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躬感谢“丧物玩志”和“风神羽少”的月票支持!)

  上午,周铭的车正行驶在阿尔萨斯的乡间道路上,周铭坐在车里看着窗外一片恬静的农场,感到十分放松。

  周铭靠在座椅上,他很享受现在的感觉,毕竟从他一个月前离开阿尔萨斯以后,就一直为了贝鲁科公司的事情紧绷着神经,一刻都没有放松过,或者也可以说是从他带着凯特琳回到了阿尔萨斯决定要真正继承家族以来,他就一刻都没再放松过了。

  不过现在由于博纳被打败,贝鲁科公司刚刚得到了路易集团和香奈儿等几大豪门品牌的注资,广告也随着发布会打出去了,公司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正有一种向上发展的势头。

  另外由于有路易集团和香奈儿这些公司的持股,也就代表自己和他们绑在了一起,至少短时间内有人想再来找麻烦,就得掂量掂量了。毕竟他们前脚才那么高调的持股,后脚就来找麻烦,那不等于是在打他们的脸吗?这是他们无论如何都忍不了的。

  其实周铭的目的也就是要求这个安稳,否则他和路易集团他们的合作并没有出售股份的必要。至于路易集团他们那边,则考虑的是要将中低端的服装市场也纳入自己的控制下,哪怕只是这种持股的控制。正是这样的原因,当周铭在合作会议上提出出售股份的提议,他们立即就接受了。

  既然没了后顾之忧,那么接下来的就是发展市场了,周铭已经告诉乔丹诺要借着现在很火热的情况,尽快完善贝鲁科的整个销售体系。

  这种事情是急不来的,于是周铭就全交给了乔丹诺,毕竟他才是贝鲁科公司的负责人,之前是事急从权那没办法,等危机过了如果还要靠周铭的话,那还要你乔丹诺做什么?

  作为贝鲁科的首席执行官,乔丹诺显然明白自己肩上的担子,因此周铭才提出把事情交给他,他就直接点头接下了,而周铭在观察了一段时间,见他作为商学院的高材生,的确有些能力,能把这些事情有条不紊的处理得当,周铭才真正放心了。

  其实要是按照最好的要求,乔丹诺肯定是不达标的,不过毕竟他过去才只是一位代工厂负责人,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至于要是换成自己,在处理这些事情上,肯定还不如他。

  于是周铭在把活都交出去以后,又在巴黎休息了一天就启程回阿尔萨斯了,因为不管巴黎那边之前如何跟博纳竞争,说到底都还是哈鲁斯堡家族的继承问题,况且哈鲁斯堡家族可不止一个贝鲁科公司。

  不过得知自己要离开巴黎了,小姑娘波雅是很舍不得的,当时就抱着自己哭的稀里哗啦。

  想着那天小姑娘的表现,饶是周铭现在在车上都忍不住的会心一笑:想不到自己这么大年纪了还能有这么嫩的小姑娘喜欢,看来男人还是应该更自信更有魄力和担当一点呀!要是换成重生前的自己,估计小姑娘都不会正眼看自己一眼吧,毕竟她也有一个很不简单的背景,还长的挺漂亮,算是一个标准白富美了。

  在这样那样的瞎想下,周铭在车上小睡了一会,等他再睁开眼就已经能远远看到哈鲁斯堡了。也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虽然这城堡并没有进行翻修,但远远看去就能觉得他比之前要有活力了。

  看来以前那种所谓气的玄幻说法,还真有这么回事呀,只是换了人掌管这里,就觉得改变了不少。

  约摸十分钟以后,周铭的车来到了哈鲁斯堡门口。

  “哇呀!周铭老师回来啦!”

  周铭才走下车,就听到一声惊叫,然后周铭就看到一个转身跑回去的背影,这让周铭有些无奈:虽然自己回来并没通知这边,但也不至于惊讶成这样吧?

  还没等周铭回想起刚才那是谁,就见城堡大门突然打开,然后一个倩影飞快跑出来扑到了他怀里。

  “周铭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

  不用想她就是继承了家族的女大公凯特琳了,周铭抱着她,闻着她发丝上的清香,轻声对她说:“是的,我终于回来了,我解决了贝鲁科的问题。”

  随后周铭松开她,不过周铭还来不及看看她,凯特琳就主动踮脚吻住了周铭的嘴唇。

  显然这位前奥地利公主对周铭的相思之情全都要通过行动来表达了。

  “哇!老师和凯特琳姐姐果然很恩爱呀!”

  突然一声谈笑吓了周铭一跳,他这才发现金融班的那些学生们此刻正都站在城堡大门前笑着看着他们。

  他们也知道惊动了周铭,所有男生都讪讪缩了脖子,反倒是女孩还在调笑,尤其是和周铭走的最近的叶凝,她摆摆手说:“老师您该干什么就请继续,我们什么都没看到,我们会等你们结束的,毕竟凯特琳姐姐在这里想了你一个月啦,老师你也该有些表示的。”

  这话让周铭满头黑线:什么叫请继续,还没看到?这些家伙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周铭想到这里板起脸训斥道:“没大没小的,都在这里干什么?都快去做你们的事情去!”

  不过显然老师的威严这个时候失去了作用,叶凝他们都笑着说:“老师我们现在的事情就是在这里迎接您呀,不过我们并不着急,您要先多弥补凯特琳姐姐才是。”

  周铭也很没脾气,只好提醒凯特琳说:“你看这些家伙都还在看着呢!”

  凯特琳却并不管这些,她再一次吻住了周铭,表示自己的思念,因为现在除了这样做,她也想不到该怎么表示了。

  激情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况且还有这么多学生在这里看着,周铭和凯特琳也不可能真的做出点什么更激情的事情,那也是等到晚上只剩他们的时候再说了。

  随后周铭带着凯特琳回去城堡,凯特琳这个时候似乎才想起之前的事情,害羞的一直把头埋在周铭怀里,根本不敢去看那些金融班的学生们。而等他们都回到了城堡里才坐下来,他们就迫不及待的说起周铭的事情来。

  “老师您真是太厉害啦!您在巴黎的事情我们一直都在关注的,您真是太厉害啦!没想到您居然能请出安列斯这样有名的设计师,还能在那些该死的家伙破坏了您的衣服,还能弄出那样一出时装展!”

  “还有后来的传销手段,那时我们看您遭到了封杀,没想到您居然能想出这种手段破局,真是太天才啦!还有前几天的发布会,您利用路易集团和香奈儿他们的名气打响了贝鲁科的品牌,而他们都是之前针对您的势力,恐怕他们那会在台上想死的心都有了吧。”

  “这才是我们的老师!您总是能出乎我们的预料,做出更大更优秀的事情!”

  他们你一言他一语的说着,他们的情绪都非常激动,不过这也难怪,毕竟在当初离开哈鲁斯堡的时候,就连周铭自己也想不到自己能做到现在这样,对他来说,当初他觉得自己能让贝鲁科的服装从93省打开销路,不再受制于路易集团等其他公司就好了,谁能想到最后居然还能控制了整个法国的中低端市场呢?

  说起来这也得归功于博纳了,要不是他从开始的步步紧逼,到最后连全面封杀这样的手段都用上了,怎么能让路易集团他们完全放弃和自己继续竞争下去的念头呢?要知道不管怎么说,贝鲁科毕竟只是个代工厂转型的小公司,如果不是一些特别的事情,那些大企业是不会放弃打压的。

  “老师您不知道,您在巴黎那边的事情,让我们这边很多事情做的也越来越顺利啦!”李阳突然对周铭说。

  这点并不让周铭感到意外,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相互有联系的,要是自己在巴黎的事情影响不到这边那才奇怪了。

  之前一些家族和家族企业的人都很不看好周铭和凯特琳,仗着他们在家族中的地位,再加上其他人在背后怂恿,肯定会对自己和凯特琳爱搭不理的,恐怕在他们眼里,自己和凯特琳就只是个运气好的过客罢了,早晚要从哈鲁斯堡滚蛋的,所以他们有恃无恐。

  然而经过了贝鲁科公司的事情以后,他们才感觉到了害怕,因为自己既然有和博纳以及他背后的势力掰手腕,并且最后还赢了的本事,他们肯定不是对手。

  认识到了这一点,他们就不敢再继续摆资格了,那么凯特琳和金融班这边的事情必然会轻松不少。

  “老师,现在整个哈鲁斯堡的所有产业我们都已经完成了信息整理,也基本了解了所有公司的架构和所有权,以及目前各种财务和产权等一系列东西的明细,那么接下来您准备再处理哪个公司的问题?”

  说到最后,叶凝还是回到了她的老本行上,像周铭汇报了结果,她随后又说道:“我们这边觉得哈鲁斯堡银行和投资公司这一块需要进行重组,还有食品公司和生物医药这边……”

  不等叶凝说完,周铭就打断她道:“不用再说了,通知这些人全都到哈鲁斯堡来吧。”

  周铭这话震惊了所有人,就连一直在周铭怀里的凯特琳也惊讶的抬头起来,不明白周铭这么做的意义。

  周铭告诉他们:“之前一个一个整治是我们没办法,但是现在有了贝鲁科公司的前车之鉴,我们就有足够的威信对他们发号施令了,如果他们足够聪明的话,就不会在这个时候搞事情。”

  “还有最重要一点,我们的时间依然很紧迫!”周铭最后严肃的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