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国栋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虽然他固执骄傲,但却不代表他是个傻子,尤其还是在周铭说的如此明显的情况下。

  “皇帝的新衣,你是在讽刺我吗?”林国栋语气冰冷的问,他的眼神恨不能要杀了周铭。

  周铭摇头表示并不是,听他这么说,林国栋的脸色这才好了一些,虽然这明显只是场面话,但至少表示这个华夏人对自己还是有点最起码的尊敬,知道自己刚才说错了话。

  “虽然你这个家伙很大言不惭,但至少还有一点最起码的礼貌,值得表扬。不过以后说话就要多过脑子……”

  林国栋那边的夸奖还没说完,周铭就说道:“我并不是在讽刺你,我是直接在骂你蠢!”

  这个反转让林国栋险些没喷出一口老血,那都已经不是简单的扎心了,而是直接拿着心在地上无情的摩擦了。

  “特么的你这个华夏垃圾,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居然敢骂我……”

  林国栋顿时爆发了,指着周铭就疯狂怒喷了起来,他是真的抓狂了,怎么刚准备夸你两句,你就这么说了,你是不怼会死星人吗?

  不过周铭却根本无视林国栋的暴躁,只是自己说自己的:“骂你有什么奇怪的吗?在你跟条疯狗一样乱吠之前你怎么不想想我为什么要给你说皇帝的新衣呢?是不是现在泰铢的汇率明明已经脱离了控制,你只是拿着固定汇率,就像童话故事里那位愚蠢的皇帝一样在骗自己呢?”

  “不是的!泰铢根本没有脱离控制!”林国栋断然否认道,“只是之前出现了一点小意外,现在不是已经回归正轨了吗?”

  “回归正轨?你也真敢说呀,那你知道现在的泰铢汇率是怎么回事吗?”周铭笑问道。

  林国栋眼神闪烁显然有些心虚,周铭接着对他说道:“那让我来告诉你吧,这都是因为在芭提雅的外国投资集团在交易所大肆吃进黄金所致,由于金价大幅高于国际金价,导致市场资本回流泰铢,在一定程度上支撑住了已经垮台的泰铢币值,只是我想以林部长你这伦敦商学院毕业的高材生不能不明白,这种投机拉回的币值是不可能长久的吧。”

  林国栋脸色阴沉一言不发,他当然明白周铭的话,也明白周铭说的就是事实。

  “可是这至少说明能拉回泰铢币值的可能性不是吗?只要我们能拿出足够的市场……”

  周铭再次打断了林国栋的话:“你在做什么春秋大梦呢?你可知道这一次的金价之所以能被推的这么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让马拉九世国王在交易所建了很多空仓,用根本不存在的黄金换来的吗?”

  林国栋瞪大了眼睛看着马拉九世,作为财政部长,他十分清楚这种建空仓的行为对一个国家的资本市场是多么大的打击,可以说只要这个消息被传出去,那泰国就会立即面临信用破产的境地。

  到那时各种债务会倒逼上门,世界银行和货币组织也不会再贷款给泰国,资本纷纷从泰国撤走,甚至那些投机商还会在这时趁火打劫,那泰铢才会真的到了万劫不复的地步。

  “国王陛下您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为什么都不和我商量一下呢?”林国栋不可置信的问。

  “现在我们这不是来找你商量了吗?可是你的结果呢?”

  周铭的问题让林国栋感到尴尬,他立即挥手道:“这两件事情根本不能混为一谈!”

  “可在我看来效果却是一样的,甚至我卖黄金所带来的泰铢回升态势,还被你拿来作为是泰铢回暖的证明。”周铭说。

  “但这只是一个意外!但是这种小聪明并没办法解决泰国目前所面临的真正困局。”

  林国栋还在试图做着解释:“国王陛下,相信你很清楚在这次泰铢危机背后的深层次问题是什么,是有很多世界豪门参与了这次竞争,甚至为此还派出了罗宾逊这样的人物在泰国指挥,他们所掌握的资本数量十分庞大。”

  林国栋看了周铭一眼:“或许周铭先生的这种小聪明可以占得一次便宜,但归根到底这还是一场资本实力的较量,我们不应该听他在这里胡言乱语!”

  “资本实力吗?我想我的资本实力应该还可以,我在泰国的十多个账户上有不少钱。”周铭说,马拉九世国王也点头对周铭的话表示支持。

  不过林国栋却说:“你到底明白不明白?我说的是资本实力,不是你账户上的那点钱!”

  “那可不是一点钱,至少有好几十亿美金,如果加上我的合作伙伴,我在泰国可支配的资本几百亿美金是肯定有的。”周铭解释。

  什么居然能掌控几百亿美金?你家是开美金印钞厂的吗?

  周铭的答案让林国栋感到无比惊讶,但同时却又感到十分荒唐:“你一个华夏人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钱,是把你们国家的外汇储备全算上了吗?你还有什么合作伙伴,你怎么不说你的合作伙伴是那些世界豪门呢?”

  林国栋的语气嘲弄,但周铭却十分认真的点头回答:“我想西班牙的阿拉贡、德国的汉诺威王室以及法国的拿破仑家族,这些应该算是你口中的世界豪门了吧?他们就是我的合作伙伴。”

  “什么你的合作伙伴居然是这些家族吗?你一个华夏人怎么会认识他们的?”

  林国栋一下瞪大了眼睛,差点没咬了自己的舌头,原本他那么说只是想随意调侃一下周铭,结果哪知道周铭居然真的就认识这些世界豪门呢?

  他看向马拉九世国王,他很想从马拉九世国王那里得到一个他是在说谎的答案,然而很可惜,马拉九世不仅证实了周铭这答案的真实性,甚至还告诉他周铭的那些合作伙伴并不是那些豪门家族的边缘人物,都是家族的核心继承人,这让林国栋更郁闷了。

  “好吧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认识这些豪门的,但不要以为你认识他们就能改变什么了,我很了解他们,他们都是只认利益不认人的,就算是这些豪门,他们也很在意合作伙伴的资本运作水平,比方就像芭提雅那边的罗宾逊,他就是很厉害的资本操盘手!”

  林国栋接着如数家珍般又说道:“可能我光说出这个名字你并不了解,但实际上他是非常厉害的,在海湾战争时期操纵石油价格,甚至还参加设计了刀塔计划,利用经济打垮了苏联那个超级大国!”

  林国栋见周铭脸色不对,他以为周铭被吓到了,这让他十分高兴:“没错他就是这么厉害,这些都是世界上最隐秘的秘闻,不是谁都知道的……”

  不等他说完,周铭犹豫的打断他的话道:“不好意思,就刚才林部长你说的这些事情,我也都有参与。”

  “你看我就说吧,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不参与……你说什么你都参与了?”

  林国栋本来要好好教育周铭一番,紧接着才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看着周铭,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些超级秘闻他居然都有参与,这太夸张了吧?

  马拉九世告诉他:“这些都是真的,而且周铭先生在里面扮演的还是很关键的角色,不比那位罗宾逊轻松多少。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原本这一次应该是乔罗斯和罗宾逊携手来泰国的,可是那位乔罗斯先生听说了周铭先生就在泰国以后,主动放弃了这次机会,就是害怕和周铭先生交手。”

  “不仅是这样,之前全世界范围内的泰铢危机也都是周铭先生搞出来的,目的是为了平衡罗宾逊那边的诡计,你推崇的那位罗宾逊先生已经在周铭先生手上吃过很多亏了。”

  随着马拉九世说出这些消息,林国栋感觉自己越来越郁闷,到最后甚至要自闭了。

  开玩笑的吧?自己这是被针对了吗?

  一开始说周铭没钱,周铭告诉自己他能支配几百亿美金;然后又说有钱不认识豪门没用,周铭就又说他和阿拉贡拿破仑家族以及汉诺威王室是合作伙伴;最后说他资本操作水平不行,比不上罗宾逊,没想到周铭不仅赢了罗宾逊,甚至还吓得乔罗斯连泰国都不敢来了。

  你这些事迹还能再夸张一点吗?

  见林国栋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马拉九世告诉他:“我知道林部长你一时半会接受不了,但这些就是真的,这位周铭先生就是这么厉害。”

  林国栋看向周铭,周铭问他:“那么现在改固定汇率为浮动汇率还有什么问题吗?”

  林国栋摇摇头表示没了,他随后又问:“不过我能问问周铭先生您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吗?难道就只是为了面对现实吗?”

  “当然不是,只是我告诉你了你能明白吗?”周铭反问道。

  这句反问让林国栋顿时感觉扎心了,他很想狠狠打自己一巴掌,质问自己为什么要多问这么一句嘴。

  “周铭先生我明白了,我马上帮您去办事,我会在今天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就宣布改固定汇率为浮动汇率的决定。”说到最后,林国栋还试探性的问道,“周铭先生您看这样可以吗?”

  周铭点点头表示:“差不多就这样吧。”

  这句很敷衍的话现在在林国栋听来却是最好的赞赏了。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