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应了周铭以后,马拉九世立即联系了那边,对于马拉九世这突如其来要求对话的联系,那边所有人都有点懵逼,搞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于是那边所有人都临时聚到一起互相通气了。

  “这是什么情况?杜鳌那个家伙突然找我们见面对话这是什么个套路?难道是我们现在搞出来的事情太深,他再也扛不住了吗?可是不应该啊,他至少也会秀出自己的肌肉,也来打压我们一下才是,怎么会这么莫名其妙的开始要求见面呢?这太奇怪了。”

  “要我说他很有可能埋伏了杀手,这次见面就是为了永绝后患的,我们说什么都不能去,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

  “或许是和最近一直在他身边的那个华夏周铭有关,据我所知那个人十分自负,说不定他在杜鳌面前吹了什么牛,想要表现一下自己。”

  庄园的大厅里,这些泰国的家族首领们此刻都在讨论着这个事情,一个接一个的说着,他们手舞足蹈,有的甚至踩到了椅子上,完全没有一点形象可言,根本就是一群街头吵架的地痞流氓。甚至于他们都这么公然的喊出了国王马拉九世的名字。

  只有清迈的麦青和芭提雅的南迪两个人还能保持冷静,坐在那里并没有参与这吵闹的讨论,仿佛两个局外人一样。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南迪先忍不住的拍拍桌子说:“大家都先冷静冷静吧,我们这样吵来吵去是不会有任何结果的,我知道麦青先生曾经和马拉九世陛下是校友,你对他的了解比我们更多,那么你觉得这一次他向我们发出这么个奇怪的联系是为什么?”

  被南迪突然抛来消息,麦青不悦的皱起了眉头,但他还是说:“如果是三十年前刚继位的国王陛下,那么我会觉得这是一场鸿门宴,不过现在他不敢也没这个能力,那至于他的目的,你们好像都忘了一个问题,他是在去找过那位周铭以后做出的决定。”

  给麦青这么一提醒,所有人这才恍然大悟的反应过来:“你是说那个周铭要见面说服我们,他疯了吗?”

  “这其实并没有什么可奇怪的,这个周铭原本就是一个胆子很大的投机家,他很善于的就是做这种豪赌性质的事情,成功了就赚大钱,失败了也无所谓。”麦青给大家解释。

  麦青这番话立即激怒了这些人,他们纷纷叫嚣起来:“这个周铭实在太嚣张了,他凭什么可以说服我们?难道我们看上去都很像是三岁小孩吗……那个该死的混蛋,我应该把我的人从赛美叫到这里来杀了他……杜鳌那个家伙也是真的蠢,他怎么就能相信这种无稽之谈,居然还真的联系了我们……”

  面对这些叫嚷的人们,麦青慢慢的站起身来,他双手撑着桌子说:“我感受到你们的热情了,尽管我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杜鳌那个家伙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但至少的,我们可以狠狠抽他的脸了不是吗?”

  随着麦青的这番话,这些都哈哈大笑起来,他们高举起双手嗷嗷欢呼。

  “没错,我们可以狠狠抽他们的脸了,那个周铭他以为自己很厉害吗?无非就是一些威逼利诱罢了,这种把戏对付普通的凡人还可以,但对我们来说不过就是笑话了!”

  南迪暗暗给麦青竖了一个大拇指,并小声表示不愧是王室之下的第一家族,只简单的一番话就把控住了整个局面,让所有人都开始了一致对周铭,真是厉害。

  对于南迪这番突如其来的夸赞,麦青却冷冷一笑,随后不动声色的也小声回敬道:“我再厉害也比不上南迪先生,相信造成这样的局面,你也可以去向你背后的老板交差了对吗?”

  南迪先是一愣,随后和麦青都心知肚明的哈哈笑起来了。

  当然事实就是如此,当他们的碰面结束,南迪立即把他们会议的消息传到了罗宾逊那边。

  “什么?周铭那个家伙居然妄想和他们见面说服他们?你确定这是事实而不是在给我讲故事和天方夜谭吗?”

  随着消息传来,罗宾逊和这些银行家们都一下惊讶到跳起来了。

  他们自从在背后帮着这些泰国国内的大家族们推波助澜以后,就一直在等周铭这边的回应,然后好制定相应的对策。

  正是这样,他们待在庄园里已经很长时间了,他们在这段时间里想到了很多周铭可能的办法,比如继续抛售泰铢或者压制某些全筹股,又或者干脆直接抛出债券和银行坏账等消息,也给那些家伙反戈一击,却没想到周铭居然什么都没做,只是简单的要找那些人谈判,他疯了吗?

  “那真是那个周铭的办法吗?他是不是觉得自己赢太多就成了上帝,任何人只要见面就会听他指挥了?这种想法真是太天真太愚蠢了,我简直搞不懂他在想什么。”

  “我想或许他从马拉九世国王那里拿到了什么把柄,所以觉得自己就能要挟那些人吧?我们可不能坐视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们必须做点什么,必要的时候可以直接帮助那些泰国白痴!”

  “其实通过刚才的消息,我们已经知道泰国的那些家伙们也并不傻,又或许是周铭这样的举动深深刺激到了他们,所以他们拼死都会和周铭干到底的,这很不错啊!”

  这些银行家们你一句他一句的说着,都表示完全看不懂周铭这个操作,觉得他这么做根本是自信过头,是要倒霉的。

  不过只有罗宾逊依然冷静的表示:“各位绅士们,虽然我也同样不看好周铭的决定,但是也请大家依然都记得,这个人曾经带给了我们失败的耻辱,面对这样的对手,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能有任何大意的表现,所以不管这个周铭现在怎样去做决定,是我们怎样没想到的,我们首先所要做的,始终是针对。”

  罗宾逊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才接着说问他们:“所以大家都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面对这个问题,这些银行家们都一致的点头,显然他们都明白狮子搏兔亦用全力的意思。

  在罗宾逊的解释下,这些银行家们很快都达成了共识,随后他们立即联系了南迪,表示如果有什么需要他们一定会提供最大的支持。

  得到了罗宾逊他们的许诺,南迪很快找到了麦青。

  “马拉九世在国王的位置上已经待了太长的时间,是时候换一位王了。”南迪和麦青见了面,他很直接的说道。

  麦青没有急着说什么,就只是瞪着眼睛看着他,南迪当然明白麦青在等什么,他接着说道:“所有人都知道在马拉家族之前,麦青才是泰国正统的统治者,你只是被抢走了位置,但是现在你很有机会能抢回属于你的王位,让麦青不再是什么第二王族,而是真真正正的泰国王室!”

  麦青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眯着眼睛看着南迪:“看来有人给了你很大的底气对吗?”

  南迪笑了笑,完全不否认:“的确,罗宾逊这个名字我想麦青殿下你肯定听过,他就是芭提雅这边的幕后人物。”

  “而罗宾逊先生让我告诉你,他们和那个周铭是势不两立的,现在既然我们的马拉九世国王这么看不清形势,那么他们不妨帮我们出手好好教训教训他。”

  南迪接着说道:“我知道马拉九世国王陛下在泰国有着绝对的影响力,但是现在我们这么多人,再加上罗宾逊先生他们,我认为还是有机会的。”

  麦青的呼吸越发的粗重了,因为南迪的话他仔细想想的确是这个道理,毕竟自己好歹也是泰国的“第二王族”,过去因为马拉九世的势力太大,自己只能屈居第二,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自己有这么多泰国世家的支持,更有芭提雅的国外势力,那个马拉九世还能拿什么和自己斗呢?

  在麦青看来,马拉九世连区区一个泰铢危机都解决不了,还搞到最后要听凭那个周铭摆布,还要取消固定汇率,这些行为都太蠢了,要是自己肯定能做到更好!

  麦青想到这里突然看向南迪问他:“你是马拉九世国王的人,你在试探我对吗?”

  南迪先是一愣,随后很不屑的笑了:“看来我似乎有点找错了人,没想到鼎鼎大名的麦青殿下居然这么胆小,如果麦青先生实在不相信我也不强求,出了门我们就可以把各自说的话忘掉……”

  不等南迪说完,麦青就打断他道:“那么我该怎么做?”

  “现在不是周铭要找我们见面谈判吗?那么麦青殿下你就只需要让这次谈判破裂就好了,很简单的。”

  南迪告诉他,麦青冷哼一声想说什么,不过南迪却抢先说道:“我知道你或许会觉得这是我们原本就要做的,但请不要忘了那是周铭,他是有一些小聪明的。”

  麦青摇摇头接过话来:“但是也请南迪先生你不要忘了,在绝对的局势面前,任何小聪明都是没用的,你要知道我们和马拉九世的矛盾说到底就是他取消了泰铢的固定汇率,导致我们的财富大幅缩水,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我们是没有任何谈的可能!”

  “至于他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嘛……我觉得就算他把制度改回去,那些已经亏掉的钱也拿不回来了,我们依然没有任何谈下去的可能!”

  麦青十分自信的告诉南迪:“所以这根本是个不可能解决的死局,我只能说周铭他疯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