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当罗宾逊正拿着一沓泰国的报纸坐在床上研究,翻看着今天的汇率以及股市上的情况,这就是罗宾逊,尽管今天一天他都在观察着黄金期货的情况,但却并不意味着他就只有一只眼睛,另一边他仍然在关注着泰铢的汇率还有泰国股市上的情况,并会随时根据形势作出调整。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罗宾逊接通是一位银行家打来的:“内特,刚好我的银行在新加坡有些特殊的业务,所以正好可以借调过来一批专业的黄金鉴定人才,你确定泰国交易所的黄金真的有问题吗?”

  罗宾逊想了想然后回答:“相信我伙计,我和你有着相同的愿望,我也很希望这些黄金都是真实的,但事实证明泰国根本不会有这么多黄金,不能不让我们有所怀疑,所以我们需要证实。”

  “那么证实了结果呢?如果黄金是真的怎么样,是假的又怎么样?”那边又问。

  罗宾逊回答:“是真的那当然最好,我也很希望这样,那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可要是假的,我们想我们就可以凭借这一点,再给泰国以重创了,这就将成为我们对付他们最好的武器!”

  “这样我就放心了,内特你果然还是那个厉害的混蛋!”

  那边银行家高兴的说,他当然明白罗宾逊的意思,如果泰国交易所建空仓造假,或者黄金纯度有问题,这种事情一旦曝光,那对泰国的金融信誉无疑是巨大的打击,那么只会让泰国经济崩溃的更厉害,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利用这一点进行反击了。

  时间到了第二天,这位银行家一大早就带着人出发去到了交易所,直接联系了交易所经理要求看货。

  这个突如其来的要求直接没吓的经理跳起来,因为这经理是了解一些内幕,知道有一批货是有问题的,但他知道背后牵扯的太深,不是他这个小经理能做主的。所以他只好一边稳住银行家,表示这个事情得请示上级,然后忙不迭的跑了去向上面汇报。

  消息一级一级向上汇报,很快就传到了国王马拉九世那里,马拉九世得到这个消息吓得差点从自己的椅子上掉下来。

  我去!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呀!

  对于马拉九世而言,他建了空仓以后最担心的就是会被罗宾逊那边发现问题,然后找上门来,因为以他们的能量肯定会拿这个事情大做文章,到时候他们泰国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马拉九世慌乱之下马上拨出了周铭的电话,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

  “周铭先生不好啦!罗宾逊那边果然怀疑我们了?刚才已经有人带着很多专业设备过来检查了,现在就等在交易所那里,要求在半个小时内就看到黄金呀!”马拉九世说。

  相比马拉九世的慌乱,周铭这边却显得十分淡定:“既然他想看就让他去看好了嘛!”

  听到这个答案,马拉九世当时差点背过气去,特么的这叫什么狗屁答案啊?

  不过马拉九世可不敢当着周铭的面这么说,毕竟现在他可还是要靠着周铭的,所以他只是说:“可是周铭先生我们并没有黄金啊,怎么带他们去看?难道给他们看一个空空如也的仓库吗?”

  周铭很奇怪的反问:“为什么是一个空空如也的仓库?难道你们交易所全是空仓吗?那既然是那样也就活该要倒霉了,这欺诈的太严重了。”

  “怎么叫欺诈了?这不都是周铭先生你的主意,说让我建一个空仓……”

  周铭打断了马拉九世的话道:“对呀,我只是叫你建一个空仓,那不是还有其他很多金库吗?其他金库里应该是有黄金的吧?”

  马拉九世这才反应过来:“所以周铭先生您的意思是让我给他们看其他金库的黄金?”

  但紧接着他就又怀疑起来:“可是这样一来黄金的数目是对不上的,我觉得他们总不会只怀疑我们的黄金纯度有问题吧?他们肯定最重要的是要检查黄金的数量对不对啊,可我们金库里不可能会有那么多黄金。”

  “我是不知道泰国这边的情况是怎样的,难道这边检查黄金,是你要把四万盎司黄金一下子全拿出来摆在他们面前,让他们一起检查吗?”周铭好奇的反问,“至少在我们那边,都是分批次,以一批一批或者一个金库一个金库为单位推出来的。”

  马拉九世这才恍然大悟:“对呀,我们也可以分批次的从金库里拿出黄金来,毕竟一下子拿出那么黄金太危险了,还是这样分批次的安全一些,而且金库也并不是在同一个银行里的,调集黄金也是需要时间的,并不可能一下子同时全拿出来。”

  “所以这样就简单了嘛,就给他们一批一批的检查,难道那些仓库里的黄金还都写了名字不成?”周铭笑着说。

  “周铭先生您可真是个天才,这个办法真是太棒啦!”马拉九世那边惊叫道。

  马拉九世不单是惊叫,如果周铭在面前他甚至都还想抱着他狠狠亲一口,因为周铭的这个办法的确太牛b了,他已经可以想象了,要是那边罗宾逊知道他们去看的黄金就是从他们之前金库里拿出来的,他们只怕就要气疯了吧。

  “本来嘛,他们要看就让他们看个够好了,反正金库里那些黄金都是他们的,看什么不是看啊。”周铭百无聊赖的说道。

  马拉九世连连点头表示再同意不过,随后马拉九世就把这个办法通知了交易所那边。

  ……

  与此同时另一边,罗宾逊正在给自己的几个老朋友打电话。

  “比尔你可是国际金融最著名的记者,也是最嫉恶如仇的记者,而且你一直以来都在调查各种金融欺诈事件。”罗宾逊说。

  电话那边很快回话道:“没错,所以我最希望的就是有一天能把你这个最大的金融欺诈师给送进监狱里去。”

  罗宾逊哈哈笑道:“那很抱歉你做不到了,至少现在做不到了,不过我却可以给你提供另外的消息,一个国家瞒着世界在自己的交易所里建空仓,欺诈全世界的投资者,怎么样这个消息够不够分量?”

  “我去!内特你是入侵了CIA的情报网络吗?怎么能知道这样的消息?那么哪个国家敢这么大胆,这不可能吧?”比尔十分惊奇的说。

  “我的朋友,你不要忘了这可不是伦敦或者苏黎世,只要有足够的利益,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罗宾逊说,“那个国家就是我现在所在的泰国,这几天我在泰国的期货市场上吃进了三万多近四万盎司的黄金,这已经远远超过了泰国市面上所流通的黄金数量,所以我怀疑他们背后的金库是有问题的!”

  “所以你怀疑泰国是建了空仓呢?还是怀疑他们的黄金纯度不够?”比尔那边问。

  “两种情况都有可能,所以今天我已经让专业人士去交易所专门鉴定这一批黄金了,我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而且我很有信心,这些黄金肯定有问题!”

  罗宾逊的信心十足,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看了号码以后高兴的宣布:“比尔你可以开始准备纸和笔,记录下我精彩的发言了,因为你马上就要见证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一个国家公开进行金融欺诈的闹剧了!”

  比尔那边的确找来了纸和笔开始准备做记录了,而罗宾逊这边马上点了免提。

  那边的声音很快传过来:“内特,我刚才对金库里的那些黄金都进行了检测,发现那些黄金不管是质量还是数量都没有任何问题。”

  “比尔你看我说什么来着,我就说那些黄金肯定是没问题的吧,还要进行检测……”

  罗宾逊下意识的附和,但紧接着他就反应了过来,顿时瞪大了眼睛,一脸见到鬼一样的不可置信:“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可不是光让你去检查黄金纯度的,还有数量,那可是三万多四万盎司的黄金,你全部进行称重全部让那些人进行检查了吗?”

  被怀疑了银行家那边显得十分不满:“我当然都是做好了的,不管是检查纯度还是数量,都没有任何问题,那三万七千盎司的黄金我劝都看过了,没有任何问题。”

  “不可能!”罗宾逊咆哮出声,“泰国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黄金,这些黄金怎么可能没有问题?这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比尔那边笑了:“内特,看来你可是丢了一个大脸呀!看来泰国这地方和你想的并不一样,或许对于大多数国家而言,央行是要保证很大数量的准备金的,但是这里却可以由王室悄悄弄出来一点。”

  “好了,我的采访结束了,你可耽误了我很宝贵的时间啦!虽然泰国王室挪用央行准备金的做法不好,但最起码他们还是没有出现金融欺诈的,让你失望了。”

  比尔说完就挂了电话,只留下罗宾逊坐在那边失魂落魄的,仍然呢喃着“不可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