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睿?”

  “二伯?”

  两声惊讶几乎是一齐喊出,只见一个肥胖的中年人自身后大踏步的过来,这个人的五官都拼命在向脸中心集中,看起来十分别扭,不过整个人走起来却是趾高气昂,恨不能整天扬着头走路一样,一双绿豆大小的眼睛里闪烁着瞧不起一切的狂傲,这个人就是李光弼的第二个儿子,李宗霖的那位二哥李宗睿。

  “宗睿你不是在吉隆坡谈论一个很重要的项目吗?怎么会在这里?”李光弼询问。

  “当然是听到了更重要的事情了,在我看来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

  李宗睿想也不想的回答,然后一步步走过来:“父亲,我想你应该知道前不久那个警告是什么意思,我们见到周铭就要挡在外面,就要乱棍打出去的,可你居然还要请他们玩乐,你难道想违背我们和那些人的协议,想让李家遭受无妄之灾吗?”

  “二伯,你怎么能这么和爷爷说话,他这么做也不过是看在同胞之情的份上。”李耀成急着解释。

  不过李宗睿却根本不听:“耀成你也知道要喊我一声二伯,那么现在你二伯在这里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而且我知道这几个华夏人是你带来我们李家的,你这么做是想要干什么?毁了李家吗?”

  “还同胞之情?我呸!”李宗睿狠啐道,“这些就是要来骗你资产的强盗!你也好好动脑子想一想,为什么他们之前没人说什么同胞之情,现在要钱了就一个个冒出来了,这根本就是狗屁!”

  “宗睿你有点过分了。”李光弼沉声训斥道。

  李宗睿看向自己的父亲:“爸,刚才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会突然回来吗?我现在告诉你,就是我刚才接到了那些人的电话,他们在质问我是不是要违反协议。”

  李宗睿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爸你有没有明白这是什么情况?他们就是我们李家的祸害,他们过来就是来祸害我们李家的,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要负责他们的吃喝玩乐吗?这会彻底激怒那些人,他们会认为我们李家和华夏同气连枝,这样一来我们李家就要完了呀!”

  李宗睿手指着周铭这边大声吼着,他情绪激昂,就像是一个见证了国破家亡的愤青一般,李光弼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说他是故意不想说什么的,不过不管是什么,这都更助长了李宗睿的气焰。

  只见他四下招手,喊来李家的保镖们说:“就是这几个华夏人,把他们给我赶出去!”

  随着李宗睿的命令,刚才还散落在整个宅子里的保镖们立即都集中了起来,向着周铭他们围了过去,这个时候李耀成站出来挡在自家的保镖面前。

  “谁也不许动!”李耀成随后对李宗睿说,“二伯,不管怎么说周铭先生和陈荣大使都是我请来的客人,不许你们动他们!我知道二伯你痛恨华人,但请你也别忘了你自己也是个华人!”

  李宗睿对此却只是冷笑的挥手,根本不理会李耀成的话。

  面对节节逼近的保镖们,陈荣劝周铭先离开再说,不过周铭却无奈的摇头:“还真是有了稳做奴隶的时代和欲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呀!原本我还以为李家是很厉害的,却没想到早就成了那些西方家族的奴隶吗?他们只是一个电话,你们就要向自己人举起刀了吗?”

  “什么傻b话,我看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吧?”李宗睿嗤之以鼻。

  然而这时李光弼却挥手制止了保镖的动作,这让李宗睿很是不满:“爸你这是干什么?难道你也和李耀成一样要帮这些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华夏人,险我们李家于危机之中吗?你可知道那些人在电话里是怎么说的,他们告诉我新加坡原本就在他们将要对付的名单上,我们必须要做好选择,否则我们也会倒霉的……”

  啪!

  李光弼抬手一巴掌打断了李宗睿接下来的话,面对李宗睿不可思议的神色,李光弼告诉他:“宗睿你要记住自己的身份,你是我李家的人,不是那些人的家臣!”

  训斥了李宗睿,李光弼随后走到周铭面前说:“首先我很感谢你能那么相信我,邀请我参加你的计划,不过我很抱歉,显然我们李家并没有准备好,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想在新加坡游玩我可以给你资助,但要是其他事情,也请你不要再提了。”

  “我很遗憾,不过我尊重你的选择。”周铭说。

  这边李光弼和周铭还算平和,不过另一边李宗睿却捂着自己的脸,恶狠狠看向周铭和李光弼:“敢这样对我,你们会后悔的!”

  随后周铭和陈荣留在李家老宅里吃了晚饭,才被李耀成满怀愧疚的送出去了。

  “陈荣大使还有周铭先生,我真是非常抱歉,看来是我太天真了,没想到我爷爷居然和父亲是同样的态度,这太让人生气了!”李耀成说。

  这位李家的年轻人是真的很不好意思,原本他是想要在周铭面前露一手的,谁知回到李家大宅就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甚至要不是老爷子李光弼还算厚道,按照二伯李宗睿那个做法,就真的要把周铭他们给动手赶出去了,那他就更没脸来面对周铭了,天知道那个二伯怎么会那么怕的。

  “没有关系的,这并不是你的责任。”周铭对他说,“也是我们原本的要求就对你们太困难了,而且我们也没想到那些西方的财团家族居然给你们的压力这么大,其实要道歉也应该是我才对。”

  周铭这话是说的真心实意的,毕竟自己和李家这素未谋面的,就要求别人贡献出自己几代人在东南亚顶着各种压力所经营出来财富和各种人脉投资渠道这些,想想也确实太过分了,难道就一句同胞需要帮助,别人就上赶着掏心掏肺来帮你,怎么想也都不可能的,更不要说还有那些西方财团家族在后面威胁了。

  周铭知道自己除了李耀成以外就没别的好办法了,所以就想试试他这边看能不能争取一部分李家势力的支持,却浑然忽略了李耀成归根到底只是一个还在上学的年轻人,自己这么算计的确不够意思。

  然而让周铭没想到的是,自己只是厚道的道了一句歉,却让李耀成十分感动。

  “周铭先生没想到你这个时候居然还在为我们着想,和你比起来我们真是太差劲了,周铭先生你在全世界为华人扬眉吐气,我们李家身为南洋四十八姓第一宗族,却根本不敢忤逆那些人,在周铭先生你面前,我们简直羞愧到要钻到地缝里去啦!”李耀成说。

  面对感动到不要不要的李耀成,周铭只能说这个家伙真的是太年轻了一点,不过周铭也能明白这恐怕是李耀成难得在东南亚找到真正的认同吧。

  李耀成随后又郑重说:“周铭先生,我知道这一次的情况很糟,糟到让我根本不愿意去回想,所以是我欠你一次,周铭先生你以后只要有需要帮忙的,你只要和我说一声,我一定会尽全力,一定会比这次要更好的!”

  对他这话,周铭下意识想拒绝,不过周铭看到李耀成眼底的坚定,周铭知道如果自己说出了拒绝,哪怕只是客气客气,也会伤了这个年轻人的心。

  于是周铭也很郑重对他说:“放心吧,如果我有需要的帮忙,我一定不会忘了你的!”

  李耀成这才如释重负的狠狠挥舞了拳头。

  ……

  与此同时,周铭去到李家大宅的消息也被传到了百慕大的那个岛屿城堡里。

  “周铭这个家伙真是太卑鄙了,没想到他居然能避开我们的眼线去到新加坡李家的大宅里,让我们白白跟着那辆中巴车苦守了那么长时间的的大使馆!如果不是李家的人,恐怕我们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啊!”

  “你以为李家就是什么忠心耿耿的狗了吗?上帝作证要是那样想可就真的太天真了,你可知道动用李家的资源,最后成功瞒过我们的眼睛带周铭去新加坡的,可就是李家的人,他们不过就是一群追逐着肉的狡猾狐狸!他们可以把自己伪装成忠心耿耿的狗,也会随时向我们露出獠牙!”

  “嘿!瞧见了吧,我早就说过了那些华人就像是红杉树上的叶子一样根本靠不住,只要吹风转向,那些家伙跑的会比特拉山下的兔子还快,要想解决那个周铭,最后还是得靠我们自己!”

  “得了吧,我可知道当初说可以依靠华人喜欢内讧的特性去让李家对付周铭的人就是你,你果然继承了盎格鲁撒克逊的传统……”

  城堡里,无数穿着彬彬有礼的绅士们都在拼命叫嚣着,就好像他们从来没有如此痛快的吵架一样。

  而作为城堡的主人,杰克仍然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动不动,如同一尊没有生命的蜡像,完全不参与他们的讨论。

  吵着吵着,这些人也都意识到了他们这么争吵没有什么意义,就不约而同都把目光转向到了杰克身上问他:“老摩根,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给这些奸诈狡猾不守信用的家伙一点教训。”

  “我并不反对,毕竟我这个人是很重视承诺的,那些不守信用的家伙,我们有必要帮助上帝来告诉他们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杰克最后又说,“只是我希望你们这些家伙这一次能做的像样一点,如果再像现在这样吵哄哄的,我想我不介意轰你们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