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贬值有利于减轻债务,这是金融界一个很基本的常识性理论,很多人都知道。

  简单说来就是我昨天借了一百美元的债务,今天美元贬值百分之十,那么也就是说我只要准备价值九十美元的其他货币就能偿还债务了,等于我什么都没做,只是等了一天,就少还了十块钱。

  世界上通过这种手段偿还外债最多也是最简单明了例子的就是美国了,所以美国才敢搞出那么多国债放给全世界,因为他根本不担心自己会还不起。

  只要每当美国政府的债务过多到承担不起的时候,只要搞出一次美元贬值,就能清偿很多债务了。

  泰国的情况当然和美国并不一样,但金融理念是相通的,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泰国的债务,你购买偿还不用泰铢用什么?

  那么既然用的是泰铢,现在泰铢疯狂贬值,不就等同于是减轻债务吗?

  这是周铭早就准备好的说辞,开玩笑,当年东南亚金融风暴那么厉害,后世各种报纸和金融频道到处都是分析,虽然这些分析都有点事后诸葛亮的嫌疑,但对泰国各种情况的分析还是很到位的。周铭那时就知道,不管泰铢危机还是整个东南亚的金融危机,归根到底都是各种债务堆积所引发的。

  可周铭了解却不代表这些泰国人他们自己明白,周铭层向李庆安和马拉九世他们提起过债务这个问题,他们都没当回事,反而认为是正常的。

  “债务是发展所必然会产生的,融资的渠道就那么些,这有什么问题?”

  这是当初马拉九世国王亲口说出的答案,其实他说的也没错,要知道随便一个做生意的都基本有向银行或者高利贷借钱的经历,毕竟不管是碰到资金周转不开或者增加新店面扩大生产什么的,小商人都这样大企业就更不用说了,哪个上市公司没有各种债务?尤其是发展越快越红火的公司债务就越多,这不是经营出了问题,是发展所必经的阶段。

  而泰国经济就是这些大大小小的公司组成的,比起公司还有股市,泰国政府要融资就只剩下债券一条路了。

  就这样,不仅泰国政府和各个企业,这些家族身上也都是大大小小背着很多债务,只是由于他们经历的太多,对做生意产生债务已经习以为常,才不那么重视了。

  连马拉九世这位国王都是这样的态度,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也正是了解这一点,周铭才提出了今天的谈判见面,周铭不是不知道这些家伙肯定都恨自己入骨,觉得取消固定汇率导致泰铢贬值是在抢他们的钱,如果自己不能弥补,他们是无论如何不会和自己谈下去的。

  要是让自己拿出这笔钱那肯定不可能,所以周铭只能从债务这方面入手,这也是周铭对今天谈判准备的最有冲击力的一张牌,现在打出来,效果不错。

  那边麦青南迪还有其他人都是一脸懵逼的样子,显然这是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

  怎么他不是让泰铢贬值,抢了我们钱的强盗吗?怎么我们现在反而还要感谢他呢?

  这个想法让这些人郁闷到吐血,尤其是麦青,他必须阻止这种可怕的想法!

  于是麦青立即站出来了,他指责周铭道:“你这个混蛋到现在还要在强词夺理吗?明明就是你取消了固定汇率,毁了泰铢,是你抢走了我们的钱,现在随便说点什么就想蒙混过关吗?”

  南迪也很快反应过来,他跟着麦青说道:“你好好看看外面,多少企业在破产,多少银行都濒临倒闭,那些都是我们的产业,现在都因为你给搞毁了,你居然还想我们感谢你,你简直无耻!”

  南迪激动到振臂高呼,试图再一次带起节奏,不过之前周铭都只是在看戏,这一次却不一样了。

  “所以就是说你们有办法帮他们偿还债务了对吗?那我现在手里有很多你们家族公司的债券,按照固定泰铢汇率价值十亿美元,要不你们帮忙结下账?”周铭询问。

  一句话就噎住了麦青和南迪,让他们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债务只是正常情况,我们谁没有几亿几十亿的债务,这些并不重要,哪个做生意的不背债呢?我们允许债务,但是我们不允许别人欺骗和背叛!”

  麦青试图转换话题道:“现在你们在不通知我们的前提下就擅自取消了泰铢的固定汇率,所以才害得我们损失惨重,这就是对我们的欺骗和背叛!”

  南迪也说:“这是非常严重的罪行!你们必须为我们的损失负责,我们的产业都是依靠固定汇率做起来的,现在你说改就改了,难道我们的财富在你们这里就这么无足轻重吗?大家都请看清楚他们的嘴脸,到了现在,他们居然还这么无耻这么大言不惭!”

  不得不说麦青和南迪不愧是泰国各大家族里的领头人,这反应就是快。

  而且他们的切入方向也很到位,不管怎么说泰铢的汇率是他们今天要谈的核心问题,因为泰铢汇率波动所带来的损失也是没办法回避的问题。

  马拉九世和总理金立对视一眼,都觉得周铭是尽力了,只能说对手牢牢抓着这点没办法。

  当麦青和南迪那边激愤不已的时候,周铭突然又问道:“你们说的很有道理,那么我手上还有价值十亿美元的债务,你们是不是可以帮他们结下账呢?”

  随着周铭又抛出的这个问题,庙堂内的气氛又随之凝固了。

  麦青那边想了想又说:“债务的问题我们可以先放一放,我们现在说的是你们的欺骗和背叛,你以为凭着这些债务就可以要挟我们吗?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我们是不会受到任何要挟的!”

  南迪也说:“大家都看到了,他们这么不断的抛出债务的问题,无非就是在威胁我们,这些人的居心多么叵测,今天我们无论如何不能让他们得逞!”

  太无耻了!

  马拉九世握紧了拳头,他没想到麦青和南迪居然会这么说,把原本周铭准备好的债务话题,反过来又对付起了周铭。

  不过周铭却笑了:“我的确是威胁你们,因为除了我,在泰国国内的这些投机商还有机构手上,还留有几百亿的债券,看来你们是已经想到解决办法了。”

  麦青和南迪的表情又僵硬了,这个巴掌打了半天没想到最后又打回自己脸上了。

  他们不得已又换话题道:“我们现在说的不是这个问题,而是泰国这个市场已经被你们破坏了,你看过去我们泰国每年都能增长上百亿的财富,但是现在你让泰铢贬值,最多只需要几天我们就要亏的只剩裤衩啦!”

  南迪更是尖叫的指责:“周铭你先生还有脸说这个问题,你完全不明白泰铢贬值对我们意味着什么吗?我们的财富正在被打劫……”

  周铭对此还是那句:“所以你们是想好了该如何帮他们偿还这些债务了吗?”

  麦青拼命在说:“我们现在说的不是这个问题,你看看太古银行,从今天早上开始,就有无数人拥挤在门口要求提现,这显然是泰国民众对政府和银行失去信心的表现,再这样下去整个泰国的市场经济秩序就会崩溃,倒闭的企业会一家接着一家,我们的产业全会没了!”

  周铭淡定道:“你们欠着全世界好几百亿的债务,是你们还吗?”

  麦青拼命在说:“现在整个市场都乱掉了,工厂已经没办法开工,所有的股票都在狂.泄,就连黄金似乎都已经没办法再保值了,昨天我们家族就有好多百万富翁自杀了,这对我们是非常大的打击!”

  周铭淡定道:“你们还几百亿的债务吗?”

  麦青拼命在说:“最过分的事情是你们居然拿着金库里面的黄金出来卖,你可知道这些黄金都不是你们的,而是我们所有人的吗?现在你们以为可以把锅全丢给我们,让我拿出财富帮你们填窟窿吗?做梦吧!”

  周铭还是很淡定:“债务……”

  噗!

  饶是马拉九世再淡定这时候也忍不住笑出了声,不过他面前的画面也的确十分喜感,麦青在那里拼命转移各种话题,各种拉仇恨,但周铭却始终只有一句“债务”。

  麦青那边是无比的抓狂,他很有一种要吐血的冲动,他知道自己已经很努力了,他根本都是在超常发挥,各种话题说的十分巧妙,不管是工厂股市还是银行,无一不是让这些泰国家族愤怒的。

  然而每次周铭那边却始终就是淡定的一句“债务”,就像是魔咒一般让人崩溃。

  怎么感情泰铢汇率所带来的损失不是绕不过去的,反而是自己这些人的债务才是吗?

  “啊!”

  麦青狂躁的呐喊起来,他瞪着眼睛看着周铭,红着眼睛似乎都要把整个眼球都瞪出来一样:“你这个混蛋,我不是说了这些债务都是正常的吗?你就不要在这里胡搅蛮缠了,只要等泰国经济好起来,这些债务的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了,和我们过去十年做的一样。”

  周铭点点头:“道理我都懂,那为什么你不能解决这些债务,不帮他们还钱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