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果很受伤的回到了他的庄园,就见胡安和梅塞德俩人正等在这里,而且他们还摆出了一个烧烤架,以及旁边巨大的啤酒桶。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还有,你们这是干什么?”雨果张嘴就问。

  胡安和梅塞德没有回答而是直接站起来了,他们走过去勾肩搭背的拉着雨果过来坐下。

  “我们知道你刚才去了周铭那里,你觉得他应该要这时候给个说法,结果被打脸了吧?”胡安说。

  雨果立即警觉起来:“你们怎么知道?是他告诉你们的,还是你们跟踪我?”

  胡安摆摆手说:“这还需要他告诉还需要跟踪你吗?我是认识他最早的人,这种事情已经见识过不知道多少遍了,只有你不了解才会那么急躁,像我们这种了解的人,就会再多等一段时间,多观望一下再做决定。”

  胡安还说:“周铭那个家伙就是个被魔鬼诅咒的混蛋!只要谁对他提出质疑就会遭受魔鬼的诅咒,我们相信像你这么急着过去肯定会很抑郁的回来的,所以我们就决定在这里准备好啤酒烧烤等你了。”

  胡安说着高高举起了自己的酒杯:“就让我们喝起来吧,这可是正宗的汉诺威黑啤,用酒精驱散那些无聊的事情!雨果我告诉你不要总是去想,有些事情你可能一时半会想不通,但经历的多了也就习惯了。”

  雨果听着胡安的劝慰,怎么反而感觉更抑郁了,他于是也端起酒杯狠狠灌了一口,冰凉的啤酒下肚让他感觉很爽,他直接说道:“我是去找周铭问他最近黄金市场交易还有泰铢汇率的事情,我一直就很担心,我怕这么下去不好向家里交代,不像你们能那么信任周铭,一点也不担心。”

  然而紧接着胡安的一句话让雨果听了险些没又暴走了,他这也才明白这俩家伙怎么大白天的也准备什么烧烤啤酒了。

  “我们当然担心啊,不过这不是有雨果你去找周铭打探情况了吗?”胡安说。

  “所以我们就在这里准备好烧烤啤酒等你回来,一边劝慰你,一边找你了解究竟什么情况。”梅塞德也说。

  “我去你吗的!我怎么感觉你们两个家伙也跟那个周铭一样那么坏了呢?”雨果崩溃道。

  ……

  周铭可不知道雨果回去又被胡安和梅塞德搞得更郁闷了,甚至当时就砸了烧烤架。

  不过就算知道周铭现在也没空管他,对于周铭而言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马拉九世这边的答案。

  现在罗宾逊那边通过第三市场的黄金销售已经抢占了先机,那么接下来不管他接着抛售股票还是放出银行的坏账消息,都能很好的继续打击泰铢的信用。如果泰铢继续贬值下去,那么固定汇率和浮动汇率也没有多大区别了,反正泰国政府都管不住了,不是你说固定汇率就不往下掉了的。

  不得不说罗宾逊不愧是在金融市场里打拼了半辈子的金融精英,和乔罗斯那位金融大鳄比肩的高手,随随便便就能扳回局势,尤其是他对第三市场的了解,更是周铭拍马也比不上的。

  所谓第三市场,就是在发行市场和二级交易市场以外的第三级市场。

  一般三级市场的划分是针对股市而言,但在期货市场里同样通用,比如一级市场就是黄金被开采加工出来做成标准纯度的金条,二级市场就是这些金条在期货交易市场里的交易,而第三市场就是这些金条一方面在交易所内继续挂牌,另一方面却离开交易所到场外进行交易的模式。

  周铭很早就知道二级市场和第三市场的重要性,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二级市场和第三市场才是决定性的。

  比较出名的就是明星演唱会和各种体育赛事的门票了,到处都是黄牛票满天飞,这种就属于二级市场和第三市场操作。

  都说经纪公司和主办方为什么不打击黄牛,就是因为他们需要二级市场来帮他们代为销售繁荣市场,甚至于很多时候这些门票的价格定的都是为了方便二级市场,后来某天后复出开演唱会,开了天价门票,不给二级市场任何利润空间,那么结果就是市场反应极其冷淡,演唱会也成了笑话。

  周铭想到这里不由感慨:“罗宾逊还是很厉害的,虽然我已经搭上了国王这条线,但他一手金条出售,直接在第三市场上的操作,反而抓回了主动权。”

  周铭的感慨却让他对面的马拉九世很着急了。

  “我的周铭先生我知道那罗宾逊很厉害,毕竟他经历的更多,很多事情不是他聪明而是他已经习惯了。但是周铭先生你不一样,你更厉害,我相信你一定能赢他的!”马拉九世说,他着急的都要跳起来了,“而且我们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说服林国栋。”

  周铭点头表示明白:“我虽然刚才开了一会小差,但你的话我还记得。”

  刚才马拉九世就是在给周铭解释泰国的权力体系,简单来说就是马拉九世尽管领导者泰国的王室,不管对政治还是经济都有很大的影响力,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在泰国就是无敌的,还有几大集团是能制衡的。比方说在曼谷就有华商集团,而芭提雅和清迈集团扶持的几大政治世家也有很强的实力。

  也就是说,其他人会给马拉九世面子听他的命令,但却不意味着马拉九世可以胡乱下命令,压迫他们必须听令行事。

  马拉九世口中的这个林国栋是现在泰国的副首相兼财政部长,不说泰国的经济政策他一个人说了算,但至少要改泰铢的固定汇率为浮动汇率,这位泰国的财政大臣是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如果能争取到财政大臣的支持,那么马拉九世下命令的腰板也能更硬一些。

  周铭看了李庆安一眼,因为林国栋从名字上来说就显然是华商集团的人。

  李庆安明白周铭的意思,他马上回答道:“这位林国栋的确是华人不假,但是我和他并不熟,毕竟我们李家在泰国这边的势力比较薄弱,他出生的林家在泰国也很庞大;不过我听说林国栋在当上了财政大臣以后,他似乎和林家也逐渐保持了距离,反而和清迈集团那边走的比较近了。”

  听到清迈集团,马拉九世脸上露出了十分厌恶的表情:“一群毒贩和当地土王组成的犯罪集团,难怪最近泰国的经济形势越来越差,甚至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受了那些家伙的影响,怎么能好得了?”

  周铭很想告诉马拉九世,泰国的经济形势和这并没有多直接的联系,现在泰铢的崩溃是由于热钱相互博弈的结果。

  说白了就是你泰国的所谓振兴,是热钱涌进来的结果,那么有一天当热钱离开或者另一批热钱进来想要把这笔热钱卷走,就自然会出现现在这样的局面。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泰国的体量太小,不管是外汇储备还是央行的准备黄金,都不足以应付大量的国际热钱。

  不过最后周铭还是没说出口,就让他这么觉得吧,有个梦总比看清了现实要好过一些的。

  “周铭先生我和你说这么多,不是想为难或者打击你什么,而是想告诉你这个林国栋并不是一个很好打交道的家伙,他是一个比较固执的混蛋。”马拉九世最后告诉周铭。

  周铭点头表示理解:“那么尊敬的陛下,不知你下午有空没有,能带我见一见这位林国栋吗?”

  “下午?你不需要多看看他的资料了吗?”马拉九世有些意外。

  周铭却表示:“资料当然需要,我从不打无准备的仗,但现在我们更需要时间,所以资料什么的,我在路上看就好了。”

  马拉九世叹息着摇了摇头:“周铭先生我知道你很厉害,尤其是你面对紧急状况的时候,你总有急智来解决问题,我相信你这次也想打算这么干,但是我劝你还是谨慎周全一点好,因为你不要忘了我的评价,林国栋那个家伙就是一个固执的混蛋!”

  周铭点头表示明白,随后马拉九世就亲自带着周铭离开了,他们直接去往财政部大厦。

  或许拉玛九世在面对周铭和国外资本家的时候有点手足无措,但他毕竟是泰国国王,在国内的影响力还是很好用的。

  这一次周铭跟在马拉九世身后一路顺畅的就来到了财政部的最高规格接待室,请他们在这里稍等片刻,林国栋那边结束了他正在召开的会议就马上赶过来。

  在接待室里等待的时间,马拉九世国王继续在给周铭做着最后的交代。

  “刚才你已经看过了林国栋的资料,但是我觉得这些纸张上的东西,很难让你对一个人有一个清晰全面的认识,你最多只能知道他是什么人,在哪里上学念书,后来又成为了银行行长,最终因为他的金融能力被选为财政部长,这听起来很多,但实际上你仔细想想似乎却依然一无所知。”

  马拉九世国王告诉周铭:“我知道现在再想多说什么周铭先生你也肯定记不住,那你只记住一点,那就是这个家伙他很固执,你尽量顺着他一点。”

  很快传来消息说林国栋那边的财政会议结束了。

  又过了没一会,很快林国栋就来到了接待室:“马拉陛下,我不是说过对于现在的经济形势我也很着急,你不用这样三天两头来催我吧?”

  面对这位林国栋开口的第一句话,周铭就皱起了眉头,这果然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