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店村的事情并不是个例,周铭精彩的反击狠狠打了几乎全国观众的脸,让所有人愣在电视机前面说不出话来。

  在南江,有女孩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着电视为周铭喜悦的哭泣;在杭城,李庆远带着所有娃娃笑的员工们看着这次直播,这位中年男人在所有员工面前十分激动的叫喊起来,如同狂热的球迷,他知道自己今天的决定是正确的,虽然刚才一度绝望,但最后的结果证明周铭还是最值得信任的!

  在周铭的家乡临阳,周铭的父母也在一块幕布前面,高兴大声的喊出:“我儿子不是汉奸,他是最棒的商人!”

  面对周国平和王凤琴这一对喜极而泣的老夫妻,面前所有人都低下了头,因为刚才他们的语气一直都很阴阳怪气,明里暗里都在嘲讽,可现在那些嘲讽的话回想起来简直是无情对他们自己的。

  “我就知道,我的儿子不会做出那些事情,一切都是那些王八蛋在诬陷他,真正卖国的是他们!”

  周国平老泪纵横,王凤琴也在旁边不断抱怨着:“大家街坊邻居都是一个厂里的,周铭都把厂里发展这么好了你们还要说他坏话,也不知道谁要被戳脊梁骨,现在一切真相大白了,你们不嫌臊得慌吗?”

  旁边维持治安的民警这时也才真的松了口气,总算这个事情可以过去了。

  其实并不是今天晚上,这段时间自从报纸上开始带周铭的节奏以来,周国平和王凤琴这对老夫妻在工业园里就一直受其他人的白眼,正是这样,当他们得知今天周铭要上节目澄清自己和那些人对峙时,立即在全工业区里拉起了很多大幕直播这次节目。

  这年头大家的娱乐方式不多,他们这种方式也的确吸引了很多人,再加上各个企业的帮忙,几乎整个工业区的人都现场看了直播。

  虽然之前的情况很不乐观,但当后来周铭义正词严的反击,还是让很多人欢呼起来。

  “周铭不愧是我们760厂出去的骄傲!他做出了工业区,还弄出了娃娃笑这样的大企业,养活了我们那么多人,他怎么可能是汉奸,只有这么说的人才是真正的大汉奸!我们都以周铭为荣!”

  “那马明远老不死的,还有那个傻b学生,他们才是汉奸,我看他们才是真正的汪精.卫秦桧,他们凭什么污蔑周铭,不得好死!”

  ……

  与此同时在中央台的演播室里,则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所有观众都站起来了,而马明远他们则被现场的工作人员死死按在地上。

  “可恶!你们这些王八蛋,今天这个节目分明就是圈套,是你们的阴谋!有本事你让我们说话,就你那什么狗屁说法,我有皮带他有手表怎么了?难道不允许人民群众富裕起来吗?”张明在嘶吼着。

  “这个国家完啦!居然什么时候都不准人正常说话了吗?还是你们在害怕什么,我知道今天是中央台故意给这周铭做的局,但没想到居然这么明目张胆,太恶心啦!”王浩也说。

  最后马明远只是被压在地上不停在咳血,只是他们的疯狂BB却并没有人能听到。

  呼!虽然不知道是谁做的,但也却给我帮了很大的忙。

  周铭心里长出了一口气,其实他从开始反击那一刻就注意到马明远他们的麦似乎不发出声音了,也正是这样,他才这样一句接一句的反击,而马明远王浩和张明他们拼命叫喊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当周铭最后说出“未见过有像你们这样厚颜无耻之人”,他们就再忍不住冲过来,被早准备好的工作人员给制服摁在地上了。

  而成为了今天的关键女士,在关键时候关掉了马明远他们的麦,周桃在后面的控制室里蹦蹦跳跳,为自己能帮助周铭感到疯狂的高兴。

  周桃不断围在方萍和其他人身边,不断说道:“看到了吧,这才是真正的周铭,那些都是什么臭鱼烂虾,他们根本不配污蔑周铭!”

  另外一个房间里,曾经优雅帅气的汉诺威王子梅塞德也再没有往日的从容和淡定,像个孩子一样很没身份的双手挥舞拍打着自己的椅子,最后甚至站起来拎起自己的椅子到处挥舞摔打起来,一边打还一边哈哈笑着。

  “太爽了,这种反转简直就像是一口浓烈的伏特加,只要一口就能让人兴奋到头顶!”

  旁边那些保镖都是一脸害怕和畏惧躲得远远的,不明白他们的王子殿下怎么会这么失态,这是他们跟在梅塞德身边以来还从没有过的事情。

  “王子殿下请您冷静,要注意身份!”

  管家在旁边不断劝着,可梅塞德原本就是很我行我素的,现在这个时候更不会再听他的了,不仅没停下来,反而还把椅子塞到管家手里让管家和自己一起嗨起来了,甚至还唱起了不知道从哪听来的歌谣。

  “那是一个传奇,他就是这么神奇,在这片广袤的大地上,到处都有奇迹……”

  被梅塞德带着一起发疯,可怜的管家要哭了,他想要保持风度不想陪梅塞德胡闹,却又不敢真的放手万一砸到梅塞德可怎么办,最后只能不伦不类的被逼着跟梅塞德一起蹦蹦跳跳动作着,这个时候他已经不敢想象天知道这种事情如果传回家族,他将面临亲王妃怎样的怒火。

  “王子殿下您要冷静,您要当心呀,我不重要但是王子殿下您可是非常重要的,还有奔驰那些企业等着您去领导和驾驭呢!”管家泪流满面的说。

  哐当一声响!刚才在胡乱飞舞的椅子被甩在了地上,吓了管家一跳。

  “被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还有琼海那边的那群家伙还不知道这个消息呢,如果不是要拉住他们,我真想面对面告诉他们这个消息,我想那肯定会很有意思。”

  梅塞德甩着自己的一头金发这么说着,随后不管那边已经痴呆了的管家,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才接通他就说道:“我亲爱的莱特兄弟,你们现在已经走了吗?”

  莱特那边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是梅塞德给他打的电话:“王子殿下我希望你能注意自己的语气和措辞,我不管怎么说也是奔驰的首席执行官。另外我们刚刚才向华夏的相关部门申请航空报备,你要知道这里是华夏,他们的审批并没有那么快,尤其是现在我们要离开的时候。”

  “我想现在就算是审批过了你们也还是不要走的好,否则你们将错过一个天大的奇迹!”梅塞德语气很夸张的说。

  莱特那边被搞的莫名其妙:“王子殿下我不明白你究竟在说什么,刚才我们不是已经都说好了吗?这里再待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不等他说完莱特直接打断他道:“我想莱特先生你们肯定已经把电视关掉了吧?”

  莱特那边又愣住了,虽然这通电话里听起来梅塞德有点神经质的样子,但莱特知道这位王子殿下实际还是很谨慎的。

  于是莱特马上又打开了电话,他这个举动还找来其他人的不满,认为他又开电视干什么,难道继续看周铭在拙劣的表演,或者看他怎么被人左一句右一句的骂吗?

  可当最后电视打开,翻译告诉他们现在的情况,他们马上闭嘴了。

  “我的天,这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错过了什么,为什么这些人都被压制了,那个周铭是上帝吗?他究竟做了什么?这是什么样古老的东方魔法?”

  那边一串的惊诧,梅塞德这边并不打算解释,只是抱以更大声更肆无忌惮的哈哈大笑。

  ……

  噔噔噔!

  走廊里两个人在快速的奔走着,突然一声怒喝:“哎呀!你们走路不长眼睛的吗?随便这么乱走乱撞,赶着去投胎吗?”

  骂的很难听,不过那两人却并没有停下脚步,仍然快速在走着,他们就是赖星城和他的军师孔明。

  以赖星城的性格,如果平时有人在他面前骂他,他肯定不会放过,但是现在他却一步都停不下来,当然他会这样并不是被周铭正义的话语给吓跑了,而是他感觉到了另外的危机。

  当周铭那番话以后,赖星城看到马明远他们急着要在演播室里动手的时候,台下那些冲上去制服他们的所谓工作人员,那种快速那种训练有素,显然就是早就布置好的警察甚至是特警。

  赖星城可不是白痴,他当然猜到这是怎么回事,显然就是有人准备要动手了的。

  单单只是马明远他们,分量还不够,那么需要这种布置的就只能是他赖星城了。

  虽然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他本能的知道自己需要立即跑路,否则就来不及了。

  想到就做,赖星城反应过来第一时间就带着孔明离开了座位,飞快的朝外面跑去,心里不住的在祈祷着刚才现场那么混乱,或许并没有人注意到他,只要给他跑出这里,他就有机会逃出国。

  快快快!我知道我是在干违法的事情,我也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只要给我跑出这里,就谁都别想抓到我!

  赖星城心里这么想着,眼看着走廊门口就在眼前了,但突然一个身影如同门神一般出现在了门口,赖星城心中一凛,火急火燎的咆哮道:“什么人?给我滚开!”

  那人微微一笑:“赖星城先生,不要这么着急走嘛,留下来多看看祖国这大好河山多好。”

  “找死!”

  原本在赖星城身后一脸阴鸷的孔明大吼一声突然冲上来,他手里还攥着一把蝴蝶.刀,直刺向门口那人。但那人见状却一点也不惊慌,只轻笑一声,微微侧下身子躲开他这一刺,脚下一绊,孔明应声栽倒摔了一个狗吃屎。

  “好孔明,谢谢你给我争取的这个机会!好狗不挡道,既然你不是好狗,就给我去死吧!”

  赖星城说着挥出一拳,一根湛蓝的刺刀就夹在他的手指间,狞笑着同样刺向那人的胸口,可紧接着他的笑容就凝固了,因为眼前的人突然一下就消失了,紧接着肚子上就挨了狠狠一下。

  疼痛让赖星城跪在地上,但他还艰难的抬起头,似乎想要看清楚什么:“你是谁?”

  那人微微一笑:“周铭先生的保镖张林。”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