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当周铭早早起来和苏涵跟着张林晨练的时候,李庆安就匆匆忙忙过来告诉了周铭一个很不好的消息。

  “我刚刚收到消息,说昨天在曼谷北部某个庄园里,有很多在一起开会,商讨的就是关于这次改泰铢固定汇率为浮动汇率的事,恐怕这不是什么好兆头啊!”李庆安十分担忧道,“那些人在泰国都很不简单,而且他们这么气势汹汹,我很担心局面啊!”

  “看来这些人的反应比我想的要激烈的多。”周铭说。

  周铭有些无奈,他的确能猜到改泰铢汇率政策会引来一些麻烦,却没法预料会有多大。因为在周铭的印象里,前世的时候,泰国由于是泰铢一崩到底,泰铢所谓的固定汇率早就名存实亡了以后,泰国政府才终于被逼无奈的放弃了固定汇率的政策。

  那时似乎并没有过什么麻烦,或者就算有麻烦,由于缺少相应的新闻佐证,自己也没办法了解。

  不过现在由于自己的强势介入,让泰铢在没有崩到底,甚至还有些回暖的时候就让林国栋改变了固定汇率的政策。现在政策改变,伴随着的必然就是泰铢的彻底崩溃贬值到底,连带着的是泰国各大财团的家族的财富缩水贬值,这样一来泰国国内的各大财团家族肯定都不干了。

  对他们来说,他们并不会认为这是必然的规律,他们只会认为是周铭是马拉九世国王是林国栋财政部长搞出来的事情,他们必然也只会把帐算在自己这些人身上。

  周铭想到这里问李庆安道:“你还知道什么消息吗?”

  李庆安摇头表示现在还没有其他消息,周铭点头表示知道了,李庆安询问周铭接下来该怎么办,周铭想了想告诉他:“等着吧,我觉得最快应该中午或者下午,马拉九世国王和他的总理副总理就该来找我了。”

  这让李庆安咋舌,感到有些头皮发麻,不敢想象会闹到有这么大吗?

  周铭对此则说:“有时候人的贪婪报复会超出你的想象,而且这么大的事情,我可不相信会没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

  事实的确如周铭所料,罗宾逊他们很早就得到了消息,甚至比周铭还要早一个晚上,为此他们还连夜在庄园里搞了一个庆祝派对。在庄园的院子里,他们尽情的搂着美艳的女郎欢呼着,喝着冰啤酒,甚至还有好事的家伙扛起啤酒桶直接从舞女的头上直接浇下去。

  “看啊内特,周铭那个家伙非要和我们抢主动权,结果就搞出事情啦!”

  有人举杯对罗宾逊说,还有人表示很不屑:“我就觉得那个马拉九世国王就是个白痴,他怎么能想到和那个什么周铭合作,这就是他做的最错误的决定!那个周铭他根本不了解泰国,不知道这边究竟是什么情况,就瞎做决定,结果就只能惹众怒啦!”

  也有人打起了主意:“嘿内特,这么好玩的事情难道我们要袖手旁观吗?”

  罗宾逊享受着香艳的按摩服务,他想了想说:“其实我觉得就算我们什么也不做,现在的情况就足以让那个周铭难以应付了,但……我们还是得做点什么。”

  罗宾逊的这番话显然就等于做出了决定,也让其他银行家们一个个像狒狒一样欢呼嚎叫起来。对他们来说,之前周铭让他们丢尽了脸,现在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能狠狠报复他,这怎么能不让他们兴奋到要发狂呢?

  于是在一晚上的发泄以后,到了第二天中午他们才都缓过来,然后他们就开始了接触。

  尽管他们恨不得让周铭马上去死,不过他们更懂得事情都得慢慢来的道理,于是他们首先对泰国的局势信息进行了收集梳理。

  不得不说,这些银行家们不愧是在泰国布局了几年的精英,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整个泰国的信息就都全汇总到他们这里了,这些银行家们再又把这些消息做了简单的归纳整理,才拿去找罗宾逊了。

  罗宾逊看了他们总结出来的消息,也马上做出了相应的决定,这顿时让泰国的局面更糟糕了。

  赛美是出泰国清迈府的一个小镇,也是从清迈去往金三角地带的必经之路,这里长期有泰国军方把守。不过这天早上,赛美河对岸突然有大批穿着各色服装的毒枭武装,他们手里拿着枪支肩上扛着火箭炮就跑出了丛林,嗷嗷叫的朝赛美镇冲过来。

  这个情况让赛美镇顿时就炸了锅,谁都知道这是毒枭出来打草谷了,事实上每隔一段时间那些毒贩武装都会这么做,一方面是抓男人作为劳动力和补充训练武装人员,另一方面也是抓女人提供给自己人发泄。

  不过一般情况下驻扎在赛美镇的泰国军方会第一时间出动进行镇压,然而这一天却久久没有见到泰国军人的影子,只有寥寥一些警卫人员在反抗,后来才知道泰国军队早在昨天晚上就连夜撤出了赛美镇。

  由于没有军方把守,赛美镇很快落入了毒贩武装手中,整个镇子陷入一片恐怖,各种毒贩们兴奋的嚎叫以及普通民众绝望的哭喊,还有一些零星的枪声和爆炸交织在一起,让这里顿时成了人间地狱。

  但布置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这些毒贩并没有杀了在这里的记者,反而还在记者面前高呼他们要打进曼谷,他们才要成为泰国的王。

  ……

  隆西是曼谷比较繁华的街道,这里充斥着很多银行,同时还有很多外国机构设置在这里。

  太古银行就是隆西路上的银行之一,太古银行不仅是泰国最大的银行,同时也是整个东南亚最大的银行,一直以来,太古银行都是泰国的象征,也是泰国股市的标杆,哪怕是之前整个泰国股市崩盘,太古银行也是所有权重股里最坚挺的那一支。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泰国最重要,可以说是信誉的银行,这一天却遭到了大规模的挤兑。

  从昨天晚上开始,半个曼谷市都在疯传一条消息,说是太古银行存在大量的坏账,上面希望通过对太古银行进行一段时间的停业整顿来解决,昨天之所以财政部长会宣布取消固定汇率,实际也是为了让泰铢贬值,来给太古银行的大清洗来铺路。

  其实这个消息听起来是有些漏洞百出的,但现在整个泰国在之前泰铢危机的打击下,早就已经风声鹤唳了,现在突然冒出这个消息,顿时让整个泰国都慌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当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已经有很多人拥挤在隆西路的太古银行门口,等到太古银行开门,这些人就疯狂冲进了太古银行,要求提出自己的钱,这让太古银行一下子就紧张起来。

  无数的曼谷警察出动,他们一下子就包围了太古银行,当然这些警察并不是要抓这些挤兑的人,而是要把道路给清理出来,一大波足有上千人的抗议队伍正要路过太古银行直冲向政府大厦和王宫。

  “打倒卖国贼林国栋,还我泰铢汇率!”

  这些示威人群手里举着各色标语,异口同声的喊着口号,一步步逼向政府大厦。

  而到了政府大厦门口,这些人拿出一张张林国栋的画像,不仅疯狂的把他踩在脚底下,还把画像给烧了。

  也有人脑袋上带着总理金立和副总理兼财政部长林国栋的面具,疯狂的猥亵着路过的所有人,他们时而对外国人顶礼膜拜,时而踩着泰国人在脚底下。

  “我们就是金立和林国栋,我们就是卖国贼,我们是外国人的乖儿子,是泰国的爹!”

  这些人大声呼喊着,惹来更多人的愤怒,这些示威人群也不断的和周围的警察发生了冲突。

  “你们这些林国栋和外国人的走狗!你们就只能对我们龇牙咧嘴的,但是我们的国王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这些杂碎居然敢打我,你们不得好死,你们死了会下地狱的!”

  各种叫喊殴打和谩骂声响成一片,让场面变得混乱不堪,有人被推倒让无数人踩死在脚下,路边有汽车被点燃了,泰国警察向示威人群发射催泪瓦斯和橡皮子弹,示威人群朝泰国警察投掷石块和燃烧.瓶。

  有泰国警察不慎被拉入了人群,这些人抢过橡胶棍狠狠抽在警察的脸上,顿时一片血肉模糊。

  很多人像无头苍蝇一样奔跑,他们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要跑,也不知道自己要跑去哪里。

  路边有女人尖叫着被推倒在地,一群人婬笑着扑上去撕碎了她的衣服,男人怒吼着要阻拦,但却被人死死按在地上,只能瞪着血红的双眼,眼睁睁的看一个又一个人压了上去。

  这一切都被罗宾逊和那些银行家们看在了眼里,他们就在旁边的高楼上租了一个房间,目睹了一切。

  “看啊!多么美妙的画面,这些泰国人或许在金融上没什么天分,但是他们制造暴乱倒是挺拿手的。”

  “这也都是内特的功劳,原本按照那些白痴泰国人的计划,恐怕至少要一个星期以上的时间,不过内特一出马,立即给他们布置的井井有条,所以说天才就是天才,我想这一下那个王宫里的蠢货国王,他该有压力了吧?”

  身后那些银行家们欢呼着讨论着,罗宾逊就站在床边,他低头看着广场上的混乱,神色也很轻松。

  “所有一切都进展的十分顺利,接下来就看那位周铭先生他该如何应对了。”罗宾逊说。

  身后有银行家还笑着为他补充道:“我觉得那家伙还要速度快一点,否则就来不及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