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铭先生,拜托您还是出来帮忙解释一下吧,我们实在顶不住啦!”

  电话里传来李庆安痛苦哀求的声音,让周铭很无奈,这已经是上午他接到的第十个求救电话了,当然这十个电话并不都是李庆安一个人打来的,还有马拉九世国王和总理金立那边也贡献了不少。

  周铭当然明白他们这些电话的目的,无非就是由于股市大跌,导致那些华商和其他泰国家族坐不住去找李庆安和马拉九世,他们顶不住压力,就要请自己出面解决。

  事实上周铭昨天就料到会有这个结果,所以才把事情丢给了马拉九世和李庆安,不过好像他们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能抗,结果还是一个接一个电话打到自己这里来了。

  既然避不开就只能面对了。

  周铭想了想然后说:“那好吧,你和国王陛下商量看在哪里见面,我准备一下就过去。”

  “真的吗?这太好啦,我马上去找马拉九世陛下商量!”

  对于周铭的答案,李庆安太喜出望外了,马上表示会帮周铭准备好,这不是他要甩锅甩责任,而是他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和股市的情况,实在应付不来那些人了。

  在重压之下,李庆安和马拉九世的效率还是很不错的,才不过几分钟,李庆安就过来告诉周铭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地点就定在李家的豪宅。其实李庆安并不想这么安排,但奈何马拉九世也想自己的王宫清净一下,结果就只能委屈委屈李庆安了。

  “我想他们很快就会过来了,我们要做什么准备吗?”李庆安询问周铭。

  周铭对此表示:“准备好自助餐和饮料吧,现在已经中午了,估计大家都应该饿了。”

  李庆安虽然不觉得现在还有谁能吃下饭,但既然是周铭的安排,他只有听这一种选择。

  很快的,不等李庆安这边布置好,就有一堆堆人涌进了李家豪宅,周铭没打算第一时间出来,只能是李庆安顶在前面。

  “各位好,周铭先生他在吃午饭,现在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我为大家准备好了自助餐,请大家随意。”李庆安对所有人说。

  面对李庆安这话,这些人当即就爆发了。

  “李庆安你这是怎么回事?告诉我们说那位周铭先生在这里,说他有话对我们说,说他能帮我们解决现在股市的麻烦,结果到了这里你居然告诉我们要吃饭,你这是觉得戏耍我们很有成就感吗?”

  其他人也都纷纷叫嚣道:“现在股市上的情况一会比一会遭,我们哪还有吃饭的心情,你快点把周铭叫出来,我们现在要解决办法!如果你敢在这里拦着我们,信不信我们就敢掀了你这里的桌子!”

  还有人伸手指着他说:“李庆安你这个家伙不要以为你攀上了马拉九世国王和周铭的高枝就敢这么放肆,我现在要教训你还是很简单的,他们也救不了你!”

  面对这些人的咄咄逼人,李庆安心里那个哭呀!但也只能不断讨好着解释说这只是暂时的,周铭正在准备,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请大家耐心一点,他们并没有任何要欺骗大家的意思……

  可就算李庆安的嗓子都快说冒烟了,这些人却并不领情,反而一个个还更起劲了。

  其实这也不怪这些人这么着急,毕竟股市上每跌一个百分点,就是几百上千万的波动,他们可经不起这么折腾啦!现在看李庆安居然还要他们先吃饭,这怎么能让他们冷静下来?

  好在周铭并没有让李庆安等多长时间,当周铭终于过来的时候,李庆安都快哭出来了:我的老大您总算出来啦!

  而当周铭出来,这些人的目标就立即转换到周铭身上了。

  “周铭你这个家伙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好事?我们泰国的股市本来好好的,就在今天早上突然发生了暴跌,这是不是你们策划的?为什么要这样搞我们,你是觉得我们好欺负吗?”

  “从我听到你这个家伙的名字开始我就不认为你是什么好人,现在果然如此,我告诉你必须得给我解决给我补偿,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你这个家伙是不是忘了郑王庙你自己的承诺了?现在故意搞出这样的事情,我们就不该相信你……”

  周铭听着这些家伙左一句右一句的吵嚷,他不仅不觉得有什么压力反而还有些想笑。

  不过让他们就这么一直骂来骂去也不好,随后他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喇叭大声道:“你们这些蠢货都给我安静一下吧,要不你们这么吵咱们就算到天黑也听不清,所以你们还是选出代表来一个一个说吧。”

  说完周铭还补充一句:“我是不介意陪你们耗到天黑,只要你们自己也不介意就行。”

  这些人原本还准备谩骂,但他们想起仍然在暴跌的股市,只能选出几位代表,他们来到周铭仍然质问道:“周铭你不要告诉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股市从今天开盘开始就在疯狂暴跌!”

  “如果只是暴跌就还算了,我想为什么暴跌的就只有我们控股的股票,为什么王室基金控股的那些权重股都没受到什么打击,你们是不是故意这么操作的,就想拉我们下水,不得不说你们这种手法真的太下作了!你还我们的股市还我们的钱……”

  面对这些人汹汹而来的其实,周铭无动于衷的举起了喇叭:“你们能再搞笑一点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昨天我就让马拉九世国王陛下和李庆安先生找过你们,让你们当心有外国炒家进入股市要打压了,让你们做好准备,结果是你们自己不管的,怎么还能怪到我们头上呢?”

  这话让很多人的脸色尴尬,不过很快最前面的代表就耍起了无赖。

  “但这不是你们抛弃我们股票的借口!大家都是一样的,凭什么你们的股票没事,就只有我们的股票遭到了打击,你还说这不是你们的阴谋?”

  “之前泰铢危机的时候,我们的资本就受到了很大冲击,现在你们又来一遍,而且还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来要挟我们,你们真的太过分了,难道真以为我们就那么好脾气吗……”

  周铭无奈的摇摇头:“先等一下,你们激动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们刚才说现在股市里的权重股,只有你们受到的冲击比较严重,所以你们认为就是我们故意这么做的,为的就是逼你们出钱对吗?我想说你们是不是有点想太多,太拿自己当回事了呢?”

  那边华商和泰国的资本家族听到周铭这么说都一下愣住了,他们显然怎么也没想到。

  想太多,太拿自己当回事了?这是什么意思?

  “不明白吗?那我说的再直接一点好了。”周铭说,“我想说你们是否能拿钱出来投进股市里,对我来说根本不重要,当初我让马拉九世国王陛下和李庆安先生告诉你们,只是让你们看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要像现在这样出事了一个个又嚷嚷着指责我们,我不是你爹,没义务保护你!”

  周铭这话让这些人的脸色都很难看,很快华商带头的郑信冷笑道:“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相信你了吗?你说不是针对我的,那为什么亏的全都是我们,为什么现在股市会跌的这么惨,你说啊!”

  随着郑信的话,其他人也都朝着周铭一个个叫嚣质问起来。

  “你这是拿我们当三岁小孩吗?我还清楚记得昨天瓦亚殿下对我们说过的话,他就是需要我们的资本帮着一起进入股市,才能抵御那些国外炒家的进攻,结果你现在就想否认吗?这太可笑了!”

  “你说不是针对我们,难道在泰国还有谁比我们更有钱的势力会帮你吗?这简直是最可笑的笑话,我想就是连一头猪都不会相信的!”

  这些人疯狂叫嚣着,然而这时苏涵过来接过周铭手上的喇叭对他们说:“很抱歉的告诉大家,就在刚才,有一大笔资金进入了股市,帮忙稳定住了股市下跌的局面。”

  周铭拿回喇叭:“看来好像你们还是过于自信了,如果你们不相信大可以自己去查。”

  随着苏涵带来的消息,郑信还有其他人立即没了声音,他们就像是一只只鸭子突然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所有声音都卡回喉咙里了。

  这太丢人了,他们刚刚才那么信誓旦旦的表示他们才是泰国股市的中坚力量,嘲笑周铭在等着其他人的话是在骗三岁小孩,结果就来了有大量资本进入股市的消息,这打脸也来得太直接了吧,一点婉转都没有的。

  “好了,现在都明白了没有?如果明白了就赶紧回去准备吧,把你们能拿出来的钱都投进股市里去,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你们就活该倒霉了。我待会还有其他安排,没工夫搭理你们,都滚蛋吧。”

  丢下这番话,周铭就收起喇叭离开了,只留下郑信他们这些人站在那里面面相觑。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现在该怎么办?”

  人群里无数人问出这个问题,显然经过刚才的变故他们都很茫然了。

  不过这时李庆安大着胆子站到了他们面前:“都还不明白吗?听周铭先生的话就对了!”

  这些人这才恍然明白过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