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时间已经很晚了,但当李庆安和周铭聊过以后,他还是第一时间出去找了王呈林他们,把周铭的要求给他们说了。

  他们约在唐人街上的一处私人茶楼里,李庆安端坐在那里对所有人说:“现在事情就是这样了,这位周铭先生不仅已经知道了我们有幕后老板,知道了这段时间她做的那些事情,甚至他还想让我们帮他把那位女士约出来进行谈判,虽然我已经答应了他,但我还是想听听你们的看法。”

  虽然王呈林他们这么晚突然被李庆安叫出来,肯定已经意识到了什么,同时李庆安也尽可能用比较平和的语气了,但这些人听到仍然一个个都震惊的不行。

  “我没有听错吧,那个周铭先生他居然要找我们的幕后老板出来谈判?这是什么套路,难不成他是觉得在资本运作上面已经落后了那么,所以要搞绑架和鸿门宴吗?”

  “自从知道了大使馆都在帮着周铭先生收集情报以后,我就不认为泰国这边的事情能瞒住他了,不过他能这么快找到爱丽丝投资银行还有幕后老板,也是他的本事,只是他居然首先做的是要我们帮忙约那位女士出来谈判,这个操作我就有点看不懂了。”

  “谁说不是呢?你说要是周铭他了解了那位女士的什么底细,所以才会冒险这么做,可问题就在于从他还需要我们代为传达的情况来看,他显然并不了解那位女士,不明白这样他怎么还要这么做。”

  “我是不明白他这么做有什么意义,难道他以为这里是华夏,他真能靠着一顿饭让一个人就范吗?他也太自大了一点,况且他根本不明白那位女士有多可怕!”

  李庆安面前,这些人你一句他一句的说着,言语之中满是对周铭这个决定的不可理解,在他们看来这个决定就是很无厘头很愚蠢的!

  不过王呈林最后拍拍桌子说:“大家都安静一下吧,你们忘了我们之前做的决定了吗?”

  王呈林一句话让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王呈林接着说:“我们虽然在泰国,但有些事情却并不意味着我们一定要面对,我们也可以进行观望。”

  “我和王呈林先生的想法差不多,所以我才会答应周铭先生。”李庆安也说,“我们的公司都加入了米业协会,或者受到了KTO集团的股份控制,我们是不会背叛那位女士的,或者说……不敢。”

  一句“不敢”让所有人的表情都尴尬难看了,他们都自诩泰国的商界大亨,但是在那位女士面前,他们却连一丁点浪花也翻不出来,那位女士层出不穷的手段,只短短半个月,就治的他们服服帖帖的,哪怕现在只是李庆安随口提到了,也仍然让他们感到心有余悸。

  整理了一下思绪,李庆安又说道:“大家都知道那位周铭先生也是一位不安分的人,所以他既然想去那位女士那里自讨没趣,我们也没必要拦着。”

  李庆安这番话引发了其他人的共鸣,他们都觉得周铭既然这么不懂事不自量力,非要去找那位女士,那么他们何必当这个恶人呢?反正他们拦着也不会记他们的好,还不如让他去碰一鼻子灰,他们也乐得在后面看笑话。

  最后他们商量的结果和李庆安在周铭面前所做出的决定基本一致,这也是他们这些泰国华商们最朴实的想法——隔岸观火看笑话。

  ……

  李庆安这边这么积极,周铭和苏涵这个时候也同样没睡。

  周铭抱着苏涵在床上,苏涵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周铭:“你说那个李庆安真的会帮我们吗?他会不会根本什么事情都不做,直接回来告诉我们说那边不愿意会面呢?”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周铭对苏涵说,“不过我觉得他现在应该在和他的朋友们商量对策,他们如果能聪明一点,就绝不会这么做,因为这样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好处,相反还可能会激化现在泰国已经趋于稳定的局势,所以他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会这么,哪怕他的目的是为了看我的笑话。”

  苏涵啊的惊呼出声,周铭笑着又对她说:“用不着那么惊讶,这是必然的,那位幕后老板能在半个月的时间里就控制了局面,他的手段肯定已经压服了他们,他们不认为我们会有任何机会,所谓的对话就是多此一举。”

  周铭说着叹了口气:“不过我总觉得,如果能用对话的方式解决问题,总比多一个对手多一些冲突要好吧,最重要的是我的直觉告诉我,我们和那位幕后老板不一定是在对立面上的。”

  苏涵点点头:“希望如此吧,不过周铭我认为我们还是要做两手准备的好。”

  周铭轻轻拍拍苏涵的小脑袋:“那当然,要不然你以为我们现在还研究泰国的资本结构和债务情况,还有爱丽丝投资银行的情况做什么。”

  苏涵这时突然拧起了秀眉:“说起这个爱丽丝投资银行也太奇怪了,这分明就是一个突然蹿起的投资银行,过去的所有投资都平平无奇,怎么现在就突然敢加入泰国这么一个资本战场呢?”

  苏涵接着又说:“我明白这很有可能是某个财团的一个壳,爱丽丝投行在泰国的一切行为都是有人在背后操纵的。可如果是这样的话,一个在泰国的傀儡,周铭你见她又有什么用呢?或者说周铭你觉得这个邀请发出去,会有幕后真正的老板跳出来吗?根据我们现在所了解到的信息,这位爱丽丝投资银行的董事长名叫安娜,是个女人。”

  “看来小涵你更倾向于这位爱丽丝投资银行的董事长女士只是一位在表面上做戏的傀儡了。”周铭说。

  这种猜测并不是周铭和苏涵刻意歧视什么的,只是由于女人的先天理性弱势,导致他们在资本操作方面存在很大问题,所以不管国内外,不管任何基金还是其他投资机构,居主导地位的永远都是男人,也正是这样的原因,当他们看到关于安娜信息的时候,第一反应就认为他只是一个代言人了。

  “这算是一种形式的打草惊蛇,至于下一步得等我先见了那位幕后老板再说,不管是台面上的还是幕后。”周铭说。

  苏涵嗯一声说:“我知道周铭你没有准备好,我相信对方那边更不会想到周铭你居然会约他出来见面,所以我们和那边都还是在同一起跑线上的。”

  ……

  当李庆安和王呈林他们开会完了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因此就李庆安他们对“幕后老板”的畏惧,他们是不敢这个时候去打扰的,不过第二天他早早的给爱丽丝投资银行的董事长安娜打了电话。

  “安娜女士我很抱歉这么早打扰您,但是我实在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李庆安说,他的语气十分谨慎和小心翼翼,生怕会有一点惹到对方不高兴。

  其实李庆安心里也明白这位安娜女士可能只是一位代言人,但这位代言人的手段他却是亲身领教过的,更别说她现在已经掌握了泰国的局面,因此哪怕知道是代言人,他也不敢有任何不尊敬。

  安娜的语气平和直接:“我知道,最近有一个叫周铭的华人来了泰国对吗?是他想找我谈判吧。”

  面对安娜突然的反问,李庆安只能回答是,但他在回答的时候,背后却早已被冷汗给浸透了。

  安娜那边沉吟一会,好半天没有说话,这种沉默让李庆安要炸毛了,他急忙解释:“女士,我知道这非常唐突,但是您也知道,周铭他是印尼我的家族族长派过来的,家族里给了我很大的压力,我不能不听他的,否则我会非常难做的,还请您理解……”

  不等他的话说完,安娜就打断他道:“你没必要和我解释这些,你的处境我能理解。那么既然这位周铭先生提出了要求,我同意和他见面。”

  “我明白的安娜女士,这都是我太唐突了,他一个从泰国落荒而逃的周铭,以为自己在印尼得到了南洋四十八姓的支持,回来就可以号令一切吗?他太天真了,泰国可不是印尼,我会帮安娜女士您给他说的您……”

  李庆安说到这里反应了一下,似乎有些不敢相信道:“安娜女士您刚才说您同意和他见面了?”

  “为什么不呢?难道我还要害怕不成?”安娜反问道。

  李庆安连忙摇头道:“当然不是,安娜女士您可是爱丽丝投资银行的董事长,您是最厉害的投资大亨,我们……”

  安娜懒得听李庆安的这些废话,再次打断他道:“那么事情就这么决定了,这件事就交给你来安排了,时间越快越好,就算是今天下午也没问题。”

  安娜说完就挂断了电话,不给李庆安任何一点说话的时间,而李庆安则愣愣拿着电话,似乎不敢相信他的任务就这么简单的完成了,原本他都还做好准备给安娜女士臭骂一顿,他也准备好了一大堆的说辞,结果却没想什么都没用上,安娜女士就答应了。

  李庆安不明白他们在想什么,但他却知道这个消息要马上通知周铭了。

  于是李庆安立即站起来跑出去了:“周铭先生有好消息要告诉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