生赢了!”

  “我刚从六号摄影棚过来,那边的情况是周铭先生赢了!”

  “我刚从五号摄影棚过来,那边是周铭先生赢了……”

  随着这些人一个个的从其他摄影棚回来,这边三号影棚内的所有人都已经陷入了一种痴呆的状态,他们根本无法接受为什么每一个摄影棚里的情况都是周铭赢了,如果说一个两个摄影棚里的人不懂艺术也还能理解,但这些人怎么全部都不懂艺术吗?要不然他们怎么都选择了周铭呢?

  相比这些人的痴呆,卡洛斯却非常高兴:“哈哈!看到了没有,这才是大家的选择,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听着卡洛斯的话,让他们顿时感觉自己的脸都被狠狠的打肿了。

  古斯曼的助手恼羞成怒:“什么狗屁的选择,我看根本是你们耍的阴谋!你们故意只写了创意和梗概,还故意只评价产品,这根本不能证明什么!”

  有了助手的带头,其他人也都纷纷附和道:“没错,这都是你们的诡计,古斯曼导演怎么可能会输给一个对影视完全不了解的外行呢?有本事你们拍出你们的广告,然后古斯曼导演也拍出他的广告,再拿给专业的影视人去做专业的评判,你们肯定连古斯曼导演的边都摸不到!”

  “能摸到古斯曼导演的边?你也太看得起他了吧,恐怕到时候他们连怎么拍摄如何写剧本都不知道吧!你们真以为其他人选择的是你们的创意吗?其实你们还不都是抄袭古斯曼导演的,所以最终胜利的还是古斯曼导演,你们就只能评价评价自己的产品了!”

  “别说拍出来了,我看就只是把这些台本拿给其他更懂得鉴赏的人去看,恐怕结果都会不一样了,说到底是找的人不行……”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说着的时候,古斯曼慢慢走过来了,他先打断了那些人恼羞成怒的不依不饶:“都住嘴吧,我已经输了,你们还说什么呢?嫌丢人还不够吗?”

  古斯曼在这里还是非常有权威的,他说一句话,立即让那些人都闭上了嘴。

  随后古斯曼来到周铭面前:“尊敬的周铭先生,我很不理解你为什么会赢过我。”

  古斯曼一句话让周围所有人都受到了巨大的震动,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古斯曼就是墨西哥影视圈内地位最高也是最有才华的导演,怎么现在他都要主动向一个完全不懂电影的商人请教了呢?

  无所不能的上帝呀!难道是我今天起床的时候进错了世界线吗?

  然而古斯曼想了想,似乎觉得之前的说法有些欠妥,于是他又补了一句:“周铭先生,对于我之前对您不友好的态度,我向您表示道歉,但请您相信我,我对影视艺术是非常执着的,所以我非常迫切的希望能知道我的问题出在了哪里,请您告诉我。”

  如果说之前古斯曼的询问还只是让大家感到震动的话,那么此刻他的这番话则是让所有人感觉自己的认知和世界观都瞬间崩塌了。

  我的上帝呀!谁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影视圈里以脾气火爆著称,同时也是最大大佬的古斯曼导演居然会主动向人道歉了,而且还是这么低声下气甚至还带有恳求意味的,要是刚才的画面被传出去的话,那一定会是震动整个墨西哥的超级大新闻啦!

  不过比起新闻,更重要的是古斯曼的态度也向所有人表明,他是真的输了,输给了一个对影视艺术一无所知的商人。

  其实古斯曼的态度也很让周铭惊讶的,原本周铭也以为他会像其他人那样恼羞成怒,怎么都不肯接受自己失败的事实,却没想他居然能坦然接受并询问自己失败的原因。

  不过既然他已经承认了失败,那么周铭就也没有得理不饶人了,于是周铭邀请古斯曼一起坐下来了,周铭对他说:“古斯曼导演,首先我也得承认我的确是取了巧的,如果真让我和你各自拍一部片子出来,那我是无论如何也都比不上你的,所以我选择了创意和梗概,并加上了对广告印象的条件。”

  古斯曼原本以为周铭会得瑟一下,不说对自己如何的奚落,但至少也该有些胜者的表示吧,却没想到周铭上来就承认了自己取巧。

  这才是大家风范呀!比起周铭现在的做法,古斯曼感觉自己之前的那些表现就和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样幼稚可笑。

  想到这里,古斯曼轻轻的摇头:“这些都不重要,毕竟周铭先生您并不是影视专业的人,况且您提到的这些也才是一部影视作品的灵魂,并且我们比的是广告,还有什么能比广告给观众留下的印象更重要的呢?”

  周铭点头反问:“所以古斯曼导演你明白了吗?”

  这句突如其来的反问把古斯曼和其他工作人员都给问懵了,他们都是一脸茫然,浑然不知道自己应该明白什么。

  没办法,周铭只好换一种方式说:“那么古斯曼导演你也还记得我最开始说过什么吗?”

  古斯曼想了想回答:“我记得周铭先生您说过要我在广告里更突出产品。”

  “没错,问题就在这里了!”周铭打了个响指,“我承认古斯曼导演你的创意和故事都很优秀,还有你的拍摄手法镜头处理以及对特效的运用,如果你这是拍一部电影,我相信就连奥斯卡你也不是没机会冲击的,但问题就在于我们这是一部广告,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古斯曼恍然大悟的点头:“我太过注重了故事的表现,却忽略了产品的介绍和突出,变得有些本末倒置了。”

  “就是这样,虽然我不懂影视艺术,我也不知道任何剧本语言或者是镜头处理什么的,但我知道一点,就是如何营销。”

  周铭接着说:“说一句或许你并不爱听的话,这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营销,不管是我卖出一支钢笔,还是你的电影,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我是要说服顾客接受我的钢笔,而你是需要说服观众接受你的电影。”

  “我记得我曾经出品过的一部电影叫玩具总动员,他的导演和制片人就曾经对我说过,不管电影技术如何的花哨,始终不变的都是扣人心弦的故事和情感,而在广告里,如果你无法让观众记住你的产品,那么不管你拍的如何唯美,都将是一部失败的作品。”周铭说。

  周铭的话就像是黄钟大吕般震动了古斯曼,他喃喃的说:“周铭先生您说的没错,只有故事和产品才是影片的中心,如果偏离了这个中心那就是失败的作品,是我太执拗了!”

  周铭却说:“要说是古斯曼导演你的问题或许也未必,我想着更多的应该是整个墨西哥影视圈的风气问题。”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