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曼谷周铭这边的轻松,芭提雅那边的情况就很不好了。

  第二天早上罗宾逊起来就看到几位银行家面容憔悴的坐在别墅的大厅里,从他们那布满了血丝的眼睛还有烟雾缭绕的房间就不难判断他们是在这生生坐了一夜。

  “你们还没有休息吗?都先去休息一会吧,我不是昨天晚上就让你们先睡,不需要那么一刻不停的关注吗?这样你们身体会受不了的。”罗宾逊对他们说。

  听到罗宾逊的话,一位银行家抬起了头:“内特,我很想不通你居然能那么坦然的睡觉?你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吗?”

  随着他的话,其他人也都抬起了头看着他,罗宾逊感受到了他们的不满。

  罗宾逊笑着摇摇头,拉过一张椅子坐下说:“让我猜一猜吧,你们在这里守了一夜,不就是为了关注欧美外汇市场的情况吗?那么泰铢在这些市场轮流的交易时间下跌了多少?十个百分点还是二十个?”

  没有人回答罗宾逊这个问题,只是递给了他一张纸,上面正写着纽约的汇率。

  “59.9,看来只下跌了15个百分点,还不算太夸张,比我预想的要好一点。”罗宾逊说。

  所有银行家都定睛看着罗宾逊:“内特,能告诉我们你的打算吗?昨天一个晚上我们简直都要疯了,我们拼命的想要把我们的钱转移出去,但实际这样的操作并不是一天就能完成的,而我们也不可能同时在法兰克福伦敦和纽约这些地方同时留有大量的资金池。”

  罗宾逊放下手上的纸:“所以你们该庆幸,幸好你们没办法那么简单的把资金转移出去,否则我们就上当了。”

  “我们不明白,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些银行家们都一脸茫然。

  “你们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那位哈鲁斯堡家的小公主要帮他利用那么一场拍卖,尽可能快的告诉全世界泰铢的问题,从而制造了这场波及全世界的泰铢危机。”罗宾逊问道。

  这个问题问住了所有人,没有一个银行家能回答得上来。

  不过这并不是他们没有答案,反而是他们想到的答案太多了,让他们根本不知道应该从哪说起。

  “内特你就不要故弄玄虚,就直接告诉我们吧。”有人直接说道。

  罗宾逊点点头:“其实昨天我也想不明白,不过经过一晚上的思考,我觉得那个周铭是故意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资金引流。”

  在座的都是高明的银行家,经罗宾逊这么一点拨他们立即反应了过来。

  “内特你的意思是说周铭是希望通过全世界的泰铢危机,来把各方面的资金从泰国这里引流出去,放到其他的市场上去炒泰铢?”

  这个想法让他们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他们都太明白这个做法了。

  “当市场里只剩下一个卖鸡蛋的时候,那么这个人无论怎么做都能赚钱,同样的道理放在金融市场上也同样适用,当其他资金都离开了泰国,当泰国只剩下周铭和他合作伙伴的资金的时候,那么他无论想怎么做都行了,不得不说这个周铭的手笔真的很大,并且他的打算还不仅于此。”

  罗宾逊接着说:“大量资本离开泰国,会造成泰铢的进一步贬值,那么这样一来,掌握了泰国日常用品和实业的华人商会集团,就会从中大获利。至于另一边的的王室集团也是如此,一旦泰铢贬值加剧,那么他们企业各大企业之前所借的大量短期债务就会大幅缩水,他们利用汇率波动很轻松就能还掉了。”

  一位银行家接过罗宾逊的话头往下说道:“而我们就会由于奔波在各个市场之间,天生浪费掉很多资本,并且还得不到什么利润。”

  罗宾逊点头说:“这是肯定的,毕竟泰铢的这个蛋糕就这么大,吃的人多了,那么每个人分到手里的自然就少了。别看现在泰铢危机在全世界闹的沸沸扬扬,无数的报纸都在评论,无数的资本都在跟进,但实际上所有人在做的这一切,都不过是在给那个周铭支付利息罢了。”

  “这个家伙太过分了,我们差一点就要给他骗了!”一位银行家忿忿不平的站起来说。

  “那么内特,我们不会再想走了,就留在泰国跟他干吧!”有人挥舞着拳头说。

  “可是我们究竟该怎么做呢?现在毕竟那个周铭已经占到了先机,并且还有那些华人商会和泰国王室给他支持。”还有人疑惑不解的询问。

  面对这些迷茫的银行家们,罗宾逊皱起了眉头,看来这些家伙已经被周铭那边的变故给搞懵了,又或者是一晚上没睡让他们的思维变慢变麻木了,否则不应该连这么简单明显的问题也想不明白。

  “看来我需要好好重新给你们梳理一下思路了。”罗宾逊看着所有人说,“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我们的目的是什么……或者说泰国这里还有什么,还剩下什么可以给我们的?”

  这些银行家们大清早被罗宾逊的消息搞昏了头,却不代表他们真的神志不清了,面对现在这个问题,很快有人给出了答案:“泰国的四百亿美元外汇储备,以及价值一百五十亿美元的黄金储备。”

  毫无疑问不管是这些银行家们,还是他们背后的世界豪门,当他们最开始进入泰国的时候,这就是他们的目标,事实也只有这些目标值得他们去注意。

  至于胡安他们的同盟和摩根他们的同盟之间的资本世界大战,说到底也就是要把对方逐出泰国,自己尽可能多的得到这些战利品。

  “我很高兴你们还记得这一点,那么现在的情况就明朗了,我们不需要去管泰铢究竟会跌成什么样子,也不需要记恨那个周铭让我们吃了多少亏,我们只需要记得,现在战争已经开始,并且我们也已经失了先手,那么把对方逐出战场的可能就没有了,我们只能选择更快的比对方先坐下。”

  罗宾逊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才又说道:“并且为了这个目的,我们会不惜付出一些代价。”

  银行家们立即读懂了罗宾逊的意图:“内特你是想我们现在就尽可能多的吃进黄金,并且持续放空泰铢,继续抛售泰铢打压汇率吗?”

  “没错就是这样,因为这场危机不管怎么发展,泰国的那四百亿外汇储备还有一百五十亿美元的黄金储备目标是不会变的,那么我们只要先入场,只要我们能反过来把握主动。只是现在并不是这样入场的好时机,所以我们要有面对一部分损失的心理准备。”罗宾逊说。

  银行家们听罗宾逊这么说,他们都笑了:“内特你放心吧,我们可不是抱着小孩的中年妇女,什么东西该放手我们还是能明白的。”

  “那如果我说为了必要的胜利,我们不仅要面对一部分损失,我们还需要跟我们的对手合作,甚至是帮他呢?”罗宾逊又抛出一个重磅炸弹。

  随着这个问题出来,罗宾逊能明显看出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不自然的僵硬了一下。

  这是肯定的,毕竟已经在周铭手上吃了那么大的亏,结果现在说要跟他合作还要帮他,不管理智多么认为这是正确的,但心理上总是很别扭的。

  要是普通人有可能会跨不过这道坎,但这些银行家什么事情没面对过,很快做出了决定。

  “内特你就不要废话了,只要能达成目标,还有什么是我们不能做的呢?”这些银行家们说。

  罗宾逊笑了,他拍手称赞大家都是英雄,他随后说:“那么现在大家就快去做吧,我们要尽快吃进泰国市面上所有的黄金,不管是现.货还是期货,如果可以的话,泰国几家黄金企业和金矿这些,我们能吃进多少就吃进多少,也不需要在乎市场隐匿踪迹,我们只要速度,不要隐藏,豹子在动手追捕猎物的时候是没办法藏住自己的。”

  “除了黄金,我们还必须吃进大量的CDS协议,就是之前那个周铭搞出来的那些信用违约互换。”罗宾逊说。

  所有银行家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无不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罗宾逊。

  疯了!

  这是这些银行家们此时心里的唯一想法,之前罗宾逊吃进黄金的时候他们就有想过,既然他们不需要隐藏了,那么就意味着周铭肯定能发现,他就会想到对冲的办法,而最快最直接的,就是通过泰铢汇率。

  但是现在他们直接再吃进这些CDS协议,说白了就是我给你保险赔偿,你别动泰铢汇率。

  或许周铭能顶住CDS协议的赔偿诱惑,但是其他人呢?要知道那边可不是只有周铭一个人的,甚至大头的资本也不是他,平时大家为了利益能听你发号施令,但当有一天你的命令和大家的利益发生了冲突,那么就只能很抱歉的让你哪凉快哪待着去了。

  “不得不说,内特你这一手真是釜底抽薪的上帝之手呀!”银行家们惊叹道。

  罗宾逊对此只是随意的笑笑:“夸奖很好,但是你们可以先替我保留着这份夸奖,等我们真正抢到了椅子再说出来。”

  所有银行家们都笑了:“好的没问题!”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