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颈椎病犯了,头疼疼疼疼疼疼疼……)

  当泰国国王马拉九世和金立总理他们谈过以后,不仅很快就答应了周铭见面谈判的事情,甚至还让周铭马上去总理府。

  周铭收到答复要立刻启程,安娜知道了立即劝道:“周铭先生您真的要去总理府找金立总理他们谈判吗?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好办法,我不是反对您说的先礼后兵,只是您或许并不了解泰国这边的情况,这边的政局非常不稳,自建国以来一直都是军人集团把持政局的,而这些人做事根本都是没道理可讲的。”

  “所以安娜女士你觉得我去了总理府,他们是要扣押我还是杀我呢?”周铭笑着对她说,“我觉得安娜女士你这是阴谋论看多了吗?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危险的,要知道我曾经在海湾战争的时候去过伊拉克,还有什么是比亲临战场更危险的呢?”

  周铭接着对她说道:“现在的情况也要我必须要尽快解决这个问题,毕竟我们才来泰国满打满算才一个月的时间,但摩根家族那边却已经布局了几年甚至是十几年,为了不和泰国本地的财团产生冲突,不制造不必要的麻烦,只是见一面还能有什么问题?”

  周铭还对她说:“安娜女士你或许不知道我之前在见你之前,李庆安他们也都是这么说来着,他们都觉得约你谈判是很愚蠢的举措,可结果不还是挺好的吗?你说如果我当初有一点胆怯了,那稳定泰国这边的局势就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去了。”

  “那时和现在的情况不一样。”安娜说。

  “没有什么不一样的,今天不仅我要去,并且安娜你也要跟着我一起去。”周铭说着,随后就不由分说带着安娜一起离开了别墅。

  安娜懵逼了,她不敢想象周铭会做出这种决定,毕竟要是自己在外面出了事还能想办法,但自己要跟着一起去了,那出了事不麻烦了吗?

  与此同时另一边在总理府内,金立总理他们也都在做着最后的准备。

  “真没想到这个周铭居然真的这么傻这么天真过来了,那么到时候金立总理你就只要稳住那个周铭在这里不让他有任何联系外面的机会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情我们会做好的。想想马上就能得到那些华商企业,还有银行里周铭送来的那些流动资金,光是想想就足以让人兴奋啦!”国王马拉就是派人来告诉金立总理。

  金立总理点头表示明白,他今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就是和周铭的见面谈判。

  不过周铭也并没有让金立总理等多长的时间,才不过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周铭就到了总理府,由于今天就是为了周铭进行的,因此周铭并没有受到什么阻拦就进来了,一直被领到了总理府的会议室,金立总理也第一时间赶来了会议室见到了周铭。

  “非常高兴能在这里见到你!我知道周铭先生前几天不停在约见我,不过我今天才有了时间,不知道周铭先生是有什么事情吗?”

  金立总理这样是在明知故问,他不是不明白周铭的意思,他只是牢牢记得之前马拉国王对自己的告诫,让自己不管用什么办法,也必须要把周铭留在这里,不能让他和外界有任何联系,那么面对这么大的命题,他首先就需要把事情也说的高谈阔论一点,简单来说就是把命题放大一点,让他们可以天南海北的聊天,不会轻易把天聊死了。

  随后他也和安娜打了招呼,不过可以看得出金立总理看向安娜的脸色有点不太好看,但这也难怪,谁让安娜搞起了一次小规模的资本震荡,让金立总理颜面扫地。

  周铭哪能不明白金立的意思,他笑笑说:“我希望能得到金立总理的帮助。”

  “相信金立总理你一定知道我收购了很多华人企业的事情,我这么做是希望能在泰国经济危机发生前多掌握一些资本,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能借助金立总理的关系和其他泰国的财团代表们谈谈,尤其是泰国的国王马拉九世和他的资本财团。”周铭说。

  “那么不知道周铭先生想找他们讨论什么呢?”金立问道。

  “我希望能掌握更多的关键企业的股份,就算我收购了爱丽丝投资银行,但我还需要更多的企业,这样的抗风险能力才会增加,而据我所知泰国在不久以后就会经历一次规模很大的金融风暴。”周铭说。

  金立十分惊讶:“没想到周铭先生你居然说的这么直接,这种事情很简单,只需要我给他们打个电话就行了,现在周铭手上有很多大企业的股份,当然是要和其他资本财团协调好关系的。”

  随后金立总理为难道:“不过这种事情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我们可以再谈谈别的?”

  周铭笑了笑的大手一挥道:“当然没问题,我听说泰国的冬阴功汤和咖喱的口味特别好,甚至还有王子特地从其他国家飞过来品尝的,所以我也想尝尝看这泰国在国外最出名的汤和菜。”

  啥?

  总理金立有些愣神,原本他都是打算磨破嘴皮子的,也要留着周铭在这里,谁知道周铭就主动提出了冬阴功汤和咖喱,突然提这个有什么意义吗?

  还没等金立考虑明白这个问题,周铭又接着说:“其实说起来我自己也会做菜的,如果金立总理能让我喝上传说中的冬阴功汤和咖喱,如果总理先生觉得光这样有点不太礼貌,那我也可以给金立总理露一手炒个中华菜,我这段时间一直在外面跑来跑去做生意,但手艺是还没落下的。”

  如果刚才金立还只是有些愣神,那现在他则彻底懵逼了,完全不明白周铭在想什么,他过来不是想给自己在泰国的投资争地位的吗?怎么突然就聊到了吃上面,甚至还表示自己都可以在总理府里炒菜了,这也太夸张了,不是自己稳住他吗?这到底是谁在稳住谁啊?

  “这当然是很好的,只是这位安娜女士也会留在这里吗?”金立把疑问引到了安娜身上。

  周铭对此摇头表示:“她现在只是我的下属,我这个老板在这里,那么她自然也会跟着我在这里了。”

  金立这才真正完全放心了,尽管不明白周铭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至少留他在这里就好了,还有安娜女士,原本金立还担心周铭会放安娜女士在外面,毕竟她之前搞出了那么多事情,现在就好了。

  随后总理金立亲自带着周铭下了厨房,金立做冬阴功和咖喱,周铭也给这位泰国总理炒两个小菜,所有这些做好了以后,他们又在餐厅吃了饭,时间很快一晃就到了下午三点。

  周铭看了一眼时间问:“耽误了总理先生这么长时间,总理先生不打算和外界联系一下吗?别泰国发生什么事了。”

  总理金立笑了:“看来周铭先生还是沉不住气了,想要离开总理府去外面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很糟糕的事情吗?”

  周铭摇头表示并不是,金立哈哈笑道:“这没什么可丢人的,不过周铭先生现在才反应过来似乎也有点太晚了吧?就今天这一天的时间,恐怕很多事情都结束了。”

  “那么我不妨再告诉周铭先生一些事情,其实我今天是故意要留周铭先生在这里,断绝和外界联系的,目的就是你的那些投资公司还有债券,尤其是你的流动资金,这对泰国都是很好的事情!”金立说。

  周铭对此只是简单哦一声,倒是金立瞪大了眼睛,很不敢相信看着周铭,不明白周铭怎么会这么淡定。

  “你没有听明白吗?今天你在这里就是一个阴谋,让你在这里和外界失去联系的时候,把你和安娜女士的产业都有一个妥善的处理。”金立又说。

  周铭对此仍然是一个倔强的哦,这让金立要抓狂了,怎么这个家伙能这么淡定?搞的就像是自己掉进了他的阴谋里一样,但今天的会面可是自己主动接受发起的呀!

  “总理先生以为我会担心外面的产业吗?那是不可能的,市场会有市场的规律,要是我只是待在外面半天这些产业都没了,那才是笑话了。”周铭说。

  “那难道连你包括你在银行的十多个账户以及你收购的那些企业你都不在乎吗?”金立又问。

  “我刚才都说了市场有自己的规律,哪会那么轻易没有了呢?倒是总理先生,我怕耽误了你太长时间,泰国局势出现什么变化就糟糕了,你可是泰国的总理!”周铭告诫金立道。

  金立突然仰头大笑起来:“这还能出现什么糟糕的变化吗?周铭先生你找这个借口真是太烂了!”

  周铭只好摇头叹息,这时总理府的大臣急急忙忙跑过来,金立看到这位大臣过来,他脸上的笑容更浓了:“看来是有好消息了。”

  那人过来说:“总理先生不好了,太古银行刚刚曝出了贿赂政治丑闻,股价一路暴跌!”

  “周铭先生你听到没有,太古银行的股价在暴跌了……”

  金立总理下意识的复述道,不过他的话只说了一点就愣住了,脸色立即绿成了苦瓜色。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