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老师要问好,这是一条小学生都明白基本道理。

  其实说白了这就是对高位者的一种最起码的尊重,而现在这位林国栋见面就是一句别催我。尽管周铭不知道马拉九世国王之前对林国栋的表现有多不满,是否真的催过他很多次,但见到国王先谦卑的问好还是必要的啊,这样只能说明这个人情商不够了。

  马拉九世摊开双手向周铭表示对于这种人他也是很无奈的,要不是现在泰国的经济形势十分严峻,而林国栋又的确很有才干,他也不会容忍的。

  看到马拉九世的表现,林国栋这才看到跟着一起来的周铭,他这也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失态,于是急忙向马拉九世道歉问好,然后询问马拉九世周铭的身份。

  “这位是从华夏来的周铭先生,这一次带他来紧急找你,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商量。”

  虽然马拉九世并不满意自己这位财政大臣的态度,但他还是给林国栋简单介绍了周铭的身份以及过来的目的。

  林国栋听后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华夏人?请问你是华夏哪个领导人,是来泰国进行正式访问的吗?否则怎么能惊动国王陛下亲自带你来找我呢?”

  周铭笑着告诉他:“我并不是华夏的领导人,我也没那个资格,我只是来自华夏的普通商人,这一次拜托马拉九世国王陛下带我来找财政部长你,是希望能和你一起探讨一下关于现在泰国经济形势的问题。”

  “林部长,这位周铭先生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商人,他尤其在金融领域有着十分独到的见解,听听他的意见或许对我们现在的形势会有很大的帮助。”马拉九世也帮着说。

  林国栋饶有意味的看着周铭:“很抱歉这位……周铭先生,可能是我有些孤陋寡闻吧,我并不知道在华夏内陆那个连交易所都没有的地方,居然还能有了解金融的人,这让我感到很不可思议。”

  周铭毫不留情的怼了回去:“那可能真是你孤陋寡闻了,华夏的第一个交易所早在五年前就有了,并且现在发展的很快,资本市场被激活以后也非常活跃。”

  “但那又怎么样?只不过才五年的发展,还能翻出什么花来吗?你可知道曼谷的交易所可是成立了三十多年,就你们的那点经验在我们这里根本不值一提。”

  林国栋也怼回了周铭,看着马拉九世很不高兴的表情,林国栋接着又说:“原本按照我的想法,我们的见面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因为我不觉得有任何必要,但你既然是马拉九世国王带来的人,那么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听听你究竟有什么高见。”

  “我希望泰国放弃和美元挂钩的固定汇率,实行浮动汇率。”周铭说。

  林国栋一下愣住了,他显然没想到周铭居然这么直接说出了这样的话,而周铭也是故意这么直接的,因为刚才林国栋那番话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他心里的敷衍,可以说自己不管说的多么天花乱坠恐怕他都听不进去,那么与其这样还不如自己直接了当一点。

  听到周铭这么说,刚才一直很敷衍的林国栋反而冷静下来了,他愣了一会然后笑出来了:“原来这样就是周铭先生央求国王陛下来这里的原因吗?果然是非常重要的,那么现在周铭先生你的意思我已经了解,我们的谈话我想就可以到此为止了。”

  林国栋说完站起来了,他又对马拉九世说:“国王陛下很抱歉我真的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接下来还要和东盟以及世界货币组织对话,行程排的非常紧,没有时间做一些无聊的事情……”

  马拉九世却说:“林部长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当初我第一次听的时候也非常惊讶,但是我认为你或许应该仔细听听他的想法以后再做决定,而不是草率。”

  “我并不是草率!”

  林国栋大声强调,但他随后想想自己这样并不好,他平复了一下心情才又说道:“国王陛下,我知道您很为现在泰国的经济形势担忧,但这并不是胡乱做决定的理由,反而这个时候我们应该更专注更认真!”

  林国栋接着说:“国王陛下您是了解我的,我毕业于伦敦商学院,拿到了企业管理的博士学位,并且之前担任过东南亚最大银行太古银行的董事长,可以说在泰国这里没有人会比我更熟悉金融领域的事情,也没有人会比我更熟悉金融领域内的一些操作手段!”

  “我承认现在泰国的经济是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我正在想办法解决,可现在国王陛下您居然凭着这么个华夏人的三言两语,居然就来质问我,你这是对我的不信任,您是要更换财政部长了吗?”

  林国栋在一番慷慨激昂的话以后,也很直接的挑明了他的话。

  这让马拉九世很慌张,因为林国栋尽管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正如自己说的那样,他是泰国最优秀的金融人才,至少现在泰国是不能失去他的。

  不过马拉九世还没想好措辞,周铭就先说道:“名不虚传,果然是一个固执的混蛋呀!”

  这话让林国栋听了,他立即暴跳如雷:“你给我把话说清楚,说谁是固执的混蛋?”

  马拉九世不断打眼色示意周铭冷静一点,话要顺着林国栋来说,不过周铭却两手一摊:“这里难道还有别人吗?我甚至很怀疑你刚才有没有在听我和马拉九世国王说话,泰国经济在你手上搞成这样,你一点办法拿不出来,我告诉了你,结果你却是一副这样的态度,不是固执的混蛋是什么?”

  “我知道你的学历很高,也有很丰富的银行经验,但也正是因为这些经验,反而让你变得更加自大,觉得自己的想法才是对的,一点也听不进去其他意见。”周铭说。

  林国栋站在那里一言不发,不过这显然不代表他被说服了,从他涨红的脸和额头上的青筋都不难猜测他是在暴走的边缘。

  “听你的意见吗?你是美联储主席,还是你带来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又或者是你在某个金融权威杂志上发表过论文?”林国栋问道,他的语气咬牙切齿,恨不能一口吞了周铭。

  周铭摇头表示自己什么也不是,只是一个普通的华夏商人。

  “那你在这里说尼玛呢?”林国栋意料之中的突然爆发了,“你以为你的话是正确的圣旨吗?但是在我看来,你这个愚蠢的华夏人甚至可能都不懂改变固定汇率到浮动汇率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今天就让我这个博士来给你好好上一课,普及一下最基本的知识吧!”

  林国栋说:“所谓固定汇率,就是指让泰铢和美元维持一个固定比例的汇率制度,这种制度不允许汇率波动超过一个百分点,是一种很稳定的汇率制度,能很好的打击市场投机活动;而浮动汇率则是完全把泰铢的汇率波动交给市场,这种方式会让泰铢的币值变得十分不稳定,会诱发很大的投机活动!”

  “过去泰国的经济形势一直都很稳定,就是得益于固定汇率制度,如果我们突然改变了这种制度,那岂不是要助长投机活动吗?”

  林国栋接着说:“现在泰国的经济形势本来就很不稳定,正是我们要继续维持固定汇率给市场以信心的时候,你突然要改变固定汇率为浮动汇率,我想问你安的什么心,是不是最近泰铢的币值回升让你们这些投机分子感到惶恐不安,所以你们才想到要彻底毁了固定汇率,才能实现你们想要的?”

  林国栋最后一字一顿的说:“但是我告诉你们,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随后林国栋又对马拉九世说:“国王陛下,越是到了现在这种关键的时刻,我们越是要稳住给市场信心,不能随便听这些不知道哪里来的混蛋的话瞎改制度,现在泰铢的局面已经在好转了,只要我们坚持不放弃,我保证这些投机商是不会有任何机会的!”

  “国王陛下,我正在准备一个新闻发布会,我会在发布会上告诉全世界的新闻媒体,泰铢不会贬值,改固定汇率为浮动汇率是绝对不可能实施的政策,泰铢永远会和美元捆绑在一起不会动摇,泰铢会重归于稳定的!”林国栋大声告诉马拉九世道。

  面对林国栋这番信心满满的话,马拉九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不过周铭却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林国栋发现当时就皱起了眉:“看来周铭先生有什么其他更高明的见解吗?不妨说出来听听,让我也开开眼界。”

  周铭对他说:“更高明的见解我没有,不过我倒是有一个问题。”

  林国栋大手一挥:“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我很乐意给你回答打你的脸!”

  “你看过安徒生童话吗?里面有一篇很著名的童话叫皇帝的新衣。”周铭说,“这则童话讲的是一个愚蠢的皇帝穿着一件看不见但实际并不存在的新装,在整个王国面前招摇过市,更可笑的是这个皇帝还以为自己是最聪明的,他的新装也是最漂亮的。”

  听着周铭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林国栋的脸色当时就变难看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