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商界大亨 第一百六十四章 稳步慢来

小说:重生之商界大亨 作者:方片2 更新时间:2018-12-17 00:36: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周铭从东门酒店出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半了,周铭和罗韩来到停车场一起坐上车子,罗韩对周铭说:“周顾问您真是太了不起了,您身上发生的每一件事都像是大电影一样。”

  “怎么说?”正在发动车子的周铭好奇的问。

  “太不可思议了!”罗韩说,“所有的事情不管在别人眼里是怎么难办,不论多么难以解决,但是在您这里却都能迎刃而解,不管什么样的人,您都有办法打交道,就好像在您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一样,就像神话故事里那些无所不能的神仙一样。”

  “其实也没罗副总你说的那么神,只不过是长久以来的计划经济体制束缚了你们的思想,我则是刚走出校园,心里头憋着一股劲,所以比你们要更敢想更敢做一点罢了。”周铭感慨的说着,也不知道是在说罗韩这些这个年代的人,还是在遗憾前世这个年代的自己。

  周铭发动车子先把罗韩送回去,然后周铭来到了自己的南江夜总会。

  走下车,周铭看着停车场里那些各式各样的车子,还有不断从夜总会里传出的音乐和喧闹,周铭能够感觉到这家南江夜总会的脉搏。

  夜总会到今天已经开业一个多月了,作为南江乃至全国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夜总会,周铭的这家南江夜总会生意非常红火,同时夜总会总经理孔晓琳用自己教她的管理方式,加上她自己的经营理念,现在已经把南江夜总会打造成南江市的一个标致了,很多其他地方的人都会慕名而来。

  夜总会门口警亭里亮着灯,里面执勤的民警注意着夜总会的情况,民警在这里执勤夜总会会给予一定的补贴。

  正是因为这样,尽管在夜总会开始的几天会有不少流氓混子来闹事,或者借着酒劲调戏女孩,但被民警教训了几天以后,就再没人敢在这里闹事了,这也将南江夜总会的招牌打得更响了。

  现在这里除了来寻求刺激的年轻人以外,更是有很多来这里消遣的商务人士,这看门口停着的这些轿车就能看出来。

  不过周铭来这里可不是去酒吧喝酒的,而是去茶座,夜总会发展起来以后,孔晓琳又收了旁边的几个地方,搞起了一个音乐茶座,茶座每天都有乐队演出,里面有和茶楼一样的普通座位,也有旁边带窗帘的隔间,还有像包厢一样不受打扰的雅座。

  周铭走进茶座的一个雅座,杜鹏唐然和孔晓琳等在这里,见到周铭进来,杜鹏连忙问周铭情况怎么样,孔晓琳对周铭点头微笑,唐然则趴在孔晓琳的怀里睡着了。

  周铭坐下才来得及喝一口茶,杜鹏就迫不及待的张嘴问道:“周铭你和曹小叔叔谈的怎么样了?曹小叔叔找你究竟是干什么?”

  “他是想打证监会的主意,”周铭说,“他应该是代表曹家来拉拢我的,曹家的意思是希望能把整个证券市场都掌握在他们手里。”

  “那周铭你是怎么说的?你没有和他吵起来吧?”杜鹏着急的问。

  周铭看着杜鹏这副紧张兮兮的样子不由笑道:“我说杜少你这么紧张干什么?难道你还怕我真的在包厢和他打起来不成?”

  “我不是怕这个,我知道周铭你做事有分寸,但有些事情不好说,而且曹家不比华少那边,华少那边固然根基在岭南,但由于在中央缺少一个像曹爷爷那样的人物坐镇,影响力相比还是弱了很多。”杜鹏说,“简单来说就是我们惹了华少多少还能过得下去,但要惹毛了曹家,那我们就只有卷铺盖走人一条路了,你这让我怎么能不担心?”

  周铭拍拍杜鹏的肩膀说:“放心吧,我也还想在南江发展下去的,不会和他起冲突,不过他那种地方主义的事情我没有答应,我只是告诉他如果想赚钱,他们家族可以成立一个股份公司也来证券公司挂牌交易,这样即使不掌握整个证券市场也能赚很多钱。”

  “那曹小叔叔那边怎么说?”杜鹏又问。

  “他很明事理,没有刁难什么,对于我帮他想的这个办法他很高兴。”周铭回答说。

  杜鹏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周铭看着杜鹏这个样子没好气的一巴掌拍过去道:“杜鹏你这家伙这是什么表情?难道你以为我和你一样性子那么急吗?”

  “那倒不是,我只是担心啊,毕竟他来约周铭你吃饭,要是最主要的任务都没达成,天知道他会不会翻脸呀!”杜鹏说。

  周铭眼睛一亮,杜鹏这句话倒是提醒了他,曹家别人不说,但曹建宁恐怕也是并不同意地方和中央争权的,但有些时候,同一个事情在一个人和一个家族的思维方式都是完全不同的,一个人能忍住利益,但一个家族却肯定是会朝着自己家族的利益方向滚动过去,绝不会回头的。

  这样说来,后世岭南这边握着证券市场的权力不愿松手,也未必是曹老元帅或者曹家子弟的意志,而是整个隶属于曹家的岭南官僚集团在推着走。

  周铭和杜鹏说话的动静让唐然醒了过来,唐然迷糊的揉着自己的眼睛,她睁开眼睛看到了周铭非常高兴,然后就趴到周铭的怀里又睡着了,这让周铭哭笑不得,他问孔晓琳:“然然这是怎么了?很累吗?”

  孔晓琳点头说:“听说是她们单位最近事情多,好像有很多涉外事件。”

  周铭想了一下,好像记忆里这年头并没有什么大规模的涉外事件,于是周铭猜测说:“随着南江的发展,这里作为对外交流的桥梁,这些事情以后只会越来越多的,尤其是等我们这个证券市场真的搞起来以后,国外还会有很多人带着钱来我们这里投资的。”

  “不会吧?还真的会有外国人来给我们送钱吗?”杜鹏感到有些不可置信。

  周铭并没有和杜鹏解释太多,毕竟现在杜鹏连股市都才刚刚搞懂,要是和他再说什么国外游资进来做空中国什么的,估计他就更不懂了。

  这时孔晓琳对周铭说:“周老板,有个事情我想向您请示一下。”

  “孔经理不用这么客气,有什么话你直说就好。”周铭说。

  “是这样的,现在咱们南江夜总会的生意很好,但地方就这么大,也接待不了太多的顾客,每天晚上都是人满为患,我看金鹏股份公司在股市上赚了不少钱,是不是能多开一家分店呢?”孔晓琳问。

  面对这个问题,周铭并不着急回答,而是反问孔晓琳道:“孔经理觉得现在开分店合适吗?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夜总会的招牌已经足够响亮了,或者是我们有足够的人员储备了吗?”

  孔晓琳愣了一下,显然这些是她没有想到的,她犹豫了一下回答说:“这些我正在准备,我只是想着现在夜总会在南江这里非常火,很多黑舞厅听说都是很多人,我想我们现在再开个店,也绝对会有人气。”

  “我不否认。”周铭说,“但是孔经理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像省会白云市、滨海市还有首都燕京市,这些地方也是不输给南江的大城市,他们现在还没有夜总会呢!我们把店开过去也肯定是能赚钱的,那孔经理你觉得我们现在把店开过去合适吗?”

  孔晓琳摇头说:“不合适。”

  “为什么?难道是我们钱不够吗?还是孔经理你对那边的行情不看好呢?”周铭又问。

  孔晓琳还是摇头说:“都不是,是因为我们没准备好,我们是要做品牌的,如果在一切都没有准备好的前提下贸然开店,万一出了事,就是砸了自己招牌。”

  “这就对了,”周铭说,“孔经理,我知道现在夜总会的行情很好,那是因为真正大的夜总会就只有我们一家,我也知道这个时候只要我们四处出击在哪里搞一个夜总会,哪里就能赚钱,但这样一来摊子铺大了,我们根本不能兼顾那么多夜场的生意,而夜场本身又是很容易出事的,这要是处理不好,就是到处的麻烦上身呀!”

  周铭安抚孔晓琳说:“我非常能理解你的心情,但饭要一口一口吃,步子也要一步一步走,迈的大了就容易扯着蛋,我们的夜总会同样也要一步一个脚印,让五年十年以后,全国人民提起夜总会,第一个能想起来的就是我们南江夜总会,那我们才叫成功了,孔经理你说呢?”

  周铭为孔晓琳描绘的景象让她心潮澎湃,尽管她现在只是一个夜总会总经理,但她却有一颗奋勇向上的心,否则当初她就不会辞掉单位的工作出来自己闯了,如果能有机会成为一个全国性大企业的总经理,那个画面是让孔晓琳想想都很激动的。

  不过更让孔晓琳激动的,是她跟了一个非常有远见的老板,毕竟跟着时势,敢拼敢闯的人都太多了,但是能在关键时刻认清形势不头脑发热的,却寥寥无几。

  “我明白了,我会耐着性子慢慢培养分店经理还有其他中层管理人的。”孔晓琳说。

  周铭点头说:“就是这样,普通的服务员这些随时都可以招,但是认同我们并把我们的企业观念印在骨子里的管理人却不是随时都有的,只要我们的人和资金足够,到时候还不是想开多少店就开多少店?更重要的,是我们每个店的服务员,她们都有了更加努力向上的动力不是吗?”

  孔晓琳紧握住粉拳说:“没错,就是这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