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宾逊和他的银行家们的动作都非常迅速,原本以为能轻松拿下的局面居然会变得被动,这不仅关系着他们的利益,更关系着他们的尊严,如果就这么灰溜溜的离开泰国承认对周铭的失败,那以后他们还怎么见人?就是他们背后的老板,也不会再信任他们的能力,他们还能是“银行家”多长时间,那只有天知道了。

  正是这样的原因,在罗宾逊给他们剖析了眼下的局面以后,他们立即行动起来。

  他们的分工很明确也很有针对性,他们一边去期货市场建仓吃进黄金,一边去寻找持有CDS协议的人。

  日光集团是泰国王室控股的投资集团,根据周铭和马拉九世那时的博弈,最终市面上超过一半的CDS协议都被日光集团吃下了,那时马拉九世的想法是既然这些CDS协议已经影响到了泰国经济形势,那么与其一直掌握在对手手上,还不如自己吃下。

  到时候就算发生什么问题,让这些持有CDS协议的企业全部破产好了,反正泰国又没有保险公司不允许破产的法律。

  总而言之,马拉九世那时的想法就是不能让这些CDS协议成为一颗不定时.炸弹。

  后来罗宾逊入场,马拉九世无奈只能拉着周铭结盟,形势又发生了变化,这些CDS协议就成了过去式的东西,给下意识的遗忘了。毕竟这玩意不太和谐,说出来双方都挺尴尬的,还是丢在一边不管的好,反正周铭也不想着要保险赔偿,马拉九世也不会遵守协议。

  不过周铭和马拉九世这边暂时没想起这东西,却并不意味着这东西就真的不存在了,对于吃下这些CDS协议的日光集团而言,这完全就是个巨大的包袱……甚至可以说是祸害。

  原因很简单,马拉九世这边从一开始就是打着让这些CDS协议烂在这里的盘算,也做好了日光集团随时因此破产的准备,但却并不意味着日光集团或者说日光集团的负责人真的想破产。

  吉拉提就是日光集团的董事长,他这半个月以来煎熬得头发都要掉光了,每天早上起来都能薅下一把一把的头发,让他心惊胆战。

  吉拉提是王室某位土王的儿子,按王室血统是国王马拉九世的侄子辈,由于之前就是他自告奋勇在马拉九世面前表示自己能解决CDS协议危机,但由于大量王室成员的参与,让他再也兜不住了,最后马拉九世一怒之下就把大量CDS协议全丢给他了。

  马拉九世这样做无疑是对他的惩罚和鞭策,吉拉提对此不敢说一个不字,但他心里却仍然不希望集团破产。

  要知道日光集团过去好歹也是泰国国内一流的投资集团,但自从接手了这些CDS协议以后,就成了人人都要躲远一点的瘟疫了。过去自己哪天的行程不是被安排得满满当当,多少商人排着队要请自己吃饭,但现在这些家伙一听是自己打的电话,一个个都推脱没时间以后再说。

  都特么的什么玩意?

  所以他就想着能把这些倒霉的CDS协议全抛掉,哪怕亏本处理也能接受,如果真能做成这无疑是能让国王陛下高看一眼的大功一件。

  然而这样的事情想着简单,但真正做起来哪有那么简单啊?

  本来当CDS协议的投机泡沫被戳破,当大家都明白了这是什么东西以后,就没人会要了,更别说前几天泰铢突然暴跌,眼看这些CDS协议就要履行赔付了,神经病才要这种会往外掏钱的玩意。

  “吉拉提王子殿下,我劝你还是别想CDS协议的事情啦,你就是蠢才要!”

  这段时间,吉拉提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还是第几十次听到这样的话了,但每次他听到这话都忍不住的暴走,为此他的电话都不知道换了多少个。

  “周铭你这个混蛋,我要给你下降头我要你不得好死!”

  吉拉提天天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画着圈圈诅咒周铭,不过很显然吉拉提的功力还是不够到家,周铭仍然天天在曼谷活蹦乱跳的,甚至还主导了全世界的泰铢危机,让吉拉提在知道以后郁闷了好一阵子。

  但今天一大早,吉拉提却是蹦蹦跳跳来的公司,因为他一直愁眉不展的CDS协议终于有了进展,有一个来自意大利的银行家要收他的CDS协议。

  这对吉拉提来说简直就是上帝睁开了他的眼睛,就看着他了。

  在临近中午的时候,吉拉提终于等来了他的客户,整个谈判过程固然有些波折,但最后吉拉提还是以每份CDS协议亏了30%的价格脱手了一半的CDS协议。

  “不得不说先生您的眼光绝对是我见过最好的,希望我们以后还能有更多合作的机会!”

  急急忙忙在公司里签约结束,送走了自己的客户,吉拉提高兴的简直要飞上了天,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手舞足蹈:“看到了吧,周铭你这个混蛋,就算是这些你们放弃的CDS协议,我依然能脱手,这就是我的本事!”

  只是兴奋到不能自已的吉拉提并不知道,那位从他这里买走了CDS协议的银行家出门就把CDS协议丢给了自己的助理:“我不想看到这个东西,给我扔进垃圾堆里去,如果不是为了计划,我特么才不会把这么宝贵的时间浪费在和这个白痴身上。”

  ……

  和吉拉提的签约结束已经是到了中午的时间,这个时候交易所里的黄金交易仍在继续。

  “黄金,我们需要更多的黄金,不管你们有多少,不管你们报出多高的价格,我们都会考虑,只要你敢报价我们就敢收!”

  一群人站在交易所里扯着嗓子大声叫喊着,他们每个人的手上都有一大叠的单子,这每一张单子就意味着他们吃进了黄金期货。

  真正的期货交易所交易就是这样,就是需要签单签协议的,然后凭着这些单子去付保证金以及提货,或者直接再把这些单子继续交易出去。事实就算到了二十年后,或许看起来期货交易只需要在电脑上点一下就好了,但实际上那只是由于网络的发展简化了交易程序,实际在交易所里仍然会有交易单留底的。

  而在94年这个连电话交易都没有完全普及的年代,在交易所里扯着嗓子呐喊才是最正常的交易模式。

  这些就是罗宾逊那些银行家们的行动,当然他们作为银行家,肯定是不会抛头露面的,这些都是他们雇佣的经纪人,是帮他们在交易所代为交易的,而这些银行家们则是在交易所二楼的贵宾室里,低头俯视着这一切。

  “经过一天的交易,现在的金价已经突破每盎司两万七千泰铢的大关了,再继续这样吃进下去,恐怕不用到收盘,可能金价能突破三万大关,我们是不是该缓缓了?”

  这些银行家们一边时刻关注着交易所内的情况,并实时转达给在芭提雅的罗宾逊。

  这并不是说这些银行家们不懂该如何操作,只是现在情况特殊,按照常规操作他们早就该收手了,但现在却在罗宾逊的要求下,继续不管不顾的吃进黄金。

  也正是这样,他们给罗宾逊打的电话也越来越频繁了,这个电话已经是半个小时内的第七通电话了,这七通电话除了实时金价的不同,内容几乎一模一样。

  不过这些银行家们也不能不急,要知道昨天世界的平均金价只为每盎司378美元,按照今天泰铢的汇率也就只有两万二千七,可是现在却已经突破了两万七大关,这也就意味着他们每吃进一盎司黄金,就亏了四千多泰铢,尽管泰铢在不断贬值,但也不能这样搞法吧?

  但这些银行家们很纠结,罗宾逊那边的态度却很强硬:“怎么才不到三万你们就承受不住了吗?要我看别说三万,就是三万五四万都要继续吃下去。”

  “内特,我们不是承受不住,我们是有些担心啊!”银行家们解释,“如果我们只是悄无声息的吃进这些黄金那当然没所谓,但现在我们造成的市场波动太大了,这样下去那个周铭那边肯定会得到消息的。”

  罗宾逊那边直接说:“我当然知道,只是你们觉得就算我们现在收手,他就会不知道了吗?恕我直言这样的想法不过就是把头埋进沙子里的鸵鸟,我们现在所要担心的不是那个周铭会不会知道的问题,而是速度,我们需要更快的让那个周铭反应不过来的速度,所以继续吃进黄金吧,不要在乎价格!”

  银行家们面面相觑着叹了口气,其实这样的结果他们早就预料到了,只是当他们真的听到还是挺无奈的。

  罗宾逊那边顿了一下又问:“对了我们的战场可并不仅仅只是现.货黄金,还有远期订单和黄金矿藏以及公司,这些但凡和黄金有关的企业我们都必须尽快掌握在手上。”

  “这个事情波利亚正在办,我相信以他的能力很快就能有结果了,只是内特,我们这样抢时间真的没问题吗?”

  面对银行家们的疑惑,罗宾逊很直接的告诉他们:“我很希望没问题,但是我有预感,恐怕那个周铭的反应不会让我们顺利太久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